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五十三章 做客

陶萌瞟杨景行一眼,挺无所谓的:“反正我也不想笑。”

杨景行问:“为什么?说出来我笑一下。”

陶萌鄙视:“不好笑。”

杨景行惊叹:“咦,胃口还养大了。”

陶萌一丝冷笑:“你养了吗?”

杨景行气愤:“难道是别人?谁?”

“无聊!”

“无聊是谁?”

陶萌很不耐烦,问:“准备去那买?”

杨景行说:“是你买,你决定。”

“你不买?”

“我买个蛋糕就行了,没你那么细心。”

陶萌讽刺:“你还不细心!身份证都会看……就去我家下面吧。”

开车到了后,陶萌给杨景行指路,让他把车停进了鸿府嘉园的停车场。陶萌家有两个车位,另一个停着陶萌的迷你。

杨景行多管闲事:“劳斯莱斯呢?”

陶萌说:“停到别墅去了,司机也要下班的,奶奶今晚就住这边。”

杨景行又问:“平时你一个人住这里?”

陶萌说:“也不是,那边比较远,松江……其实这边房子还贵得多。”

杨景行问:“多少钱?”

陶萌说:“四千多万。”

杨景行说:“那我得买双好袜子!”

陶萌轻笑一下,又提醒:“你第一次来,奶奶又在,你总该带点什么。”

杨景行问:“什么好呢?”

陶萌气愤:“你是客人还是我。”

杨景行说:“我是个很一般的客人嘛,不带也不要紧吧。”

陶萌看着杨景行,好像有点歉疚:“我只能那么说……你不生气吧?”

杨景行蹬鼻子上脸:“快哄我。”

陶萌扭头就走。杨景行连忙追:“哎呀,陶萌,真巧,你今天好漂亮。”

进商场后,陶萌的脚步就慢了下来。看了几个柜台的珠宝首饰后,对杨景行说:“还是别买太贵的吧?”

杨景行说:“我以为你给自己看呢?”

陶萌说:“我对首饰兴趣不大……先去六楼。”

杨景行沾陶萌的光,还有VIP电梯坐。六楼是男人楼,陶萌带着杨景行,找到一处有袜子卖的店。

陶萌说:“你自己选吧。”

什么时候袜子也贵成这样了!杨景行就随便拿了一双,准备付钱。陶萌又说话了:“这个质感不好,要这种,黑色的。”又问店员:“深色的,一样拿一双,大小别错!”

五双袜子,都够买一把不错的吉他了。

看杨景行坐下准备脱鞋子,陶萌一把拉住他:“别在这里换!”

杨景行的脚都已经抽出来了:“不然去哪里?”

陶萌只能别过脸,装不认识这个穿破袜子的人。

脱下来的袜子怎么办呢,陶萌左右看:“那边,垃圾桶。”

等杨景行把袜子扔了后,陶萌又催促:“去洗手!”

杨景行把手朝陶萌伸:“不臭,你闻。”

陶萌退避三尺。

等杨景行去卫生间洗了手出来,陶萌又给他纸巾把手上的水完全擦干,还庆幸:“幸好你还知道丢脸,要是穿着破袜子去我家,保姆都要笑你。”

杨景行说:“除非她有你笑得好看。”

陶萌无语:“四十多岁了!”打量着杨景行,问:“你还想买其他的吗?”

杨景行连连摇头。

陶萌问:“你有几套西装?”

杨景行说:“好多套,我自己都记不过来。”

“吹牛,这套我都看过……你那套午礼服不错,什么牌子的?”

“我不知道。”

陶萌说:“你应该建立自己的品位了。”

杨景行说:“品位,太麻烦了,吃饭要品味,听音乐要品味,看书看电影要品味,连喝茶都要品味,我哪那么多心思,你的笑容都够品味半天了。”

陶萌哼:“你还很忙。”

杨景行说:“除非你不笑了,我就有空了。”

陶萌哼,笑得越发得意了。

七楼就是专门卖礼品工艺品这些玩意的,陶萌左看看右看看,问:“喻昕婷多大了?”

杨景行说:“这次满十九。”

陶萌吃惊:“这么大?比你大半岁呢。”

杨景行哈哈:“是比你大。”

陶萌问:“你真的是八八年的?”

杨景行犯贱:“萌萌姐姐。”

陶萌瞪眼,很严肃:“我看起来比你大吗?你肯定二十岁了!”

杨景行继续:“萌萌妹妹。”

两相对比,陶萌气消了点,拿起一个还算漂亮的相框,问:“这个怎么样?”

杨景行才不发表意见:“你说行就行。”

陶萌也没心思:“就这个吧。”

然后俩人下楼,陶萌陪杨景行去买了一束花。杨景行说:“假装送给奶奶,其实是给你的。”

陶萌有志气:“我不稀罕。”

陶萌家是A座,大厅里一排排电梯。陶萌刷卡,对杨景行说:“后面是保姆电梯,别走错了。”

杨景行说:“我申请保姆待遇。”

陶萌看杨景行,疑惑:“你是真的不高兴还是开玩笑?”

杨景行说:“现在高兴了。”

陶萌说:“奶奶都说了,你要大度些。”

电梯入户,进门就是一两百个平方的客厅,有钱真是好啊。保姆已经等在门口了,普通的中年妇女,还穿着围巾,肯定是在做饭。

杨景行先开口:“你好,打扰了。”

“你好,这是拖鞋。”保姆笑得挺灿烂的。

杨景行把花给伸出双手的保姆,说:“花给奶奶的,祝您长命百岁,笑口常开。”

陶萌的奶奶站在后面,呵呵笑:“快来坐,礼物买好了?”老人真是讲究,又换了套衣服。

陶萌又对保姆介绍:“这是我的高中同学杨景行……也是好朋友。”

保姆点头:“杨先生,欢迎你。”

杨景行不好意思:“叫我小杨吧。”对陶萌说:“我真的八八年的。”

陶萌懒得理:“我去换衣服。”吩咐保姆:“你给他指一下洗手间。”

陶萌家装修略显现代,但是颜色和灯光都比较柔和,豪华雅致。客厅估计有一百五十平方,中间是几排沙发,南面一大排落地窗,西面的吧台边有一架三角琴。

保姆在大门口边的触屏面板上按了几下,估计是开客人卫生间的灯,然后才带杨景行去洗手洗脸。

杨景行洗完了脸后又陪陶萌奶奶聊了一会天,一杯水都喝完了陶萌才出来,换了一身比较可爱居家的衣服,像是准备去健身的样子。

陶萌在奶奶身边坐下,和杨景行面对面,瞟他一眼,也没话说。

老人问孙女:“饿了吗?中午没吃什么。”

陶萌说:“有点……你呢?”

杨景行说:“我还好。”

老人提议:“小杨,你弹会钢琴。”

杨景行乐意:“您要听什么?”

老人说:“随便弹。”

杨景行起身走到钢琴前坐下,陶萌也扶着奶奶跟来。杨景行还卖关子:“我想一下,弹一个她不知道的。”

陶萌说:“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杨景行想了有两分钟那么久才开始弹。听得出是一首很名族的小曲,可陶萌叫不出名字来,只能说:“我肯定听过,想不起来名字而已。”

老人就激动了,颤着手要鼓掌:“好呀,周旋啊。”

周旋是谁,陶萌一时间想不起来,可看自己奶奶简直都激动得有点泪光闪闪了,听得摇头晃脑的,嘴唇一张一张的像要跟着唱起来。

杨景行鼓励:“奶奶,您唱。”

老人很惋惜:“老了,想不起词。”

杨景行弹了三四分钟,最后用一个现代化的收尾结束,得意的看着陶萌。

陶萌还是只能说:“我肯定听过!”

老人鼓掌,还在激动:“马路天使啊,周旋的,你看过的。”

也不知道陶萌是不是想起来了,但是她说:“就是,就是!”

老人没过瘾,要求:“你再弹一遍,在弹一遍,我唱一下。”

于是杨景行再弹,还看着老人准备提醒。好在老人是懂音乐的,进入旋律后就开口细声唱起来:“天涯啊……”也有许多地方时不记得词的,但是老人都跟着哼。

这次就是杨景行给老人鼓掌了。老人很乐:“没想到,你还会这个……我好喜欢周旋!”

接下来,杨景行就和陶萌一起听老人讲述自己那个时代的追星故事。老人好像真的回到少女时代了,有点激动有点伤感。

杨景行拍马屁:“那个时代虽然不太平,但是有很多艺术成就,才能成就您这样的奶奶,也才有陶萌这样的孙女,她肯定受了您的不少熏陶。”

老人回赠:“没想到,萌萌还能认识你这样的朋友……其实家里把她送去你们学校读书,就是想让他多接触一下社会各个层面的人和事,不能太养尊处优。”

杨景行说:“她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家里的教育很成功。”

老人看孙女:“萌萌,你多和小杨说说话。”

陶萌架子大:“没什么好说的。”

老人说:“我去厨房看看。”

杨景行连忙说:“奶奶您别去,我怕她。”

老人呵呵笑:“你们聊,快开饭了。”

老人走了,陶萌和杨景行面对面干瞪眼几秒,陶萌先说:“你有备而来?”

杨景行委屈:“我哪知道能来你家里吃饭。”

陶萌缩了一只脚到沙发上:“反正你在讨好奶奶。”

杨景行说:“是你奶奶我才讨好的,还跟我欠你几吊钱一样。”

陶萌扭了一下身体,靠舒服点说:“反正你也不在意。”

杨景行威胁:“我走了!”

陶萌脑袋一歪看都不看:“你走!”

杨景行站了起来。陶萌身体一弓,身体前倾,恶狠狠瞪着杨景行。

杨景行被吓到了,说:“我去洗手。”

陶萌又靠回去,不看杨景行的说:“领带可以取了,准备吃饭。”

七点才开饭,陶萌和杨景行面对面。保姆先介绍了一下,四菜两汤,这个甜,那个咸。杨景行很喜欢:“看着都好有食欲了,你怎么这么瘦?”

陶萌说:“没你能吃。”

保姆没一起,杨景行就说:“奶奶,我给您盛汤。”

老人笑:“不用,你自己吃,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杨景行说:“那我就更要了。”

老人问:“你奶奶多大年纪了?”

杨景行说:“六十多,老人和我叔叔住一起的,我没怎么孝顺过。”

老人说:“要多孝顺,老人年纪大了,就喜欢看看儿孙。你这么出息,爷爷奶奶也会为你骄傲。”

杨景行说:“您肯定更骄傲,多福多寿。陶萌,继续加油。”

陶萌教训:“吃饭安静点。”

老人不同意:“多说说话好,慢慢吃,消化好。”

老人和陶萌都吃得慢,杨景行就控制好自己的速度,一顿饭吃了近一个小时。然后又陪老人聊会天,杨景行就准备告辞了。

老人还挺舍不得:“有时间就常来,奶奶喜欢你。”

杨景行高兴:“谢谢奶奶。”

陶萌要送杨景行,不然没卡的话他的车开不出去。俩人坐电梯下楼,陶萌把装袜子的小袋子递给杨景行,说:“星期三怎么办?”

杨景行说:“就一起吃个饭。”

陶萌问:“你们商量好了?”

杨景行说:“没有,尽量给个惊喜。”

陶萌点点头,又问:“人多吗?”

杨景行不确定:“不会多吧,几个人,到时候就知道了。”

陶萌再问:“你怎么惊喜?说不定她和别人约好了。”

杨景行说:“那我们就不请自到。”

陶萌不干:“我和她又不是多熟。”

杨景行说:“就算是不认识的人也可以说声生日快乐。”

陶萌说:“你星期三下午没课,你来接我,到家里来。”

杨景行答应:“行……别打扮太漂亮,抢寿星风头。”

陶萌气愤:“这是我的权利吧?又不是结婚!你管那么宽!”

杨景行说:“要是还有其他男生,我可不负责你的安全。”

陶萌叫:“难道我还要把脸蒙起来?”

杨景行说:“那不行,还要把身材也包起来……别在意,漂亮又不是你的错。”

陶萌哼:“是不是你每个朋友过生日我都要这样?”

杨景行说:“下次就是你自己了,有多漂亮打扮多漂亮,吓死我都行。”

陶萌不屑:“谁知道什么时候。”

杨景行说:“我也不知道……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我真的不记得哦,你也别告诉我。”

陶萌扭过脸笑,和杨景行的视线在电梯的镜子里碰触。杨景行哈哈:“我看见了。”陶萌又用力扭到另一个方向。

车子开出停车场后,陶萌说:“那我回去了,你路上小心。”

杨景行说:“晚安,做个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