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五十一章 演出

星期六早上,杨景行按时到学校去接喻昕婷,然后再去三零六。一群女孩早已经集合了,为今晚的五首合奏和各自的SOLO做最后的准备。她们会互相鉴赏和提点,甚至是互相学习,刘思蔓和郭菱随时可以互换,二胡和胡琴她们都拿得下。其实音乐学院里学民乐的都是多面手,专精几门乐器的人多的是。

杨景行关注的是她们的SOLO。高翩翩和于菲菲都是弹的传统曲目。柴丽甜SOLO的时候用的是长笛,吹卡农。

邵芳洁和刘思蔓是双二胡表演,互相呼应,挺有意思。年晴的架子鼓真是没得说,十来年的功力了。年晴和齐清诺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了,她们的父母辈也有交情。

还有蔡菲旋的电吉他,算是女生中的佼佼者吧。她自己有乐队,平时还跑跑场子,已经是走上社会的人了。

王蕊的琵琶其实也是力求新潮的,可惜局限于曲子和演奏技法,有点不上不下的感觉。当然了,成果还是值得肯定和表扬的。

从现场效果看,还是齐清诺的双排键最有氛围。她SOLO的是一首电影主题曲,很有力度的那种,很能调动观众情绪的。

没有了解就没有发言权,杨景行现在只能是听,当然也要看,因为这一群女孩今天都打扮得蛮漂亮。不过整体风格却不统一,蔡菲旋很时尚,高翩翩显得比较清纯。

齐清诺似乎钟情于中性打扮,又是衬衣加牛仔裤。但是这些衣服却不随便,颜色款式都搭配得有讲究,估计也不便宜。

女孩们练习,杨景行就坐在角落里,饱了耳福也饱了眼福。

大概十一点的时候,有人来探班了。杨景行先后认识了于菲菲的男朋友,是外校的,两人看样子很般配。还有蔡菲旋的搭档兼情侣,是音乐学院毕业的,也是新潮男人。刘思蔓的男朋友,是管理系的,不太说话。邵芳洁也有男朋友,说下午过来。

杨景行一阵伤心:“都有男朋友,我走了。”

王蕊不客气:“急什么?一起吃饭,下午你还要帮忙搬东西搭台子呢。”

蔡菲旋的男朋友说:“别跑了,我们都是苦力。”

杨景行说:“我下午过来。”

杨景行是要去接喻昕婷。喻昕婷拿着一串香蕉下楼,嘿嘿笑:“嘉嘉妈妈叫我带给你的。”

杨景行朝楼上看,喊:“谢谢。”

楼上回答:“不用,有空来坐。”

杨景行绕了一截路去加了油才回学校,和喻昕婷一起吃午饭,当然会遇见三零六的那一大帮人。

一帮男朋友加杨景行这局外人,就有五个男生了。齐清诺安排任务,说这五个人再加上她叫的外援,估计两三个小时就能在小操场把台子搭好。

搭台子的东西是找学校借的,几个大钢筋架子还有板子,估计得把苦力们累得够呛。

齐清诺真是有人气,把她一个系的男生都叫来了,七八个,一个个还摩拳擦掌的,干劲十足。

说干就干,十几个男生把来回几趟,在学校管理人员的监督下把那些东西一样一样搬到小操场去。一个钢筋架子就有两三百斤重,得五个人一起上,还幸好有杨景行。

忙活了三个小时,二十几平米宽,一米多高的简陋小舞台就搭好了。苦力们累得坐在地上喘气。齐清诺和喻昕婷一起提了好多水来发给大家。

喻昕婷悄悄对杨景行说:“香蕉还在车里,你想吃吗?”

杨景行摇头:“不够分,别暴露。”

喻昕婷嘿嘿。

休息了一会后,又去帮女生们搬乐器和设备。到下午四点,就万事俱备了。天公也作美,今夜肯定星空灿烂。

早早吃了晚饭后,女生们还要去梳妆打扮。杨景行就和男家属们看着舞台,聊会天。刘思蔓的男朋友当着外人的面吹嘘杨景行是如何如何厉害,让他简直成了中心人物。

快六点的时候,小操场的人就渐渐多了起来,东一团西一堆的人聊着天。三零六的女生们是一起出现的,有几个换了衣服,有几个没换,但是都化了妆。

杨景行看稀奇。齐清诺上了唇彩和眼影,脸上稍微打了点粉底,戴上漂亮的耳钉,增色好多啊,一下女人味十足了。

可喻昕婷躲着,举起手挡住了脸,不让杨景行看。不过手没捂上去,肯定是怕破坏了妆容。

齐清诺帮杨景行拉喻昕婷的手,还说:“放心,从我手里出来的,都是惊艳四方!”

杨景行终于看见了,喻昕婷的妆和齐清诺的是差不多的风格,但是眼影淡一些,几乎看不出来。本来就长的睫毛上了睫毛膏,卷翘的很精细。

齐清诺还得意:“蔡菲旋的唇膏,王蕊的腮红,集众家大成……粉底看不出来吧,皮肤好!”

杨景行确实被惊艳了,看得很是高兴,对喻昕婷说:“你要好好谢谢她,太漂亮了!”

喻昕婷很不好意思的笑,说不出话来,就抓齐清诺的手臂算是感谢了。

杨景行早已经准备好了相机,先抓着喻昕婷拍了张特写。

好像学校里的人都有眼线一样,三零六一出现,来小操场的观众人就急剧增加。六点半的时候,就已经有四五百人了。而且也不分开站了,开始抢占舞台前的有利地形。

杨景行和喻昕婷安馨一起,跟着男家属们站在左前方,等会要当主力粉丝的。安馨把喻昕婷的妆笑了好一会,但是有真心说漂亮。

大一作曲系的也来了两个,和杨景行打了声招呼,问:“你还有这空闲?”杨景行给他们的感觉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六点四十五,估计该来会来的都来了,主持人上台了。是个好看的女生,齐清诺的朋友,但是不是三零六的成员。

这主持人是活泼类型的,上台就祝大家光棍节快乐,还说:“单身汉站左边,光棍女站右边,成双成对的站中间,接受鄙视!”

反正就是把气氛搞起来,也挺敢说的。什么三零六还有几个才女是光棍,让台下的男生今晚就看准了,争取别过十二点。又说三零六有几位男家属英俊潇洒,台下的女生也看好了,欢迎挖墙脚。

观众也配合,在杨景行这一群人的带领下起哄。

然后就是三零六登场了,还挨个介绍一下,每个人都得到掌声。齐清诺是第五个上去的,感觉人气最高。

三零六也没什么大家好吗,我想死你们了这样的台词,各就各位后直接就准备开始了。

主持人介绍一下曲目,先是《魂斗罗》,还吹牛自己三十个人能过第一关。这首曲子编得非常好,全长达八分钟,多件乐器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而且配合得很好。如果在音乐学院里做个调查,大部分人对三零六的了解也就是这个了。

那深入脑海的游戏开始声是由全体齐奏的,相当有力度,相当于一个短暂的前奏。童年的回忆啊,现场的喝彩欢呼声立刻响成一片。

其实王蕊的意思是想把这个当做压轴曲目的,可是齐清诺不想老停留在这里,所以就干脆排在最前面了。

现场的音响效果不是很好,但是整体感觉还是不错。二胡和笛子最出彩,刘思蔓很投入,柴丽甜吹得真的非常好,那种节奏和力道的感觉绝对不是玩玩而已。

古筝在这里其实应该有很大的发挥余地,可是高翩翩没把那种金戈铁马的感觉弹出来。

齐清诺的双排键是贯穿始末的,但是她在乐曲中的表现却是最不引人瞩目的,一共用了七八种音色,都是为其他人服务。

王蕊虽然嘴巴有点大大咧咧,但是琵琶的演奏还是很见功底,在整首曲子中的责任也比较重。她边弹边看同伴和观众,看样子很是享受。

观众们也是跟着音乐通关游戏,每换一关,大家就喝彩鼓掌,气氛十分热烈。八分钟后,游戏结束,六七百人用力喝彩,学校外面肯定都能听见。

这时候,有个男生去鲜花了,一大束玫瑰,好几十支。感觉这事更有娱乐价值,观众们用更大的气力叫好起哄。

主持人拿着话筒问献花的男生:“你是光棍吗?”

“……是的。”那个大胆男生还挺不好意思的,

“花送给谁的?大声点。”

“齐清诺!”果然很大声。

观众们又起哄,杨景行都拍着巴掌嗷嗷叫。

齐清诺没扫人面子,从双排键后走了出来,在台边弯腰接下了花束,然后对着话筒说:“大家别误会,其实今天不是相亲会……不过还是谢谢你,代表所有人。”边说就边把花束拆开了,喊道:“大家接好,节日快乐!”

齐清诺居然把玫瑰花一朵一朵的朝台下扔,像掷飞镖一样。她力气还蛮大,扔得挺远。

这下又热闹了,哄抢啊。齐清诺还自私,朝三零六的家属这边一下扔了好几朵。杨景行跳得老高,抢下两朵,哈哈得意。

“一人一朵,祝你们早点找个好男朋友。”杨景行要把花给喻昕婷和安馨。

安馨先接过,呵呵笑。喻昕婷也拿了,放在鼻子边嗅:“没味道。”

最后,齐清诺还给了三零六一人一支,自己也留了一支,回位置上去了。小插曲结束后,音乐会继续。接下来就十一个人挨个SOLO,跟上台的顺序一样,估计是按着年龄来的。

SOLO阶段持续了个把小时,各有特色,也都得到热烈掌声。接下来又是两首游戏改编曲,《月影传说》和《超级玛丽》。

月影传说有比较好的音乐性,但是三零六在编曲上却和《魂斗罗》的那种合理出彩无法相提并论。最后观众的掌声都听得出来没之前那么热烈。

超级玛丽呢,就没什么音乐性了,纯粹是逗乐子,观众们笑哈哈的给喝彩。

最后就是《云开雾散》了。主持人隆重的介绍,说这是三零六第一首原创曲子,但没说是齐清诺的作品。

前奏是笛子和二胡担当主角,有种悠远深长的意味。音乐一响起,台下顿时安静不少。原创,还是首演,大家都是同行,就好好听吧,尊重一下别人的劳动。

整首曲子长六分钟,类似回旋奏鸣曲式。形式虽然略显单一,但是音响色彩的多样化是毋庸置疑的,旋律面貌也是多样化的,各种乐器的和声全奏和阶梯进行都有,尤其是在经过杨景行的意见修改后,得到了更充分的体现。

可是,多种表现手法都没偏离乐曲的核心,全曲从始至终都表现出了比较好的思想性和音乐性。

旋律是优美的,节奏是略显激昂的。二胡和笛子的亲密,爵士鼓和扬琴的契合,尤其是后段杨景行要求的古筝和电吉他的齐头并进的节奏陈述,在旋律的承托下,都给了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就站在音乐学院来说,《云开雾散》肯定是一首了不起的作品,几年未必能出一首。可听性是无容置疑的,只是艺术性未必能得到保守派的支持。

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场的观众肯定是喜欢的。乐曲结束后,现场的掌声是慢慢热烈起来的,没什么人大喊大叫了。

当掌声持续到一分钟的时候,台上的柴丽甜的眼睛先湿润了,其他人陆续动容。齐清诺稍微镇定点,但是也和同伴们拥抱,感觉不是作秀。

虽然在别人看来,三零六是一群玩得很开心的女孩子,可是她们是真的付出了努力的。“玩”应该只是一种态度,怕失败怕得不到肯定的掩护。而今天,持续了三四分钟的掌声就是她们应该得到的回报。

喻昕婷边拍手边对杨景行说:“她们好厉害,我好羡慕。”

杨景行点头:“你也可以。”

喻昕婷说:“我现在才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

杨景行说:“那就说明你开始懂了,我也一样。”

喻昕婷握紧拳头:“我要加油!”

现在时间还早呢,才九点,观众们不肯离去,好多人嚷嚷着要三零六返场。三零六也挺有积极性的,好像还舍不得舞台落幕。就看见一群女孩商量了一阵后,主持人说:“为了谢谢大家,三零六的美女们决定即兴演奏,请欣赏。”

这次是齐清诺先来,都不报节目名了,直接开始。就跟《魂斗罗》一样,大家都听出来是《直到世界尽头》。

齐清诺显然在这首曲子上花了一点时间,但是做得并不是很精细,所以只能说是即兴了。双排键基本上就是当电钢琴用,略有一点其他的音色配合,和她SOLO的电影主题曲完全没可比性。

不过这也是少年的回忆,所以观众们很快的就喝彩起来。

齐清诺演奏了两三分钟,然后让其他人接着来。就那一段旋律,于菲菲他们挨个上。又持续了半个小时,掌声响起好多阵。

最后,齐清诺说:“今晚就到此结束了,谢谢大家。如果想听完整版,敬请关注三零六的下次演奏会,希望大家到时候大家都不再光棍。”

然后三零六和主持人一起十二个女生在台上站了一排,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