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五十五章 二人世界

“可是……”

“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现在你人也看了,还打扰了人家,我们是不是该退散了?”龙夜爵深幽的双眸泛起几分笑意,惊艳了他的俊朗。

唐绵绵脸红的点点头,“嗯。”

“喂喂喂,你们想要去过二人世界就直说,不要拿我当幌子啊。”付染染不爽的抗议了。

“让他们走,我们也要过二人世界!”祁云墨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按回了床上。

于是,孕妇的抗议,又被淹没了。

她森森的觉得,自己是史上最惨孕妇了。

两人还未出医院,便碰到了沈少恭。

一见到这两人,沈少恭就觉得心塞啊,“今儿又是哪里受伤了?要女护士还是我?”

唐绵绵被他调侃得囧了一下,默默的往龙夜爵身后躲了躲,有种每年见人的感觉。

龙夜爵却淡淡的噙了一抹笑容,不露声色的问道,“最近,临湘好像要回来了。”

原本处于上风的沈少恭一听,立马脸色大变,惊慌得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你听谁说的?真的假的?不会是骗我的吧?”

“你忙,我不打扰了。”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带着唐绵绵掠过惊慌的他,出了医院。

沈少恭在那又捉急,又惊慌,这龙夜爵太黑了,丢下炸弹就走,也不给他证实一下,揪心死人了。

龙夜爵带她到了一处西餐厅用餐,过上了真正的二人世界。

虽然不是第一次吃西餐,但唐绵绵还是觉得不自在。

她觉得吃饭嘛,就要大口吃,才叫吃饭。

西餐这一小口一小口的,不觉得很憋屈吗?

当然,这种小抱怨,她只能放在心里,不然会让自己显得很土。

当初跟苏世杰约会的时候,她就曾说过这样的话,可谁知道换来的是苏世杰一顿生气。

当时她可是哄了好久,才换得了他的原谅。

用苏世杰的话来说,男人都喜欢优雅得体的男人。

苏世杰都这么说了,更何况龙夜爵这种第一豪门的人呢?

位置是龙夜爵早早就订好的,并且摆放了娇艳欲滴的玫瑰,气氛十分浪漫。

红酒,玫瑰,牛排,音乐,再加上对面那帅得一塌糊涂的男神。

这大概是所有女人心中的梦吧?

唐绵绵喝了几口红酒,有些微醺,便大着胆子问出口了,“龙夜爵,你当初为什么要娶我啊?”

想要嫁给他的,估计可以绕江城市两圈了,可他却偏偏在茫茫之中,选择了不出彩的她。

当时的自己,正是人生的低谷时期,狼狈得她都不忍直视,更别提女性魅力了。

可龙夜爵偏偏在那个时候提出结婚,这一点,她到现在都还想不明白。

即使问过几次,可他都没有明说,这一次借酒壮胆子,她想要问个清楚。

对面优雅用餐的男人只是淡淡一笑,唇瓣扬起清浅的弧度,视线望向她,眼神是深不可测的迷幻,“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得不到准确的答案,唐绵绵又心塞了。

总觉得他在敷衍自己,或则说是有什么事情不愿意告诉她。

女人的第六感向来都很准,即使没有任何科学可言。

她站起身来,对他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他微微点头,并没阻拦。

憋着气到了洗手间,她才觉得自己太情绪化了。

镜子里的自己,分明是一张妒妇的脸。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用水泼了一下,才清醒了一些,自言自语的给自己心理建设,“唐绵绵,你应该清醒一点,不要一味的沉迷。”

对,就是这样。

带着微笑出了洗手间,却迎面碰上了一个熟人。

“绵绵?”苏世杰惊讶的声音如同平地的一声惊雷,将刚刚带着笑的她,都给击垮了。

冤家路窄什么的,最讨厌了。

“你怎么在这里?”她有些冷淡,语气不太友好。

可苏世杰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还很激动的说道,“刚才我看到一个人影跟你很像,还以为是自己太思念你,看花眼了,原来真的是你啊。”

唐绵绵甩开了他的手,有些不耐烦,“对不起,我跟你不熟,先走了。”

“绵绵,你就那么恨我吗?我知道错了,而且我心里爱的是你。”苏世杰又拉住了她。

女人毕竟挣扎不过男人的力气,唐绵绵被他给扯了回来,脚下一个不留意,更是跌在了他的怀里。

这样一幅画面,看在任何人的眼里,都是情人之间的互动。

苏世杰很久没有这么抱她了,自然是不愿松开,深邃的眸紧紧锁着她惊慌的眸子,“绵绵,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你先别动,让我就这么抱一下。”

这样的男人,很陌生。

唐绵绵竟然一时间忘记反抗,人鱼哦他抱着。

或许是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情吧,苏世杰现在的转变,跟以前完全判若两人。

以前的他,总是不冷不热的。

有时候两人逛街,她央求着牵个手,他都觉得太矫情,更别说这样的拥抱了。

唐绵绵是个念旧的人,忆起从前,还是心软了几分,对他说道,“苏世杰,现在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既然你已经跟严悠蓝结婚了,就好好跟她过日子,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我们已经翻篇了,大家各过各的,不要相互打扰了,好不好?”

她的吴侬软语,让苏世杰更是怀念不已,但从她话里听出了其他意思,有些震惊和不敢置信,“你说有各自的家庭,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像严悠蓝说的那样,你已经结婚了?”

她重重的点头,又挣扎了几下,可他始终禁锢着,“是的,我结婚了。”

“那么快……怎么可能呢?”苏世杰有些不能接受,“绵绵,不管你相不相信,失去你之后我才发现自己错得有多彻底,原谅我一次,不好吗?”

唐绵绵看向他的眼睛,从他的眼里看到了真诚。

或者可以说,是第一次看到了他的真诚。

可又有什么用?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哪怕你再努力挽回,那还是叫曾经。

淡淡的笑了笑,她扬起唇角,“曾经我觉得我恨你,可后来我发现我不恨你,苏世杰,我们好聚好散吧。”

“不……”

苏世杰有些绝望。

“你们在做什么?”

突兀的男声突然插了进来,有着不容忽视的冷冽之气。

唐绵绵听到这声音,更是浑身一颤,吓得赶紧挣扎起来。

心里就两个字,完了。

被龙夜爵看到这样一幕,不误会都难。

龙夜爵的出现,让苏世杰暂时失去防备,方便了她的挣脱,看向男人的时候,他惊讶了一下。

之前严悠蓝告诉他,说唐绵绵嫁给了江城市第一豪门的龙夜爵,他还觉得那就是一个笑话。

是严悠蓝故意刺激他的。

唐绵绵跟龙夜爵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结婚?

现在见到他那冷冽的脸,不免开始怀疑起来,难道真的像严悠蓝说的一样,这两人结婚了?

对于他的惊愕,龙夜爵则表现得分完深沉,一把拉过了唐绵绵,占有似的拥在怀里,一字一句冷厉的对他说道,“她是我妻子,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一句话,将苏世杰瞬间从天堂打入地狱。

而他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龙夜爵便强硬的带着唐绵绵走了,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怎么可能?”他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

“我早说过是这样,是你自己自欺欺人不相信的。”

不知何时,严悠蓝阴冷的脸出现在他的身后。

一听到这声音,苏世杰就泛起一阵恶心的感觉,“我的事情,你少插手!”

严悠蓝咬了一下牙,心中更是愤恨无比,“我不插手?别忘了苏氏现在的状况,这顿饭局,也是我哀求了好久才秋来的,你丢下我一个人跟那个王总吃饭,却来这里跟你的前女友许久,苏世杰,你能有点良心吗?你知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太过伤心,她哽咽得有些说不下去了。

苏氏现在被几家公司围攻,供应商也解约了好几家。

这明显是被人对付了的节奏。

可他却还在惦记着唐绵绵,还丢下她陪那色心满满的王总吃饭。

这口气,让她怎么咽下去?

怎么不伤心?

她的伤心,看在苏世杰眼里就是一种演戏,冷冷的勾起唇,“你最大的本事不就是勾引人吗?我给你机会施展你的魅力,这不是更好吗?”

“苏世杰!”

严悠蓝气得浑身抽颤抖起来,不敢相信这些话,是由他嘴里说出来的。

“怎么?恼羞成怒了?当初给我下药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这个结果。”苏世杰狠绝的丢下话,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严悠蓝白打击得一下子瘫软在地,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残忍事实。

她那么努力,为什么他的眼里只有唐绵绵?

当初确实是她勾引了他,故意给他下了药,让他失控,也假装怀孕,让秦思悦对他逼婚。

可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爱他。

现在听到他的话,她只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她有些悲切的笑了起来。

唐绵绵,唐绵绵……

为什么你要夺走这属于我的一切?

你已经有了江城市第一豪门少奶奶的头衔,就不肯让我幸福一下吗?

绝望,从脚心蔓延到头顶,她无助的抱着自己,看不到一点光亮。

***

原本浪漫的晚餐,却是这样的结尾。

唐绵绵都始料未及,战战兢兢的坐在副驾驶上,双手紧张的拽着车子的扶手,小脸上全是惊慌。

车子的速度,是她从没体会过的。

这种极限的速度,让人的一整颗心,都是往后飘荡的,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吹走一样。

而身旁男人的低气压,更是如乌云笼罩,让人窒息且喘不过气来。

冷硬的侧脸线条,没有了平日里的慵懒,只有寒冷,让原本就冷情的夜色,更为寒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