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正文_第63章 顾北辰的阴狠手段

顾北辰看着那些照片,鹰眸渐渐变得幽深不见底……最后又看了那封打印的信,不免冷嗤一声。

“辰少,需要去处理吗?”萧景看着顾北辰微凛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道。

“约!”顾北辰薄唇淡淡溢出一个字,让人听不出他此刻的情绪。

萧景到底是跟在顾北辰身边很久的人,一个字,已然明白他想要做什么,“好。我这就去办……”话落,他已经拿着那封有着联系方式的打印纸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夜晚,地下重金属酒吧在沉寂的夜里依旧传来刺耳的轰鸣音乐声,舞池内的红男绿女随着音乐尽情释放燃烧着自己。

这里,没有白日的烦恼,只有疯狂的发泄!

Devil's kiss吧,是洛城出了名的黑暗场所。这里有着不为人知的交易的同时,却一直能在洛城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屹立不倒,可想而知后台的强硬度。

顾北辰坐在一间包厢里,修长的双腿随意的交叠着,搭在腿上的手上夹着一只没有点燃的烟……

昏暗的灯光死角下,他犹如隐藏在黑夜里的魔鬼,随时等待着猎物吞噬殆尽。

“铛……哒……铛……哒……”

钢制火机一开一合的声音在空寂的包厢里格外的诡谲,落在对面沙发上的那个人心里,透着诡谲到沉戾的压迫感,几乎让他忘记了心跳。

“想要多少钱?”顾北辰轻启薄唇,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感情。

梁子超暗暗吞咽了下,他从进来就没有看清过对面坐着的人是谁,只是,那一身让人无法只是的睥睨的霸气让他不由自主的矮了几分。

“五……五十万……”梁子超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平静。

顾北辰微勾了唇角,眸光微垂,“不多……”清淡的两个字,透着一丝不忍直视的笑意。

梁子超心里猛然一惊,急忙说道:“我是说,每个月五十万……”

萧景站在一旁笑了,辰少最讨厌贪得无厌的人……如果仅仅是五十万,也许还就真给了。那钱,不够给简小姐买接下来那辆车的一个轮胎。

“每个月五十万对我来说……也就是吃了顿饭罢了。”顾北辰抬手,将烟含在了嘴里,随即点燃。

微弱的火光让梁子超有那么一瞬间看清了顾北辰,只是一眼,他觉得那人的眼睛森冷幽深的不像是人间,就好似地狱里走出来的一样,让人心瞬间凉透了。

“那,那你的意思是……”梁子超虽然害怕,可到底抵不过心底的贪欲。

顾北辰薄唇边儿噙着一抹笑意,那样的笑透着冷嘲的危险,“你说……你和你身后那位的命值多少钱?”

梁子超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怔愣的看着对面的虚影。

顾北辰微微俯身,示意了下梁子超伸手,随即将烟蒂就这样狠狠的捻灭在了他的手上……

“啊”的一声惊叫,梁子超烫的就想要缩回手,可是,萧景却快了一步的直接将他的手腕摁住。

顾北辰缓缓起身躺靠在沙发上,看着梁子超因为被烫而疼的扭曲的脸,冷声说道:“买你们的命,只需要十万!”

梁子超心一惊,下意识的就想要收回手。

萧景看似有些单薄,可是,手劲儿极大……他猛然一抓一带,梁子超已经被摁到了桌子上。到底是龙枭训练出来的人,怎么会是表面看的那么“平易近人”?

顾北辰冷漠的看着这一幕,声音冰冷无情的溢出薄唇,“从来,没有人可以威胁我,懂吗?”

“啊——”梁子超痛叫出声,“你,你想要干什么?”

顾北辰重新点燃了一根烟,吸一口,烟雾吐出薄唇,“想要谈,让你朋友过来和我谈!”微微一顿,“只给你十分钟!如果他不来……我会做出什么,我自己都不能保证。”

适时,萧景一把放开了梁子超,冷漠的看着他。

梁子超有些瑟缩,“我,我朋友还……还在……还在住院……”他大着胆子将简桁教他的话说了出来,“我就是要拿到钱去交医药费的。”

“哦?”顾北辰轻笑,“这样啊……那不如,你进去陪你朋友如何?”

话落的同时,萧景已然一把抓住了梁子超的头发拽着就往前面的茶几磕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传来,玻璃茶几应声而碎。

“啊——”惨烈的叫声透着哀嚎传来,梁子超只觉得有什么粘稠的东西将视线给糊住了,疼痛更是顷刻间排山倒海的袭来。

顾北辰冷漠的看着梁子超滚在地上,疼得身体都蜷缩了起来,他有些嫌弃的看了萧景一样,“啧啧,下手太重。”

萧景暗暗翻翻眼睛,心里将顾北辰这嗜血冷漠的主儿腹诽了一遍,缓缓说道:“见血了,辰少……不如用三成的年终奖给我压压惊?”

顾北辰一听,摇头,“给他医药费也就几千块,你三成年终奖可过百万了,不合适。”

“……”萧景顿时无语,辰少,你这样小气真的好么?

顾北辰放下交叠的双腿,燃着的烟蒂被他随手一弹,正好落在梁子超捂着额头的手背上,听到一声痛闷声的时候,他淡漠的说道:“钱,我一分都不会给……想要威胁简沫,你只管继续好了。”

话落,他抬了冷漠的步子就欲离去……

顾北辰就在越过蜷在地上的梁子超的时候停下,微微偏头垂眸,睥睨俯视着他说道,“有些人,不是你能碰的……如果不怕死,你倒是可以挑战下我的底线。”

话落,他没有在多一分的停留的离开,就好似包厢里有什么让他嫌弃的垃圾一样……

萧景留下了处理后续,辰少亲自出面,可想而知这个威胁让他有多生气了……这人也是找不到人威胁了,找顾太太?简直找死!

“唉,你说说,你缺钱就缺钱,干什么非要得罪一些不能得罪的人呢?”萧景的语气有些无奈,“跟着后面我不能回去休息,也是很心塞啊!”

顾北辰开着车一路往蓝泽园驶去,夜色下的洛城就好似披着华丽外衣的魔城,让你沦陷的同时,总是被利益驱使着。

开门进了屋子,简沫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还开着……

许是动静有些大,或者简沫睡的比较浅,她睁开惺忪的眼睛看着顾北辰,声音囔囔的说道:“阿辰,你回来啦……”

那一刻,顾北辰的心里竟然有种温暖滑过……进屋有人等着你,那样的感觉有些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