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三十五章 假期结束

进入炎热的七月,刘苗和夏雪也放假了。杨景行把两个姑娘请到家里开演奏会,并把自己整理好的高三备考复习资料给她们,希望能有所帮助。

朋友们中最先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是杨景行,七月七号就到家了。浦海音乐学院入学通知书,挺大一个信封,把萧舒夏和杨程义乐坏了。杨景行又得挨个给老师打电话报喜,道谢。

七月八号下午,朋友们又聚会,杨景行把刘苗和夏雪也带上了。

在小洞庭的包厢落座后,鲁林看不惯杨景行:“你这一左一右什么意思?不想喝?”

杜玲附和:“我们开两桌算了。”

夏雪站了起来,坐到刘苗右边去了。杜玲立刻换到杨景行左边,自告奋勇:“我先来!”看来是准备车轮战了。

章杨先要了一箱啤酒,杨景行补充:“果汁,一盒苹果一盒猕猴桃。”

夏雪说:“一瓶够了,就猕猴桃的。”

章杨拍桌子:“不行!不准喝饮料。”

杨景行说:“不是给你的。”

杜玲抓挠杨景行的手臂泄愤:“你好破坏气氛!”

开吃开喝后,杨景行很快就成了斗争对象,杜玲端着一满杯啤酒:“音乐家,干了!”

杨景行边和杜玲干杯边叫服务员把鱼汤放在夏雪和刘苗面前,刘苗当然是先给杨景行盛一碗。

杜玲问杨景行:“刘苗好温柔啦?”

刘苗看了杜玲一眼,没搭理。杨景行说:“给哥哥姐姐一人一碗。”

章杨他们把碗递了过来,夏雪连忙帮忙。

过了一会,章杨来把杜玲赶走。杜玲就去坐到夏雪右边,和她说什么。十二瓶啤酒喝完后,明显不尽兴,要再拿。

刘苗劝杨景行:“别喝了!”

杜玲本来说再拿六瓶的,又改了主意:“再搬一箱!”

刘苗不高兴:“你们自己喝。”

鲁林烦了:“没让你喝。”

杨景行劝刘苗:“别说了,不然他们更嫉妒我,我今天走不掉了。”

章杨气愤了:“我嫉妒你!我嫉妒你什么?”

杜玲说:“肯定是嫉妒别人兄妹感情好。”

鲁林问:“你就知道是兄妹感情。”

杜玲说:“杨行上次还说以后要给两个妹妹找个好人家。”

杨景行说:“你们要是觉得醉了就别喝了。”

许维也说:“别说这些了。”

到后来,鲁林还想要夏雪和刘苗也灌杨景行两杯,俩姑娘当然不肯。可是朋友们不肯放过,杨景行没办法,就代劳,自己敬自己,一连干了四杯。

鲁林搬着椅子到刘苗和夏雪中间,靠背向前,下巴搁在上面,醉醺醺的说:“他对你们比我们这些兄弟好些,从来没帮我喝过酒。”

许维说:“从小就对她们好。”

杜玲说:“她妈是说本来想给他生个妹妹的。”

“你就知道?”

“我当然知道!”

喝完酒已经七八点了,鲁林他们都东倒西歪的,杜玲也抓着杨景行的胳膊往他身上靠。

接下来的安排是去唱歌,许维主动问:“夏雪,你们去不去?”

夏雪和刘苗互相看看,再看杨景行。杨景行问:“想不想回家?”

鲁林说:“肯定一起嘛,还没庆祝完。”

唱歌的时候就不怎么能喝了。三个女生在,男生就当观众了。刘苗唱得很不错,在一中出名的,所以比较积极。夏雪是被杨景行带着唱的,她没那么突出,但也不难听。杜玲和夏雪一样,普遍水平。

每个人都和未来的音乐家合唱,鲁林还扮演的女性角色,和杨景行唱《明明白白我的心》,把刘苗都笑坏了。

散伙的时候已经十点多,杨景行送刘苗和夏雪回家。刘苗突然问:“你什么时候跟杜玲说要帮我们找什么什么?”

杨景行嘿嘿:“开玩笑的,现在都是自由恋爱,肯定要你们自己选。”

“你跟她说这个什么意思嘛!?”刘苗不高兴。

杨景行说:“我炫耀啊,你们长得好看,又懂事。”

夏雪都不信:“肯定不是。”

杨景行问:“难道你们没信心?马上高三了,然后就读大学了,不用害羞。”

刘苗问:“那你是不是要先给自己找个好女朋友?”

杨景行说:“我是男人,不急。”

“那我们急啊!”

“不急不急。”杨景行讨好:“吃不吃雪糕?”

俩姑娘雪糕是吃了,但是也没被贿赂。刘苗说:“除非你能找到一个像你这样对我们好的。”

杨景行笑:“眼光能不能高点。”

“我就这么高。”

杨景行拉拢夏雪:“雪雪,你要有理想。”

夏雪很黯淡:“我没有。”

杨景行感觉被拍马屁了,高兴道:“行,再给你们买两个。”

“不要了!”

刘苗突然问:“要是我们真的有男朋友了,你会不会吃醋?”

夏雪被吓到了,杨景行倒是镇定:“肯定会有点,但是我会祝福你们,而且不允许你们受欺负。”

刘苗又问:“要是我男朋友知道你,他会不会吃醋?”

杨景行说:“应该不会,只要你说清楚。”

“才怪!”

杨景行问夏雪:“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在想要怎么说清楚?”

夏雪摇头:“不是,我觉得每个人有自己的看法,怎么说都没用。”

杨景行出主意:“那你们就找一个大度的男朋友,要是实在小气呢,就别告诉他有我这么个人。”

刘苗不屑:“说又怎么了!你不是哥哥么!”

杨景行嘿嘿:“我有点做贼心虚啊。”

俩姑娘笑。

杨景行却倒打一耙:“这不怪我!谁叫你们这么好看。如果以后我女朋友没你们可爱,我还麻烦呢,女人都那么小气爱吃醋。”

刘苗跳过去拉起夏雪的手:“我们从来不吃醋。”

杨景行点头:“那是。小时候我就那么点零用钱,买什么都是双份,不然就要让你们变成会吃醋的姑娘了。”

刘苗气了:“小时候那叫吃醋么!”

夏雪说:“我觉得是差不多的。父母对孩子也要一样好,不然就会有人不高兴。”

刘苗不同意:“两码事。”

十四号下午,杨景行跟着父母去曲杭买车。杨程义还是比较中意奥迪,去店里看了看,自讨没趣。他的A4是进口的,可现在看看国产的,便宜了好多好多,而且新A4都上市一年了,老款更不值钱。

父亲赚钱不易,杨景行就说很愿意开他的旧车,简直是求着要开旧车。

杨程义问:“是不是除了法拉利,你开什么都一样?”

杨景行笑:“是,是的。”

看了两天,最终方案还是杨程义提了一辆新的A6,A4就给杨景行了。其实车保养得蛮好,九成新呢。再说了,一个学生,,没必要那么高要求。

让儿子捡二手货,杨程义可能还有点不好意思,就叫杨景行开学前去学校附近租个好点的房子或者公寓,住舒服点。最好是那种不用自己打扫卫生洗衣服的。

十八号下午,杨景行接到陶萌的电话:“我刚回家,看见你的留言了,恭喜你。”

杨景行问:“玩得开心吗?”

陶萌说:“没怎么玩,就去了班芙国家公园,我妈挺开心的。你又在聚会?”

杨景行找了个安静地儿,说:“好了,现在可以说悄悄话了。”

陶萌气:“谁有什么悄悄话。你就每天这么玩,多浪费时间。”

杨景行听不进去:“你自己刚玩回来就说我。”

“我做的事多了!天天玩不无聊么?”

杨景行说:“以后想玩都没得玩了,还不抓紧时间。”

陶萌苦口婆心:“适当的放松是可以,但是你要有合理的安排。”

杨景行狡辩:“计划赶不上变化,接到你的电话,我又决定庆祝一下,多玩两天。”

陶萌咯咯笑得生气:“你根本是找借口……那我可以不给你打电话!”

杨景行讨饶:“不要不要,我改主意,决定晚上多练两个小时的琴。”

陶萌又说:“我录取了,不过通知书还没到。”

杨景行说:“那我还是庆祝两天吧。”

陶萌教育:“你正经点!难道朋友之间不应该互相督促进步么?你就会说些无聊的!”

杨景行叫:“你可别看不起我的朋友,有浙大,有华东师范,有东南大学……还有上复旦的!”

陶萌呵呵:“华东师范,挺近的,你是不是大学了还要天天聚会?”

杨景行说:“是美女哦,估计没时间跟我聚会。”

陶萌问:“是吗?有多美?”

杨景行说:“我敢在你面前说是美女,你自己想象吧。”

陶萌说:“我听说音乐学院的课程不多,想玩的话也挺轻松的。”

杨景行说:“共同进步,共同进步。”

陶萌还来劲了:“还有一个多月才开学,你应该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大学生活,有长期和短期内的目标。要保持高三的那种激情。”

杨景行担忧:“我也想,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找个美女同桌。”

陶萌气愤:“你怎么就知道美女?没美女你还不活了!”

杨景行还叫屈:“就是怪你,让我尝到甜头了。”

陶萌说:“那你就去找个美女同桌吧!”

杨景行连忙正经:“你怎么计划的?以后考研?出国?还是工作?”

陶萌说:“读完本科,出国读研,然后再回国工作。你呢?”

杨景行说:“我这个,不确定性比较强……”

“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有个努力的方向吧?”

杨景行问:“你去那里读研?”

“美国……怎么了?”

杨景行说:“那好,希望到时候我能请你去林肯艺术中心或者卡内基音乐厅看我的演出。”

这未免太异想天开,陶萌有点怀疑:“你是说真的吗?”

“真的。”

“那好,我们一起努力!”

挂了电话后,有着卡内基音乐厅梦想的杨景行继续去和鲁林他们瞎闹去了。

二十号之后,朋友们也陆续收到录取通知书,当然就少不了接二连三的庆祝。许维最先,他请客的时候要杨景行把刘苗和夏雪也带上了,害鲁林和章杨也得跟风。杜玲也不能例外。

鲁林说:“我们都亏了,就他每次带家属。”

陶萌拿到通知书的那天又和杨景行通了电话,还挺高兴的,说驾照也要马上考了,一幅油画大作也要完成了,新练的钢琴曲也勉强合格了。总之就是她比杨景行是活得充实多了。

进入八月,时间就过得更快了。大学生活一天一天的逼近,朋友们没有分别的伤感,反而挺兴奋的。何况大家都很近,要集合的话也不用跑多远的路。

刘苗和夏雪八月十几号就开学了,进入高三了。她们被杨景行鼓励得都烦了,说从小跟着他学,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紧张,保证没问题。三人还约好,依旧每个周末打电话,弹琴。

夏雪不好意思的担心:“要是有女朋友就没时间了。”

刘苗威胁:“敢找女朋友,我就找到你们学校去!”

许维他们开学比较早,九月二号三号的,只有音乐学院等到教师节才报道。所以杨景行先送走了许维和鲁林,再送走章杨。

杜玲也是八号九号报道,邀杨景行一起去浦海。可杨程义不愿意两家人一起走,就让杨景行推辞了。

五号,杨景行一家人就开着两辆车到了曲杭,先去看看姨妈。表姐王卉对杨景行比以前可热情多了,说有机会一定要去音乐学院参观。

萧舒夏就说那些教授是如何如何的夸自己儿子啊,说他是个天才啊!她也不怕这些话今后成为笑柄。

七号就到了浦海。第一件事就是找房子。中介看这一家人挺隆重,就急忙推销:“有一套房子条件非常好,有车的话也不嫌远。就是大了点,三居室的。”

萧舒夏强烈要求去看看。果然是非常好,两百多个平方,超豪华装修,家电家具齐全。

杨程义准备直接走人,萧舒夏还问:“这一个月多少钱?”

“两千。”

“这么便宜!?”

中介挺不好意思:“房东要求付美金。”

唉,到底还是乡巴佬。一家人选了一天,在距离音乐学院半小时车程的一个小区里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简单装修的房子,因为一次性付了一年房租,房东还赠送了水电燃气。

杨程义又问要不要还买架钢琴,杨景行说不需要,学校多的是。

八号,去给杨景行买衣服。音乐学院的学生嘛,西装就四套,礼服一套,鞋子七八双。萧舒夏越看越喜欢,说比校服帅多了。

然后还有生活用品,被子毛巾什么的。萧舒夏连自己的牙刷都买上了,说要时不时来住住。

九号,父母陪着杨景行去学校报到。

(要开始大学生活了,希望后面精彩点,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