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五十六章 争执

犹豫了许久,她还是开了口,尽管声音很弱,“我可以解释的。”

“我不想听任何解释。”他声音无比寒冷。

唐绵绵十分受伤。

她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吗?

再说了,她也很冤枉啊,谁知道去个洗手间,都能碰到苏世杰,这事不赖她好伐?

可龙夜爵这个男人向来霸道,从不听任何人的解释,她只能郁郁寡欢了。

看了看窗外急速流动的风景,忽然觉得很委屈,本就模糊的视线,更是因为水雾的聚集,逐渐隐去。

车速依旧很快,跑车的引擎声遮掩了她的哽咽。

可男人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依旧冷着脸。

他的脑海中还停留着两人拥抱的画面,无比刺眼。

这种突如其来的愤怒,他从未有过。

可今日,他就这么真真切切的体会了,失控了,这一切都因为身侧的这个女人。

甚至,他还那么幼稚的对苏世杰宣布,这是我老婆。

这种行为,是他以前不齿的。

可现在,他真的变成了那个自己都陌生的人。

不仅仅是生她的气,更多的还是生自己的气。

“如果你觉得这样能让你好受一点,你就这么开一辈子,我都没意见。”

终究是忍不住,唐绵绵开了口。

虽然她是小绵羊,但也有自己的脾气,也有自己的固执。

“吱……”

刺耳的刹车声在夜色静谧的高架上响起。

唐绵绵被惯性带着向前,狠狠的冲撞了几下,五脏六腑几乎都被甩了出去,难受得翻滚起来。

这男人是疯了吗?

这还是在高架上啊!他就这么贸然的停车,万一出什么事情可怎么办?

唐绵绵揉着巨痛的太阳穴,还没来得及开口,后脑勺便被他一把按住。

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的头狠狠的掰了过去。

莫名的举动让她一瞬间呆愣,来不及细问,他的吻便落了下来。

这一次,是狂狼般的强吻。

他狠狠的咬着她的唇瓣,仿佛在发泄着什么。

唐绵绵痛得眼泪四溢,用双手捶打着他的肩膀。

嘴里支支吾吾的抗议着。

可男人却依旧蛮横的吻着,她的挣扎和捶打都被他一一制止住。

皓腕被他擒住,用力得指节泛白。

手腕几乎都要被捏碎了……

唐绵绵渐渐体力不支,挣扎也弱了下来,呼吸被夺走,她下意识的张口。

他就这么蛮横的闯入进来,将她占据得满满,夺走她所有的呼吸。

龙夜爵!

疯子!

疯子!

她在心里骂着,窒息感让她眼前渐渐开始模糊起来,唇上的痛,却又能清晰的感觉到。

身子被他扭断了,脖子更是僵直得快抽筋了。

唐绵绵几乎以为自己快死了,他才在最后关头松开了她。

阴鸷的双眸有着跟往日不同的阴狠,声音更是冷冽,仿佛从地狱传来,“唐绵绵,别让我再看到这样的画面,否则,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唐绵绵瘫软在椅子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车子又启动起来。

仿佛刚才那一幕,只是一个梦。

她感觉到自己唇瓣的血腥味,是被他用力咬破的,但却不痛,因为已经麻木。

***

徐全能感觉到今日气氛的严峻,大少爷一回来,便沉着脸上了楼,再也没下来过。

而大少奶奶的眼睛泛红,明显是哭过的样子。

他一个坐下然的,自然是不好问,本分的征询了一下意见,“大少奶奶,要吃点夜宵吗?”

“不用了,徐伯,你回去休息吧。”唐绵绵只觉得很累,一个人窝在巨大的沙发里,抱着抱枕发呆。

徐全恭敬的行了礼,才遣散了佣人,自己也赶回华苑,给老子汇报一下。

不知道在大厅里坐了多久,久到她的双腿都开始麻木,才惊觉已经是半夜了。

她脑子放空了许久,才发现肚子有些饿了。

站起身来的时候,双腿的麻木让她一下子又跌坐回去,受挫的感觉重重压抑着她,难受的哽咽起来。

一边揉着自己的脚,一边骂着,“都说了我可以解释,偏偏不听解释,只知道生气,我再也不跟你说话了。”

越是哭诉,越是委屈。

眼泪怎么都控制不住了。

这种委屈,比当初发现苏世杰出轨更甚。

楼梯上的某人,顿住了脚步,沉如浩瀚的星眸黯了几分……

等到双腿缓过劲来,她的委屈总算发泄了一些,这才往厨房走去。

冰箱里有很多吃的,但她却习惯性的拿了一盒酸奶,依靠在冰箱上,小口小口的吸了起来。

冰凉的感觉,从嘴巴一直蔓延到心里,让她能渐渐的冷静下来。

一盒好像还不能缓解她的心情,她打开冰箱,又拿了好几盒出来。

旁若无人的在厨房里,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喝到第三盒的时候,胃有些难受起来,她呛了一下,一个劲的咳嗽起来。

咳得身子都弯了……以至于没发现门口的男人。

龙夜爵蹙着眉,看着她,眼底暗芒浮动。

唐绵绵等那阵咳嗽之后,又拿起盒子喝起来。

下一秒,盒子猛然被抽走。

她惊愕抬头,入眼的便是男人那冷然的表情,似乎蕴含着薄怒,双眸冷冽的锁着她。

唐绵绵心中有气,气氛的一把夺了过来,“怎么?我喝个牛奶你都要管了吗?”

龙夜爵下颚紧了几分,瞪着她好一会儿,又从她手里夺回了酸奶。

唐绵绵再抢回去……

他在夺走!

再抢……

这样循环了好几次,男人终于爆发,“够了!”

唐绵绵一颤,不敢再去抢了,只能倔强的咬着唇,一言不发。

胃部冰冷的感觉,让她有了一丝痛感,但却不表现出半分的服弱,依旧倨傲的看着他。

可那痛越来越浓,越来越强烈,秀气的小脸渐渐惨白起来。

白皙的额头也渗出了一层薄汗。

男人阴沉的双眼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以后不许喝酸奶。”

“你凭什么这样做?”唐绵绵气的不行,有些竭斯底里起来。

“凭这些是我的钱买的。”他不解释,只是这么淡淡一句话,将唐绵绵重重击倒。

梗得她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咬唇,憋着心中的气。

是啊,这是他买来的。

他说不喝,她就没资格喝了。

加入有一天,他让她滚,她是不是也得滚呢?

肚子的痛蔓延至全身,唐绵绵不想在他面前表现自己的脆弱,猛地一把推开了他,冲出了厨房。

茫然的冲上了楼,进了卧室之后又犹豫了几分,随后便拿着自己的睡衣,去了隔壁的客房。

她不想看见他的冰山脸!

本来还以为是感情的增进,却不想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误会,他将她推得更远了。

将客房反锁上,她才顺着门板滑座在地上。

小腹死一般的疼。

她卷缩起身体,按着小腹,心里分外的冷。

过了一会儿,疼痛稍稍缓解了一下,她才发现,自己是月事来了。

难怪会那么痛。

平日来月事的时候,她就会不舒服。

刚才又喝了那么多的低温酸脸,不痛才怪了。

摇摇晃晃的撑起身子回了主卧,庆幸他还没上来,拿着日用品再度回到客卧。

浴室里,唐绵绵双手无力的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子里脸色惨白的自己。

十分陌生。

今夜的自己,狼狈极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龙夜爵!

以前跟苏世杰吵架的时候,自己都没这么难受过,可他们美吵架,只是置气,她都难受得紧。

难道自己在乎他,比当初在乎苏世杰还要多吗?

不要……

那样肯定会伤害自己……

可感情,不是任何人能控制的。

唐绵绵无力的冲了个热水澡,才觉得缓解了一些疼痛,回到冰凉的房间,没有了往日的温馨。

卷缩在冰凉的床上,她倦极的睡去。

半夜时分,客卧的房门被打开来,男人俊朗的面容出现在了门口的方向。

站了小会儿,他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进了房间,走到床边,将小小的身子往自己怀里一抱。

唐绵绵在睡梦中挣扎了一下,呓语几声,又睡去。

他的怀抱是温暖的,这让熟睡中的人,下意识的往他靠了靠。

龙夜爵抱着她回到了主卧,轻柔的放在床上,这才觉得困意来袭,抱着她熟睡过去。

***

疲惫的一晚过去,唐绵绵有些头痛的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主卧的床上。

她猛然一惊,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侧,是冰冷的被子。

心尖抽了一下,脑海里仔细回忆着昨晚的画面。

她昨晚的确是在客房睡得,可是怎么在这里醒来?

昨晚是谁抱自己到这里的?

龙夜爵?

这房子除了佣人就是他,应该没有别人了。

她瘪瘪嘴,有些气恼。

不是在生气吗?

抱她过来做什么?

在她怔愣走神之际,门外传来了徐伯礼貌的问候声,“大少奶奶,你醒了吗?”

“……啊,醒了。”

她回神,慌忙应了一声。

“我们已经做好早餐了,需要送上来吗?”

“不用,不用。”她跌跌撞撞的起床,发现床单上一片大红。

脸色一囧,赶紧掀被子遮掩住。

管家下楼去了,她这才松了口气,换了衣服,也顺势将床单都换了下来,却找不到可以换上去的床单。

没办法,她只好打开门,在过道上看了一下,正好有佣人在擦试着墙壁上的装饰品,她便小心的开口叫道,“那个,你知道床单在哪里吗?”

“大少奶奶需要换床单吗?”女佣毕恭毕敬的问道。

声音有些大,唐绵绵都紧张起来,赶紧点点头,“是啊,你帮我找来,我马上换。”

“大少奶奶,这些事情都是我的工作,你不需要管,我一会儿就来换。”

“啊……还是我换吧。”她怕别人想歪。

那女佣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头,折身去了库房,没多会儿便敲响了唐绵绵的门。

唐绵绵感激不已,拿着床单便铺了上去,整理好回头,却发现那佣人还在等着。

“怎么了?”她有些怔愣。

“换下来的床单交给我去洗吧。”女佣恳求道。

唐绵绵赶紧摇头,“不了不了,我自己洗。”

“那怎么可以?”女佣这下是有些惊慌了,“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还请大少奶奶直说,我很需要这份工作。”

唐绵绵被她的语气给吓到,她只是想自己洗床单而已,没什么其他意思啊……

“怎么了?”一道稳重的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