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二十八章 专业考试

萧舒夏本来想留下来陪杨景行考试,可儿子和丈夫都反对,于是十二号早上就和杨程义一起回家了。

一个寒假没见,同学们有点想念呢,都在教室里聊天,女生们可以趁这时候炫耀一下自己浑身上下,男生则打来闹去。

晚自习的时候,照例要换同桌,调座位。陶萌和杨景行都没动作,也没问彼此的意见。班主任照旧要训话,然后在全班同学的沉默注视下自己艰难的在教室后面贴上“拼搏”两个大字,还有高考倒计时牌子。

做完这些,江老师还有话要说:“大家都知道,杨景行过两天就要去音乐学院进行专业考试了。上个学期,他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努力就肯定有收获,他的专业课是从零开始,取得了非常优秀的成绩,文化课不但没落后,还有很大进步。同学们,我建议今天晚上大家一起去听杨景行同学弹一首钢琴曲,分享他的收获,也给他加油,好不好?”

同学们当然都说好,于是一班人去琴房。其实班主任是想通过这种方法给杨景行预热,免得他考试时候紧张,尽管胡以晴怀疑杨景行不懂紧张为何物。

同学们围站在钢琴周围,杨景行坐下,说:“谢谢大家,我就弹贝多芬《悲怆奏鸣曲》的第三乐章,我觉得这首曲子充满了力量和自信,就像我们班的同学一样。”看看,和班长坐了一个学期,被同化了。

C小调,四四拍,快板。全曲两百多个小节,杨景行弹得很认真,也很好。五分钟结束后,江老师带头鼓掌,同学们热烈的跟上。

看反响还不错,江老师说明天晚上继续,后天晚上也一样,直到十六号杨景行去考试。

然后同学们和老师就回教室去了,留下杨景行一个人,弹奏一下为考试准备的曲子,以防万一的看看考试资料。

胡以晴也来了,叮嘱杨景行这两天一定要好好休息。胡以晴还告诉杨景行,自己上学期的教学论文素材就是他。

星期一,有好多同学六点多就进教室自习了,真是努力。一天观察下来,杨景行居然还是认真的上文化课,这真叫人不解。

下午上课前,陶萌问杨景行:“你父母还在浦海吗?”

“回家了。”

“不陪你考试啊?”陶萌有点吃惊。

杨景行不满:“你看我还像个小孩子么?”

“你昨天真的弹得很好。”陶萌现在才表扬,“今天晚上就七点吧,我通知他们。”

杨景行又贱:“其实我想你只通知自己呢。”

陶萌懒得一般见识。

放学后,陶萌快步走上讲台:“大家等一下,吃了晚饭后,七点到琴房集合,就这样,谢谢。”

邵磊喊:“可不可以不去,打球。”

陶萌停下脚步,皱眉:“不行,这是集体活动。”

说是七点,任初雨六点半就到了,比杨景行没迟一会,还有几个女生也来得比较早。陶萌比较准时,说:“我点下名。”

杨景行笑:“算了。”

陶萌也就作罢,感觉是太认真了点。

今晚弹的还是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第三乐章。同学们勉强喜欢,但是任初雨更希望的是:“弹两首歌嘛。”

其他人表示支持。陶萌出主意:“就弹《灌篮高手》。”

好吧,杨景行就把《直到世界尽头》弹了一遍。弹完了才发现同学们之前的和昨天的掌声都是假的,现在才是真的!任初雨拍手都好自豪的样子,连蒋箐都大方的意思了两下。

同学们意犹未尽,但胡以晴不干了:“同学们去自习吧,明天晚上再来,杨景行要准备考试了。”

星期二,二月十四号,情人节,天气晴朗,学校里暗流涌动,似乎高三都有一些事情发生。课间,杨景行在发短信,任初雨突然从前面吓他:“节日快乐!”

杨景行哭丧着脸:“你讽刺我!”

任初雨笑着问:“给谁发短信呢?”

杨景行说:“光棍兄弟。”

任初雨说:“我想点歌。”

杨景行大方:“点吧,只要是我会的。”

“雨的印记,会吗?”

“没问题。”

任初雨满足的走后,陶萌就教训起来:“马上考试了,还点歌!”

杨景行说:“过节嘛。”

陶萌问:“你给每个人点一首!?”

杨景行不怕:“行,你点什么?”

陶萌一下认真了,想了一下:“爱情故事。”

杨景行为难:“不会呢,你唱一下。”

“不会算了!”陶萌才不上当。

还是晚上七点,琴房集合。

杨景行越来越装:“今天弹两首节日歌,向被十八条这座大山压住的全体同学致敬,希望明年这时候,大家都能在理想的大学校园里,送玫瑰捧玫瑰。”

同学们起哄,胡以晴也跟着笑。可杨景行一开始弹,琴房就马上安静了,弹的真是《爱情故事》。编曲这事,他已经越来越熟练了。

真的是挺爱情挺忧伤的曲子,可怜这些花季少年少女,可恶的十八条。陶萌和杨景行目光接触,赏了他一丝微笑。

十五号晚上,在胡以晴的建议下,杨景行把准备的考试曲目给同学们弹了一遍,就没啥人喜欢了。明天,杨景行就要奔赴音乐学院了,同学们都给他加油打气一下了才离开。

八点半的时候,陶萌又来了,问杨景行:“你明天早上就直接过去是不是?”其实明天才是报名的第一天,十八号才开始考试,但是很多人都太重视,就给杨景行这么安排着了。

陶萌又问:“东西都带好没?学生证,身份证,照片。”

杨景行笑:“谢谢,放心吧。”

陶萌点点头,看了胡以晴一眼,又对杨景行说:“祝你考试顺利。”

杨景行奇怪:“我怎么觉得有点紧张了。”

陶萌责怪:“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弹那么好,把平时的自信都拿出来。”

杨景行点头:“嗯!”

“那我走了。”

星期四上午,杨景行就和胡以晴到了音乐学院,领了表,报了名。真是好多的人哦,大家的表情让气氛挺紧张的。

杨景行收到喻昕婷的短信:祝考试顺利。

杨景行回信:你也是,报名了吗?没看见你。

好久没收到回信,杨景行就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可半天都没人接,打第二次干脆是被拒接了。等了半个小时后,杨景行再打,还是没人接,于是他就打给耿西东。

“……她手受伤了。”耿西东好半天憋出这一句。

杨景行都不能陪胡以晴吃午饭了,赶到小琴房,发现有五个人在安慰喻昕婷。喻昕婷红肿的双眼一看见杨景行就又泪花闪闪了,嘴唇几颤:“对不起……”

杨景行挤进去,不由分手把喻昕婷藏在背后的右手拿了出来,发现她的无名指前段裹着纱布,厚厚一团。

杨景行问:“伤重吗?”

一个女生像是痛在自己身上一样说:“指甲都乌黑了,肿得……”

杨景行问:“还疼吗?”

喻昕婷哭出声来:“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贪吃了……”地上扔了好多的夏威夷果跟核桃。

一个男生出主意:“打麻药,说不定还能弹。”

杨景行又问:“什么时候弄的?”

耿西东帮忙回答:“昨天晚上。”

另一个男生说:“我们早上看她没出门才知道。”

“还没报名?快去报名啊!”杨景行也挺着急的。

都这样了,还报啥名啊!其他人都不说话。喻昕婷眼泪大颗大颗的掉。

杨景行握紧喻昕婷的手臂,用力说:“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参加考试,一点要!”

那个女生说:“是呀,还是考一下吧。”

喻昕婷摇头,眼泪都甩飞出来了。

杨景行尽量温柔点:“你的信心呢!难道这样信心就没了?那么多努力就白费了!”他边说边在别人房间里乱翻一气,把喻昕婷的包包找到,还找到了已经准备得整整齐齐的报考资料,给她挂在肩膀上,大声说:“站起来!”

喻昕婷站起来,哭哭怕怕的看着杨景行。

也不知道杨景行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简直是命令:“我们现在马上去报名,我们陪你一起去。”

其他人也附和,簇拥着喻昕婷出门。一路上喻昕婷打了几次退堂鼓,都被杨景行强拉着往前走。

在别人诧异的目光办完报名手续,杨景行安排:“耿西东,你陪她再去一次医院,好好看看,尽量把纱布拆了,实在不行就打点麻药。”

耿西东点点头。

杨景行又问喻昕婷:“还疼吗?”

喻昕婷瘪嘴:“不能碰。”

“先去医院。”杨景行把自己的所有现金都掏了出来,递给耿西东:“一千六,回头还我。快去吧,看完了在琴房等我。”

送走喻昕婷他们,杨景行就去买了一沓谱纸,然后就近去那种没床的琴房,付了二十四小时的租金,预订了几顿饭,就忙活开了。

杨景行下午六点的时候接到耿西东的电话,说他们已经从医院出来了,医生说没有特效药能治这种伤,而且要半个月才能好。弹琴是不大可能了,就算打上麻药,手指的灵敏度也会大大降低。

杨景行叮嘱耿西东:“你好好安慰她,让她放松。”

耿西东急了:“你以为我不想安慰!”

杨景行说:“那你就照顾好她。”

从十六号中午到十七号中午,杨景行房间里琴声不断,别人还认为这临时抱佛脚也太疯狂了,弹得错音一大堆,是不是太紧张了。

十七号下午一点,杨景行出现在喻昕婷他们的琴房,给喻昕婷带来了她所准备的考试曲目的新版本。两首练习曲,一首赋格,一首奏鸣曲,一首大型乐曲,全部做出来了,指法都标得清清楚楚,所有的指法里,都没有要用右手的无名指的。改动真的很大,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做这种蠢事。

杨景行看看喻昕婷的手指,没之前那么厚的纱布了,所以能看见里面情况,是挺糟糕的,指肚肿了起来,指甲盖乌黑了一大半。十指连心啊,都不知道这姑娘疼成什么样了,亏她还忍了一晚上才让别人发现。

杨景行轻轻放下喻昕婷的手,说:“你要坚强!”

喻昕婷点点头。

杨景行把厚厚的手稿放在了谱架上,说:“弹弹看。”

喻昕婷看看那手稿,铅笔画的,虽然能看出许多擦改的痕迹,但还是干净整洁。她又看看杨景行,然后调整了一下坐姿和呼吸,面对钢琴抬起手来。第一键下去,泪花又闪出来了。

虽然改动的只是右手部分,虽然杨景行的有些方法很精妙,但是练习了半年的曲子突然变成这样,还少了一个手指,喻昕婷真的弹得艰难,边看谱子还要边看杨景行标注的指法。

杨景行帮忙翻谱子,等喻昕婷弹了肖邦的练习曲后就问:“感觉怎么样?”

喻昕婷没有说话,那么专注的看着谱子,又开始弹下一页的李斯特了。于是杨景行也就继续翻谱子。

就这样,大家都沉默着,听喻昕婷弹了半个多小时,把杨景行的手稿弹完了。手稿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曲子结束了,空白的纸上写着:努力就没有失败,加油。

还是那个短头发的女生先说话:“挺好的。”看杨景行:“真的!”

这里也都算小行家了,能听出来这些新曲子确实不赖。如果你不是天天听原版,就根本不会发现什么不协和的地方。杨景行昨天晚上可是灵感泉涌。

喻昕婷突然站起来,对大家说:“谢谢你们,你们忙去吧,我要练习了。”

杨景行点头:“行,晚上一起吃饭。”

喻昕婷那还有脸吃,摇头:“你们吃吧,我不饿。”

耿西东说:“我给你带。”

喻昕婷点头:“谢谢。”

出门来,大家互相认识一下。短发女生问杨景行:“你和小婷什么时候认识的?”

杨景行说:“两年了。”

耿西东都忍不住笑了。另一个男生也知情:“确实两年,去年腊月到现在。”

短发女生感叹:“确实都喜欢她……什么时候看都在笑,就上午,哭得把我吓死了。”

杨景行又给李迎珍打电话,说了喻昕婷的事,他请求,基于这种特殊情况,能不能允许喻昕婷不背谱。

李迎珍挺来气的:“你先管好自己吧!她这么不小心,还弹什么琴。”

杨景行说情:“她真的挺不容易,您也听过,其实弹得很不错。”

“那也叫不错!你给我说什么都没用,考场上见真章!”

杨景行还在死皮赖脸:“我就觉得她是个人才。”

李迎珍不客气:“你是看人家女孩好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个年纪,连你也一样!”

晚上,杨景行和耿西东一起吃饭,给喻昕婷打包了一份盖浇饭和一个汤,耿西东还不肯要杨景行掏钱。

两人还在喻昕婷门外听了好久,杨景行听出许多问题来,但是对于一个伤了手的女孩子来说,这些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

喻昕婷饿了一天了,又不好意思让两个男生看着自己馋嘴,就要赶他们出去,也没忘记对杨景行说:“钱,我考试完了还你。”现在医院可是很黑哦。

杨景行说:“明天考场见,晚上早点休息。”

“你要走了?”

杨景行点头:“我也要早点休息。”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杨景行出门后又回头:“笑一个。”他自己是笑得出来。

喻昕婷瘪着嘴挤出两个酒窝,好难看。

十八号,浦海音乐学院二零零六年本科招生专业考试正式开始。杨景行今天要考三门。上午是乐理和旋律写作,下午是歌曲写作。他父母老师朋友的电话接了十几个,胡以晴还赶到现场来了,张楚佳也来看热闹,真是夸张。

八点多的时候和喻昕婷他们碰个头,喻昕婷抱着杨景行的手稿,头发梳扎得很整齐,穿着看好的短羽绒服和牛仔裤,还有靴子,就是指头上的纱布扎眼。

杨景行还多管闲事:“记得先给老师道歉。”

喻昕婷点点头。

杨景行又自吹自擂:“其他的就没问题了,相信我,这么好的谱子,瞎弹都行。”

喻昕婷说:“我会好好弹的。”

回头张楚佳就向胡以晴炫耀自己的先见之明:“我早说了,他就是个奇葩,多方面的。”

胡以晴只关心考试:“稳定发挥就行了,稳中求胜。”

张楚佳还在忧国忧民:“我们学校要出奇葩咯!”

作曲系的先笔试,但是钢琴系的就要先弹琴了。考生的入场顺序是随机打乱了的,算是能防止舞弊,不过没有实行拉幕考。这也是喻昕婷的运气,不然老师教授们就看不见她的人怎么样,只会听琴弹得如何了。

喻昕婷顺序比较靠前,第十个进考场。监考的老师们都吓了一跳,这家伙,还有抱着谱子进浦海音乐学院钢琴系考场的考生啊!

李迎珍也在,看着喻昕婷。喻昕婷先鞠了一躬,正准备开口说杨景行教的那些话,李迎珍先问了:“你的手怎么回事?”

“对不起,老师,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喻昕婷的睫毛一颤一颤的。面前六个权威专家大家坐成一排,还有压力啊!

另一个老师问:“伤了!?还能弹吗?”

“能!”

“怎么还带着谱子?要求背谱的!”

“对不起,老师,我的手是大前天受伤的,所以曲子是新练的。”

“再怎么新练的也要背谱啊。”

李迎珍问:“你练的什么?”

喻昕婷垂着头,看着手中的手稿解释:“是我朋友帮我改编的……”

咦,这下五个教授老师倒是稀奇了,伤着手来弹琴和改编李斯特肖邦的人让他们一下全撞上了啊!

那就听吧!让老师们吃惊的是,李迎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喻昕婷身边,要她坐下,并拿过她手中的手稿看,而且一看就认出来了,果然是那小子的杰作。

李迎珍把谱子在琴上放好,对喻昕婷说:“别紧张,好好弹。”

李迎珍大教授居然帮考生翻谱。果然啊,不拉幕就有黑幕!可是喻昕婷开始弹以后,他们就没思考黑幕的事情了,因为喻昕婷的演奏和乐曲本身都超出他们的想象。

一共半个小多时,喻昕婷弹到狂二的时候,老师们看见泪珠从她的圆眼睛溢出,在白皙的脸庞上滑落。虽然她手指上的白纱布和钢琴黑键形成强烈反差,但是没人会听出来她是少了一只手指的。似乎喻昕婷自己也没这个意识,一直那么投入,都被自己感动得落泪了。

李迎珍边翻谱边点头,脸上的诡异笑容让她的同事匪夷所思。喻昕婷弹完后,李迎珍回到座位上。改提问了,李迎珍没先开口。

于是其他老师先来,都是一些没什么难度的问题。问一下对作品的理解啊,对作品的结构分析啊。

李迎珍也终于问:“你对你自己今天的演奏满意吗?”

喻昕婷说:“满意!”

“你觉得你今天弹的匈牙利狂想曲二号和原版有什么不同吗?”

喻昕婷想了好一会,最后还答非所问:“以前每一次弹琴,我都是当做练习,但今天不是。”

几个老师互相看看,似乎都没什么问的了,李迎珍就说:“好了,你可以走了。”

有个老师突然叫:“等一下,你说你这曲子,谁帮你改编的?”

喻昕婷似乎不想回答:“我的朋友,也是考生,考作曲系的。”

“什么名字?”

喻昕婷犹豫了一下:“……杨景行。”

果然!有人瞟李迎珍一眼。多管闲事的老师连忙说:“弹得不错,你走吧……好好养伤。”

喻昕婷鞠躬,离开。

耿西东他们问喻昕婷感觉怎么样,喻昕婷说完全不知道。杨景行这家伙,两个小时的乐理考试,半个多小时就交卷了。他没问喻昕婷感觉怎么样,只说:“好好休息,后天还有。”

钢琴系后天就是复试了,考乐理的。钢琴系考生能进复试的只有三分之一。进了复试,落榜的只有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