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三十二章 冤家路窄

这几日,自己都没能见到唐绵绵的影子,想来也是,毕竟是人家的老婆,人家霸占着,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这会儿她主动来提及逛街,这道是让她不习惯了。

“费什么话啊,走了。”唐绵绵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从笼中跑出来的小鸟儿一样,自由自在,欢快无比。

付染染也被她的情绪感染,拿起了包便说道,“走吧,阔太太,先说好,吃东西什么的,你付钱!”

阔太太……

唐绵绵囧了一下,“好,我付钱!就当是请我干儿子吃东西了。”

“切,没准是女儿呢?”

“那也一样。”

两人出了大厦,便直奔商场了。

唐绵绵本来只是来透气的,但是惦记着要给龙夜爵买礼物,所以也象征性的在寻找着。

心里却是一点底都没有,到底送他什么比较好呢?

他这么有钱,这么土豪,又是江城市第一豪门家的太子爷,肯定是什么都不缺了。

看来送礼物,只能送出新意了。

可新意却是最难选的。

在她犯难的时候,付染染却兴致高昂的选着婴儿用品,“这个怎么样?”

她手里拿着一套初生婴儿服,认真的问道,“摸着好舒服的感觉,很柔软。”

“好像不错诶。”唐绵绵也摸了一下,确实很舒服。

“两位太太,你们的眼光真好,这个可是我们这卖得最好的。”店员上前来推销道。

“那就买这个了。”付染染爽快的点头,选了好几个颜色。

唐绵绵第一时间拿钱出来,打算去付钱。

“喂,什么意思啊?我有说让你买吗?”付染染拽住了她,“你别以为你是阔太,我就妥协啊,我是不会妥协的。”

唐绵绵囧了。

付染染说话向来彪悍,所以她都已经习惯了她这样说话了。

“哟,这是谁啊?唐绵绵?我没看错吧?这里可是婴儿店。”严悠蓝那带着讥诮的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二人的话题。

一听到这声音,唐绵绵就有些反感。

付染染亦是如此,冷着脸看向说话的严悠蓝。

她的身后,站着两个中年女人。

唐绵绵在瞧见朱文怡的时候,心里陡然一紧,不安起来。

秦思悦正挽着严悠蓝的手臂,嘴角泛着讥诮的笑,“还真是冤家路窄,买个婴儿衣服也能碰上,真不知道有些人是不是有心的呢?还是对我们家世杰不死心呢?”

原本面色淡漠,不打算跟唐绵绵打招呼的朱文怡,一下子沉了脸。

唐绵绵因为碍于有朱文怡在,不好开口,而严悠蓝更是得瑟得不行,言语里极尽嘲讽,“妈,你不知道,她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就对世杰死缠烂打的,做过许多让人不齿的事情,现在这个行为,已经算节制的了。”

付染染本来是想看严悠蓝到底还有多无耻,所以才没开口。

但却没想到,已经无耻到了这个地步。

她冷笑起来,“到底是谁不要脸啊?抢了别人的男朋友也就算了,爬上人家床也就算了,居然还在这贼喊捉贼,严悠蓝,你到底要不要脸?”

严悠蓝没料到付染染语气会这么冲,气得脸色大变,“付染染,你说话给我放尊重点!”

“尊重?呵呵,尊重是给人,不是给牲口的好吗?”

论毒舌,她付染染从不输人。

严悠蓝被她讥讽得浑身都颤抖起来,指着她骂道,“你,你这是诽谤!”

“诽谤?需要找苏世杰来对峙吗?”付染染才不怕她呢。

唐绵绵拉了一把付染染,不想她吧事情闹大,毕竟朱文怡在这里,那可是龙夜爵的妈啊。

万一牵扯到了苏世杰,牵扯到了之前自己的一段情,肯定形象分又会掉的。

可付染染那倔脾气一上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严悠蓝本来是心虚的那一方,听到她说要找苏世杰,有些紧张,但还是故作镇定的道,“这才是你们的目的吧,想要引世杰出来,好对他死缠烂打的,我就说嘛,你们跟着我,心思绝对不简单。”

付染染还没见过人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居然把黑的说成白的。

她气的骂道,“严悠蓝,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你这么不要脸,你父母知道吗?哦,不对,我都忘记了,你根本就没父没母,孤儿院出来的白莲花一朵。”

严悠蓝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心里一慌,紧张的看了一眼一旁的秦思悦。

她当初可是跟秦思悦说,自己的父母也是企业家,家里有自己的公司之类的……

也就是伪装豪门,想要博得秦思悦好感的。

这会儿被严悠蓝给揭露开来,她不免心虚了。

秦思悦显然也听到了这番话,惊讶的问严悠蓝,“蓝蓝,她怎么说你没父母?”

“妈,你别听她瞎说,她就是为了故意激怒我的,想要引世杰出来,我父母你不都见过了吗?”严悠蓝慌乱的安抚着。

秦思悦心底虽然疑惑,但也想起自己当日曾经进见过她的父母,也就自然而然的认为是这个女人在污蔑自己媳妇了。

当下便冷笑道,“狐狸精就是狐狸精,居然还编造出这种谎言,真是好笑,以为我会上当吗?。”

付染染像是明白了什么,嘴角扬起讥诮的笑容,似笑非笑的看着心虚的严悠蓝,“原来有的人不止无耻,还很不要脸啊。”

“你说谁呢?”秦思悦听到这句话,以为是在骂自己,气得扑上前来,想要跟她算账。

付染染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把挥开了她的手,狠劲的骂道,“你们都是一样,一路货色!”

“染染,染染,我们走吧,不要跟她们争论了。”唐绵绵看到朱文怡的脸色已经沉得吓人了,心里紧张得不行。

虽然她也很像骂回去,可一看到朱文怡的脸色,就想起龙夜爵,害怕给他带来麻烦,只能拉着染染了。

可一向欺软怕硬的严悠蓝见都这样的情况,自然觉得她是在害怕,便无耻的说道,“怎么?被我说中了?唐绵绵,你就这么不要脸吗?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对世杰死缠烂打也就算了,现在世杰都结婚了,你还想着嫁入豪门呢?你少做梦了,世杰只不过是玩玩你而已,现在他已经结婚了,你就滚吧!你已经没机会了。”

被她这么一骂,唐绵绵有些懵了。

她从没想过,严悠蓝居然恶毒到了这种程度。

而付染染本身脾气就很暴躁,听到严悠蓝这么无耻的话之后,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去就给了她一巴掌。

清脆的响声,让着整个婴儿用品店的人,都怔住。

火辣辣的痛感,让严悠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捂着自己的脸颊,跟秦思悦哭诉,“妈,你看,她打我……”

“别哭,妈会给你做主的!”秦思悦气愤的骂道,上前去就要跟付染染拼命。

唐绵绵想着染染现在是孕妇,万一被伤到了,那她可罪过了,马上上前去招架着两人。

慌乱之中,唐绵绵被严悠蓝给甩了一巴掌,这一下,可让她彻底的怒了。

虽然她是小绵羊,但小绵羊也是有脾气的。

她气得反手抓着严悠蓝,狠狠的踹了一脚。

严悠蓝被她按倒,没力气反抗,而唐绵绵却眼尖的发现,秦思悦抬脚,真想踹上染染的肚子。

“不可以!”她尖叫起来,猛的扑了过去。

尖锐的高跟鞋,狠狠的踩在了她的背上。

那感觉,就好像被刀子狠狠的刺在背上一样,痛得她叫了一声。

这是要死了么?

“住手!”一个冷冽的男声,打断了这无休止的缠打,没有半分温度,“你们在做什么?”

这声音……有些熟悉。

唐绵绵着急回头,看到的身后站着的男人,正是龙夜爵的好友,祁云墨。

祁云墨沉着脸,阴郁得有些吓人,他不顾自己身侧的女伴,大步的走了过来,走到了付染染身边,将那正想要打她的秦思悦,一把推开来。

这让猝不及防的她,一下子狠狠的摔倒在地,狼狈不堪。

而付染染,被男人猛地一把拥进了怀里。

她紧张抬头,看到是祁云墨时,脸色一沉,想要挣扎开来,却发现男人的力道很大,紧扣着她的腰,占有欲十分明显。

严悠蓝不认识祁云墨,气得大骂起来,“你是谁?你居然敢打我妈妈,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是吗?”祁云墨半眯的眸子涌动危险的光芒,嘴角似笑非笑,“那我到要好好看看,你打算怎么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被推到在地,打算跟祁云墨算账的秦思悦,在看到他的模样之时,一下子愣住,随即站起身来,拉住严悠蓝,“蓝蓝,别冲动!”

“妈。”严悠蓝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不明白自己这个向来睚眦必报的婆婆,为什么忽然这么不计较了。

而且那眼神,还有些害怕这个男人的样子。

难道着男人有什么大来头?

一直没开口的朱文怡说道,“云墨,你怎么这么冲动?”

“朱阿姨,原来你也在啊。”祁云墨那似笑非笑的眸子依旧潋滟,甚至有几分深意,“那就奇怪了,你看着这俩泼妇欺负自家媳妇,而你却不帮忙?”

朱文怡本来是想劝祁云墨大事化小的,可谁知道他忽然这么质问。

而唐绵绵也被祁云墨的这番话,给弄得有些慌乱起来。

朱文怡沉着脸,冷冷的剜了一眼唐绵绵,才开口道,“我不爱管这闲事,再说了,是不是媳妇,我可没承认。”

秦思悦是个人精,从这话中,听出了几分,便拉着朱文怡问道,“龙太太,祁先生说的是谁呢?好像在说你儿媳妇?”

严悠蓝美眸一闪,有些狐疑的看了看唐绵绵。

难不成,祁云墨说的人,是唐绵绵?

不可能吧!

她刚跟苏世杰分手,应该是最落魄的时候,怎么可能嫁给龙家的人?

一定是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