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七十六章 一人战天下

“凌志,你……”柳无心抓住凌志胳膊,显然她也是存了和其他人一般的心思。

“师姐,你放手!”

凌志摇了摇头,伸手拿开柳无心握住自己胳膊的手,随即身形一起,直朝战神台中心跃了过去。

“宗主,你不用为难,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正如刚才白长老说的,这事是我自己惹出来的,犯不着连累宗门!”

凌志卓立高台,先是朝慕容非凡拱了拱手,这才转身看向花雨堡的掌门,“你刚才狠言让我上来,是因为刚才那一场比斗,我出声提醒了我师姐,你觉得我破坏了比赛规则,所以想问我的罪对吗?”

花毕云眼中闪过一抹讶色,似没想到这小小的玄武境蝼蚁,落霞宗区区一个外门弟子,竟然敢如此放肆的站在自己面前,甚至说话的语气都不吭不卑。

但他终究是一派之尊,短暂的愕然过后,很快就恢复正常,看着凌志淡漠道:“你倒有几分勇气,不错,既然你已经明白了,那你说,你究竟该当何罪?”

“凌志固然有罪,但前辈你是一派高人,总不可能亲自对我小小一个落霞宗外门弟子出手吧?”

华毕云一阵无语,他正准备要一掌毙了凌志,就听见这番挤兑,现在再对其出手,倒真有落不下脸来。

但他久经沙场,又岂是如此好糊弄的?当即冷笑道:“我自不会对你出手,你更不够资格让老夫出手,不过你破坏比赛规则,以为凭借这几句话就可以轻松蒙混过关?”

“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前辈你口口声声说我破坏规则,那我宣布,刚才那一场比试不算,由你花雨堡再出一人,和我们落霞宗重新比过如何……”

“凌志,你大胆!”

不等凌志的话声落下,白帝城的厉害就响了起来,“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决定这等大事?还不赶快向花前辈道歉……”

“让他说完!”慕容非凡转过头,脸色冰凉,目光如刀。

“可是宗主……”

“我说,让他说完,有问题?”慕容非凡再次说道,语气变得越发坚定。

“谢宗主!”

凌志朝慕容非凡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旋又朝华毕云道:“花前辈,不知晚辈刚才的提议你可接受?”

“笑话,因为你的无耻,我派湘达生身受重伤,你觉得他还有再战之力?”

“我想花前辈派下总不至于只有湘达生师兄一人吧?你可以另外派出一名师兄上场……嗯,前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这件事既然因为晚辈而起,那自然由晚辈代替柳师姐出战,无论贵派哪一位师兄愿意下场指教,晚辈一定奉陪!”

话声方落,凌志就转身朝慕容非凡道:“宗主,请允许凌志代表落霞宗战一场,如何?”

“不可……”

白帝城抢在慕容非凡前头就大声呵斥起来,“凌志,你什么身份?你算什么东西?你代表落霞宗出战,输了的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如果我败,不用任何人说,我愿一死以谢天下!”凌志连看也不看白帝城一眼,只是直直的盯着慕容非凡的眼睛。

“准!”慕容非凡大手一挥。

“宗主……”

“不用说了,凌志既然连自己性命都愿意赌上,这一战,即便是败,我让他战一场又有何不可?”慕容非凡一扬手打断白帝城的开口,旋又看向华毕云:“花楼主,我这位外门弟子的话你都听见了,不知贵派是否愿意接受?”

“当然愿意了!”

华毕云答应得很爽快,这几乎是送给他花雨楼的机会嘛。这小子看起来似乎有些鬼门道,但再鬼,也只是玄武境一重修为,不信他还能飞上天去。

“哈哈哈,没想到落霞宗还有如此天才人物,好,实在是好,不过刚才他破坏规矩,可不光是花雨楼一派之事,既然他如此想战,干脆我们每派出一人,一一和他战一场,不知慕容宗主意下如何?”

这个时候,又是一把大笑声响起,听到此笑声的人群无不色变,看向凌志的目光透着几分怜悯。

慕容非凡更是脸色铁青,冷冷的看着刚才大笑之人,“王冲海,你还要不要脸皮?竟然要以车轮战来对付鄙派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

“那是他自找的,谁叫他破坏规矩来着?怎么?难道你当大家都是白痴?这事可不只关乎花雨堡一家,既然要比,当然是我们每派都和他一一比过才做数!”

“无耻!”

慕容非凡一声爆喝,方正的脸颊上燃起熊熊怒火,“王冲海老匹夫,你莫要欺人太甚,真要把事做绝,我落霞宗固然不保,但我慕容非凡可以保证,今日你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走出我落霞宗。”

说话之间,一股庞大的气势升腾而起,哪怕是余万人的战神台广场,人群亦感受到阵阵紧张的压迫感。

“你敢威胁我?”王冲海脸色一沉,毫不退让的和慕容非凡对视起来。

与此同时,另外各门各派的宗主首脑亦都目露锋芒,不断的释放出各自的气势和慕容非凡对抗。

“王长老,你莫要欺人太甚,最多我们答应让凌志和你们每派弟子一一战过,但胜负结果,绝不能作为早前说好的赌局规则算!”

令人窒息的气氛中,白帝城突然站出来朝着对面大声吼道。

“白帝城!”

慕容非凡陡然转身,朝着白帝城一字一顿道:“你、给、我、闭、嘴!”

“凌志应战!”

凌志看着慕容非凡,眼中闪过一抹坚决,随即又朝着高高的评委台一干宗门宿老高声道:“你们口口声声说我破坏规则,不过是想借机占便宜罢了!

既然你们谁都想要派人和我一战,那我应战便是,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今日在场所有门派,只要是座下弟子身份,凌志全部应战,即分胜负,也决生死!”

即分胜负,也决生死!

简单的八个字,听在众人耳中不异于惊雷炸响。

之前落霞宗应战天下门派,还可以说是一派战天下,然而此刻,随着凌志这句话出口,几乎就等同于一人战天下。

没有人会认为凌志有胜算,特别是看过之前柳无心与湘达生一战之后,更是不会对凌志看好。

然而,就在这种一片哀鸿声中,慕容非凡却是个例外,“好!我落霞宗能有此等弟子,何愁将来不会崛起?凌志你记住了,无论今日结局如何,我落霞宗英烈堂,将永远铸就你的名字和雕像!”

“英烈堂留名铸雕像?宗主竟然给他如此大的荣誉?”

“我听说凡是能在英烈堂留名者,无不是对宗门有巨大贡献的前辈,甚至近百年来还没有任何一人能够在英烈堂留名,没想到凌志这小子竟然走了狗.屎.运,我怎么就没想到他这样呢?”

“你傻啊?这可是用命搏来的,人都死了,要那些虚名有什么用?难不成你也想死?”

……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连区区一个外门弟子都如此有种!”

人群议论之间,只听一把狂放的大笑声爆出,随即就见凌志所在的高台上,徐徐跳上去一名年轻男子。

“说得那么好听,最后还不是一死!”

此人刚一来到台上,就朝凌志讥讽起来,“不得不说,你的胆子很大,你还很会说话,不过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一沽名钓誉之辈,自己滚到台下,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凌志平静的站在那,淡漠的道:“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你说什么?”那人面色一愣,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凌志,实在搞不懂这小子都到这时候了还问什么名字。

凌志淡然一笑,“我只是不想杀个无名之辈而已,不过既然你不肯说,那就算了!”

“你找死!”

英旭堂勃然大怒,任谁当众被一个蝼蚁般的人物戏耍只怕都会大怒。但他终究还记得自己上台的使命,脚步跨出的同时,抬手就是一拳朝凌志轰了出去。

很简单的一拳,他不仅没有动用任何武器,甚至连武魄都懒得祭出。

面对只是玄武境一重的凌志,他怕自己一旦祭出武魄,这小子就会见机逃下高台,那样自己虽然可以轻松获胜,但却要不了这蝼蚁的小命。

“破兵式!”

凌志自然不知道对方那么多心思,面对英旭堂如此直接的一拳,半截血饮狂刀瞬间祭出,一龙象之力更是毫不犹豫*双臂。

狮子扑兔亦尽全力,更何况眼前之人不仅不是兔子,更是比自己高三四个境界的玄武境大高手。

“小子,你这是要闹哪样?落霞宗难道已经落魄如斯,竟连把完整的兵器都不能提供给你吗?不如转投我花雨堡,别的东西没有,完整的刀器任你使用,哈哈哈……”

英旭堂见凌志蓄势半天竟然拿出把半截刀刃,嘴皮一张就是一阵哈哈大笑。

笑声未落,他忽然看到了自己的双脚,不禁用力眨了眨双眼,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好像没有低过头啊?

“噗通”一声,鲜血狂飙,一颗大好头颅,滴溜溜砸在地上,只留下半截身子还站在高台,证明着一息之前,那里曾有活人存在过。

结……结束了?

这就结束了?

高台下,花毕云嘴角的笑容才刚刚绽放又一下僵在脸上,嘴张得老大,眼睛几乎快要凸出来,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那台上的玄武境一重小子只是挥了挥刀,自己的得意门生,玄武境五重的英旭堂就只剩下半截身体了?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小子手里的半截刀是什么鬼?”

人群蓦然回过神来,全都双目暴凸,眼中出现一阵梦幻,“幻觉,这他娘的一定是幻觉!那小子不过玄武境一重修为,比老子们还垃圾,怎么可能真的一刀就劈死玄武境五重的花雨堡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