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五十二章 萌萌奶奶

还得收拾舞台,女生们搬乐器,男的还学校设备,忙完已经是十一点多。解散前,齐清诺提议明天下午聚会,就杨景行表示没时间。

齐清诺一搂喻昕婷的肩膀,威胁杨景行:“我欺负她哦。”

杨景行笑:“你们玩开心点。”

喻昕婷问:“是不是陶萌?”

杨景行点头:“早上没事。”

喻昕婷连忙说:“不用接我了。”

杨景行说:“八点半,记得带苹果。”

回到家后,杨景行上网,向朋友们道歉。鲁林和章杨都骂,说就是因为杨景行不在,害他们在游戏里要找路人去打副本,结果悲剧收场。

杨景行已经安装好游戏,用鲁林给的账号登陆,发现自己的角色叫行哥哥,差点吐血。

进入游戏后,杨景行和朋友们互动,几个人上蹿下跳的看了一会风景。鲁林觉得这也太没感觉了,非得还要一起去杀杀怪,让杨景行好好感受一下游戏的魅力。

团队的治疗是杜玲,可她已经睡觉了。鲁林不管不顾,要打电话叫杜玲起床。杜玲还真的爬起来了,但是说自己不会治疗杨景行,让他死去。

虽然行哥哥已经是满级,但是杨景行还真是啥都不懂,几长排技能都看了半天才稍微了解皮毛。

五个人一起去打了个副本,杜玲也没真的那么小气,还是给杨景行治疗了。打完怪后,朋友们坐在一起聊会天。许维透露鲁林在游戏里找了个老婆,看照片很不错呢。杜玲表示大学里的男生实在是太烦人了,像苍蝇一样。章杨说苍蝇就爱什么,然后杜玲就和他对骂起来,说连苍蝇都不愿搭理章杨。

章杨气急之下就说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是美女。然后鲁林号召大家都老实交代,有什么情况没。许维就说自己看上一个,但还没行动。杨景行急忙表示自己依然清清白白,啥都没有。

杜玲不表态,当然就被几个人穷追猛问,被逼急了,就说:我喜欢行哥哥,你们不知道么?

杨景行问:你是想气死章杨?喜欢我也不喜欢他?

鲁林密聊杨景行:杜玲说你从来不找她玩?

杨景行回复:没时间。

许维在队伍频道里说:那还不如说喜欢我。

鲁林继续密聊杨景行:她可能真的有点喜欢你。

杨景行回复:有点而已,说不定也有点喜欢你。

杜玲又在队伍频道里说:杨行一天不知道在干什么坏事,我要去检查一下都不肯。

章杨说:开演奏会啊,全九纯人都知道,我妈问我几次了。

许维说:我知道!我有意见!听不懂捧个场还是行的吧?

杨景行说:那纯粹是课外作业,我还叫你们大老远来陪我做作业啊?

鲁林说:那是,请我都不去!

杜玲说:元旦放假,聚会不?

章杨吃惊:元旦!你真的有想法。

杜玲问:是不是有女人了就忘记兄弟了?

瞎聊了一阵后,许维表示寝室要停电了,就都下线休息吧。杨景行也不敢半夜拉二胡吓人了,就多看看多听听别人的作品,想要取百家之长。

星期天早上七点半,陶萌就打电话给杨景行,再确认一遍下午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并要求杨景行注意仪表,因为她奶奶是很看重这个。

陶萌也很有计划和安排:“估计奶奶看一遍也用不了多久,然后我们陪她去喝喝茶,到时候可能四点左右,我们再去买礼物。”

杨景行说:“好的,服从指挥。”

陶萌又说:“你和奶奶说话要注意分寸,别乱开玩笑。”

杨景行说:“你奶奶又没你年轻好看。”

陶萌大怒:“住嘴!这种话千万别说!”

杨景行准时去接喻昕婷。喻昕婷给上苹果,问:“你们下午准备去哪里玩?”

杨景行说:“秘密。”

喻昕婷还是祝福:“玩开心点……你今天好帅。”

杨景行说:“配合昨天的你。”

喻昕婷嘻嘻:“我是不是要学化妆才好?”

杨景行说:“不过你要是天天化妆的话,我肯定更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喻昕婷说:“我看陶萌也没化妆,不过她的衣服好看。”

杨景行说:“光好看就太单调了,应该像你这样,也好看,还亲切,又可爱,还纯洁。”

喻昕婷不好意思得都害怕了:“不是,没有,你乱讲的。”

送到后,喻昕婷又说不要杨景行接了。杨景行说陶萌下午一点半才来,正好去学校吃午饭。

中午,齐清诺她们先集合了,一大帮人二十来个,在学校门口等着喻昕婷的。蔡菲旋的男朋友多管闲事,问:“你们住在外面的?”

喻昕婷被吓到了,连连摇头:“不是!我去上家教的,我住寝室的,你问她们!”

杨景行说:“我顺路,送一段。你们玩开心点,别喝酒……”

齐清诺说:“放心吧,有我呢。”

杨景行点点头笑:“那我就惟你是问了。”

喻昕婷宽心:“没事的,你去吧。”

杨景行孤零零去食堂吃了午饭,大概等到一点二十的时候,陶萌的电话来了,他连忙去学校门口恭迎。

看来陈家三小姐真的很讲究,又是劳斯莱斯出门,车子就停在校门口西面二十米处。天也不冷,陶萌穿着一件漂亮的白色收腰风衣,挽着穿得一身贵气的奶奶的手等在哪里。

“奶奶好,欢迎您来我们学校参观。”杨景行听从陶萌的嘱咐,仪表和语言都注意了。

老人仰头看着杨景行笑呵呵:“好,谢谢你当导游。”

杨景行装模作样:“你现在看见前面的就是就是我们学校的校门了,浦海音乐学院,建校于一九二七年,是蔡元培和萧友梅先生创立的,和您一个时代的,那时候叫国立音乐学院,是我们国家的第一所高等音乐学府。”

老人高兴起来:“对对对,蔡元培先生,了不起!我父亲晚年常常说起他,他的哲学美学成就,非常了不起啊。”

杨景行说:“奶奶,我当学校导游,您就当我的历史导游吧。”

老人很乐意:“好哇,你们有兴趣吗?”

“有。”陶萌看杨景行一眼。

老人就说起来:“蔡元培先生,是开先河在大学里招收女学生的……”

老人学识渊博,说起那些历史简直口若悬河,都没杨景行什么事了。老人说起自己母亲的妹妹曾经是那个时代的杰出女性,说起老浦海的爱国女学,说起那时候她们接受的开明思想……真是特别怀恋啊。

杨景行问:“奶奶,陶萌是不是像年轻时候的您?”

老人笑:“时代不一样了,萌萌比我们那时候更有主见,也有更多的机会,家庭环境也很不一样……你们这个时代的男孩子,要加油啊。”

杨景行不满:“您不能把她一个人优秀的压力加到我们全体人身上啊。”

陶萌不屑:“是么?你很有压力?”

杨景行问:“我闪开了。”

用一个小时慢慢的看了一圈后后,老人说学校有点小,但不是批评而是表扬,还说:“人才和精英毕竟是少数,因材施教是对的。”

杨景行不敢反驳老人,就赔笑。

老人又说:“哎呀,今天说了好多的话,口渴了。”

杨景行问:“您喝水吗?我去买。”

陶萌教训:“奶奶不能和生水!”

老人问杨景行:“你有空吗?和我们一起去喝茶。”

杨景行乐意:“我还没听够您的故事呢。”

老人邀请:“就坐我们的车。”

陶萌不同意:“他自己开。”

老人责怪:“萌萌!”

陶萌解释:“等会他还要回学校。”

“我们送。”

“我们还有事,要去买东西。”

老人就同意了。

又是去金茂的五十七楼,杨景行先停好车,还过去和陶萌一起搀扶老人下车。老人看着杨景行,回忆:“萌萌的爷爷跟你差不多高。”

陶萌好笑:“奶奶,差多了。”

老人说:“年轻的时候高!”

杨景行很荣幸:“那我扶您。”

老人高兴:“好,好。”

到五十七楼坐下后,老人继续给杨景行说往事,就跟老人给小孩子讲故事一样,说的听的都挺投入的。那些故事陶萌肯定是已经听过了,她就比较无聊。

当老人说起自己是家中女儿中最先订婚的时候,杨景行又忍不住了,说:“您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大美女。”

一天没说几句话的陶萌终于逮到机会了,瞪着杨景行:“你又来了!怎么给你说的!”

老人刚高兴呢,看着陶萌责怪:“萌萌,怎么这么和杨景行说话。”

杨景行诉苦:“奶奶,您不知道,我都习惯了。要是您那个时代,这种女孩子,您说怎么办?”

陶萌把勺子往碟子上一磕,想用眼神威慑住杨景行。

杨景行可能是觉得找到靠山了,还跟老人告状:“奶奶,您看她。”

老人还真的批评起陶萌来:“不准这样。”

陶萌委屈:“奶奶,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狡猾!”

老人还是批评:“别胡说。”又对杨景行说:“萌萌在家对保姆也是客客气气的。”

杨景行对陶萌说:“我要求保姆待遇。”

陶萌还来劲了:“想都别想!”

老人陪着笑脸当和事佬:“朋友之间也要注意分寸,要互相尊重。”

陶萌委屈:“每次都是他不尊重我!”

老人很公正:“我没看见……你们同学几年了?”

陶萌不说话,杨景行就回答:“高中三年,她当了两年班长,当上瘾了。”

老人笑:“你调皮吗?”

杨景行伤心:“奶奶,您还是向着她的。”

陶萌得意:“是我奶奶好不好。”

老人呵呵呵笑得挺开心,然后问杨景行:“你有弟弟妹妹吗?”

杨景行说:“没有,就我一个。”

老人表扬:“你就像个大哥哥。”

陶萌看杨景行一眼。

接下来,就是老人要杨景行讲故事了。小时候在那里读书?家里有些什么人?爸爸妈妈管教得严厉吗?

老人还拿两边对比,说:“萌萌的爸爸很忙,一个月回不了几次家,还好萌萌很懂事,没让我们多操心。”

杨景行说:“我妈恨不得在我脑袋上安颗卫星,可我还是让他们操了不少心,天生的吧。”

老人说:“男孩子,当然要活跃一点,总会成熟的,现在就好了嘛。”

陶萌又忍不住了:“他还好?”

老人又说:“萌萌,你这才叫不好,玩笑也要适可而止。”

陶萌威胁杨景行:“你现在就得意吧。”

杨景行求情:“奶奶,您要保护我。”

老人笑:“你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弹钢琴?”

陶萌说:“我看错他了!”

杨景行说:“幸好我没错。”

老人又表扬:“男孩子,是要大度一点。”又教训陶萌:“女孩子也要有分寸。”

陶萌对杨景行不友好,可老人却一直挺开心的,边聊还边吃了些点心。不知不觉时间过的也快,陶萌看了下表后催:“奶奶,五点了。”

老人哦了一声:“是该回家了,你们还要去买什么?”

陶萌说:“一个朋友生日,准备礼物。”

老人点头:“晚上回家吃饭……杨景行,你也来。萌萌,打电话叫小向准备一下。”

杨景行说:“奶奶,不用了。”

老人说:“你要送萌萌回来啊。”

杨景行说:“您放心。不过我还要回学校。”

陶萌问:“回学校干什么?奶奶请你!”

杨景行说:“既然是奶奶请我,那先说好,你对奶奶的客人可要热情点。”

陶萌烦:“爱去不去。”

老人还挺诚心的:“一定要去,快打电话,给小向说一下。”

陶萌却说:“我不想回那边。”

老人犹豫了一下,问:“这边可以吗?”

陶萌说:“又不是什么重要客人。”说着就打电话:“是我,晚上我和奶奶回去吃饭,还有个客人,你准备一下……一般客人……很一般!”

下楼来,杨景行先把老人扶上车再见,然后看陶萌,说:“惨了。”

陶萌还是不高兴的样子:“怎么了?”

杨景行把左脚从鞋子里抽出来,给陶萌过目,袜子上一个大洞。

陶萌笑得很气愤:“你怎么回事,给别人买礼物就有时间!等会买一双。”

杨景行问:“莫非你有透视眼,早看见了?今天这么不高兴。”

陶萌说:“知道我不高兴?不是为这个。”

“那是为什么?”

“没什么!”

“我给你讲个笑话……”

“没用……就算笑了也还是不高兴!”

杨景行说:“那我就不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