美女赢家

第五十四章 四零二

星期一中午,喻昕婷告诉杨景行自己昨天和齐清诺她们玩得很开心,先吃饭,后唱歌,前后闹四五个小时。唯一不好的就是AA制,每个人花了一百多。

喻昕婷还说齐清诺唱歌很好听,可惜自己是第一次去KTV,没表现好,不过也有骄傲的:“我喝了杯啤酒,只晕了一小会,她可以喝三杯,还一点都看不出来……蔡菲旋更厉害,她和他男朋友好坏呀……”

杨景行问:“欺负你了?”

喻昕婷嘿嘿:“不是我,于菲菲……你们玩得开心吗?”

杨景行点头:“还好。”

喻昕婷高兴:“那就好。”

杨景行问:“星期三怎么安排?”

喻昕婷奇怪:“星期三?上课……”

杨景行更奇怪:“你生日呢!别装不记得。”

喻昕婷惊讶:“不是,是的……你怎么知道?”

杨景行说:“我当然知道,蛋糕我去订,你就想好要请那些朋友,陶萌也要来。”

喻昕婷也不是多高兴,反而有点担忧,两个小拳头在胸前互相敲,说:“其实我是过农历生日的。”

杨景行问:“那是什么时候?”

“……明天。”喻昕婷犹豫了一下才说。

杨景行羡慕:“你运气好,可以连过两天生日……这样,明天你和父母过,后天我们过,行不行?”

喻昕婷就笑起来,不好意思的:“好……要叫其他人吗?”

杨景行说:“朋友当然都要叫上。”

“安馨。”喻昕婷先肯定了一个,又为难:“齐清诺,我只叫她一个人行不行?感觉不太好,年晴我也想叫……”

杨景行说:“干脆三零六的都说一声,有空就来。”

喻昕婷担忧:“人太多了,要好多钱钱。”

杨景行说:“你过生日,当然是我请客,我们那的规矩。”

喻昕婷又不是傻子:“才没这种规矩呢……假如是十个人,去昨天的地方,就要五六百,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还你钱啊?”

杨景行说:“才大一,我不急,大四之前还就行了。”

喻昕婷想了一会后又为难:“我怎么给她们说呢……不好意思。”

杨景行好事做到底:“我说吧。”

回头杨景行就给齐清诺打电话:“星期三晚上有空没?”

齐清诺问:“干什么?昨天没来,想补啊?不用了。”

杨景行说:“不是,喻昕婷过生日,热闹一下。”

齐清诺说:“那没问题……你安排啊?”

杨景行说:“问一下她们,有空的都来。”

齐清诺说:“我们以前不搞这套,我问问吧,星期三晚上是吧……你真的很忙呢,你女朋友过来吗?”

杨景行说:“气我是吧?我没女朋友很可耻吗!”

齐清诺撇清:“我听喻昕婷说的,你找她!”

杨景行又说:“还有个事问你,你们的教室怎么申请的?”

齐清诺问:“你也想要?我们是社团申请,你找十个人也组个什么团,光棍团比较好组。”

杨景行反唇相讥:“算你一个。”

齐清诺无所谓:“随便,我还可以给你拉几个。”

杨景行下午就去了学工办,要申请社团活动教室。规矩还挺多,各种条条框框,最吓人的是,一旦发现有人在活动教室做无关社团活动甚至是违反学校纪律的事,那么发起成员都要受到处罚处分。

发起人还非得不少于十个。杨景行自己,喻昕婷,安馨,齐清诺,还得再找六个。大一作曲系,杨景行能找来凑数的就许学思,他们平时说的话多一点。

杨景行就犯愁呢,齐清诺的电话打来了:“我给你找了六个人,放心,他们平时都是不露面的主,教室你就一个人霸占吧。”

杨景行对齐清诺是千恩万谢。

星期二,一群社团成员就集合了,大家都互相认识了。齐清诺找来的四个男生有刘思蔓的男朋友,还有上次帮忙搭舞台的几个伙计。此外何沛媛和王蕊也加入了社团。

社团叫什么名字呢,活动主题是什么?还得填表呢。这些得杨景行决定,但是他很民主,让大家出谋划策。

齐清诺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我们怎么知道你要干什么,我们来只负责签个名,你以后别惹麻烦就行了。”

喻昕婷包忙保证:“不会的!”

齐清诺咯咯笑:“你可别被他骗了,副团长。”

喻昕婷老不好意思:“不是!”

杨景行说:“都开始封副团长了,团长大哥,你快决定吧。”

齐清诺说:“就叫……新民乐。”

来看热闹的刘思蔓发表意见:“好吹牛哦!”

齐清诺拍杨景行的肩膀:“同志们对你寄予厚望。”

杨景行怕怕:“当不起,随便取个名字吧,呃,吹牛社怎么样?”

喻昕婷嘿嘿:“不行。我想了个,叫乐行……不过别人会以为是乐行。”

杨景行说:“麻烦,我看看,就叫四零二得了。”

王蕊同意:“四零二空着的。”

于是一群人去登记填表,四零二社团就此成立了,社团的宗旨是发展民乐,融合西乐。团长杨景行,副团长齐清诺和喻昕婷。不是封着好玩,是非得填。

管理处的人还不愿意分四零二,说:“四零二是间大教室!”

杨景行求情:“用得上,还嫌小呢。”

拿到教室钥匙后,喻昕婷挺兴奋:“我负责打扫卫生!”就两把钥匙,她和杨景行一人一把,齐清诺表示自己只是挂名。

杨景行说:“今天不行。”

喻昕婷说:“没关系,反正明天……”

杨景行说:“别说了,先去看看吧。”

其他人看都有懒得看,就杨景行带着几个姑娘过去。四零二和三零六差不多大,三四十个平方。不过看相就差多了,墙面脏兮兮的,地上杂乱的放着些椅子板凳,一层灰尘。

杨景行着重检查门锁,免得到时候几十万的设备被偷了。齐清诺说:“放心吧,没出过问题,你开着门也没人能偷走,门房比警察还负责。”

喻昕婷都开始抢占有利地形了:“鼓摆这里,咚咚嚓……”

何沛媛不干了:“团长,我申请上来!”

齐清诺骂:“花痴,允许你偶尔来看两眼。”

吃过晚饭后,杨景行买了些工具回四零二打扫卫生,却发现喻昕婷和安馨已经在忙活了。

杨景行不满:“我第一次当团长就遇上不听话的,给家里打过电话了吗?”

喻昕婷说:“打了,他们打过来……好浪费哦,以后能用上,这种拖把好用!”

三个人辛苦了一个多小时,就把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了,两个女生连玻璃都擦得一尘不染。

星期三下午四点,杨景行开车准时到鸿府嘉园接陶萌。陶萌穿了条棕色的裤子,腰带有点花哨,上身是长袖体恤加薄外套,黑白色主打,有花边什么的。还是漂亮,只是不那么隆重。

杨景行看了陶萌半天,说:“没关系,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无奈天生丽质啊。”

陶萌不关心,问:“有多少人,确定了吗?”

杨景行说:“八九个。”

“说一下。”

杨景行就介绍了一遍,陶萌判断出来了:“就你一个男生?”

杨景行嘿嘿:“我都不好意思了,要不把你送到我就走吧。”

陶萌不理,问:“就吃个饭吧?我要早点回家。”

杨景行建议:“别想着回家,好好玩。”

陶萌不屑:“有什么好玩的。”

路上杨景行还要去取蛋糕,绕得有点远。陶萌问:“你跑这么远订的?”

杨景行说:“怕你不喜欢,草莓的,怎么样?”

陶萌说:“还可以……好大哦,能拆开吗?”

杨景行说:“迟早要拆的,又不是你生日,急什么。”

陶萌说:“其实我比较喜欢慕斯蛋糕。”

杨景行点头:“记住了……不过轮不到我给你买吧?”

陶萌说:“只要有心,没什么轮不到……杨景行,你不要觉得和我做朋友有什么压力,我给过你压力吗?”

杨景行连忙说:“没有没有。”

陶萌又说:“包括对你的朋友,以前的现在的,难道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吗?”

杨景行嘿嘿:“我真恨我不是自己的朋友啊。”

陶萌笑一下:“知道就好……当然,你也不是一无是处。”

杨景行感激涕零:“谢谢!”

陶萌严肃一下:“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也是个合格的朋友……少数时候,我的个性可能不是很好,你是男人,本来就应该表现得大度一些。”

杨景行怕怕:“我这心一上一下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陶萌说:“我知道你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人,你可能是真的把我当朋友,我也是。”

杨景行伤心:“还可能是,你就那么没安全感么?”

陶萌沉默。

杨景行说:“朋友是相处应该是件很自然而然的事,不需要像做学问那样梳理归纳定义,朋友关系和人际关系也不一样,你说呢?”

陶萌说:“可能是吧。”

杨景行说:“所以,谢谢你为我考虑,我也希望你轻松一点。”

陶萌不满:“我也没紧张好不好!”

杨景行笑:“是我紧张了。”

陶萌不信:“你会紧张吗?你还有那么多朋友!”

杨景行说:“朋友,那是感情,一份是一份,都牵扯着你的灵魂。不像钱,丢了一百还有一千,可以不在乎。”

陶萌问:“朋友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杨景行想了一下:“开心吧。”

陶萌不满意:“太笼统。”

杨景行说:“是有点,但是不管是互相欣赏,依靠,就算是酒肉朋友,也都是以开心为目的。”

陶萌就问:“你和我呢?”

杨景行说:“我欣赏你。”

陶萌偷笑一下,又问:“喻昕婷呢?”

杨景行说:“我也欣赏她,和你不同方面。”

陶萌和奇怪:“你欣赏她什么?”

杨景行说:“本真吧。”

陶萌很直接:“没感觉出来……我呢?”

杨景行讨好:“自信,成熟,坚强……你信吗?”

“你好烦啊!”陶萌气得蹬脚。

到学校已经是五点半。杨景行停好车了给喻昕婷打电话,在校门口碰头。几个女生是一起来的,喻昕婷,齐清诺,安馨,刘思蔓,于菲菲,王蕊,何沛媛。喻昕婷穿着漂亮的蓝色牛仔裤和可爱的夹克,又化妆了,显然还是出自齐清诺之手。齐清诺自己倒是没麻烦,今天的米白色衬衣比较修长贴身,外面罩了件短夹克,双手插在军绿色的长裤兜里,好潇洒。

喻昕婷小跑几步,欢迎陶萌:“你今天好漂亮。”

陶萌微笑:“谢谢,祝你生日快乐。”递上礼物。

喻昕婷好惊喜:“谢谢,谢谢你!”

陶萌说:“我和他一起选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杨景行连忙说:“她拿的主意,不喜欢别怪我。”

喻昕婷说:“肯定喜欢!”

齐清诺看杨景行:“好大个蛋糕,你以为我们是你啊。”

杨景行连忙介绍:“陶萌,我的高中班长。”

几个女生点头问好。杨景行问陶萌:“你还要不要猜?”

陶萌责怪的看杨景行。杨景行就介绍:“这是安馨……”

陶萌紧接上:“你好,你和喻昕婷是好朋友吧。”

安馨笑笑:“是的。”

“这是何沛媛。”

陶萌还是礼貌的笑容:“你好,杨景行说你二胡拉得很好。”

众人吃惊,杨景行连忙撇清:“不是我说错了,是她记错了……三弦!”

陶萌皱眉赔笑:“对不起,是我记错了,人太多了,记混了。”

何沛媛说:“二胡我也能来两下。”

接下来是齐清诺,陶萌说:“杨景行说你是个才女。”

齐清诺笑:“不像吧?其实也不是。”

陶萌呵呵:“肯定是个美女。”

齐清诺谦虚:“平时还敢冒充,你来了不行。”

陶萌不同意:“别这么说,音乐学院都是才女,也是美女。”

杨景行哈哈:“要不我来音乐学院干什么!”

王蕊一来就审问:“你是他女朋友吧?别不承认!”

杨景行急了:“你说清楚,我什么时候吹过这种牛!”

陶萌微笑:“我们是好朋友。”

王蕊不死心:“还在发展?”

杨景行气愤:“你还要打击我一次是不是?”

陶萌呵呵笑一下。

齐清诺拉王蕊:“好了,敌情排除了吧。”

王蕊还有理:“总不能落在外校手里吧。”

喻昕婷制止:“你们别乱说了。”对陶萌说:“她们开玩笑的。”

陶萌大度:“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