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三十六章 重逢

听鲁林说他们学校报名的时候是相当热闹,四五千新生,光美女都有一大堆。音乐学院就冷清多了,三百多人报到,还分两天,也没什么高年级的人来观望发掘美女帅哥。

音乐学院本身面积也小,从南走到北要不了几分钟,学校的教学楼办公楼也就那么几栋。学院以前只有几百在校生,还是受扩招的影响,近几年才突破一千大关。

鲁林读的是电子信息工程系的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他们一个系三百人,专业上百号人。

杨景行属于作曲指挥系,新生一共二十多个,作曲与作曲技术理论专业有十个。杨景行交了学费就去领升学证,然后到系里报到。

“你就是杨景行?”负责迎接新生的大概是个研究生或者青年老师,二十七八岁的矮个男,戴副黑框眼镜一脸严肃。

杨景行点头:“嗯,我是。”

“我叫郑金余,你好。”对方挤出点微笑,主动和杨景行握手。

杨景行赔笑:“多关照。”

原来郑金余是作曲系的辅导员。两人聊了一阵,因为郑金余以前也是贺宏垂的学生。他研究生毕业三年了,留校后又当老师又当辅导员。

郑金余还问杨景行的作品准备得怎么样了,希望他能在作曲系的新生音乐会上有所表现。杨景行就谦虚,说还不成熟。

从学校出来后一家人去吃午饭,然后杨景行就送别要回家的父母,然后他就自由了!回到住处,洗个澡,看着窗外,感觉不错,和朋友们联系一下。

鲁林,章杨,许维都已经开始军训,正苦着呢,现在这时候也打不了电话。杨景行先给刘苗和夏雪发了条短信,然后问问杜玲的情况。杜玲也是这两天报道,还在办各种手续。再打给老师们,胡以晴,李迎珍,贺宏垂。

还有陶萌,电话接通后杨景行就问:“是大学生了吗?”

“是了,你呢?”

“我也是了。”

陶萌说:“我现在在寝室,和同学聊天。”

杨景行说:“那不打扰你了。”

晚饭前,陶萌才打过来给杨景行,问:“你在哪?”

“在家,正准备去吃饭。”

陶萌奇怪:“在家?哪个家?”一听说杨景行没住寝室,陶萌又批评起来:“你这样怎么和同学联系?我觉得你们学音乐,互相交流是很重要的!”

杨景行说:“住在一起,交流的是感情,学习不需要。”

陶萌又说:“也是……寝室比尚浦的还差好多,四个人一间,太不方便了。”

杨景行笑:“你是自找罪受。”

陶萌不同意:“这么多人,大家都能克服。你们要军训吗?”

“两个星期。”

陶萌有点恼火:“我们要到国庆前。你放假有安排吗?”

杨景行说:“聚会。”朋友们已经约好,都来浦海。

陶萌说:“蒋箐也说我们在浦海的同学可以见个面。”

杨景行却不领情:“那我可能没时间,你们玩开心点。”

陶萌又来气:“我们就不是你的朋友是不是?”

杨景行使坏:“我就想和你聚会。”

陶萌有点犹豫:“我妈要回来看我,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到时候再看吧。”

杨景行说:“等你的好消息,我先去吃饭了。”

“嗯,我也是。不知道食堂的饭菜能不能吃,估计没尚浦的好。”陶萌又担心。

杨景行乐:“你就慢慢适应吧,实在不行就回家。”

陶萌相信自己:“大家都一样,能克服。”

十号上午,杨景行去买了电脑和一套小音响设备搬回家,父亲给他的五万块就只剩下一半了。下午就去学校集合,也没什么入学仪式,就是班上的同学认识一下。

零六级作曲系的大本营被分在北楼214,杨景行去的时候发现其他人都到齐了。还多出来了,十几二十个呢!不少都面熟,以前上辅导班和考试的时候见过。

十二个男的,八个女的。这比例形势,真是幸福,得让苦闷在电子信息专业里的鲁林羡慕死啊。

小教室总共就二十几个座位,所以大家不得不亲密的坐在一起。有几个男女明显是少数民族,聚在一团,坐在教室右前面。杨景行在左后面坐下,旁边是个挺胖实的男生,主动对他点了点头。

两人认识一下,对方叫许学思,他告诉杨景行,这二十来个人中有几个是视唱练耳专业的,有几个是预科的,还有几个是定向委培的。

许学思是正宗货,而且他知道杨景行也是正宗货。

郑金余来了后,让大家作自我介绍。那几个少数民族是预科的,都来自一个省。有三女一男是视唱练耳专业的,还有两个女生是定向委培的。

正宗的作曲与作曲技术理论专业的是八男两女,这比例又惨了点。这十个人中有五个是浦海本地人,包括一个女生,许学思也是。

浦海女生叫骆佳倩,还有个楚鄂来的叫孙钟玲。都不是美女,惨上加惨!

鉴于人少专业多,也就不搞什么班长了,就选个系年级长。郑金余提名杨景行,可把杨景行吓坏了,连连说自己没经验。后来是个叫夏小康的男生勇敢担了重任。

发了学生手册,讲了些要注意的事情。尤其是关于琴房的使用,乐器的借用之类的。郑金余当然也训话,就是叫大家要好好学习,不要有什么一榜定终身的想法,不是说进了音乐学院就前途无忧了。

这学期的课表也发下来了。星期一啥事没有,星期二上午大学语文,下午视唱练耳和英语。星期三上午是思想道德修养和法律基础。星期四上午男生体育课,下午和声。星期五上午女生体育,下午视唱练耳和英语。

还有就是明天马上开始的军训,作曲指挥系和艺术管理系,现代器乐系合并成五排,四五十号人。

郑金余还告诫大家要搞好同学关系,虽然音乐学院的学生之间都是激烈的竞争关系。他说:“其实我们系还算好的,你要是去演奏专业,就知道什么叫你死我活。”

大家以为他讲笑话,都笑呢。

晚上,杨景行回到家后接到陶萌的电话:“我们刚开完班会,你呢?”

“我在家。”

陶萌又问:“在做什么?”

“做白日梦。”

陶萌呵呵一下,说:“我没当班长。”

杨景行嘿嘿:“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陶萌否认:“不是为你!主要是我想回家住,寝室太不方便了,热水器也没有。”

杨景行问:“你家住哪?远吗?”

陶萌说:“我一般就回鸿府吧,近一点。”

杨景行很乡巴佬:“不知道什么鸿府。”

陶萌说:“鸿府馨园,银川路,半个多小时。你住哪的?”

“海宁路,很近。”

陶萌问:“你朋友在华东师范哪个校区?应该也很近的。”

杨景行说:“我还没问呢。”

陶萌谴责:“谁当你的朋友啊!新同学都认识了吗?”

“都认识了。”

陶萌呵呵:“有你喜欢的美女吗?”

杨景行叹气:“没你们男生运气好,准备去其他系看看。”

陶萌问:“你真的就那么喜欢美女吗?以前没觉得啊。”

杨景行说:“以前有你嘛。”

陶萌说:“我也没觉得你喜欢我。”

杨景行伤心:“我真是白喜欢了。”

陶萌笑一下,又问:“就你一个人住啊,还是有人陪你?”

两人闲扯了一阵,陶萌说自己虽然没当班长,但是要进学生会。杨景行则啥打算都没有,毫无志气理想,陶萌都懒得批评他了。

最后,陶萌问:“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回家住?”

杨景行说:“回吧,免得我受委屈。”

陶萌冷哼:“别说那么好听。那我挂了,给他们说一声。”

第二天,正式开学了,但是没开课。新生们换上了军训服,在操场上集合,听校长讲话,然后开始军训。站了一上午的军姿,短暂的休息时间里是哀怨声一片。

终于了中午,朝食堂进发。路上,杨景行跑几步到一个女生身后,压低声音叫:“这位战士,立正!”

穿着宽大的军训服的喻昕婷猛回头,看着杨景行,像被吓倒了。

杨景行笑:“看什么?不认识了?手好了吧?”

“哦,好了……你也吃饭啊?”喻昕婷转过身,面对杨景行。

杨景行低头瞄瞄喻昕婷的手,说:“早看见你了。”钢琴系属于二排,和他们五排距离挺远。

喻昕婷把手指头抬一下,自己也低头看看。

杨景行说:“吃饭去吧。”

喻昕婷点点头。

杨景行问:“累吗?”

喻昕婷摇摇头:“还好。”看样子是挺累的,都没了以前灿烂的笑容。

杨景行问:“军训完了去吃火锅?”

喻昕婷笑一下,问:“你到学校多久了?”

“三天,你呢?”

喻昕婷点头:“早一天,你住寝室吗?”

杨景行说:“没有,在外面租房子住的。”

“哦。我住寝室的。”

杨景行问:“怎么没和室友一起?我好多认识两个女生。”

喻昕婷说:“她们是戏剧系和教育系的,还不熟。”

到食堂后,杨景行打的饭是喻昕婷的三四倍多,还像个跟屁虫一样,到喻昕婷的对面坐下。

杨景行问:“你分给哪个教授的?”

喻昕婷说:“是李教授。”

杨景行说:“那你惨了,她喜欢骂人。”

喻昕婷说:“我不怕。”

杨景行问:“你和橙子他们还有联系吗?”

喻昕婷点点头,简单说了一下。耿西东考入了一所大学的音乐系,橙子则放弃音乐了……

快吃完了,喻昕婷问:“你睡午觉吗?”

杨景行摇头:“我不用。”

喻昕婷说:“我要回去睡一会,再见。”

杨景行点头:“下午见。”

杨景行中午就在食堂里坐了一个多小时,和鲁林他们通通电话。两点后,再去顶着火辣辣的太阳站军姿,走正步。

解散吃晚饭的时候,喻昕婷在操场出口等着的。从兜里拿出一个用小塑料袋包着的苹果给杨景行,说:“可能不好吃了。”

杨景行把苹果拿出来,说:“你猜我要几口才能吃完。”

喻昕婷大着胆子说:“四口。”

杨景行实践,只用了三口,苹果就剩下个核了。

看着杨景行嘴巴都被撑大了,喻昕婷忍不住笑。

杨景行还谴责:“这就是告诉你,下次要给我个大的。”

喻昕婷点头嗯,又问:“你高考考得好吗?”

杨景行说:“好啊,我们不是互相鼓励过么。”

喻昕婷不好意思,简直有点懊悔:“我那时候像个小丑。”

杨景行奇怪:“难道我们两看过的小丑差别那么大?”

喻昕婷又说:“不过我没把你帮我的事告诉家里,不然他们肯定要怪我。”

杨景行点头:“嗯,现在这社会,人心叵测。”

喻昕婷急了:“不是说你,是说我,自己不小心。”

杨景行说:“我把你的事告诉了我认识的所有人,他们都说你可爱。”

“啊……”喻昕婷的样子是真急了。

“开玩笑的,谁叫你的苹果那么小。”

喻昕婷解释:“我怕太大了被教官发现,不准带吃的。”

杨景行吹牛:“我立正半小时能嗑半斤瓜子。”

喻昕婷有点得意:“我偷吃了几块巧克力。”

杨景行把手一伸:“我也要。”

喻昕婷有点后悔:“吃完了,没忍住。”

杨景行伤心:“没义气。”

喻昕婷被冤枉了,跳脚解释:“早上吃的!”

杨景行说:“我看见了,当时就该举报你。”

喻昕婷不信:“肯定没有。”

吃饭的时候,许学思端着盘子从杨景行身边路过,笑:“怎么快啊。”

杨景行说:“迟点就没了。”

许学思再看喻昕婷一眼,说:“我不是说饭。”

杨景行说:“我也不是。”

喻昕婷对许学思没表现出以前的那种热情,等他走了后,就问杨景行:“你高中读的那所学校?”

杨景行说:“尚浦高中,说了你也不知道。”

喻昕婷又问:“一个班有多少人?”

“四五十个。”

“男女生一样多吗?”

“差不多的。”

喻昕婷猜想:“应该好多都还在浦海吧?我高中同学就来了三个,还不是朋友。”

杨景行笑:“我都不知道有几个在浦海。”

喻昕婷说:“我来考试的时候都没想过朋友和家里人,但是现在有点想了。”

杨景行建议:“打电话啊。”

喻昕婷犹豫:“老打电话家里会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