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瘾

第三十章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好残忍的形容!

唐绵绵在不呼吸不过来前,探出头来,又愤愤的瞪了一眼隔墙,为什么自己先前没发现,那里有门?

这样跟睡一个房间有什么区别啊。

呜呜……

唐绵绵忽然觉得,困住自己的那张大网,好像又收紧了几分。

而回到房间的龙夜爵,薄唇翘起妖冶的弧度,抱着双臂,站在槅门前很久,才扬着狼一般的笑容,回到了床上。

对于她,他势在必得。

****

“绵绵?绵绵,起床了。”

唐绵绵睡得正香,却恍惚间听到了老妈的声音,不由得撒娇,“妈,我再睡一下,好困。”

“还赖床啊?”

“唔,睡一下嘛。”她依旧在床上磨蹭着。

“再不起床,我就吻你了。”

不再是老妈温柔的声音,是一把魔魅嗓音,发挥着无限的诱惑力,低沉得让她心尖发颤。

这声音,为什么那么熟悉?

“老婆,你真的想我吻你吗?”好听的嗓音,再度响起,这一次,更清晰了几分。

唐绵绵脑中警钟大作,迅速整理着一些碎片。

好像自己已经结婚了,好像自己还住在一个男人的房子里,好像自己没在家……

那为什么会听到老妈的声音……难道是自己幻觉了吗?

唐绵绵猛然惊醒,正好看到男人那带笑的眸子,还略微失望的说道,“醒了?看来不能吻醒你了。”

唐绵绵,“……”

这张放大的俊颜,让她又一片刻的呆滞,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才想起,他怎么又在自己的房间!

迅速的往槅门看去……

果然,那门又打开了。

唐绵绵欲哭无泪了。

他就这样登堂入室,真的好吗?

“已经八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你是打算继续请假吗?”龙夜爵适时的提醒还在走神的唐绵绵。

这一下,刺激到了唐绵绵的神经,她失控的叫了一声,慌慌张张的滚下床,去衣柜翻着衣服。

只是当她看到一件裸肩礼服的时候,有一片刻的呆愣。

这不是龙夜爵说太露的那件礼服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疑惑的转过身,她求证的看向龙夜爵,后者只是不自在的咳嗽了一下,“这衣服适合在家里穿。”

家里穿?

唐绵绵脑容量显然不够用了。

有谁会在家里穿礼服的吗?

土豪的世界,果然是她不能理解的。

迅速的换好衣服,梳洗完毕,唐绵绵只花了十分钟,这可让龙夜爵有些意外,“这么快?”

“还好,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可是四分钟就好。”

在学校不用在意外貌什么的,只需要简单的扎个马尾,套上运动服就好。

现在上班了,她还是得打理一下头发,衣服也是带点OL风格的裙子,所以比较耽搁时间了。

龙夜爵对这小女人有些刮目相看了,但还是说道,“看来你在学校的时候,就经常贪睡,嗯?”

唐绵绵,“……”

这不是重点好么?

本来是想得瑟一下的,结果反被他这样给嘲笑了。

唐绵绵抑郁的跟着他下楼。

其实她也不是赖床,主要是昨晚自己在床上,辗转难眠。

一方面是因为浴室发生的事情太过尴尬,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离开前的一声老婆,一个吻,让她激荡了一个晚上。

直至凌晨两点多,才睡着。

这样的状况,怎么可能起得来?

反而是他这个罪魁祸首,这么神清气爽的。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唐绵绵内心十分不平,憋着气吃着早餐。

“你的手受伤了,怎么做的早餐?”喝着最爱的酸奶,唐绵绵这才想起了重点。

“安义送来的。”男人不疾不徐的道。

唐绵绵囧了。

可怜的安义,还真是万能的特助啊。

跟着龙夜爵,一定很累吧。

唐绵绵一边喝酸奶,一边想着自己以后要好好对待安义,不然也对不起人家的辛苦付出啊。

安义正好推门进来,见到用餐的二人,笑眯眯的问道,“爵少,太太,用完餐了吗?”

“嗯,好了,安特助,你吃了没啊?”唐绵绵将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了,热切的小眼神,看得安义有一片刻走神。

太太这是肿么了?

“吃过了,对了,太太,这是我给你带来的芦荟胶,你等伤口结痂之后,再用,能不留疤痕。”

安义讨好的将芦荟胶递了过去。

唐绵绵高兴的接过来,一边感激的道,“安义,你真是太好了。”

“咳,”龙夜爵微不可查的咳了一声,“我吃完了,上班吧,已经迟到了。”

迟到……

唐绵绵又被刺激到了,急匆匆的拿着酸奶,抓起包,便跟着两人出了房子,一边还焦急的说道,“我这样天天都迟到,肯定会被炒鱿鱼的。”

安特助笑着宽慰,“太太,没人敢炒你鱿鱼,你放心好了。”

“越是这样,越会让人怀疑啊。”唐绵绵欲哭无泪了。

“没关系,我已经跟财务科长知会过了,说你跟着我在采买一些东西,统计报表呢。”安义微笑着说道。

唐绵绵囧了一下,“这样也可以?”

“当然,你就安心吧,太太。”安义依旧是那副温润笑着的样子。

心里想着,我这么为爵少着想,假期肯定很快就会落实了。

他已经在幻想自己躺在马尔代夫的沙滩上,享受阳光美女的画面了。

只是,现实总是残酷的,安义这么洋洋得意,却忽略了一旁男人冷魅的眼神。

上了车,他忽然觉得一股寒气逼人。

小心翼翼的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表情不佳的爵少,在看到那冷然的眼神之时,下意识的缩缩脖子。

大脑中已经第一时间宣布了一级警戒,爵少今天心情不好,必须得小心点了。

唐绵绵显然还在介意自己又迟到的问题,闷闷不乐的揉着自己的包,“我觉得,我还是不适合这个工作。”

而且最近状况连连,她自己都没办法预知。

而龙夜爵却很淡然的建议,“你可以做我的贴身秘书。”

贴身……秘书?

这个职称怎么听起来,那么的不自在呢?

特别是贴身二字……

而且她很怀疑,有这个职位吗?

可看男人还是那气定神闲的样子,不免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开着车的安义,这才想明白了什么,不由得对自己的老板,肃然起敬。

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为的原来是这个。

大BOSS,你太腹黑了!

他肯定是知道安排太太直接去做贴身秘书,肯定会被拒绝,所以故意安排她到了财务部,为的就是让她自己觉得寸步难行。

在犯难的时候,大BOSS又适时的提出,做他的贴身秘书。

于是,这样……

好吧,安义对爵少这种恶趣味,表示不敢苟同。

而唐绵绵还在犹豫着,“秘书的工作,我到是做过,但是你的秘书不是很多吗?”

“是很多,但是贴身秘书,还没有。”他淡淡的道,星眸半敛,眼睛目不斜视的看着手里的文件,好像很专心的样子。

“贴身秘书到底是做什么的?”她总觉得这是个坑。

可又不知道到底坑在哪里。

“安义,你给她解释一下。”男人薄唇轻启,命令的开口。

原本在专心开车的安义,听到他的吩咐,差点把持不住。

这个职称……他该怎么解释?

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爵少,权衡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贴身秘书,其实就是爵少随叫随到的秘书,跟总裁办的秘书不一样的是,可以跟着爵少出行,应对一些必要场合的秘书。”

这么说,没错吧?

安义小心的看了一眼爵少,发现他并没有任何表情,才松了口气。

唐绵绵越来越糊涂了,“怎么好像贴身丫鬟一样的?”

“噗!”

安义实在是忍不住,喷了。

夫人这形容,真的是彪悍了。

虽然大致内容是差不多啦,不过,他还是得帮着说话,“公司其实一直都想要给爵少找这么个秘书,但一直都没遇到合适的,而且,那些秘书一来,才上一天班,便花痴得完全没办法工作,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了,现在太太来做这个,真的是太合适了。”

安义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唐绵绵有些囧了,“花痴?”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都有花痴的时候,更何况那些个女人呢?

“那我现在就调过去,会不会被人说闲话?”这才是她犹豫的。

“闲话?我们爵式是大公司,没人敢说闲话的。”安义很笃定的道。

好吧。

她明白了。

唐绵绵最终妥协,去做了那什么贴身秘书。

当她出现在总裁办的时候,总裁办的秘书们,都斯巴达了。

Cindy更是茫然了,怎么又来了一个女人?

跟老板有关系的,不是那个付染染吗?

带着八卦的心情,Cindy将安特助拉到了角落,悄悄的问道,“这个女人,又是什么来头?”

安义神秘一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自己体会吧。”

说罢,安义得意洋洋的离开了。

而Cindy则是呆住了。

这个女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那不是说……

哦,天哪,她发现了什么。一人之下

对于唐绵绵一下子从财务部,调到了总裁办,这种逆天的事情,本应该议论纷纷的,可整个爵式就好像是有默契一样,没人提这件事情。

付染染到是很乐见其成,她正好觉得自己在这里都没朋友呢,唐绵绵一来,她这是找到小伙伴的感觉啊。

休息间里,两人各自捧着酸奶喝着。

付染染笑眯眯的说道,“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的。”

“什么?”

“到这儿来啊。”她不怀好意的笑着,“放在身边,才安心啊。”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呢?”唐绵绵被她看得心里发毛,有些囧然的道。

“因为你傻。”

“……”

还能不能越快的玩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