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三十六章 另外的安慰方法

她悄悄的拉了一把冷硬的男人,对老爷子说道,“爷爷,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们先回去了。”

“回去?今晚就住在老宅吧,你的房子一直都有人打扫,直接入住就好。”

唐绵绵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龙夜爵,一切还得他说了算。

龙夜爵本想拒绝,但老爷子又说了一句,“绵绵这脚肯定磨破了,回去还得折腾,不如在这住一晚,也省的跑来跑去的。”

男人抿抿薄唇,最终点头,“好。”

龙振飞这才露出了笑容,让二人离开。

回去的路上,唐绵绵每走一步,都觉得脚疼得不行,但又不敢叫痛,怕男人不高兴。

但龙夜爵却忽然停住脚步,看了一眼她的脚,最后直接弯腰,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来。

小绵羊被吓得紧紧拽住他的衣领,惊呼道,“我可以……”

“闭嘴!”

“……”

总是这样不温柔!

她靠着他的肩膀,不在说话,安安静静的任由他抱着。

各个院子的路灯,影影错错,让这段路走得不那么寂寞。

石子路的尽头,管家早已经准备好了车子,在那里等着。

见到大少爷抱着大少奶奶走出来的时候,徐全眼珠子都差点惊掉了。

方才大少爷本在跟夫人起争执,却不小心听到自己说大少奶奶来了之后,什么也不顾的冲了出来。

从锦苑到华苑的路程少说也有一千多米,他却是硬跑着过来的,

现在又这么抱着大少奶奶,可以看出对大少奶奶的在乎。

礼貌的开了车门,让二人坐了上去,管家这才开车上路,直奔属于龙夜爵的念园。

念园是龙夜爵一人的独栋别墅,跟其他几房不同的是,龙夜爵有自己的房子。

而其他几房的庶出少爷们,只有跟着父母住一起。

这就是嫡出跟庶出的不同之处。

房间也确实如老爷子说的那样,一直有人打理,并没有那种常年没人住的霉旧。

这里的风格跟海天一线有很大的差别,比较怀旧,唐绵绵小心翼翼的打量着。

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一个人能拥有两处房子,这对有的普通家庭来说,有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达到的事情。

“看什么呢?”龙夜爵拿着药箱进来,正好看到小女人那惊讶的模样,便淡淡开口问道。

一听到他的声音,唐绵绵就有些莫名心虚,低着头问道,“你的房子还挺多的。”

这本来是随口扯的一个话题,只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

可龙夜爵却很认真的答道,“连同这一出,我一共七处房产。”

“……”

土豪!

果然是壕到没朋友。

土豪的世界只适合仰望。

唐绵绵不再开口,但龙夜爵却开始问话了,“我不是让你在家呆着吗?你大半夜的,乱跑什么?”

“对不起。”她心虚的道歉,“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爷爷没为难你?”他们关心的重点,显然不在一个层次之上。

这一点,小绵羊火速摇头,“没有,爷爷对我很好。”

“对你很好?对你很好会让你走石子路?”他上药的力道重了一些。

他还不了解爷爷吗?

老爷子这样做,不过是为了给她一个教训而已。

“爷爷说了,多走一些,有利于身体健康。”

这一点,唐绵绵到是不赞同。

当然,她也隐约能知道老爷子的意思,特别是那句,这条路不好走,但既然已经选择了,就得走下去,走多了,自然就不觉得膈脚了。

爷爷说的,是他们的婚姻吧。

并且提示她说,豪门的媳妇不好当,要她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

唐绵绵笑弯了眼睛,双手往男人的肩上一搭,认真的看着他,嘴角上翘的道,“其实你应该这么想,爷爷既然这么做了,那就是认可我这个孙媳妇啦!”

本来还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丫头,或者是她受委屈了安慰一下,结果全部都排不上用场了。

龙夜爵叹了口气,“你这么乐观,我是该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当然是高兴了!”唐绵绵笑眯眯的说道,“你呢?你那么急急忙忙的回来,是不是又跟你母亲起冲突了?其实当时跟她没关系的,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她也不好出手帮我,你不要怪她,而且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你也知道?”他淡淡冷哼,顺道给她膝盖的伤口也抹上了药膏。

唐绵绵扁了嘴,“我还以为你会安慰一下我。”

“安慰?”男人勾唇一笑,看得小绵羊心底发毛,“我有另外的安慰方法,你要试试吗?”

“……”

这句话,很让人遐想啊……

唐绵绵又有些HOLD不住了,大老板每一次都这样‘卖弄风.骚’,这样真的好吗?

最关键的是,她很吃这一套啊。

美男计真卑鄙!

“这里就是你以前住的房间?”唐绵绵摆明了转移话题,她发现自己跟他对上,完全没有机会占据上风,只能不断的转移话题。

龙夜爵黑眸沉了几分,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他并没提醒这个小女人,关于今天晚上同住的问题。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跟你母亲,有没有起争执呢!”唐绵绵这才想起来,自己腰关注的重点。

“没有。”他淡淡的回答,收拾起药箱站起身来。

整个人一下子高大起来,遮挡住了她眼前的光,让她整个人笼罩在他的黑影之中,就好像融为一体的感觉。

她将视线撇开,“真的吗?可你来得那么急切,爷爷的反应又这样,肯定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

“你还不算太笨。”他给了个赞,放好药箱说道,“今晚我们要住一起,你难道不应该多想想这个?”

“什么?!”唐绵绵惊得一下子站起身来,因为动作太猛而导致脚上的伤口牵扯了一下,痛得她呲牙咧嘴的,“你这念园看上去很大,应该不止一个房间吧?”

“难道你想让家里人都知道,我们分房睡?”他不轻易的挑眉,眼底很深,让人窥不见他的心思。

唐绵绵瞬间就蔫了,“那怎么办?”

“你觉得呢?”

他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将难题也丢给了她。

小绵羊欲哭无泪了,弱弱的建议,“不然,我睡床,你睡沙发?”

男人的眸光冷了冷,并没说话,但启气压却低得吓人。

她咬咬唇,纠结了一下又说道,“那不然你睡床好了,我睡沙发。”

“唐绵绵!”男人带着警告性的叫了一声。

小绵羊一个哆嗦,不敢在说话了。

好像说什么,都是错的。

龙夜爵稍稍敛了怒气,这才说道,“首先,我从来不睡沙发,其次,我也不会让我的女人睡沙发!我去洗澡了,你洗吗?”

“……”她也想啊……

但是又怕他说什么要帮她,那她宁愿不洗!

“你先洗,记住别碰到自己的伤口。”龙夜爵整个人慵懒地犹如一头蛰伏的孢子,优雅且具有攻击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还是可以帮你。”

“不用,不用!”唐绵绵赶紧叫道,“我自己可以的!”

“那祝你别再摔倒了。”

“……”

这男人太坏了,又往她伤口上撒盐,痛得真好,泪流满面啊。

唐绵绵一进浴室,就垮下肩膀,依靠在墙壁上,满脑子都是今晚该怎么度过。

可惜脑容量真的很有限,她怎么都想不到办法。

难道今晚真的就要那啥了吗?

她抠着墙壁上瓷砖的纹路,心里乱成一团。

龙夜爵刚才那句话,好像就是这个意思。

【首先,我从来不睡沙发,其次,我也不会让我的女人睡沙发!】

他的女人……

这个称呼,为什么她一点都不排斥?

而且心里还有些沾沾自喜的感觉,好像,心动了。

镜子里的女人,满脸红潮,双眸含唇,嘴角带笑的样子,吓得唐绵绵猛然回神。

慌忙的用水狠狠的浇了自己几把,让自己冷静冷静。

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居然又跑偏了!

唐绵绵,你真的是太没用了!

速度的将自己洗完,裹着他宽大的衣袍出来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

见到她,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便挂了电话。

唐绵绵眼睛都不敢看他一眼,拿着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

她以为他会直接进浴室,却不想眼前忽然被一团黑影罩住,一抬眸,便看到男人那张好看的脸。

“毛巾。”他对她伸手。

“里面有啊。”她以为他是要自己手里的毛巾,下意识的指着浴室道。

“我帮你擦头发。”他淡淡的解释,俊脸逆着光,看不清楚太多的神色。

唐绵绵缩了缩,“我自己可以的。”

“同样的话,我不喜欢重复第二遍。”男人一把抽过毛巾,接替她先前的工作,忙了起来。

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伺候着,还真有些不习惯。

脑袋一晃一晃的,任由男人动着,眼珠子却滴溜溜的转。

“好了,记住不要睡觉,干一下再睡。”龙夜爵进浴室前,不忘吩咐道。

“噢。”她点点头,僵直着身体目送男人进了浴室,这才慌忙起身,迅速往床边走去。

本来是没想到应对办法的,可他刚才的话,提醒了自己。

如果他出来,看到自己睡着了,就没那个心思要那啥了吧?

对,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唐绵绵忽然觉得自己真机灵!

这样一来,即可避免与他尴尬的面对,又能回避两人共处一室面临的问题。

不顾自己还湿漉漉的头发,她整个人往被子里一缩,开始闭眸假睡了。

眼睛一闭上,整个世界的声音,便被放大了好几倍。

耳边,能清晰听到他淋浴的声音,以他那脱衣显肉,穿衣显瘦的身材来看,不难想象出是一副怎样活色生香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