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七十三章 一派斗天下

落霞宗,清风崖。

林木深深的碧草丛生间,豁然掩映着一处完全由木质材料搭建而成的亭台阁楼。面积不大,亦没有各种华美的雕梁画栋,却自有几分清幽雅致在其中。

“这里是……”看着眼前建筑,凌志眼中一亮,旋又露出疑惑。

“我家!”

柳无心淡淡道,突然瞥见他目中古怪,没好气的剜过一眼,“你不会以为我就住在上次那座石洞吧?”

“嘿嘿,你不说我还真以为……”

“废话,那只是我平常修炼净火神通的练习场,说起来都怪你这小贼……”

突然醒起上次两人在山洞遭遇的情景,柳无心再也说不下去,脸颊边升起两团绯红。

“女人,你真美!”

凌志趴在她肩上,鼻孔里嗅着淡淡女儿清香,又亲眼目睹她玉洁冰清的脸颊由清冷变为绯红,心中不由地生出一股迷醉。

上一世为了追寻茫茫天道,狠心斩掉一切尘缘,对于男女间的皮囊之道,更是嗤之以鼻,认为那完全就是在浪费生命。

需知修行者一切目的都是为了长生久视,再动人的红.粉终究会化作枯骨。

却不想,再一世的重生为人,才知道原来自己错过了怎样美好的风景。

现在想想,之所以渡元婴劫失败,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没看过人间繁华,不经历红尘洗练,再高明的大道,终究如空中楼阁,经不得风吹雨打。

“小贼,是不是又皮痒了?”

柳无心脸色骤寒,回眸,一双盈盈秋水眸子闪过慑人锋芒,直骇得某人心胆俱寒,伸出的两指再也不敢朝那粉嫩脸颊捻下去了。

……

在凌志的印象中,但凡美女的香闺,多半是粉红暧昧,至不济也会多出许多女儿家的特色装饰。

然而今天,凌志知道自己错了,不仅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一间不大的屋内,一床,一桌,一椅,除此之外,再无长物,别说女儿家的特有饰物,甚至连自己住的外山小屋都不如。

“喂,你有没有同情心?”凌志被狠心抛到一张木床上,当即就提出了不满。

柳无心秀眉蹙起,“你什么意思?”

“没看见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就不会选个好点的地方让我住?”

“好点的地方?”柳无心面色一愣,左右看了看,“有什么问题?”

“什么问题?问题大了,算了,懒得跟你解释,我反正不住这里,你给我换个地方。”凌志双手环胸,一脸的痞气。

“那你想住哪里?”

“嘿嘿,那个啥,嗯,要不,带我去你的闺房看看?反正已经这么熟了,你也看见了,这里好冷清,到处都是硬邦邦的,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凌志嘴唇一咧,笑嘻嘻的说道。

柳无心的脸色突然变得古怪至极,就那么愣愣的看了凌志半晌,突然掐指一弹,一缕火苗径直射来,“爱住住,不住滚,老娘没什么闺房,这就是我平时住的地儿!”

说完再不顾凌志被火焰烧得呲牙咧嘴的狼狈样,转身就朝屋外走去。

一缕小火苗自然奈何不了凌志,不说他一个清水诀就能熄灭,本身柳无心也没真想把他怎么样,不过就是给他口无遮拦一个教训而已。

凌志独自躲在柳无心的清风崖暗自疗伤自不必提,且说这段时间以来,随着血刀狂徒逃进落霞宗地界的消息放出,落霞宗数百年的安宁终于被打破。

在这个连天武境强者都难得一见的世界,帝兵的吸引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初开始时,那些各处赶来的武者碍于落霞宗的面子,还纷纷收敛自己的脾性。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其中更不乏往日有冤,近日结仇的人碰到一块,渐渐的,各种纷争,打斗就持续不断被爆出。

刚开始还只是一些小规模冲突,但随着各冲突者背后的宗门势力加入,冲突的规模越来越大,逐渐有向大规模流.血.事件发展的趋势。

几乎每一日,各武者势力中都会流传出,某某宗门传人被杀,某某世家来人被全歼的消息。

如果换作另一个地方,落霞宗自然乐见其成,反正打生打死都不关自己事。可问题关键是这些人的战场,偏偏选在了落霞宗的山脚下。

譬如几日前,两伙原本就有旧隙的势力火拼之下,一伙人扛不住,直接就朝落霞宗山门逃去。看门的弟子事先得到嘱咐,自然不放人。

但那伙逃命要紧的人哪里顾得上那么多?

既然说不拢,那就拔刀相见。最后的结果就是落霞宗弟子被杀,山门被毁,而落霞宗也不是吃素的,紧跟着冲出来一批人就把这伙捣乱者给全部歼灭。

但事情却并非这么简单,那伙被杀的势力背后也有人,消息传回去后,人家放出话来,这事落霞宗不给个交代不算完。

这还只是其中一起,随着时间不断流逝,各种冲突越来越多,落霞宗亦无法完全置身事外,终于越陷越深。因为各种理由,要找上落霞宗要说法的宗门世家也愈来愈多。

好在这些势力虽多,但单独能够和落霞宗抗衡的却一个都没有。不过这种局面,却因为昨天一名无极宗的核心弟子被杀,又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而牵连上落霞宗之后,被完全打破。

无极宗同属于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个体实力并不会比落霞宗差。

在得知自己派出的核心弟子陨落后,无极宗立刻在背地里联络那些近日和落霞宗结仇的势力,最后由他们无极宗出头,让落霞宗把杀人凶手交出来。

这本就是个无头公案,别说落霞宗交人,迄今为止,落霞宗因为什么原因而招惹上这场是非都还没有完全查清楚,更遑论交什么杀人凶手了。

或者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落霞宗断然拒绝这个要求后,由无极宗一名长老提议,既然落霞宗不愿交人,而天下英雄聚集于此多时,本身都是为了血刀成员手中帝兵而来。

所以他提议,让落霞宗敞开山门,让各地赶到的天下豪杰进山门搜索一圈。

毕竟,这片地盘属于落霞宗,他们占有地理优势,谁知道那些血刀成员是不是早就被落霞宗发现,进而藏了起来。甚至传说中的帝兵,也早已经被落霞宗得到。

如此丧心病狂的条件,别说慕容非凡不可能答应,只要对宗门稍微有点归属感的人只怕都会不答应。

这个结果似乎早在无极宗的意料之内,随即他们又公然提出什么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至于谁是有德者,既然是武者,当然手底下见真章。

不过为了避免造成太大的破坏,还是由无极宗提议,但凡想进入落霞宗搜寻宝藏的势力,各自挑选出自己门派中的精英,修为地武境以下。

另一方,由落霞宗摆下擂台,同样选出自己门派地武境以下传人应战。

只要自己门下弟子胜出了落霞宗的守擂者,那胜利一方代表的势力就可以进入落霞宗肆意搜索,落霞宗必须承诺不得干涉。

而如果攻擂一方败了,那他所代表的势力就必须即刻离开落霞宗,并承诺永远不得踏足落霞宗地界。

落霞宗是强,很强,可是这种以一个宗门而应战整个天下英雄的事情,别说仅仅只是落霞宗自身,哪怕代表大夏王朝最强势力的王族都不敢开这个口。

然而慕容非凡不得不同意,因为无极宗这个提议刚一发出,就立刻得到了九成势力的首脑同意。

其中不仅包括和落霞宗齐名的飞雪山庄,无双谷。另有其他国家过来,同样不输于落霞宗势力的星宿派、逍遥派、崆峒派等等等等。

这些势力很快组成了一个攻擂联盟,并派人传话,这是众人商定后的最终决定,如果落霞宗执意不肯,那他们将直接打进落霞宗。

到时候别说只是搜山,落霞宗还存不存在都是两说。

“女人,你要不要这么小气?那日我不过是跟你开个小玩笑,你竟然一走就是五六天?你知道这几天我过得有多难受吗?”

凌志看着风风火火闯进屋的柳无心,眼皮一耷,满脸都是哭丧样。

“别闹了!”

柳无心语气淡漠,脸容变得异乎寻常的严肃,“你的伤势好了没有?”

凌志自从和她熟识之后,还是第一次看见她露出如此严肃的表情,当即心头咯噔一下,“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先回答我,你的伤势究竟复原没有?”

凌志有天道自然诀护体,昔日伤得虽严重,但随着这几天来不断调息,伤势虽未痊愈,却也好了个七七八八。

“差不多了,究竟是什么事情?我看你好像很紧张。”

“凌志,你先别问,等下我要告诉你一件事,至于你听后如何选择,全凭你自己!”

柳无心看着凌志点了点头,这才开口述说起来。

一炷香以后。

“没想到我不过是离开几天,宗门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那柳师姐,你希望我怎么做?”凌志抬头,认真的看着柳无心。

柳无心张了张嘴,老半晌才道:“我先前已经说过,如何选择,全凭你自己。”

“那你呢?你会代表宗门出战吗?”

“我吗?”

柳无心微微一叹,脸上闪过复杂的情绪,“我受宗门大恩,又是所有弟子的大师姐,这件事,我自然责无旁贷。”

“一派斗天下,柳师姐,你有把握吗?”凌志道。

“有把握又如何?没把握又怎样?呵呵,凌志,你觉得我还有得选择吗?”

柳无心摇了摇头,突然看着凌志认真道:“凌志,你天资不错,只要再给你一些时间,你将来的成就必然在我之上,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你和我不同,入门还不到一年,宗门的事情,没道理要落在你的肩上,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