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三十一章 我也是个好老公

Cindy进来倒水,看到这两人,马上换上一副严阵以待的表情,“付小姐,唐小姐,在喝东西啊?”

“是啊。”两人笑了笑,对她这种表情,有些茫然。

虽然她们是空降部队,但怎么说,也是Cindy的下属,怎么这会,还得让她这么问候自己?

这一点,两人都不习惯。

这是以前被压榨惯了的怪病,没办法控制,付染染悄悄的拉了一下唐绵绵,暗示她离开,一边笑着对Cindy说道,“Cindy,我们先去忙了。”

“好,二位慢走。”Cindy礼貌的道。

两人,“……”

二人出了休息间的表情,都像是被雷到了一样,抖了抖,一脸不止在。

付染染疑惑的问道,“绵绵,你说,这个Cindy,是不是知道了你的身份啊?”

唐绵绵很坚定的摇头,“应该不知道!我可是跟他说好了,不能把我们的关系说出去的。”

“那为什么她的反应,那么奇怪啊?”这一点,付染染想不通。

唐绵绵到是很单纯的认为,“或许就是一种礼貌呢。”

“是吗?”她表示怀疑,毕竟比唐绵绵多一些职场经验,自然想得也多,“不过,她肯定不会说出去就对了。”

“你怎么那么确定?”

“女人的直觉!”付染染傲娇了一把,才将她一推,“去,给你们家总裁大人,倒咖啡去,贴身丫鬟!”

“……”

唐绵绵作势怒了一下,才蔫啦吧唧的给龙夜爵倒咖啡。

只是她刚来,不知道老板大人的喜好,所以她倒的是速溶咖啡。

当她端着咖啡往办公室走去的时候,Cindy看了一眼那速溶咖啡,差点没惊得跳起来,着急的说道,“唐小姐。”

被她一叫,唐绵绵吓得差点打翻了杯子,紧张的问道,“怎么了?Cindy。”

“那个,BOSS不喝这种速溶咖啡的,他要现磨的。”

龙夜爵对这些东西都很挑剔,毕竟是第一豪门培养出来的接班人,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衣食住行什么的,都是最标准化的。

准确的说,就是贵族化。

所以,当Cindy看到她端着速溶咖啡的时候,差点没被吓晕过去。

“我看休息室只有速溶咖啡啊,所以就泡了一杯。”唐绵绵有些无辜,她哪里知道龙夜爵不喝速溶咖啡啊。

Cindy指了指总裁办公室,“里面有个专业的吧台,能做现磨的咖啡。”

“好吧。”她撇撇嘴,有些无奈,大老板就是磨叽,不就是咖啡吗,还要求这么多。

“这个咖啡给我去倒掉吧。”Cindy好心的建议道。

“倒掉?”唐绵绵惊讶起来,这咖啡也是一个很大的牌子,倒掉多浪费啊,她猛然摇头,“不要倒掉,我喝吧。”

Cindy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唐绵绵有些心虚的低着头,生怕被她看出什么端倪,“倒掉很浪费,要节约公司资源。”

说罢,她赶紧转身离开了,就怕Cindy还会多说什么。

而站在原地的Cindy则是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她那句话的意思,然后自言自语道,“看来以后,要在公司里推崇节约制度了。”

总裁夫人的意思,她必须要贯切实施。

唐绵绵端着咖啡,闪进了办公室,这才松了口气。

龙夜爵正在看文件,听到她的声音,微微抬眸,正好看到她那吐舌头的样子,眉梢一挑,“什么事情那么慌张?”

额,被发现了吗?

唐绵绵脸色一红,嗫嚅着解释,“Cindy说,你不喝速溶咖啡。”

“嗯。”他肯定了Cindy的话语,看来看她手中的咖啡杯,“所以,你端着的,是速溶咖啡?”

“对啊,因为我不知道嘛。”她为自己辩解,心里有些委屈,明明是他自己不说的。

男人一双静如深潭的眸子,掠起一丝涟漪,抬手说道,“好久没喝速溶咖啡了,给我尝一下。”

唐绵绵惊讶的瞪大眼睛,好像不敢自信自己听到的一样,“你要喝?”

“嗯。”

“可是Cindy说……”

“为员工以身作则试一下他们平日里的福利,可以吗?”龙夜爵打断了她的话,坦然自若的道。

唐绵绵被这个理由给弄囧了,悻悻的道,“你还真是个好老板啊。”

龙夜爵接过她递过来的咖啡,好看的剑眉轻轻一挑,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也是个好老公,你要不要试一试?”

唐绵绵,“……”

***

被总裁大人丢着这么大一个炸弹之后的唐绵绵,一下午都是施施然的,完全没办法专心工作。

他说的试一试到底是什么意思?

试一试他老公的身份呢,还是其他?

可是他已经不是自己老公了嘛,还需要试什么呢?

啊!

不行!

唐绵绵,你怎么可以在上班的时候,想这些个有的没的?

最近发花痴的行为,太频繁了!

一定是受到了总裁大人的影响,他总是说一些暧昧不明的话,让她一个人胡思乱想。

不行!必须要改变一下这样的局面了。

她猛然站起身来,做了一个很冷静的决定。

安义跟龙夜爵正在讨论着KO并购案的事情,瞧见那边原本在发呆的小女人一下字站起身来,狭长的桃花眼掠过一丝浮动。

而下一刻,那小女人激动的走到自己面前来,像是鼓足勇气的样子说道,“晚上,我不跟你一起回家。”

龙夜爵,“……”

安义,“……”

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安义有种想要逃离办公室的冲动,毕竟这种时候,爵少那起伏不定的脾气,他可不想体会。

正在找着借口,却听得龙夜爵淡淡的问道,“为什么?”

“我……”我不想跟你一起回家,因为我受到了你的影响!

这么理直气壮的借口,一定会彰显自己的勇气吧?

可是,她直说出来一个我字,在男人那深不见底的眼眸中,便自动弱了下来,“我……要跟染染去逛街,我之前就已经答应过她的,不能食言。”

“嗯?”他淡淡的挑眉,浓墨般的眸子不惊不喜,“既然约定好的,那去吧。”

唐绵绵惊讶的看向他,本以为很不好说话,谁知道他会这么快就答应,心里还觉得惊讶无比。

“可以早点去,逛完街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他声色还是淡淡的,不疾不徐,好像很随和的样子。

安义也觉得这不像是爵少的作风,小心了又小心,打量了好几眼,可都没发现异常。

唐绵绵扬起笑容,感激的说道,“不用提前下班,正常下班就好,我们就随便逛逛,不会很晚的。”

“卡有带吗?”

他关心的问了一句。

唐绵绵点点头,语气轻快,“有带。”

虽然她不会动那张卡,但带着以备不时之需,还是需要的。

龙夜爵眉角带笑,“记得我的礼物。”

哐当……

唐绵绵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绿化盆景,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她是真的没想到他还惦记着礼物……

这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斤斤计较?

龙夜爵丢下文件,掠过安义,疾步走了过来,扶起了踉跄的她,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

“没,没有。”

唐绵绵赶紧摇头,就怕这男人像上一次一样,丁点大的伤口,还将她送到医院检查,让医院严阵以待的样子,那种丢脸的情形,一次就够够的了!

龙夜爵显然不相信他,大手往她的裙子一探……

嘶嘶……

唐绵绵倒吸一口气!

这可是办公室!!

而且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

他就要撩开她的裙子检查?!

她慌乱的压住了他的手,猛地摇头,语气激动且急切,“我真的没事!”

安义咳嗽了一下,找了个借口,遁走,“我去催催预算的进度。”

龙夜爵这才想起来,她这么大反应是为了什么,沉了沉眸子,将她扶了起来,往沙发上一放,低头看着那膝盖上的伤口,“怎么那么不小心?”

“……”

既然都是不小心了,怎么可能知道嘛?

唐绵绵当然不敢说,只能在自己独自里腹诽。

“芦荟胶呢?”

“在我桌子上呢。”她欣欣然的道。

高大的身躯一下子站起身来,直直的走了过去。

她的办公桌,其实就是临时增加的,就在他的办公室内,仅仅只隔着一层碎珠帘子,有等于无。

唐绵绵这时担心的到不是他去翻看自己的包,而是担心外面有人进来,到时候看到大老板在给自己上药,那画面,完全不敢直视了。

她甚至有一种想要扑上去将门给关上的冲动。

龙夜爵拿着芦荟胶,走了过来,在她稍稍裂开伤口的膝盖上,又抹了一些药,才蹙着眉头问道,“为什么将纱布给撕掉了?”

“那个……太夸张了。”她只是破点皮,弄那么大一块纱布挂在膝盖上,真的会很夸张啊。

龙夜爵眉头皱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说,站起身来俯视着她,“既然受伤了,就不要去逛街了。”

“那怎么可以!”唐绵绵惊呼起来,可又觉得自己太过激动了,又赶紧解释道,“我还要去给你买礼物啊。”

“……”

男人的薄唇微微抿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说,回到办公之前继续忙了起来。

唐绵绵心中暗喜,自己这是逃过一劫的意思吗?

刚下班,唐绵绵就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办公室,生怕男人后悔。

当门关上的那一刹那,男人冷然的眸子抬了起来,眉宇间蹙得有些深邃,拿起电话按给了安义,“拍保镖跟着太太。”

“是。”

吩咐完毕,他才放下心来。

而唐绵绵却完全不知道这一切,还很高兴的去总裁办找付染染,“染染,我们去逛街吧!”

“逛街?你不跟你家那个回家了?”付染染觉得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