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七十五章 破坏规矩

战台上,柳无心面对湘达生刻意表现出的轻浮,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抬手就是一片炽热的火云挥了出去。

对于她来说,对方究竟是轻浮还是稳重根本就没有任何分别,既然敢第一个上台来挑战她柳无心,那她只需要把对方轰下擂台即可。

“净火神通,不愧是落霞宗弟子第一人,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血海深仇!”

湘达生一声冷笑,武魄释放,霎时间,一条血河出现在空旷战台上空。

血河自然是虚幻而成,但却带着滚滚让人窒息的血腥之气,更让人心胆俱寒是,在那茫茫血海之中,人群竟然看到了无数翻腾的骷髅尸骸。

就仿佛,那血海不是由武魄虚幻而成,而是因为吞噬腐化了无尽的武者尸身,而化作的一条真实尸山血海。

“原来,如此!”

战台下,凌志看见那条不断翻滚的血海,目光微微凝了起来。

果然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此人的武魄竟然是一条血色海洋,如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连想都不会朝这方面想,“只是不知无心能否扛得住!”

凌志的担心显然有些多余,柳无心能够成为余万弟子中第一人,无论境界还是战斗经验,都是丰富无比。

眼看着自己挥出的火云在对方血海压迫下渐渐出现不支之态,她当机立断,素手再次一番,一道火焰飓风顿时刮了出去。

“赤焰风暴,终极绝招,那是大师姐的终极绝招,这下那小子该败了吧?”

台下无数观战的落霞宗弟子,看到这阵火焰风暴席卷而出之后,全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正如人群猜测的那般,这阵狂焰风暴一祭出,湘达生的滚滚血海就再也撑不住了,柳无心不仅在神通武魄上胜他一筹,就连修为境界,也比他高不止两个小境界。

“烈焰掌!”

就在这时,高台上响起一声轻喝,只见柳无心单手一挥,一道由火焰构成的巨大掌印穿透血与火的空间,径直落向了湘达生的胸膛之上。

“败了!”

人群看到这一幕,几乎同时生出这般想法,然而就在那道烈焰掌即将落实的霎那间,却见湘达生嘴角上扬,勾勒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不好!”凌志时时注意着湘达生的状况,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一丝不妙。

果然,就在凌志刚刚生出这个想法的同时,元气爆裂的战台上,突然降下一片片粉色的花瓣。

漫天花雨,似冬日雪花,片片凋零坠落,转瞬间,血与火的战台上就变成了花的海洋。

“好美……”

看到这漫天花海降临人间,柳无心面色一愣,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向往。恍惚间,她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个风景宜人的小村庄里。

夕阳西下,小女孩站在落英缤纷的桃树下,手里持着一树桃花,充满希翼的眺望远方。

太阳下山了,妈妈就快回来了,看到无心在这里等她,她一定会很开心吧?

“妈妈……”

不知何时,眼眸中弥漫起一层水雾,这么多年过去了,妈妈,你究竟在哪里?无心,好想你啊!

“醒来!”

蓦然间,一声爆喝,似惊雷炸响在耳旁,柳无心浑身一震,猛地睁开双眸,一只狠毒的铁拳,在瞳孔中无限放大,几乎快到要触及她的鼻息。

“烈焰掌!”

柳无心心胆俱寒,哪里还不知道刚才一切都是幻觉,全都是那片诡异的花瓣海洋在捣鬼。在回过神来的刹那间,她毫不犹豫就发出自己最强一击。

轰!

两道身影交错而过,几乎是不分先后朝着高台下坠落而去。

剧烈的元气爆炸四溢开来,柳无心因为及时醒来,那一掌终于结结实实的落在了湘达生的胸口。但对方的一只铁拳,同样无法避免的轰在了她的胸膛之上。

“无心!”

凌志身形一闪,一把接住从高处落下的柳无心,看到她脸色苍白,额头上浸出丝丝汗珠,忍不住关切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快放开我,我没事!”

柳无心吐了一小口血,脸一红,急忙挣脱凌志的怀抱。他们这边一番动作,已经吸引了许多人的注目,柳无心虽然对凌志并不抗拒,却也不想把两人的关系透在外人知道。

“你真的没事?”

凌志也反应过来,赶忙松开柳无心的腰肢,不过眼神中还是带着浓浓关切之色。

“真的没事,他比我伤得更重,对了,刚才谢谢你了。”

柳无心说的是实话,刚才要不是凌志及时爆喝一句“醒来”,把她从那种虚拟的幻觉中拉回来,只怕她现在多半已经是个死人了。

“咱俩什么关系,说谢多见外……”

凌志还想打趣两句,突然脸色一变,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吐出。

“凌志,你怎么了……”

“滚上来!”

一把阴冷的声音,粗暴打断了柳无心的问话,只见高高的战台上,不知何时落下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正瞪着一双冰冷的眸子死死看着凌志。

“花兄,你这是何意?”

这个时候,慕容非凡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堂堂花雨堡一派宗师,和我落霞宗一个小辈为难,不嫌太跌份了吗?”

“跌份?”

那被叫做花兄的中年男人一声冷哼,脸色变得越发阴沉起来,“慕容宗主,你究竟是视而不见,还是故意装糊涂?”

慕容非凡淡淡一笑,“慕容的确不懂花兄所谓何指。”

“哼,我问你,刚才那场比斗,究竟算谁胜谁负?”

慕容非凡脸色一变,旋又恢复正常,“刚才你派的湘达生贤侄和鄙派柳无心同时落下擂台,当然算平局了。”

“平局?亏你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

“花兄”听到慕容非凡的回答后,更是气得脸皮发黑,旋又把目光死死落在凌志身上,“小辈,我让你上来,你没听见吗?”

“莫要冲动……”柳无心一把拽住凌志,眼神里透着警惕。

凌志冲她摇了摇头,倒是并没有回答“花兄”的话,而是把目光落向了慕容非凡,“宗主……”

慕容非凡自然懂得他的意思,老实说,自从上次在大殿发生了那件事,他对这名叫凌志的外门弟子就提起了几分兴趣。

只不过因为这名弟子似乎和十二峰主之一的白帝城有些间隙,他虽然看好凌志,但碍于宗主的身份,特别是碍于白帝城的面子,事后倒并没有再关注凌志。

直到刚才,当那名花雨堡弟子使出漫天花雨的神通,几乎所有观战弟子都陷入那种灵魂蒙蔽状态时,唯有他一个人始终保持着清醒,甚至在关键时刻还能提醒柳无心醒来,慕容非凡就再一次对他提起了兴趣。

否则,以他堂堂宗主身份,此刻又岂会亲自下场来过问区区一个外门弟子的事情?即便对方同样是一派之尊,他随便喊出一个峰主过来处理就行。

“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叫凌志对吧?”慕容非凡看着凌志问道。

凌志点头,“回宗主,弟子正是凌志。”

“很好,既然花前辈有话问你,你就照实回答即可,你放心,只要你行得正坐得直,我慕容非凡保你无忧!”

“慕容宗主,你是一定要破坏规矩了?”

花掌门哪里有听不出慕容非凡话中意思,分明就是要袒护这小辈,当即气得怒不可遏。

“花掌门说得很对,慕容宗主,你别把我们都当瞎子,刚才要不是那个小子突然出声,你派的柳无心现在只怕早就败了吧?”

“哼!岂止败了,我看八成已经变成一具死尸都不一定!”

“堂堂落霞宗,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难道就这样无耻吗?连认输的勇气都没有?”

评委台上,以无极宗长老为首,全都朝慕容非凡指责起来。

他们今日联合而动,目的本就不纯,现在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把柄,岂有不利用之理?

慕容非凡脸色变得很难看,如果只是面对花雨堡一派,他自问半点也不怵,但现在所有门派的大佬都联合起来问罪,他就有些头痛了。但要让他就这么把凌志交出去任人处置,心头有有些不甘。

“宗主!”

就在慕容非凡心下难决之时,白帝城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凌志目无规矩,肆意破坏比赛规则,这样的弟子,留在咱们落霞宗是祸非福啊!既然是他自己惹出的麻烦,我觉得,咱们根本就没有必要替他强出头!”

“你说什么?”慕容非凡眯起眼睛,仿佛不认识的看向白帝城。他完全没想到这种时候,第一个跳出来拆自己台的竟然会是自己人,而且还是堂堂十二峰主之一的白帝城。

“凌志,不值得咱们庇护!”白帝城迎着慕容非凡的目光,一脸的冷漠,即便面对的是宗主,他依旧半分面子也不给。

“你……”

“哈哈哈!白长老,你说得很好,我凌志身份低微,的确不值得宗门庇护!”

这个时候,凌志突然一阵长笑,声震云霄,令得无数人都微微变色,忍不住朝他看来,暗叹这小子莫不是被吓疯了?都提前开始说起胡话来了?

PS:收藏,还是求收藏,另,感谢书友“哥是个农民”投的一张月票,嗯,还是本书开画以来的处.女票!期待第二张第三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