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三十八章 好大一只蚊子

“你们家的厨子做的都很好啊,怎么会没吃好?”苏宛如不着痕迹的试探道。

“一说到这个就来气!”龙若水开始倒苦水了,“我大哥有八年没回来老宅留宿了吧?昨晚却带着那女人回来留宿了,最可气的是,早上的时候,还让一众人等着她一个人,太过分了!”

“可能是不懂龙家的规矩吧。”苏宛如解释道。

龙若水冷哼了一下,“不懂规矩的人,就不应该嫁入我们龙家!我真不知道我大哥是看上她哪一点了,这女人要什么没什么,连你的手指头都赶不上,有不懂规矩,哪像你,我们龙家的规矩,你比我都懂,我大哥真是瞎了眼了。”

“若水。”苏宛如无奈的叫道,“他是你大哥,你不能这么说他。”

“哼,太没品了!”

“其实,你有没有觉得,她很像一个人?”苏宛如若有所指的道。

龙若水楞了一下,随即眼眸一眯,像是想到了什么,惊愕的道,“你不说,我还没发现,真的有点像!”

“所以,你明白你大哥为什么选她了吧?”

苏宛如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

龙若水重重的叹了口气,再也没说任何的话。

但苏宛如,却扬起了淡淡的笑容,仿佛肯定了什么。

***

一到公司,Cindy便将准备好的衣服递给了唐绵绵,见到她身上的衣服时,还有些艳羡的道,“这件衣服,好像是FIR好多年前的款,但穿在你身上,却还是那么出色。”

很多年前的款?

唐绵绵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我也不知道,随便抓的一件。”

付染染在一旁戏谑道,“你这随便抓一件,那衣服可都是要了我的命啊!”

“去去去。”唐绵绵嫌弃了一把,在见到她颈项上的红痕时,不由得瞪大眼睛,“染染,你昨晚……”

本来还在占据上风的付染染,听到她一提及昨晚,便脸色一红,说话都结巴起来,“昨晚什么?昨晚什么都没有!我昨晚回家了!”

“……”唐绵绵唇角一抽,真的很想提醒好友,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啊啊!

“去换你的衣服,研究别人做什么!”付染染脸色潮红的推走了好友,这才松了口气,不自在的拉高衣领,最那个男人又愤恨了几分。

他一定是故意的!

唐绵绵才进卫生间没多久,付染染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接起来才知道她Cindy准备的裙子,是后背式拉链,她自己够不着,打电话来求救呢。

付染染心里抱怨,这家伙,自己傻。

大老板办公室的休息室那么好用她不用,偏要到这个地方来,自己找罪受。

不过她脑海里不由自主的脑补了唐绵绵在休息室穿裙子,因为够不到拉链,而找大老板求救的画面。

那得多热情四射啊……

卫生间里,付染染敲响了门,便被唐绵绵一把给拽了进去。

“快点,帮个忙,我这儿折腾半天了,对这这种后背式裙子,实在是无爱了。”唐绵绵小脸红彤彤的,估计是在这憋太久了。

“是你平时穿的号吗?”

“是啊。”

“看来你衣服瘦了。”

“滚!”

付染染让她转过身去,打算给她拉上,却瞧见那悲伤的红痕,眼底一阵暧昧,“唐绵绵,昨夜跟大老板那啥了?”

“才没有!”唐绵绵赶紧否认,“昨晚我们虽然是睡在一起,但是盖棉被纯聊天,什么都没做好么?”

“切,你当大老板是唐僧呢,坐怀不乱?”

唐僧……

唐绵绵被这个形容给逗笑了,“这个形容太逼真了,大老板的肉,多少女人惦记着啊。”

“别给我转移话题,你这背上明明是吻痕!”付染染在她的红痕上按了几把,“啧啧,好销.魂的样子。”

“不,不应该吧!”唐绵绵明显底气不足了。

昨晚,昨晚不是都睡着了吗?

她可是等他睡着了,自己才睡的。

“我说,你该不会被吃了,都不知道吧?”付染染一副鄙视她的样子。

“应该就是被蚊子咬了,是你自己看错了,赶紧给我拉上拉链!”小绵羊暴躁了。

“好大的一只蚊子啊。”付染染学着她的语气说了一句,才给她将拉链拉上。

裙子虽然小了点,但憋了气套上,还是很美腻的。

唐绵绵的脸,已经红的不能看了,都怪付染染,总是把她往歪处带。

“你不也被蚊子咬了吗?”她不忘以牙还牙。

付染染,“……”

在这小片刻的静谧之中,门外传来了一阵对话声。

“你看到没有,那两个空间部队,一个跟老板有关系,一个跟安特助有关系,我们公司最好的两个王老五,都被擒住了,太可气了。”同事A的声音传来。

“你从哪里知道的?谁又是大老板的那位啊?”同事B好奇的问道。

“付染染呗。”同事嫌弃的道。

同事C欲哭无泪的道“啊?那我之前还使唤过她,不会被开除吧?”

同事B安慰她,“没关系啦,她现在不是没说什么吗,你之后讨好一下就好了,可我想不懂的是,那为什么大老板把付染染安排到了总裁办,反而吧安特助的女朋友,安排到了总裁的办公室?”

同事A讥诮道,“这都不懂?这叫避嫌,懂吗?总不能明目张胆的吧?”

几人都哦了一声,算是明白了。

厕所里的两个人,风中凌乱了。

等外面八卦的几个人一走,付染染这才说道,“我擦,我什么时候成为你家老公的对象了?”

“我还成安义的女朋友了呢。”唐绵绵欲哭无泪的道。

“谣言说了一千次,就会成真的,你赶紧让你家大老板给你正名啊!”付染染语重心长的劝了一句,才出了厕所。

唐绵绵又一次凌乱了。

正名?

正什么名?

对公司的人公布,她就是总裁夫人吗?

可这件事情,是她故意不让公布的啊。

唐绵绵回到办公室,龙夜爵已经开会去了,她能稍稍喘口气,去给他煮咖啡。

喝什么不好,非要现磨的咖啡,这是浪费劳动力,速溶的快捷方便又便宜,多好啊。

一边抱怨着,一边却很认真的按照Cindy给的步骤,煮着咖啡。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倾注了心思进去。

祁云墨推门进来,便闻到了满室的香气,侧目便看到了正在认真煮咖啡的唐绵绵,不由得翘起薄唇,走上前开口道,“嫂子,这咖啡,有我的份不?”

唐绵绵怔愣的看着来人,是龙夜爵的那几个好友。

还是昨天叮付染染的大蚊子。

“大蚊子啊。”她下意识的开口。

祁云墨没有一蹙,疑惑的问道,“什么大蚊子?”

唐绵绵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我的意思是,这屋里有蚊子。”

祁云墨被她那样子给逗笑,一双下场的凤眸更是妖冶的眯起,“嫂子,我们家染染呢?”

“咳咳咳咳……”

唐绵绵被他的那句话给吓到,一下子咳嗽起来。

祁云墨好笑的看着她,忽然觉得,这俩能成闺蜜,还真是一路的人。

有时候呆萌得让人想要捏一把。

正好龙夜爵推门进来,见到祁云墨正跟自家那小女人有说有笑,不免沉了几分脸色,冷冷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别这么不欢迎嘛。”祁云墨笑道,“我可是专程来喝嫂子煮的咖啡呢,闻着很棒,千金难买啊。”

唐绵绵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天知道她可是第一次煮咖啡,那味道肯定不能跟专业的相比。

不过既然有人捧场,那种心情自然是满满的成就感。

正想给他倒一杯,却听得龙夜爵冷艳的说道,“堂堂祁氏财团的三少爷,还要来我这小地方蹭吃蹭喝,你好意思吗?”

祁云墨唇角一个抽搐,这男人,要不要这么小气?

再说了,这爵式还叫小地方,那整个江城市的企业家们,是不是都可以上天台了?

当然,他也能理解,男人嘛,谁还没有个占有欲?

这龙夜爵,估计是掉坑里了。

他挥挥手,好整以暇的道,“本来我不觉得这咖啡有什么非喝不可的理由,但听你这语气,我不喝都对不起自己来这一趟了。”

浴室,在某人脸色阴沉,目光冷冽的视线中,他对呆愣在一旁的小绵羊温柔一笑,“嫂子,给我来一杯,两块糖,谢谢!”

唐绵绵被两人的恶趣味给弄得无奈了,小心的看了一眼龙夜爵,只好颤巍巍的给他倒了一杯,加了两块糖。

接过咖啡的时候,祁云墨还以一种胜利姿态,挑衅了一把龙夜爵。

唐绵绵真想为祁云墨的勇气点赞。

敢在老虎嘴上拔胡子的,也就他一人了。

换做是她,借十个胆子都不敢。

龙夜爵一双桃花眼眯着看了他一会儿,最后按下内线,不疾不徐的吩咐,“Cindy,今天让付染染去郊外的东湖工地监工。”

唐绵绵,“……”

祁云墨,“……”

看到祁云墨那张变化多端的俊脸,唐绵绵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还是大老板的手段高明一些,比腹黑,谁还能腹黑得过他啊?

都到嘴的咖啡,都硬生生的被祁云墨给放下了,然后深吸一口气,才展露了一个比较僵硬的笑容,“嫂子,既然是你煮的咖啡,我觉得第一杯还是给爵比较好,我这么喝了,有点不厚道。”

唐绵绵囧了。

喝个咖啡,要这么多讲究吗。

但她只能将这咖啡端给龙夜爵,而他却又坦然的吩咐Cindy,“暂时不用安排付染染去。”

祁云墨握紧拳头,皮笑肉不笑的道,“那就不打扰你们喝咖啡了,我先出去了。”

等到他一走,唐绵绵这才无力的翻个白眼,“你都这么对你朋友的吗?”

龙夜爵并没回答她的话,而是端起咖啡,淡然的喝了起来。

那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有着几分一闪而过的笑意。

只是,那笑意在咖啡喝到嘴里之后,猛然顿住。

一张俊脸瞬间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