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五十七章 BOSS跟夫人吵架了

徐全出现在门外,正凝眸看着女佣。

“徐管家,大少奶奶换了床单,却不让我洗,这是我的本分工作,你给大少奶奶好好说一下吧。”女佣有些慌,估计以为是自己什么地方做得不好。

唐绵绵这下是解释不清了。

她只是觉得床单脏了,应该自己洗,给别人洗,多难为情啊。

徐全大概知道什么,对女佣挥挥手,“没事,就让她自己洗吧。”

女佣虽然被惊悚到,但还是点头离去。

唐绵绵感激的道谢,“徐伯,谢谢你。”

“大少奶奶,吃了早餐,去一下华苑吧。”

“爷爷找我吗?”她有些紧张。

徐全点了点头,并没多说,但脸色不太好。

唐绵绵倍感压力,总觉得这个宅子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逃不开老爷子的眼睛。

叹了口气,她点了点头,“我请个假,再来,你先下去吧。”

“是。”

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最后给安义打了电话。

安义似乎知道她今天不会去,只说假已经请好了,让她多休息几日。

唐绵绵想问那个人,可最终还是没开口。

挂了电话,有些怅然若失。

安义看了看正在会议室发火的某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了一句,“你们夫妻生活一不和谐,公司就要大一堆人倒霉了啊,大少奶奶,你可行行好吧。”

他举着手机拜了几下,Cindy用口型问道,“BOSS跟夫人吵架了?”

安义点了点头。

Cindy欲哭无泪,日子不好过了。

今晨的早餐跟往日不一样,都是一些温和性口味的餐点,唐绵绵嗜辣,吃着有些美胃口,便问了一句,“徐伯,龙家换厨子了吗?”

“没有。”

“那怎么菜色都这么清淡?”

徐全权衡了一下,才开口,“是大少爷吩咐的。”

龙夜爵?

她的心漏跳了一拍,咬着筷子犹豫了一下才揣摩着开口,“他为什么要吩咐做清淡一点啊?”

“这个,少奶奶还是去问少爷比较好。”

“……”

问他?

才不要!

她现在不想跟他讲话!

算了,唐绵绵不纠结这事了,吃饱之后才开车去了华苑。

老爷子正在华苑外面的花园里下着棋,唐绵绵走过去,恭敬的叫了一声,“爷爷。”

“绵绵来啦?”龙振飞面容和蔼,笑着打招呼。

“嗯,徐伯说您找我有事。”她中规中矩的站在那里。

“别站着说话,坐。”老爷子指指椅子,“会下围棋吗?”

“会一点。”

这也是跟着老爸耳目渲染的,不过不是很厉害就是了。

龙振飞立马将黑子递给了她,“爷爷正好没找到人陪呢,你陪爷爷下一局吧。”

“好。”她乖巧的应声,接过黑子便下了起来。

初冬的暖阳让整个院子懒洋洋的,却十分温暖。

花园里繁花似锦,弥漫着一阵阵香气。

两人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你一子,我一子的走着。

走到最后,唐绵绵被困住,无路可退,正要头像,龙振飞却拿着她的黑子,落在一处。

“看到了没?这一步走得恰到好处。”他笑眯眯的说道。

唐绵绵分辨了一下局势,确实如爷爷所说,这一步走得恰到好处。

明明是退了一步,却给自己扩宽了道路,多了很多胜券。

她惊讶的说道,“爷爷,还是你厉害。”

“这人啊,就跟棋局一样,有时候退一步,就能海阔天空。”老爷子笑呵呵的说着。

唐绵绵心中一动,自然明白老爷子是在开导她,便点了点头,“谢谢爷爷教诲,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老爷子也不多说,一切都是点到为止。

他喜欢绵绵的单纯,也喜欢她一点即通的聪明劲。

“好了,让你陪我这个老头子下棋,很无趣的,你去忙你自己的吧,这几天好好休息。”老爷子意味深长的嘱咐。

唐绵绵有些茫然。

怎么好几个人对自己说要好好休息?

龙振飞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才说道,“你们虽然刚结婚没多久,但应该要个孩子了,孩子才是稳固家庭的重要根本,也能证明彼此之间的感情,你妈也就不会那么抵触你了。”

“那个……”她有些不好开口。

若是让爷爷知道,他们到现在都还没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关系,他会失望吧?

“再说了,爷爷也等急了,想抱重孙子了,我这是一脚踏进棺材的人,任何事情都是过一天是一天,早点让我看到龙家的血脉延续,也让我能走得放心点不是?”

“爷爷……”她有些感触,“你还能活一百岁!”

“嗯,一百岁,那我就要抱两个重孙了。”

唐绵绵脸色一红,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

从华苑回念园的时候,她碰到了苏宛如跟龙若水。

龙若水心情好了很多,似乎已经不受绑架的影响。

两人正手挽手的在庭院中走着,见到唐绵绵开车过来,便站在了路中间。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停了下来,探出头问道,“小妹是要搭车吗?”

“谁要搭车了?这是我家,我从来都是用车,不是搭车!”

虽然唐绵绵为救龙若水,也陷入了危险,但这在龙若水看来,是她自己太蠢了,才会被人抓住。

所以她心里并没有感激,说话还是跟以前一样傲慢,“我跟宛如要去锦苑,你把车子给我们,你自己走回去。”

唐绵绵蹙了一下柳眉,有些不情愿。

这里距念园比距理锦苑要远,而且自己还有着生理痛,走回去的话,恐怕会要了半条小命。

可看龙若水那样子,似乎不打算放过她,只能叹了口气,从车上下来,“好吧,我走回去。”

对于她的顺从,龙若水有几分惊讶。

本以为这个女人会跟自己闹几番,这样一来自己也好告状。

可她就这么顺从了,反而显得自己很无理取闹。

所以,她抢到了车,却还是没找到胜利的感觉,看着远去的背影,她气得踹了一下车子,“这女人太过分了。”

“别太生气,你身子还没好痊愈,让给你坐车也是应该的。”苏宛如耐心的说道。

龙若水一听这话,就理直气壮起来,“也对,走吧,我们去找我妈,我要你住在我家,好好的筹谋一下,怎么让你接近我哥。”

苏宛如表现的有些惊讶,“这样不好吧?毕竟他已经结婚了啊。”

“怕什么?他们都还没公布,而且我妈连私鉴都还没交出来,这说明她是不满意这桩婚姻的,只要唐绵绵还没生孩子,一切都有可能。”龙若水怂恿着苏宛如去争取自己家大哥。

不过她自然不知道,这正好顺了她的意。

只是她表现得不太热忱便是,犹犹豫豫的纠结着,“你怎么知道她们还没孩子?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说不定已经有了。”

“你过来,我告诉你个秘密。”龙若水招招手,让苏宛如贴上耳朵。

在她耳朵唧唧咋咋了几番,苏宛如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她来月事了?”

“佣人说的呗,而且他们两个昨晚吵架了。”龙若水笑得十分得意,“我觉得你的机会来了,只要你比她先怀上孩子,龙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苏宛如十分心动,“是吗?”

“当然!好了,走了,去锦苑,我跟我妈说我害怕,所以让你来给我作陪,她答应了,你就正大光明的住进了龙家老宅啦,机会也多了,你可要好好努力啊,我这为你搭桥铺路的,费了一番心思呢。”

苏宛如点点头,陷入了若有所思之中。

唐绵绵走得十分累,特别是小腹又开始痛了起来,每走一小段,就要休息一下。

浑身乏力,这一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痛,估计是昨晚那三盒冰酸奶的原因。

想到酸奶,就想到了那个男人,心中不免又念叨了一番,正欲站起身继续走,手机却响了起来。

她打开手机一看,是龙夜爵的号码。

那几个跳跃的数字,仿佛跟她的心跳合拍起来,有些紧张。

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起来,但声音却有些虚弱,“喂。”

“是我。”他的声音沉着有力,但还是冷冷淡淡。

“嗯。”她回应也是冷冷淡淡,跟以往欢脱的性格完全不符。

“你在外面?”他听到了风声,便问道。

“嗯。”

好像没什么话可说。

唐绵绵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一旁的草地。

静默了一会儿,男人终于开口,“在哪里?我让人去接你。”

“不用了,我就快到家了。”她淡淡的拒绝。

龙夜爵的眉头又紧几分,“你是走路的?声音这么虚弱!”

唐绵绵本不想提这件事情,可他自己猜了出来,便老实回答,“是。”

“为什么不坐车?你现在走路合适吗?”原本冷淡的声音瞬间躁动起来,好像昨夜争吵时候的情况,“马上回去,或者在那里等着,我叫徐伯来接你。”

“不用……”

“喀!”

电话已经断了。

她怔怔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了没说完的话,“我可以走回去的,已经没多远了。”

可惜,再没人听。

叹了口气,她站起身来,继续往前走去。

但她却没明白,龙夜爵打这一通电话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问候?

还是随便打的?

两者都有吧。

龙夜爵给徐伯打了电话,吩咐下去之后,又准备给唐绵绵打。

安义赶紧按住了他的手,有些无奈的哀求,“BOSS啊,你刚才那语气,哪里像是关心人的啊?你这么说太太肯定觉得你只是随便打个电话问问的啦。”

龙夜爵甩开了他的手,俊脸冷硬,“我不关心,打电话做什么?”

安义欲哭无泪了,“那你说话语气轻柔点,表现关心的时候,多说两句,好不好?”

龙夜爵冷了他一眼,安义只好犹自哀叹去了。

大老板这别扭劲儿,到底要持续多久啊啊啊!

公司里的人都开始叫苦连天了!

特别是他这个特助啊,那日子,水深火热啊!

看来以后烧香拜佛不能求姻缘了,要求大老板的夫妻生活和谐,他的日子就和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