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七十七章 霸气无双

莫说台下众人皆惊骇莫名,表情梦幻,凌志同样愣怔当场,呆若木鸡。

努力的眨了眨眼,又看了看手中的半截刀刃,眼中闪过精彩莫名的神采。

他愣怔的原因并非因为一刀劈死了玄武境五重的英旭堂,这英旭堂虽强,但还不及昔日凌家凌沧澜来得厉害。

彼时他还只是黄武境七重修为,亦能轻松斩杀对方,更不提此刻不仅武道晋级玄武境一重,更修习不知品级的上古圣经《龙象吞天经》。如果这样都一刀劈不死英旭堂,那才有鬼了。

让他感觉措犹不及的是,刚才在杀掉英旭堂的瞬间,他清晰感受到一道灵魂化作一股精纯的能量,被遍布在四肢百骸,条条经脉,乃自每一寸肌肤,每一块骨骼中。

一名玄武境五重修为的武者灵魂究竟有多强大,凌志不知道,但随着这股灵魂化作的能量遍及全身之后,他突然就感觉到,自己的一龙象之力,增强了。

具体增强了多少他说不清楚,但他知道,这种感觉一定没错,他的力量,是切切实实的变强了。

耳旁突然响起车子夫的话来:

踏出九州,走上人生巅峰,站在整个世界的最巅峰!

昔日由车子夫处继承来龙象吞天经,虽已经感觉到这功法的种种强大和不可思议,但这到底是武者的世界,武魄,才是武人的根本。

没有强大的武魄,没有领悟各种超人一等的法则神通,你哪怕力量通天,又如何敢说走上巅峰,和各种惊才绝艳的天才争雄?

然而现在,凌志知道自己错了。

正所谓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那意思便是说天下间的功夫,即使再厉害也是可以摧毁的,只有最快的速度才是不能抵挡的。

但凡事最怕绝对,如果自己拥有绝对的力量,那还有谁能够摧毁?还有什么神通法则能够比拟?

“魂补,魂补……原*文上说的都是真的,力量,真的可以通过吸收武者灵魂而变得愈来愈强!如果是这样……”

一时间激动莫名,放眼看去,环目所及,再不是什么强大武者,而是一份份美味可口的“食物”。

“绝对的力量,这茫茫武者世界,武者何其多?只要我不断吞噬吸收下去,这个天下,还有谁能挡我?哪怕是真正绝对的力量,我又何愁不能掌握?”

“下一个,是谁?”

半截狂刀徐徐提到半空,漆黑冰冷的眸子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凌志的声音,带着强烈无比的渴望与自信。

无人应答,满场武者都被他刚才霸凌一刀所震慑,哪怕许多自持身份的天才,亦抱着冷眼旁观,让别人去试水的心思。

“嚣张!”

评委台上,看着凌志目空一切的表现,巴彦广双目一寒,抬脚就要跨出去,突然被身旁的无极宗长老一把拦住。

“长老……”巴彦广面色一怔。

“先看看!”王冲海摇了摇头,“此子有些古怪,就算要战,也先摸清他路数再说。”

冷场的气氛终究未持续多久,今日能够跟随宗门上来踢馆攻擂者,无不是年轻一辈精英中的精英,虽被凌志惊艳的一刀给稍微惊到,可这个舞台,又岂容他小小一名玄武境一重的蝼蚁永远霸占下去?

“血魔寺,贞魔至向阁下调教!”

贞魔至玄武境七重修为,比英旭堂整整高了两个小境界,浑身透着一股浓烈令人不舒服的魔气。

凌志看着对方,语气淡漠,“既如此,你动手吧!”

贞魔至并未如凌志说的那般立刻动手,而是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就在凌志心头疑惑之际,突然只见他跨前一步,双目暴睁,舌绽春雷的喝道:“看着我的眼睛!”

他的声音仿佛具有魔力,凌志闻声后竟然没有半分抗拒,直直的朝着他的眼睛看了过去。

看见凌志很是听话的朝自己双目看过来,贞魔至心头微微松了一口气,他对自己的“魔魂眼”拥有十足的信心,怕就怕对方根本不按自己的路数走。

然而现在看来,自己显然是想多了,那小子就算元气雄厚,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底牌,终究只是玄武境一重修为而已,灵魂羸弱,又如何抗拒得了自己的魔音绕魂?

“跪下!”

贞魔至继续盯着凌志双眼,指着自己的鞋底大声道:“跪着爬过来,舔干净我的脚趾!”

没有动静!

凌志整个人虽傻愣愣站着,但听见这句话后却连半分反应都没有。

“嗯?”

贞魔至心头一紧,突然涌出一股不好的感觉,再次加重语气道:“我让你跪下,爬过来舔干净我的脚趾,你听到没有?”

“你,有病?”

这个时候,凌志突然开口,像看白痴一样看向贞魔至问道。

“你……你竟然没有受我的天魔音影响?”

贞魔至心头大骇,这怎么可能?对方不过区区玄武境一重的蝼蚁,怎么可能抗拒得了自己武魄魔魂眼的摄魂?

他却是不知,为了修习龙象吞天经,凌志主动把自己灵魂切割成千千万万,又辅以车子夫地武境灵魂,按照经文秘法加以锤炼洗涤。可以说,当今世上,他最不怕的攻击手段就是直接来自灵魂的攻击。

“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贞魔至汗如泉涌,失魂落魄,好似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然而就在此刻,却见他突然身形暴起,大力一掌朝着凌志猛然拍来,“大天魔手!”

一道由元气凝结而成的大手印,带着滚滚魔气,瞬间笼罩凌志全身。

“破兵式!”

凌志一声轻喝,半截狂刀当头劈下,殷红的刀光,加上再次增强后的一龙象之力,带着莫可比拟的力量,生生把那道魔气大手印给劈为虚无。下一瞬,殷红的刀光卷起无边杀势,径直来到贞魔至的额头处。

“够了!”

突然一声爆喝刺入凌志耳旁,令的他前冲的身躯猛然一顿,连体内气血都震得不断翻滚,险些喷出一口血来。

评委台上,一名气息森冷的中年人站了起来,“这一场你赢了,贞魔至认输……”

“对对,你赢了,我贞魔至认……”

回过神来的贞魔至心胆俱寒,赶忙抱拳认输,然而不等他最后一个“输”字出口,殷红的刀光径直落了下来。

噗嗤一声,滚烫的鲜血狂飙而起,一颗大好头颅滚落地面,凌志收刀卓立,冷眼朝着那中年人看过去,“老狗,战台上你说了算吗?”

“死!小畜生我要你死!”

霸苍穹脸色骤寒,他堂堂血魔寺三大副宗主之一,地位哪怕比之落霞宗慕容非凡都不差分毫,现在不仅被一个小辈驳面子,更是毫不客气的骂他“老狗”,恐怖的杀气瞬间释放开来,身形一起,就欲冲上台来一掌毙了凌志。

“霸苍穹,你也要破坏规矩吗?”

慕容非凡的声音适时响起,“战台比武,即分胜负,也决生死,这不是你们早就商量好的吗?现在又来反悔?你是当我落霞宗不存在?”

“慕容非凡你放屁,刚才没听见贞魔至已经认输了吗?都认输了那小畜生还动杀手,简直猪狗不如……”

“猪狗不如的是你!”

凌志一声怒吼,连半分面子也不给对方留,“刚才我和贞魔至交手,不知是哪个无耻的老狗不顾身份,以元气凝成音波伤我,既然是你不顾身份在先,我为什么不能杀他?”

“你……”

“我什么?再说贞魔至,他真认输了吗?现场观战的没有一万也有五千,究竟有谁听到他认输了?有谁?”

凌志的问题自然没有人回答,事实上刚才贞魔至虽然的确有认输之意,但那“认输”两个字终究没来得及说完,就变作了他刀下亡魂。严格说起来,他的确不算是真的认输。

霸苍穹看到满场之人竟然没有一个站出来替自己说话,甚至连一同过来“踢馆”的另外十一家宗门大佬也缄口不言,最终还是没有爆发出来。

只是冷冷的看了慕容非凡一眼后,不甘的坐回自己凳子上。

不过从他杀人的目光不难看出,这事并不算完,他事后是一定不会放过凌志的。

“哈哈哈,好,不愧是我华雄的兄弟,比老子还要嚣张霸气,简直酷到没朋友,哈哈哈!”

“我就知道凌师兄一定行的,昔日他还只是黄武境时就能斩杀地妖兽,夺取内丹,这些玄武境的宗门弟子能打得过他才是怪事!”

人群中,看到凌志连霸苍穹都给气得没脾气,华雄和盛科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小贼,没想到已经变得这么强了……”柳无心美眸连闪,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脸颊浮起两团红晕,“可恶,明明已经这么强了,偏偏还在我面前表现出那般猥琐,下次一定不能轻饶了他。”

再次吸收走一名玄武境武者灵魂,凌志感觉自己的力量又有所增加。他仔细判断过,如果一直按照这种程度下去,最多还吸收十名玄武境五重修为以上的武者灵魂,他的力量就可以增长到两龙象之力。

“两龙象之力,而且增长的好像并非单纯的力量,连体力,防御力,甚至速度似乎都比之前更强了,到时候又会多强?”

眼中露出无尽向往。如果说之前他还只是被迫应战,那么现在,因为感受到龙象吞天经带来的好处,他已经从被迫变成了主动,甚至是渴望。

“下一个,是谁?”

再次横刀胸前,凌志目光落向高高的评委台,嘴角挂起自信的微笑,“先前不是说全都要下场指教的吗?怎么?现在为什么没人吭声了?如果你们觉得一个人没有把握,那一起来三五个,我凌志接着就是!”

霸道!

嚣张!

今日在场都是些什么人?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哪一个没点自己的骄傲?

但他们再骄傲,也不敢当作天下人的面,说什么一个挑别人三五个。

现在被人指着鼻子鄙视,哪怕还有人抱着先看下去的心态,但更多自持强大的精英已经忍不住了。

转眼间,又是一道身影跃起,高高的落在了战神台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