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三十四章 成绩

十七号,星期六,按照约定,杨景行下午两点开车去接刘苗和夏雪,俩姑娘要去游泳。

刘苗穿上了米色的短裤和黑色过膝袜,让杨景行好一阵夸赞。可远远看见夏雪的时候,刘苗叫开了:“她出卖我!说了都穿的!”

夏雪穿着淡蓝色的四分裤和凉鞋,小脚小腿都光溜溜的。她上车后,面对刘苗的叫嚣质问都烦了:“我带了!”

等夏雪在后座上好不容易把两只袜子穿好,杨景行感叹:“不知不觉,你们都长大了。”

刘苗说:“现在初中的都穿。”

杨景行说:“我还以为你们一直都是小姑娘……请你们吃雪糕,纪念一下。”

两个姑娘都不愿意在人多的河道玩,就只好去水库,租了一条船。没有泳装,更别说比基尼,两个姑娘把袜子鞋子脱了,做好热身运动,在体恤外套上救生衣就下水了。

“好冷!”刘苗叫唤。看夏雪的样子也是。

杨景行还在船上,像个救生衣的架势,伸手准备拉姑娘们:“快上来。”

俩姑娘不肯,刘苗还叫:“你下来啊。”

杨景行下水后,还是当救生员,守在两个姑娘周围,看她们左刨刨右划划。刘苗很快就累了,抓住杨景行的肩膀休息,还在他后脖子上揪啊揪:“惨了,我这里不会晒黑吧。”

夏雪紧闭着嘴唇用力游啊游,感觉没力气了就回头,没几下就扑腾不动了,手用力朝杨景行伸,张开小手掌。杨景行拖着刘苗过去一把抓住夏雪的手,让两个姑娘都把他当救生圈抓着。

夏雪喘气:“以前都能游二十米的。”

刘苗揭秘:“你去年没练。”去年夏天脚崴了,而没杨景行陪着,俩姑娘就基本不会来。

在水里玩了半个小时后,两个姑娘就连抓杨景行的力气都没有了,要休息。她们当然是爬不上船的,得杨景行先跳上去,然后抓住她们的手一个一个提上去,跟提衣服一样。被杨景行拧在空中,两姑娘还惊叫两声,挂着水珠的胳膊腿在刺目的阳光下白晃晃的。

姑娘休息,杨景行就趁机畅游一番。从停船的位置到岸边有两百多米,他快速划了个来回,也挺累的。

四点才离开,姑娘们的衣服也差不多被晒干了。回到车上,杨景行发现手机有好些个未接电话,章杨的,鲁林的,杜玲的。他连忙打回去给鲁林。

就听见鲁林哈哈哈,还有章杨的奸笑。问了半天才知道,杜玲被马蜂蛰了,上医院了。不过听朋友们幸灾乐祸的笑声,应该不严重。

鲁林说:“脸上!肿好大一坨!你在哪?”

杨景行嘿嘿:“我过去看看。”

杨景行先把刘苗和夏雪送回家,然后去医院。鲁林和章杨陪着杜玲的,这两个家伙现在倒是一脸沉痛,之前笑的时候杜玲肯定不在旁边。

杨景行也担忧:“我看看,怎么样了?”

杜玲的不让杨景行看,用力低着头,右手臂挡住了脸,左手在杨景行身上就是一顿捶,很用力,最后还不泄气的补了一脚。

杨景行扛着:“又不是我咬你!”

“就是怪你!”杜玲又打了一拳。

章杨说:“准备去三桥玩,给你打半天电话不接。”

“去哪了?”杜玲放下手臂,把脸朝杨景行一仰。

哎呀呀,那么好看的一张脸,就因为肿了个包,一下就变得有些可怕了,再加上杜玲泪汪汪的眼睛,双管齐下,让杨景行说了实话:“和夏雪她们去水库了。”

这下好,杜玲又是一阵拳头赏赐给杨景行。

三桥肯定是不去了,杜玲生怕破坏了自己在九纯人民心目中的美丽形象,要杨景行快点送她回家,还不准鲁林和章杨上车:“没义气,怎么不保护我!走开!”

车上,杜玲还在生气:“痛死了!好丑!”

杨景行笑:“马蜂也能认美女了,世界变化快。”

杜玲咬牙切齿:“就是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好痛好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消。”

杨景行安慰:“明天早上你又是个大美女。没头昏什么的吧?”

杜玲摇头:“没有……你一个大男人天天跟两个女生一起有什么好玩的!”

杨景行反击:“你一个大美女,天天跟几个男的一起有什么好玩的。”

杜玲气愤:“我没天天缠你们!”

杜玲家在富芸花园,九纯最好的商业楼盘!到了后,她还不放过杨景行:“他们不在家,你送我上去,给我涂药。”

杨景行不肯:“我要回去洗澡换衣服。”

杜玲不讲理:“就在我家洗,不换!你还没来过呢。”

杨景行依了,嘿嘿笑:“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比较安全?”

杜玲捂住脸捶杨景行两拳。

挺大的房子,客厅就有三四十平米,装修得挺现代。杜玲给杨景行找了一次性拖鞋穿着,问:“你洗不洗澡?”

杨景行摇头:“看看你的房间。”

杜玲带路:“这间。”

介绍了自己的房间摆设后,杜玲在床上坐下,仰起脸:“帮我涂下药,包包里。”

杨景行弯着腰,棉签在杜玲的脸上抹得挺小心,说:“我得谢谢这马蜂,挽救了我。”

杜玲白眼:“你敢么?”

杨景行又说:“我恨我们这么多年兄弟感情。”

杜玲笑:“没人跟你当兄弟。”

完成了任务,杨景行准备走,杜玲还是不肯,因为她没晚饭吃,肯定不能出去丢脸,现在又还不饿,只能让杨景行到时候给她买回来。

杨景行说:“那去我家。”

“你妈要笑死我!”

于是俩人先看电视,一部电视剧,杜玲坐在杨景行旁边,给他讲了一下前面的情节,然后问:“你猜他最后跟谁在一起?”

杨景行摇头:“不知道。”

“是你你选谁?”

“我谁都不选。”

“为什么?”

杨景行说:“有阴影了的爱情,不会幸福。”

杜玲反对:“这怎么能叫阴影!有波折才有幸福,何况谁知道会那样?”

杨景行还有理:“所以说他们太轻浮了,动不动就爱情。”

杜玲抬起肿脸:“那你还……你准备什么时候谈爱情?”

杨景行说:“不知道,可能永远不谈。”

杜玲不信:“那你两个妹妹怎么办?”

“给她们找个好人家。”

真是话不投机。

六点的时候,杨景行出去买了几个菜提回去给杜玲,又给她擦了药才走,算是伺候得够周到了。

十八号,父亲节,杨景行讨好了杨程义。杨程义就把给杨景行买车这事提上了议程,还叫杨景行自己选,既然他那么喜欢车。

当然,杨程义也有最省钱的打算:“或者就把你妈‘的开过去。”

萧舒夏不同意:“男子汉大丈夫,开那种车,不行,要有气势的,要年轻!”

杨程义还有好打算:“你把我的开去,我换一辆。”

萧舒夏更不同意:“你想得美。”

二十二号,杨景行去考了驾照,当然是比高考容易多了。要不是考试车不好,他还能玩花样呢。

二十四号,杨景行和章杨外加另外几个一中的毕业生组成高三毕业队,和县里的社会青年队打一场篮球。动静搞得蛮大,在电力公司的篮球场上,上百观众呢。发现杨景行这家伙太猛了之后,有人把他不是一中学生的黑幕捅了出来。章杨说这是高三毕业队,又不是九纯一中毕业队。气氛其实挺友好的,就是对方一个身高看上去能和杨景行抗衡的家伙对他火气很大。

二十七号,高考成绩出来了。杨景行五百二十三分,算是不错。朋友们也是正常发挥,没爆冷也没失误。许维五百六十分,浙大应该没问题。鲁林和章杨是稳稳的,杜玲还是怀疑自己有点危险,但朋友们都说百分百能上。

晚上庆祝,在许维家,因为他考得最好嘛。朋友们正在闹,杨景行的电话响了,居然是陶萌打来的,真稀奇。

“怎么样?”杨景行问。

陶萌问:“你知道我是谁?”

杨景行笑:“你是蒋箐嘛。”

陶萌却冷淡:“好笑吗?你能不能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接电话!”

杨景行跑到卫生间,关上门讲电话:“你多少分?我五百二。”

“你二百五!”陶萌学幽默了,“我五百五十四分。”

“恭喜啊。”杨景行高兴,“到复旦了还当班长吗?”

陶萌却问:“你到音乐学院了,是不是也还那么冷淡?一个朋友没有。”

杨景行关心:“又怎么了?该高兴啊。”

“没什么!”陶萌挂了电话。

杨景行厚脸皮的打回去,好半天才接通,他求情:“有话好说,别挂啊。”

陶萌说:“你说吧。”

杨景行就问:“驾照考了吗?”

“没有,回来了考。”陶萌还是不耐烦的语气。

“什么时候去加拿大?”

“下星期,准备去半个月。”

杨景行又问:“这些天干什么了?”

陶萌质问:“你呢!杨景行,毕业这么多天了,你主动联系过一个同学吗?肯定没有!是不是在你那小城市开心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不是前呼后拥众星捧月啊?你那两个妹妹好吗?”

杨景行关心:“你肚子疼吗?”

等了好久,听见陶萌一声大吼:“你滚!”电话就断了。

杨景行继续厚脸皮,这次打了好久才听见陶萌又恢复了冷淡的声音:“你还想说什么?”

杨景行说:“听你的语气,是大学不准备当班长了?还是就现在放松放松?”

陶萌好笑:“和你有关系吗?”

杨景行说:“当然有。你初中是班长吗?”

“不是!”

“那就好。”杨景行高兴,“你的班长生涯都给我了,最好以后也没别人了。”

陶萌冷哼:“高三三班就你一个人啊!”

杨景行说:“我是觉得你一当班长就不好做朋友了。”

陶萌来气:“我们是朋友吗?”

杨景行说:“不准反悔!”

陶萌叫:“是我吗?我都记得你的考号,查了你的成绩,你五百二十三分!”

杨景行说:“我也知道你的,语文134,英语150,数学120,物理124,综合26,是不是作弊了?”

哎呀,冤枉人了,陶萌的声音一下变得跟蚊子哼似的:“你怎么知道,那你还问我……”

杨景行说:“我看你会不会吹牛。”

“我才不会。”陶萌突然想到:“你肯定是刚刚才查的!”

杨景行无奈:“我那有时间,一直给你打。”

陶萌才不傻:“你肯定有两个电话!”

杨景行哭笑不得:“那也要记得你的考号。”

“你记忆力本来就好!”

杨景行说:“是,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

陶萌的声音又落下风了:“别那么小气……我是有点不舒服。可是是你不对在先,你回家后连网上留言都没一句,算朋友吗?我今天还给任初雨打电话了……”

杨景行问:“她考怎么样?”

“你肯定知道!”

“真不知道。”

陶萌说:“四百三十分,不错了,她准备去法国或者新西兰。你暑假一直在家里啊?”

杨景行说是。

陶萌又问:“是不是打扰你和朋友聚会了?”

杨景行笑:“我们天天聚会。”

“人多吗?”

“天天都是那几个人。”

陶萌说:“那你去吧,不耽误你了。”

杨景行说:“那好。以后别那么大火气了,陶萌在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都被你破坏了。”

陶萌把电话挂了。

杨景行回去继续和许维他们瞎扯,还要接受盘问。假如杨景行是和父母或者刘苗他们通电话,是不会回避朋友的,所以被怀疑了。

过了一会,杨景行接到一条陶萌的短信:我以为你们的朋友之间就是那样说话的,我是故意的。何况是你不尊重朋友在先。

杨景行回复:我好不容易有个高级朋友,你可别跟我们学。

陶萌又说:既然如此,那你就多学学我的优点。

杨景行怕怕:天啊,从哪一条学起都够我选几天的。

陶萌说:朋友是要互相关心尊重的,不是吃喝玩乐。

杨景行问:你肚子还疼吗?

再无音信。

杜玲抢杨景行的手机,章杨帮忙。杜玲边看短信边问:“陶班长?是谁……肯定是个女的!尊重朋友,啧啧……还优点……这个人好恶心。”

鲁林说:“等你们都去浦海了,天天互相监视嘛。”

杜玲把手机扔还给杨景行:“我没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