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三十七章 更进一步的距离

唐绵绵在被子里狠狠的拧了自己一把,痛得自己呲牙咧嘴。

都什么时候了,居然在想这些!

龙夜爵出来的时候,床上杯子里的那一团,已经一动不动了。

他微微蹙眉,迈步走了过去,“不是让你等头发干了再睡吗?”

一伸手,打算起揭开杯被子,却发现被子里的人抖了一下。

黑眸微微眯起,他放缓了动作,慢慢的掀开被子,小绵羊那极度不安稳的睡颜,出现在了眼前。

虽然她极力的想表现出自己已经睡着的样子,可还是因为太过紧张,让眼睑上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他心里一暖,勾着唇扬起一抹弧度。

这小女人,总是能让他心情愉悦。

本来他就不打算的动她的,时间地点不太合适,刚才那番话,也不过是吓她一下,却不想让她惊慌成这个样子。

连装睡,都想得出来。

龙夜爵也不揭穿她,而是伸手将她的头发,顺道一边,又折身去抽了毛巾。

趁这个空隙,唐绵绵小心的眯了一条缝隙,想要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可还没看清楚什么,他又出了浴室。

吓得她赶紧闭上眼睛,生怕被他出端倪。

她自以为已经伪装得很好,可惜,还是被男人看出了破绽。

只不过,他不点破,任由她继续伪装好了。

将毛巾垫在她的脑袋下,并且把头发顺道一边,以免湿气沾染到她。

这样动来动去,她都没动任何一下。

这女人难道不知道,伪装得太像,反而会露出破绽吗?

男人弯了薄唇,在她的额角落下一吻。

怀里的女人,终于抖了一下,又似乎觉得自己好像露陷了,便假装翻了个身,背过身去,心里怦怦直跳。

她甚至觉得,那砰砰乱跳的心跳声,已经被他听到了!

可龙夜爵并没说话,帮她掖了掖被子,将空调调到最暖的温度,这才躺倒了床上。

身旁的凹陷,让她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神经更是紧绷的计较要断掉一样,双手不由自主的拽紧了身下的床单,多希望现在能有什么隐身术,消失在这个男人面前就好了。

可惜,事与愿违。

她闭着眼睛,在心底不断的祈祷,肩膀却骤然一紧,发凉的背部触碰到一片温暖。

龙夜爵将她拥入了怀里,环着她肩膀的两条手臂越手越紧。

唐绵绵甚至感觉到了窒息,但更多的,却是一种侵润到心底的温暖。

无形之中,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一分。

他在她耳边灼热的低语,“睡吧。”

“……”

她本来就再睡啊!

等等——

难道他早就知道自己在装睡?

这是欲哭无泪的时候吗?

本以为会睡不着,却不想没多会儿,她便熟睡在了他的怀里。

***

毕竟是在主宅,要遵循这边的规矩。

早七点的早餐,大家都在一起吃,龙夜爵叫醒了睡得香甜的唐绵绵,看着睡眼惺忪的她,有一种可口的感觉。

“怎么了?”她迷迷糊糊的还没反应过来。

“吃早餐了。”

“我一会车上吃吧。”她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龙夜爵放柔了声音,微微扬唇道,“爷爷估计已经在等着了,你确定要在车里吃?”

爷爷?

像是想起什么,唐绵绵猛然惊醒过来,看了看四周,这才想起自己好像身处在老宅。

而且最最最最重要的是,昨晚他们同床共枕了!

脸色一红,她眼神不敢乱看,慌乱的点头,“好,我马上就好,你等我一下。”

只是掀开被子,又想起了什么,回头来焦急的问道,“我没有换的衣服,就穿昨天的那个,会不会不礼貌?”

龙夜爵犹豫了一下,最终往更衣室走去,没多会,手里捧着一条裙子走了出来,“你将就一下吧,一会我让Cindy帮你准备一下。”

“好。”唐绵绵感激不已。

虽然对他从自己更衣室拿出女人的裙子来,有些疑惑,但时间迫在眉睫,她也没多问。

这衣服跟自己的尺寸都还挺合适的,只是风格跟自己以往完全相反。

属于飘逸型的,气质很仙。

她左看右看,觉得没什么不妥之处,才挽了个头发,素净着一张小脸出来,对着男人盈盈一笑,“走吧。”

龙夜爵神色微蹙了一下,一种异样的光泽,在他眼底闪过。

快到没人能不捕捉到。

唐绵绵第一次在老宅过夜,也是龙夜爵时别八年,第一次留宿老宅,这对整个龙家的人来说,都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早餐的时候,老爷子一直没发话,几房都不敢吭声。

到是龙若水抱怨了几句,怕自己上学迟到。

直到龙夜爵夫妇姗姗来迟,众人才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

二房那边龙风程的老婆,汪*显然不高兴了,“老爷子这也太偏袒了,为了大少爷,让我们全部的人都等着。”

龙风程冷了一眼汪*,“少说两句。”

“本来就是嘛。”

汪*还是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听到这话的朱文怡,却脸色沉了下来。

龙风藤提前说了一句,“昨天说好的,你不要在闹腾了。”

朱文怡心有不甘,但却还是只能隐忍着。

龙若水看了一眼众人,又冷冷的瞅了一眼唐绵绵,冷哼了一声,“让这么多人等着,她也好意思,我们龙家可没有这样的媳妇。”

“若水!”龙风藤对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儿,十分头疼。

唐绵绵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事,昨晚找你聊太久了,你们年轻人贪睡也很正常,坐下吧,看看有什么自己喜欢吃的,让老大给你挑。”龙振飞笑呵呵的宽慰道。

这样的待遇,龙家的可还从来没经历过,却也只能羡慕妒忌恨了。

大家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龙振飞对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那么好。

唐绵绵歉意的看了众人一眼,算是赔罪了。

她还从没经历过在家里吃早餐,有这么多人的。

所以十分的不自在。

可龙夜爵也告知过她,只要是在龙家老宅住着的龙家人,每天的早餐,是必须出席的。

哪怕你再忙,再困,也得出现在饭桌上。

早餐的丰盛程度,更是唐绵绵咋舌。

哪怕已经见识过上次拿堪比米其林餐厅的晚餐菜色,但却没想过一个早餐,都是如此的丰盛。

她是个吃货,只要是好吃的,她都吃。

所以龙振飞那句看到什么好吃的,让龙夜爵给自己挑来,完全用不上。

早餐之后,龙振飞问了一下龙风程,“老二不是回来了吗?怎么没见到人?”

龙风程立马回答道,“他又到S市去了,说是去谈合作。”

龙振飞勉强满意这个回答,“事业固然重要,但都回来了却不回家就说不过去了。”

“是,我会说他的。”龙风程暗自松了口气。

龙夜爵挑眉意外的问道,“二弟回来了?”

“嗯,昨天我跟莫家老爷子聊天的时候,他说看到过,以为我也知道,这臭小子出国这么多年,回来了却不回家,没良心!”龙振飞冷着脸骂了几句,便跟老管家一起出门遛弯去了。

老爷子一走,剩下的人,都恢复本色。

朱文怡第一时间站起身来,瞪了一眼唐绵绵,转身冷然走掉。

见到这样的情况,唐绵绵又有些沮丧了,看来龙夜爵的母亲还是没接受自己。

龙夜爵拍了拍她的肩,“走,上班了。”

“上班?”龙若水像是听到什么稀奇事情一样,惊叫起来,“大哥,她在爵式上班?怎么可以?!”

龙若水的反应太大,让唐绵绵没能明白,而龙夜爵只是沉着脸,对她的质问不屑一顾,“爵式是我创立的,招个人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大哥说话这么冷,龙若水显然不干了,“可上次我让你把宛如姐弄进去,你都不答应,你现在却让她进去,你太偏心了!”

“她是我老婆!”铿锵笃定的回答,让龙若水脸色一冷,只能咬着牙愤怒了。

唐绵绵虽然不想两人吵架,但还是被龙夜爵这句话感动不已。

一句她是我老婆,就已经让众人知道,她唐绵绵在他心中的地位。

汪*在自己老公耳边小声的嘀咕,“老大这突然转性,还真是不习惯,不过他这么惯着自己的老婆,老爷子也不说什么,这才是偏心啊。”

“行了!吃个早餐,你废话最多!”龙风程最不喜欢女人嚼舌根子。

汪*撇撇嘴,不忘讥诮,“就你这样的闷葫芦,到头来搞不好什么都捞不到!”

龙风程气得脸色阴郁起来,却也拿自己的老婆无可奈何。

汪*看着已经走远的唐绵绵,疑惑的说了一句,“难道你们没觉得,这个唐绵绵,长得很像某个人吗?”

“闭嘴!那个人是我们家的禁忌!你要是敢说,老爷子就敢把你赶出去!”龙风程再也忍不下去,直接开骂了。

汪*被他搬出的老爷子给吓到,再也不敢多说任何话了。

大门口,苏宛如像往常一样来找龙若水。

却没想到今天能在这碰到龙夜爵。

正想挥手,却看到他的车子停在了一个女人的身边。

那身影,让她心尖一颤。

上前几步,借着园艺树的遮挡,锦州而仔细的卡了一下,才发现那人是唐绵绵。

原来看花了眼,她在心里暗道,

原本雀跃的心情,一下子沉了下来,眼神有些落寞。

并且眼睁睁的看着车子从自己眼前划过,却没停留半分。

她敢肯定的是,龙夜爵是看到自己的,可他却跟以往一样,忽视得彻底。

或许自己从来就进入过他的世界,连个过客都不算吧。

正在犹自哀伤走神。

龙若水开着她的宝马Z6出来,见到等在路边的苏宛如,停下了车问道,“宛如姐,你怎么在这里等我?怎么不进去呢?”

“哦,我刚走到这里。”她上了车,随口解释。

龙若水并没有怀疑,对着好友发了一通的恼骚,“你是不知道,今天早上我早餐都没吃好,我们先去吃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