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二十九章 榜上有名

杨景行还得赶去考旋律写作,张楚佳还催:“你快点啊,我饿了。”

喻昕婷把手稿往杨景行递,问:“这个,你还要吗?”

胡以晴准备接:“我帮你拿着。”

喻昕婷却又缩了回去:“我能留着吗?”

杨景行笑:“谢谢,终于有人欣赏了。”

旋律写作九十分钟。动机,节奏型都指定了,还要求写两条特性不同风格不同的单声部器乐旋律。杨景行被针对训练过,但他还是认认真真的用了一个多小时,写了两条不错的。

考完都一点了,不但张楚佳,胡以晴也饿了,三个人一起吃午饭。张楚佳问杨景行写的些什么,胡以晴却说:“考过的就算了,好好准备下午的。”

下午是三个小时的歌曲写作,指定的歌词,类似歌颂祖国的那种。看样子不少人都头大,杨景行也得冥思苦想。话说今年考作曲系的竟然有七八十号人,但是最后录取的只有十个,现实真的很残酷。

晚上,李迎珍请客。提前告诉杨景行,喻昕婷已经进复试了。杨景行也没告诉喻昕婷,他连自己能不能进复试还不知道呢。

音乐学院的效率还是蛮高,十九号上午就初试放榜了。杨景行昨天晚上住酒店的,早上八点接到喻昕婷的电话:“我过了,我过了,我进复试了!”言语的中欢笑真让人不适应。

杨景行气愤:“好哇,都不约我就一个人去了!”

喻昕婷嘿嘿:“我起好早,悄悄一个人来的,七点就等着了。我过了。”

杨景行打击:“还有复试,别高兴得太早。”

喻昕婷高兴的嘻嘻:“如果是复试没过,我就不会恨自己了。”

杨景行说:“你看一下其他人的。”

喻昕婷沉默了一下:“不想看,我都先高兴过了……我去看看你的吧……看一下,看一下……那边……怎么没你的名字,我再看一遍……真的没有!”

不是杨景行自信,实在是喻昕婷撒谎技术没到家。杨景行就说:“那肯定是弄错了,我找他们算账去。”

“哈哈,骗你的,你也过了,第二名哦!我才倒数第二。”喻昕婷声音一直好大,不像昨天,说什么都蚊子哼一样。

杨景行问:“你手不疼了?”

“不疼不疼。如果不是要还你钱,我真想奖励自己一下。”

杨景行说:“那好,你还我钱,我犒劳自己,顺便带上你。”

“好好好!”喻昕婷极力赞成。

杨景行去音乐学院和喻昕婷碰头,路上电话通知父母老师朋友,说初试过了。这都是预料治之中的,他们还没喻昕婷那么高兴。

音乐学院门口,喻昕婷老远看见杨景行,两人都笑。喻昕婷朝杨景行蹦跳过去,说:“真没想到,早知道我昨天晚上就不失眠了,亏大了。”

杨景行笑:“那你明天晚上还要失眠。”

喻昕婷说:“过了今天再说。”

杨景行问:“想去哪里?”

喻昕婷说:“先去看榜吧。”

杨景行摇头:“不看了,节约时间。”

喻昕婷想了想:“我想去商业区逛逛,来浦海这么久,还没出去过。”

“行,就去南京路吧。”杨景行准备叫车。

可喻昕婷要拉他坐地铁:“不行,我又没你有钱……你知道吗,益都没地铁,我第一次坐地铁还是耿西东带我去的。你坐过飞机没?我还没坐过。”

一路就听喻昕婷高兴的叽叽喳喳,到了南京路后,喻昕婷就仔细的左顾右盼起来,还给杨景行说益都也有个春熙路,可是和这比,还是相形见拙。

就在路上走,杨景行问:“不进店里去看看吗?”

喻昕婷摇头,问:“你要看啊?我陪你。”

杨景行不同意:“是我陪你。”

喻昕婷笑一下,犹豫了一下说:“去看看吧,激励自己!”

进了新世界,杨景行看喻昕婷在小心的戴手套,就问:“干什么,不嫌热?没人看你的手,都看你的脸呢。”

喻昕婷嘻嘻,就不戴了。

一楼只看了两眼,喻昕婷连连摇头:“好贵好贵,还好我不喜欢。”

二楼的女装,看样子喻昕婷是喜欢的,可她都没勇气近距离看一样,还是感叹:“好贵啊,我们换个地方,这里打击人!”

杨景行问:“你不是要激励自己么。”

喻昕婷说:“那也要在能力范围之内嘛,我什么时候能挣到这么多钱啊!”

杨景行笑问:“你准备怎么挣钱?”

喻昕婷说:“我可以当家教,还可以找地方表演。我以前的老师就是,她一个月可以赚一两万哦。”

杨景行谴责:“你这老师,是教你弹琴还是教你赚钱!”

喻昕婷不好意思,问:“你觉得这的东西贵吗?”

杨景行说:“贵!还好我什么都不想要。”

“那你喜欢什么?”

杨景行装:“我喜欢的,钱买不到。”

喻昕婷说:“我就喜欢好吃的,还有漂亮衣衣。”

杨景行教训:“还好吃的!”

喻昕婷根本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我那天就是想鼓励一下自己……不说了,痛苦的回忆。”

俩人转了两个商场,进了几家老店,就是啥也没买。

喻昕婷问:“你饿吗?”

杨景行说:“饿,吃饭吧。”估计喻昕婷应该蛮喜欢豆捞的,就带她去了。

果然,喻昕婷一看见菜单就入迷了,那叫一个仔细,还可怜巴巴的问服务员:“能每样点半份吗?”

不行!喻昕婷只好把菜单翻来覆去的看了两三遍,点了几样自己最喜欢的。杨景行再补充一下。

菜上来了,杨景行举杯:“来,表扬一下你,临危不惧,坚强勇敢,以后肯定能挣很多钱。”

喻昕婷连忙放下已经在忙活的筷子:“好的!”

别看一个手指头不能用,喻昕婷的筷子依然是使得出神入化:“好好吃,这个以前没吃过,还好你点了,不然就错过了。”

杨景行问:“你怎么不去学当厨师?”

“我就喜欢吃,又不喜欢做。”

中途杨景行接到班长电话:“初试过了吧?”

“过了。”

“哦,那你继续加油,等你的好消息。”

吃完了饭就继续逛逛,下午三点回。分手前,喻昕婷问:“你明天要请你老师吃饭吧?”

杨景行说:“你可以一起来啊。”

喻昕婷摇摇头,过了一会后说:“谢谢你。”

杨景行笑:“不客气。”

喻昕婷看着杨景行:“真的谢谢你。要是我落榜了,你不准再联系我。”

杨景行谴责:“说什么傻话,我有那么讨厌么。”

喻昕婷说:“我是认真的,我怕以后没机会说了。”又笑一下:“要是我考上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杨景行说:“我肯定当你什么都没说过!”

二十号,音乐学院的考生少了一多半,气氛紧张了几倍。进了复试被淘汰,是多么残忍的事情。文化考生的大学那么多,这个不读就选那个。可艺术考生,尤其是学音乐的,那么多的精力和时间头投入了进去,可以选择的余地又那么少,真的挺不容易。

钢琴系就上午一个乐理考试就完了,可作曲系还要两天。二十号上午是和声学考试,三个小时,然后是一个小时的视唱练耳听写。下午是写作,要根据指定的素材写一首完整的钢琴曲小品,三个小时。

今天贺宏垂也来关心了杨景行一下,问了问情况。他也听说杨景行都开始改编李斯特和肖邦了,有这水平,这些考试应该都小儿科了。

可能是怕打扰杨景行,喻昕婷也没联系他,自己考试完了后就回去了。

二十一号上午,作曲系考乐器演奏。理论上说是可以选择钢琴之外的,但是没有人冒这个险。

练习曲一首,杨景行选的是肖邦的OP10第12号,也就是所谓的革命练习曲。右手的远距离大跳和八度进行都非常快,左手更是各种技巧高度集中,很有难度。

杨景行的演奏清晰流畅,气势磅礴,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尤其是左手,表现非常突出,但是又没重过右手。

他刚弹完,又有人烦他:“学琴几年了……怎么没考钢琴系……得过什么奖……”看来他还不够出名。

复调,杨景行选的是巴赫十二平均律集的BWV251,乐曲是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搞笑的是视奏,谱子居然是他的《夜雨变奏曲》,未免也太儿戏了。估计今天考试的人没人比他弹得好了。

下午还有面试,杨景行上交两首作品,都是钢琴曲小品,一首《夜雨变奏曲》,一首是放假在家做的,复调格式,没取名,只编号。

老师们看了看,提出一些问题,都没啥难度。就是有个老家伙可恶,居然问:“这首赋格,真的是你自己写的?”

杨景行点头:“是的。”

然后是即兴演奏,要求是五声调式演奏泱泱中华的古文化风情。真是搞笑,要是杨景行叛逆点,就叫那些来家伙来试试,看谁能行。

可杨景行还是只有努力,上去一阵乱弹,那些老家伙还连连点头,一个人还说:“你让我联想到编钟。”

接下来,又要演唱,而且是要唱民歌,这不是刁难二十一世纪的青少年么。杨景行唱了一首《阿拉木汗》,要是让邵磊看见,得笑话他一辈子。

最后还有一些专业知识的问答,杨景行没被难住。

可算结束了,张楚佳一直等着的,晚上狠狠宰了杨景行一顿,因为下半年他们就是校友了。和这样的奇葩当校友,多委屈啊。

二十二号早上放榜,杨景行也早上七点就去等着了,果然看见了喻昕婷。

杨景行得意:“被我逮住了吧。”

喻昕婷的表情简直是厌恶:“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成绩啊。”

喻昕婷着急:“我不能和你一起看!”

杨景行伤心:“那我们分头看。”

喻昕婷垂下头,简直委屈起来:“橙子没过初试。”橙子,就是她在琴房的那个短头发女邻居。

杨景行说:“她自己有心理准备啊。”

喻昕婷又说:“可她还是哭了……耿西东也说他面试的时候很不好。”

杨景行说:“他不擅长交流,没办法。”

喻昕婷更难过了:“本来应该是我的。”

杨景行问:“你到底想不想过?”

“想。”

“那就是了,总比你们全军覆没好吧,他们也能恭喜你。”

“可我觉得我过不了……我又怕过了不知道怎么给他们说……不过我又觉得对不起你,还有爸爸妈妈……”喻昕婷还真是头大啊。

杨景行教训:“不过你最对不起的是你自己。”

喻昕婷斗争了好久后说:“那等会先看你的……不,先看我的,后看你的还能高兴一下。”

杨景行建议:“这样,我看你的,你看我的。”

喻昕婷犹豫了一下说好。

还真是漫长的等待啊,参加复试的考生都来了一大半了。八点,张榜的人出来了,人群拥了过去。

钢琴系和作曲系间隔几栏,杨景行和喻昕婷分头行动。杨景行视力好,老远就看见了喻昕婷的名字。钢琴系招生还蛮多,二十个,喻昕婷按成绩排在第十八个,挺危险的。

杨景行站在旁边等,看喻昕婷在那里挤了半天后猛回头,搜寻到杨景行了就小跑过来,挺高兴的:“过了,过了,第一名哦!”

可看杨景行这鸟人,一副庄严的表情,眼睛垂着好像都不敢看喻昕婷。

喻昕婷也笑不出来了,沉默了一会后伸手摇摇杨景行的手:“没关系,真的,我很坚强的。”

是坚强,睫毛不停的颤,下巴也在抖,泪花花眼看就包不住了。杨景行叹口气:“你考得不好……我真失望,拿着我的谱子,就考个倒数第三。”

喻昕婷站在那里,看着脚下,两行泪水滚下来,几乎无声的说:“对不起……”

这下把杨景行吓倒了,开玩笑开过分了,连忙说:“你过了,你过了!”

喻昕婷看都不看杨景行一眼,也没动一下。

杨景行只得去推喻昕婷的肩膀:“快去看看,你真的过了。”

喻昕婷似乎不敢看榜单,就看杨景行和周围。杨景行指着榜上有名说:“看这里,看这里,再不看大家就都认识你了!”

在一阵笑声中,喻昕婷抬了下眼睛,她表情立刻变了,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痕,但早已经忘记哭是何物,同发现什么新奇玩意一样,连忙凑近点看。

看仔细后,喻昕婷看杨景行,又是一脸高兴:“真的过了!你是吓我的。”

杨景行狡辩:“我没吓你,我是觉得你应该考更好。”

喻昕婷抬起两只手,左右脸各擦一下,看了一眼周围,连忙逃离。

选了一处方圆五米之内没人的地方站定,喻昕婷开始高兴的质问杨景行:“你就是故意吓我的!”

杨景行点头:“对不起,我已经很后悔了。”抽出纸巾来递过去。

“你知道不知道我刚刚有多伤心,脑袋都一片空白了。”说着,喻昕婷又要掉眼泪了。

杨景行安慰:“好了好了,现在不伤心了。”

“你是个坏人!”喻昕婷满眼警惕的看着杨景行。

杨景行哭笑不得:“对不起嘛,不是已经考上了么,别哭了。”

喻昕婷又咧嘴:“真的考上了,我要给家里打电话。你也是!”

杨景行点头:“好,我们分头行动。”

喻昕婷又问:“你不高兴吗?”

杨景行笑:“怎么不高兴,都乐坏了。”

喻昕婷笑笑:“对了,恭喜你。”

“也恭喜你。”

杨景行先给父母通报喜讯,听萧舒夏在办公室大声宣布要请客吃饭。父亲倒是平静得多,告诉杨景行这才仅仅是个开始,以后的道路还很漫长,就要抓紧学习进步。

母亲的意思是要杨景行马上回家一趟,或者是他们过来,杨景行却说要回学校继续学习,真是懂事了,有理想有抱负了。

喻昕婷的电话打得开心啊,原地转圈蹦跶个不停,和杨景行目光接触还挥手致笑。杨景行还要打给胡以晴,好好感谢。至于李迎珍和贺宏垂,他们应该比杨景行还先知道好消息,但是杨景行也得打过去表示感谢。再就是刘苗,夏雪的短信,鲁林也通知一声,让他转告朋友们。

喻昕婷的朋友肯定也多,半个小时了电话还没打完,给了等着的杨景行两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好不容易打完了电话,喻昕婷又开始犯愁了:“我现在不敢回去,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尤其是耿西东也落榜了。

杨景行说:“你可别怪我,我还以为你真的想考上,谁知道这么讲义气。”

俩人先去领了文化考试通知单。也并不是说过了专业复试就一定能上音乐学院了,还是得参加高考,并达到分数线。不过过了专业考试却不过高考的人,真的很少。

看着那等同于音乐学院录取通知书的文化考试通知单,喻昕婷又感触起来:“我妈也哭了,这么多年,她一直陪着我练琴……”

杨景行问:“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家。”

喻昕婷说:“明天就去买车票……你说我该不该请耿西东他们吃顿饭?”

杨景行说:“请啊,不过这顿饭和考试无关,你们是认识这么久的朋友了。”

喻昕婷担忧:“可是他们肯定高兴不起来……”

杨景行说:“那就吃一顿伤感的饭,分别嘛。”

“你能来吗?”

“有人请客我为什么不去。”

于是两人回琴房。这里住的八个人,六个是考钢琴系的,只上了喻昕婷一个。其他人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耿西东还没去看榜,但是已经真知道了结果,情绪非常低落。橙子好一点,又说说笑笑了。还帮喻昕婷劝说耿西东一起吃午饭。

午饭是六个人一起去吃火锅,几家欢喜几家愁。杨景行讲了些小笑话,也没多大的调节作用。

吃完了饭,杨景行就准备回学校了。喻昕婷特意送他,嘱咐:“你路上小心。”

杨景行说:“你才是,到家了发个短信给我。”

喻昕婷点点头:“好……那再见了。”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