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64章 贪恋她的味道

简沫起了身,迎上顾北辰就勾上了他的脖子,脸颊贴着他健硕的胸膛,格外的腻味……就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寻求着最亲近人的慰藉。

“怎么了?”顾北辰感觉到简沫的不对劲,轻声问道。

简沫在他怀里摇摇头,声音闷闷的,“没事,就是想你了……”她紧紧的贴着他,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那种安全感竟是让她的一晚上不安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

顾北辰下意识的圈住了简沫的身体,薄唇浅扬了个温暖的弧度,“一般你想我的时候,都是有小心思的时候……说,发生了什么事儿?”

“没事。”简沫在顾北辰怀里摇了摇头,声音越发闷闷的。

下午开车回家,虽然苏钧离说那天的车祸没有事情,可是,想到修车厂的人说的话,她心里就格外的不安。

她之前一直没有管,醒来后也没有看到过那个被撞得车,甚至……被撞车主也不清楚是谁。

之前没有去想也不觉得会有什么大事,可如今越想,越觉得心里发慌……一晚上,她没有心情的就在沙发上不停的调着电视台,其实什么也没有看进去。

那一刻,她从未有过的希望顾北辰就在身边。仿佛,如果他在身边,她就能够安心一样。

没有上楼,就这样傻傻的等着……想着他有可能不说,也是会回来蓝泽园的。

被开门声惊醒的那刻,简沫从未有过的欣喜瞬间以上了心房的位置,那样的蠢蠢欲动让她几乎忘记了反应。

“车都修好了?”顾北辰眸光微深的引导着问道。

简沫点点头,“我有些不想开这个车了……”想到那晚有可能是大事故,她就对这个车有些抗拒。

“嗯……”顾北辰淡淡开口,透着些许不自知的寵溺,“明天我让人重新送一辆过来。”

“不要……”简沫抬眸,长长的睫羽扇动了下,撇嘴说道,“我现在全身穿奢侈品,都已经流言蜚语了,回头再开个豪车,指不定又有什么新闻出现呢。”

顾北辰指腹摩挲在简沫的嘴角,如黑曜石般的墨瞳微深,“你本来就是顾太太,有什么怕说的?”

简沫双臂勾着顾北辰的脖子,笑靥如花的在他唇边儿亲了下,“可别人不知道啊,我还是低调点儿好了。要不,回头你绯闻女友嫉妒了来找我麻烦。”

顾北辰笑了,“我看是你怕曝光……”说着,他墨瞳深处滑过炙热的邪魅,一把打横的就将简沫抱了起来,往楼上卧室走去。

“你还没有洗澡……”在顾北辰将简沫扔到床上的时候,她娇嗔的说道。

顾北辰压了下来,“做完再洗……我们一起洗!”他补充一句,薄唇已经落在了简沫的眉眼上。

简沫被他弄的有点儿痒,“阿辰,喜欢你……”她有些腻味的说道。

顾北辰眸光深了下,双臂撑着简沫两侧微微抬头,眸光深邃的看着她,“今天嘴这么甜,看来不好好伺候你都不行……”

话落,顾北辰顿时俯身而下,将简沫要说话的嘴擒住,狠狠的吻了起来……大掌更是探入了她的衣服里,开始肆无忌惮的游离在那细滑的肌肤上……

不过片刻,两个对彼此敏感的身体上的刺激下,嘤咛声和粗喘声交汇出了夜晚迷醉而又旖旎的风光。

……

简桁看着头包得就和粽子一样的梁子超脸色有些冷,听了他的抱怨后,视线更是有些深,透着诡谲的寒气。

“妈的,这个就是你所谓的能弄到更多钱?”梁子超越想越气,因为说话动作太大,牵扯到了额头上的伤口,痛的他呲牙咧嘴的。

“顾北辰不这样做,我还想着有可能他和简沫没有关系呢……”简桁冷嗤,“可他这样做了,想来他和我那个妹妹关系可是好的很呢。”

“好又能怎么样?”梁子超呲牙咧嘴的就吼道,“好的结果就是我们被反威胁了。”

简桁斜睨了眼梁子超,对于他猪头一样的脑子无力吐槽,“哼,那晚车祸的视频我们手里有,那些照片不过是备份……如果他愿意看到简沫吃上官司我不介意。”微微一顿,“再说了,除了顾北辰,不是还有苏钧离吗?”

梁子超轻轻扶额忍着痛,看着简桁就奸笑了起来,“简桁,你还真够狠的……拿你妹妹说事儿。”微微一顿,他眼底溢出猥琐的光芒,“话说,你妹妹长得还真不错,不如回头让我……”

“你想都不要想!”简桁打断了梁子超精虫上脑的思想,“女人……只要有钱什么时候没有?你要是真动了简沫,回头才是真的拿不到钱。”

梁子超被简桁这样一说,也觉得确实,虽然心里还是对那张脸蛋和身材有想法,倒也没有深想。

“接下来要怎么做?”

简桁调出手机,看着里面他小女警哪儿弄到的道路视频片段,嘴角勾了笑,“当然找金主弄钱了……”说着,他将手机插到了电脑上,将视频导出后存了档。

今天让梁子超给萧景邮寄那些照片,目的不是他,而是顾北辰……果然,晚上顾北辰到了。

简沫和顾北辰有一腿的话,想想都是让人兴奋的事情呢……

被自己的亲哥哥在两年前算计的送入陌生男人的房间,缠绵过后,她的第一次失去。

这会儿正在和顾北辰洗鸳鸯浴洗的又在偌大的按摩浴缸里纠缠到一起的简沫,怎么也没有想到,两年后,她的哥哥又要开始算计她。

“我,我不行了……”简沫数次达到巅峰,实在应付不了顾北辰不知疲倦的进攻,急忙讨饶。

顾北辰牙齿啃噬着简沫光滑的肩胛,“还敢说我不行?”

简沫一疼,都快要哭了,“我错了……”

“嗯?就这样?”顾北辰轻咦,好看的眉眼微挑了个邪肆的弧度。

简沫心里一边儿骂着顾北辰“禽獣”,一边儿妖娆的勾着他就亲了亲,笑的妩媚动人的娇嗔说道:“老公颜高器粗活儿好……是最棒的男人!”

顾北辰看着简沫讨好的样子,薄唇浅扬了个若有似无的弧度……他发现,他越来越贪恋这个小女人的味道了。

其实,她当他老婆还是挺不错的。

夜晚,顾北辰搂着简沫,她怕是累坏了,没一会儿就靠着他的胸膛睡着了。

就在夜色沉静如水的时候,顾北辰的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了起来……他先是将手机接起,随即看了眼怀里的人,见她微微皱了下眉后又睡了过去,嘴角微微勾了抹寵溺的笑意。

顾北辰轻轻抽搐胳膊下了床,拿了手机到露台上去接,“处理的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