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三十章 愚人节

下午三点多,杨景行一身轻松的走进尚浦的大门,先去看胡以晴。尽管杨景行是个天才,但是这三四个月来还是辛苦了,胡以晴几乎就没享受过周末,放假过年还要经常打电话问杨景行的情况。虽然挺放心的,但杨景行考试的时候,胡以晴还是紧张兮兮的要他放松。

现在,杨景行以第一名的成绩拿到浦海音乐学院作曲与作曲技术理论专业的《文化考试通知单》,努力没白费。

杨景行敲办公室的门:“报告。”

“进来。”不是胡以晴的声音。

杨景行进去,其他老师先招呼:“回来了,凯旋啊,快坐。”

胡以晴站起来,看着杨景行笑。

杨景行说:“恭喜你,你的学生考上了。”

胡以晴笑得更灿烂了,说:“也恭喜你。”

其他老师笑,让胡以晴不好意思。

杨景行在办公室和几位老师聊了一个多小时,谈笑风生。这也是艺术考生的一个好处,现在文化课的学生和老师们可轻松不起来。

胡以晴本来是主角的,但是也不怎么说话,就听着。其他老师挺羡慕胡以晴的,当初可没人看好他,现在她带的学生考上了,她自己的论文也获奖了,眼看要升官发财了。

后来要下课了,胡以晴送杨景行出办公室才多说了几句,提醒他要好好感谢李迎珍和贺宏垂,自己也挺有成就感:“我就说你行,有志者事竟成。”

杨景行这才打开背包,取出给胡以晴带的慕斯蛋糕和提拉米苏,说:“别让他们发现了,不然骂我。”

胡以晴笑:“那我先回宿舍。你吃了吗?”

杨景行说:“本来给你带的五个,怕你吃不完。”

胡以晴想起来:“对了,那个女生怎么样了?”

“考上了。”

胡以晴说:“长得好看。”

杨景行说:“你们就互相夸吧,她也说你漂亮有气质。”

胡以晴斜眼:“乱说!”

杨景行还得去见见班主任,江老师对他继续努力学习文化课的决定是一百二十个赞赏,说晚上要开班会说说,对其他同学也是个很大的激励。

从江老师办公室出来,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杨景行先回寝室,准备洗个澡,换衣裳。先接到了陶萌的电话:“你回学校了?”

“回了,在寝室。”

“江老师说晚上要开班会。”

杨景行得意:“哈哈,我要得表扬了。”

陶萌问:“考上了?”

“当然。”

“哦。”陶萌挂了电话。

吃了晚饭后,杨景行六点半回教室,当然是有许多同学来关心询问。

谭东大叫:“我靠,早知道我跟你一起考了。”

任初雨不屑:“就你!异想天开。”

连邵磊都羡慕:“你爽了,你爽了,想怎么玩怎么玩了!”

陶萌不喜欢吵吵闹闹的:“其他人还要上自习呢!”

江老师是七点不到进的教室,说:“大家可能都知道了,杨景行同学,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音乐学院作曲系的考试,让我们一起恭喜他。”

带领着大家拍了下巴掌后,江老师看着不好意思的杨景行继续说:“杨景行是高中才来到我们学校,高一,高二……你们说说,那时候他给人的印象是个什么样的学生?谁先说一下,陶萌,你是班长,你先说。”

陶萌站起来,瞟一眼同桌后说:“我以前觉得,杨景行对什么事都没有热情,缺乏积极的态度……就这样。”

江老师问:“你们已经同桌这么久了,你现在觉得呢?”

“我觉得他很刻苦。”感觉陶萌有点敷衍。

江老师又叫谭东:“你们一个寝室住三年了,也同桌那么久,你说说看。”

谭东嘿嘿:“高一高二我们天天一起玩,上学期他天天半夜三四点回寝室,经常把我吵醒,烦死了。”

江老师连忙说:“我不鼓励大家学习到半夜,但是要学习这种刻苦的精神。要考作曲系的话,既要考钢琴,而且要一定的水准。班上有些同学都是学过钢琴的,你们应该知道,高强度的练习需要很大的毅力……”

在杨景行高三以前的学生生涯中,就没有因为努力学习而得到过表扬,今晚算是了了心愿,班会就是给他开的表彰会,大满足了。

班会的主旨就是把“学习杨景行精神”的思想贯彻落实,在高三的这最后三个月中做全力的拼搏。

班会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江老师走了后,教室里依然安静,大家都在看书做题,看样子杨景行精神还是挺有用的。

不过杨景行认真看书的样子真的挺恶心,陶萌问:“你以后晚上不练琴了?”

杨景行说:“练,上完自习再去。”

陶萌说:“看不出来你有多高兴啊。”

杨景行说:“高考又没结束。”

陶萌自说自话:“也是,又没什么朋友帮你庆祝。”

杨景行伤心:“你不给我庆祝啊?”

陶萌问:“你告诉我了吗?”

杨景行狡辩:“本来想给你个惊喜,谁知道江老师这么大嘴巴。”

陶萌冷淡:“没什么好惊喜的。”

杨景行说:“我就知道,幸好我没说。”

陶萌专心学习去了。

杨景行的脸皮真是厚,一会后就对陶萌说:“我开始看数学了。”再过一会又说:“我开始做题了……我做完第一题了……第二题了……开始第三题……”

陶萌终于受不了了:“你没完没了了!?”

杨景行继续:“我发现陶萌生气了。”

陶萌瞪眼:“我生什么气!”

杨景行着急:“惨了,我要说不知道你肯定更生气,说不说呢?”

陶萌说:“不用说,我没生气。”

杨景行就说:“那你把这几天的给我说一下。”

陶萌挺大度的,把笔记什么的都共享一下。

九点多了,同学们陆续离开。杨景行又对陶萌说:“我去练琴了,明天七点来上自习。”

陶萌看杨景行一眼,说:“你考试的时候我打过电话吧,你考过了起码发个短信吧,一点礼貌都没有!就是因为这样,你在班上根本没什么朋友。”

杨景行一阵惊骇:“啊,我还以为我有好多朋友呢!”

陶萌不好过度打击杨景行,就说:“反正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杨景行说:“我现在就想,等我拿到高考成绩了,肯定马上告诉你。”

陶萌气急:“不是说我好不好!”

杨景行点头:“好好好,我全班挨个打电话,但是你还是第一个。”

陶萌烦了:“你走吧!”

第二天上午,学校来人要杨景行去琴房拍照,还是他和胡以晴的合影。这照片很快就挂到网站上去了,新闻标题是《热烈祝贺我校杨景行同学通过浦海音乐学院作曲系专业考试》。

那新闻内容,夸张得杨景行看了都不好意思。感觉上个音乐学院比考清华北大还艰难,光荣。而杨景行呢,是个多么优秀的学生啊,各科成绩都好,全面发展……

胡以晴也被表扬了,篇幅还不小。

星期五,杨景行收到喻昕婷的短信:我到家了。

杨景行回复:祝你高考顺利。

周末,杨程义两口子来浦海了,主要任务是请老师们吃饭。胡以晴,张楚佳,李迎珍,贺宏垂都到了。

萧舒夏已经开始为杨景行的大学生活操心,问能不能住学校外面。可以,音乐学院里浦海本地的学生都是走读的。

李迎珍则提醒杨景行,大学是更应该刻苦学习的时候,不要贪图享乐。可能在其他大学,你拿个文凭后能勉强找个工作,但是音乐学院,还是作曲系,没有真才实学,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更重要得是钢琴。你杨景行不会就满足于目前的水平吧,可能已经能勉强去当个钢琴老师或者职业琴手,但是这不应该是你的理想吧。浦海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应该会是杨景行合作的第一个乐团,他应该有所准备。

贺宏垂也嘱咐杨景行,不要因为考个第一名就沾沾自喜,那根本不算什么。音乐知识浩如烟海,他才到哪啊!考试的时候,杨景行写的很多东西都不是最好的,还有许多要改进的地方。

于是,杨景行还是得每周末到音乐学院练琴,准备报考钢琴系的双学位。还得继续学习作曲,还得写东西给贺宏垂看。

都以为杨景行轻松了,谁知道还更累!

转眼到了三月八号,杨景行一早就祝贺陶萌:“节日快乐。”

陶萌怀疑:“你又惹我?”

“我真心的。”

“反正我听着奇怪。”

杨景行说:“那我等六一吧。”

“你才过六一。”

三月九号,杨景行又祝贺陶萌:“节日快乐。”

“你又想说什么?”

杨景行说:“今天是少女节,比妇女年轻。”

陶萌好笑:“就年轻一天!?”

杨景行嘿嘿:“就是。”

陶萌审视杨景行:“你在想什么!”

杨景行摇头:“没有。”

十三号到十五号是考试,还是模拟高考的架势。十三号下午放学后,陶萌对杨景行说:“我晚上回家。”

杨景行点点头。

“今天我生日。”陶萌挺小声。

杨景行问:“你又想说我没礼貌?没门!跟我来。”

走在路上,杨景行回头对落后他三四米的班长说:“你快点,不想回家了!”

“我又没比你慢!”陶萌更大声。

俩人到了琴房,陶萌站在那里听杨景行弹了一首生日歌。杨景行最后又变奏了,还雄赳赳的唱了两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陶萌笑了:“谢谢。”

杨景行说:“快回去吧。”

陶萌问:“你不去吃饭?”

杨景行说:“你先走,免得还要保持距离。”

“你怎么那么小气!”陶萌很气愤,“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这次两人就是肩并肩了,杨景行还得意:“你看,我们多么正气盎然,一点都没有做贼心虚的感觉。”

陶萌说不过:“你才做贼心虚。”

杨景行贼眉鼠眼的左顾右盼:“谁说的?我心无杂念。”

陶萌问:“你在九纯,是不是有很多朋友?”

杨景行摇头:“没很多,就那么几个。”

“是不是很好的朋友?”

“我觉得是。”

陶萌又问:“你们之间是不是经常开玩笑?”

杨景行笑:“岂止开玩笑,还动手。”

陶萌不信:“女生也动手啊!”

杨景行问:“你打过架没?”

陶萌摇头。

“骂过人没?”

“说你的算不算?”

“当然不算。”

陶萌松口气:“那就算没有。”

杨景行问:“我在你这地位最低啊!”

陶萌还有点得意:“谁让你那么讨厌。”

杨景行叫:“赶快回去,把我的生日歌还给我!”

陶萌轻哼:“越说还越来劲……你不也就对我这样。”

杨景行委屈:“我是觉得你可爱!”

陶萌有自知之明:“你又在讽刺我。”

杨景行伤感:“看来你真的很讨厌我。”

陶萌笑一下,又问:“你是男生朋友多还是女生朋友多。”

杨景行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说:“男的多,如果什么时候能算上你,就平衡了。”

陶萌不愿意:“那么多,我还是别凑热闹了。”

第二天早上,陶萌又要给杨景行讲笑话:“和上次的差不多。”

杨景行等不及:“快说快说。”

于是陶萌又像朗读一样:“傻子偷乞丐的钱包,被瞎子看见了,哑巴大喊一声,聋子被吓一跳,驼子挺身而出,瘸子飞起一脚,疯子说,大家理智点。”

杨景行嘿嘿笑半天:“这个更好。”

陶萌解释:“其实疯子和麻子都有,上次说漏了……我爸爸每个星期给我讲笑话,让我放松,其实我觉得还好。”

这次考试陶萌发挥不错,又是班级第五,全年级十五。杨景行似乎被音乐考试耽误了,只有班级第十。

天气暖和了,春天里的感觉很好,学校的花园和树木又开始嫩绿起来。同学们又可以穿上轻便的套装扮靓耍帅了。

四月一号,星期六,愚人节。杨景行还是一大早去了音乐学院,张楚佳也跑来,通知杨景行说三零六要招募男生了,让他赶快去报名。

杨景行跟刘苗和夏雪三个人也是短信骗来骗去,最后俩姑娘差点相信他已经回九纯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陶萌也给杨景行发了条短信:取经路上,唐僧教训猪八戒,你这猪头,还有闲情看短信。

杨景行回复:妖精,你发错了,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陶萌:你才是妖精。

杨景行:不对,我发错了,是要发给任初雨的。

陶萌:那你们忙。

杨景行:刚刚给陶萌发短信,她说你个妖精。

陶萌急了,打电话质问杨景行:“你是不是开玩笑的?”

杨景行奇怪:“开什么玩笑?”

“你说我说任初雨是个妖精!”

杨景行气愤:“她告诉你的?她怎么这样啊!”

陶萌是真急了:“你怎么这样啊!”把电话挂了。

杨景行连忙打电话回去解释。

陶萌等杨景行打了几次电话才接,无比骄傲:“你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