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65章 为她所做

“辰少,”电话里传来萧景恭敬的声音,“都已经处理干净了……龙少说,只要对方发邮件,一定能够跟踪到IP地址。”

顾北辰眸光微深,就好似和墨夜晕染了一样,透着属于黑暗的危险,“我要的是万无一失。”

萧景就算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顾北辰身上的戾气,他暗暗咧嘴了下说道:“一定能够销毁那晚车祸的所有。”

“嗯。”顾北辰听到保证后,凝着的脸部线条微微缓和了下来,“等下派人过来将车处理掉,另外,将车连夜改装送过来。”

萧景好想哭诉,他好想回家睡觉……可惜,没敢!

“辰少,我这就去办……”

唉,谁叫他是打工的呢?老板帮老板娘善后,他这个跑腿的自然要勤快点儿。

洛城的太阳依旧升起……晨曦划破东方,在整个城市落下一层慵懒的光芒的时候,新的一天如期而至。

简沫看着院子里的那辆车,明明还是自己的那辆“破车 ”,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觉得不对劲。

比如,这个轮胎的钢圈好像不是以前的那种样子……再比如,玻璃好似也被处理过,可是,又好像就是以前的。

“怎么,等着我送你?”顾北辰一身得体剪裁的墨蓝色西装走了出来,鹰眸幽深的看着简沫站在她那辆车跟前儿发呆。

简沫皱眉,有些无辜的看向顾北辰,“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的车不对劲。”

“嗯?”顾北辰冷峻如雕的脸上没有半分情绪。

简沫指了指车轮胎的钢圈,“我记得以前好像是那种梅花形状的……这怎么成了奔驰标志那样的三叉了?”

顾北辰冷漠的轻睨了眼,随即看向简沫的视线透着一抹轻蔑,“你自己的车问我?那我问谁?”撂下话,他眼底有着明显的“人要弱智了怎么都聪明不起来”的鄙视感,然后在简沫张牙舞爪的状态下,转身上了他那辆世爵……

启动,漂亮的甩尾……然后离开。真真儿是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傲娇又冷漠的男人真可怕!”简沫撇嘴,“有本事在床上的时候也别禽獣……”她一边嘟囔着,一边儿开了车门就上了车。

如果说那会儿感觉轮胎不对劲,那么……简沫这会儿坐在驾驶座上就更加觉得有些诡异,可是,这样的诡异是什么她也说不清楚。

启动车,“呜呜”的低鸣声透着嚣张的嘶吼……简沫微微张了嘴,为什么她觉得她的“破车”突然有种跑车的嘶吼声?

简沫一路疑惑的开着车去了公司,不管是启动还是停车,仿佛都很顺……比她昨天开的时候还要顺手了。

简沫对车不懂,最多也只能认得几个车型的牌子……那还归结于顾北辰三天两头的换座驾。

明明感觉到车不对劲,可是,她就是不知道哪里不对劲……最后,索性也不去想了。

萧景顶着两个熊猫眼精神萎靡的看着电脑上的数据,一早上咖啡都不知道喝了几杯了……

“昨晚做贼去了?”苏珊看萧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不由得问道。

萧景看着苏珊就是长长的一叹……何止做贼?简直是丧心病狂去了。

为了销毁简沫那晚的车祸现场,他不仅要重新还原现场来个以假换真,还要盯着将车给改装了……硬生生的将一辆十万的破车给弄成了价值几百万,快千万的豪车。

这辆车也变成了有史以来最低调奢华的豪车……披着现代的皮,内里全然是世界顶级配置!

光是制动就花了大价钱……绝对能做到第一时间刹车!

辰少为了简沫,还真是费劲了心机……就是不知道辰少有没有感觉到,他最近对简沫越来越不同了。

果然,男人和女人一样,不能太过安逸……如果有对手出现,就能激发某些潜意识的占有欲。

“滴”的一声传来,萧景立马精神一震,急忙点开发来的邮件……看着那封邮件,他原本的疲惫一扫而光,甚至眼底溢出兴奋的光芒。

苏珊一见,就还知道他准没做什么好事……

萧景没有管苏珊什么时候去秘书室的,只是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游离起来,不一会儿,龙枭那边儿的人就反馈了IP路径。

萧景将电话打了过去,龙枭亲自接的,“龙少,怎么样?”

龙枭微勾了唇角,凉薄的唇透着冷漠嗜血的气息,“不管是电脑还是将要连接电脑的任何电子设备,都会被植入木马。”

“这下辰少就放心了……”萧景顿时舒了口气。

龙枭眸光微深,清冷的问道:“北辰这是对简沫上了心?”

萧景耸肩,“龙少,我觉得这问题你得问辰少……我说了不算。”

龙枭眸光微深,没有说什么,只是挂了电话。

他自然不会去问北辰和简沫之间的事情,两个人不管在一起为什么,或者以后能不能走到最后,都不是旁人参与得了的。

简沫一扫昨晚接车后的阴霾,今天明显的心情轻松……做起事来也事半功倍。

这两天公司里的新闻八卦也因为苏钧北的个人独奏会从顾北辰热换成了苏钧离热,甚至,在整个洛城刮起了一场关于“钢琴王子苏钧离弹钢琴也能让人怀孕”的风潮。

“沫姐,我的票如何了?”向晚寻了空挡就拽了简沫问道。

简沫昨天接车后心神不宁的给忘记了,见向晚一脸期盼的样子,也只能当着面儿给苏钧离打了电话……

苏钧离正在昨天和梁子超碰面的茶餐厅等他,接到简沫的电话有些意外,可还是接了起来……

“那个……忙吗?”简沫的声音有些踟蹰。

“不忙……”苏钧离浅笑,温润的脸就和外面的朝阳一样,让人舒逸,“有事?”他轻问。

简沫看着向晚双手合十的拜托的样子,翻翻眼睛无奈的只能问道:“那个……我就想问问,你演奏会还有票吗?”

苏钧离听了,温润的眸子里溢出笑意,“你想去听?”

简沫抿了抿唇角,“我倒是想……可听说一票难求。”

“那是对别人……”苏钧离的声音都柔和了几分,“给你留个贵宾席好吗?”

“不用不用,我随便位置就好了……”简沫急忙说道,“其实,主要是我有可能需要多几张的票。”说到这个,她有些不好意思。

“需要几张?”苏钧离避重就轻的问道。

“嗯……三张好了。如果困难的话,两张也可以……”

“好,我给你留三张。”苏钧离应了声。

适时,梁子超带着一顶鸭舌帽走了进来……苏钧离面不改色,依旧温润的说道:“我这会儿有点儿事儿,回头把票给你送过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