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七十四章 一派斗天下(二)

柳无心说完,转身就欲离开,突然感觉手腕一紧,却是被凌志给紧紧的抓住了,“凌志,你……”

“柳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过自己不参加了吗?”

凌志看着柳无心,嘴角露出一抹淡笑,“你刚才说得不错,我入门时间太短,别说受什么宗门恩惠,因为白帝城那老匹夫,我甚至险些遭逢大难,的确没有什么原因替宗门背过……”

“那你还说要参加?”柳无心疑惑问道。

“想知道原因吗?”

凌志咧嘴一笑,朝柳无心勾了勾手指,“你过来,我告诉你!”

“小贼,又想耍什么花样?”

柳无心脸色一红,没好气的啐了一口,却还是听话的伏下头去。

就在这时,凌志突然脖子一扬,飞快的在柳无心的脸颊吻了一口。

“登徒子……”柳无心柳眉倒竖,抬手就欲朝凌志挥出一记烈火。

“柳师姐,你干什么?想谋杀亲夫啊?”

凌志身形一闪,已经落到了屋子外面,看着满脸通红追出来的柳无心,他哈哈直笑道:“对了,还没告诉你我为什么要参加……当然是为了我最最尊敬可爱的柳师姐你了,哈哈哈……”

……

翌日!

落霞宗宽阔巨大的战神台广场,迎来了无比喧嚣热闹的一天。

因为今日,落霞宗将在这里摆下擂台,应战天下豪杰。

这事听起来似乎很热血,很骄傲。

但只要是落霞宗的弟子门人,却没有任何一人热血骄傲得起来。概因这场别开生面的擂台比武,并非出自自愿,而是由天下英雄强加于宗门之上。

擂台大比虽然还没有开始,但已经能够想象,无论这场战斗的结果如何,从此之后,落霞宗的威名必定扫地。

落霞宗固然很强,但总不能一直胜下去吧?只要他输一场,就意味着有一股势力可随意进入落霞宗山门,肆意在门中横行搜索。

反之,不过是多出一股势力离开,对整个战局并没有太大影响。而且这些势力来到落霞宗数日,根本连血刀成员半点影子都没有看见,即便没有今天这场战斗,他们很多人也已经打算离开。

“快看,宗主来了,好强的气势,不愧是咱们落霞宗的宗主。”

“宗主当然厉害了,嗯,还有他身后的十二峰峰主,个个气势都强横无比。”

“哎,别说了,他们再强有个屁用?今日上擂台的又不是他们,必须是咱们落霞宗那些内门师兄强才算真的强!”

看着慕容非凡一席人走上战神台旁边的评委席,台下弟子纷纷议论起来。不过即便身为本门弟子,对今日的大比亦没有多少人看好。

“咱们宗门那些内门师兄的实力应该不差吧?特别是揽月榜上的高手,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绝招。”

“对,就是就是,尤其是大师姐柳无心,一身净火神通,打遍宗门无敌手,今日过来的挑战者虽然多,但未必能够扛得住大师姐一击。”

“白痴,你难道认为咱们落霞宗的大师姐,真的就是天下无敌不成?这次的挑战者联盟中,许多势力都不输于咱们落霞宗,其中无极宗飞雪山庄和无双谷,更是和咱们落霞宗齐名,你觉得他们会没有自己的精英人才?”

“别说了,看,那些人来了,咦?那领头的老家伙眼神好可怕,身上的气势几乎和宗主差不多了!”

人群的议论声还没有完全落下,这时候,一道人影飞身而下,径直落到一面高高战神台中间。

朝着广场入口处高声唱和:“鄙人白帝城,添为落霞宗外事长老,谨代表宗主,以及鄙派上下,欢迎无极宗、飞行山庄、无双谷、如意观、修罗门、花雨堡、破元岛、血魔寺……十二宗门光临鄙派!”

虽被逼迫应战,但终究是堂堂四大宗门之一,基本的礼数和风度还是要拿出来。

“哈哈哈,白长老客气了!”

一把大笑声传来,正是走在人群最前面一名老者,精神健硕,满面红光,代表的是无极宗的势力,他的身后,还紧跟着一名青年男子,同样气息浑厚,目光幽深冷冽。

随着那老者的话声落下,其他跟随进场的各势力首脑,也纷纷隔空朝着白帝城,慕容非凡一席人打起招呼,说些没营养的客气话。

“师姐,那老家伙身后的小子是谁?看起来实力不错!”

挤在人群中的凌志,看到老者身后的年轻人后,忍不住朝柳无心问了起来。

“巴彦广,玄武境七重修为,和你一样,也是用刀高手,你要小心了,我听说他已经领悟了刀中奥义,一身刀道修为甚是不凡。”

“刀中奥义?”

凌志目光微凝,他还是第一次听见人有这种说法,忍不住问道:“柳师姐,刀中奥义是什么意思?是一种区分刀道修为的境界划分吗?”

柳无心怪异的看了凌志一眼,“是的,其实不仅是刀道,其他诸如剑道,还有像我修习的净火神通,类似武者修行的各种神通,都是按照这种定义区分,对了,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凌志苦笑,“我又没你那样好命,从小有师父教导。”

柳无心心头一阵动容,这才想起,凌志虽然战力不俗,实际上到现在还只是一名外门弟子,本身更是从汴梁城那种小地方走来。

眼神不禁变得柔和了几分,“现在离比赛时间差不多了,落霞宗为了拿一个开门红,肯定会让我第一个出场,我只能简单的跟你说一下,譬如你修刀道,最基本的做法只是修习一部刀道秘技,按照秘技所注解而用刀。

同样的秘技并无高下之分,但用刀之人使出来,却天壤之别,这时候,武者的悟性就至关重要了。

如果只是按照秘技死学硬搬,那么再强也有限,而如果能够从秘技中收获自己的感悟,做到懂刀,知刀,会用刀,甚至拥有自己的一番独特理解,通常这种时候,我们就说,他领悟了刀中奥义。

具体的情况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反正当你领悟了刀中奥义之后,自然就会明白,领悟之后和未领悟之前,究竟有多大的区别,而且领悟了刀中奥义者,战力至少是没有领悟刀中奥义的十倍都不止……”

“懂刀,知刀,会用刀……这就是刀中奥义吗?我修破灭九刀后,只要狂刀在手,几乎就与天地契合为一体,人家还没有出招,我就自然窥破对方招数弱点,不知这样算不算领悟了刀中奥义?”

凌志心头疑惑,正要向柳无心请教,这时候,高台上突然响起慕容非凡浑厚高亢的声音,“无心,你是我落霞宗余万弟子的大师姐,既然今日在场汇聚了如此多天下英豪,那这第一战,就由你出马,你可愿意?”

柳无心面色一肃,恭声应道:“无心,应战!”

随即身形跃起,高高跃入偌大的战神台中心,清冷的眸子环伺四周,“在下柳无心,代表落霞宗出战,不知哪个门派的师兄下场指教?”

这个时候,突然一把尖锐的声音从台下而起,“请问慕容宗主,今日的擂台比武,究竟何为胜,何为败?”

这把声音刚一发出,台下立刻大哗!

胜败,那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这人如此问,难不成想故意挑事?

慕容非凡冷声一笑,朝着人群大声道:“所谓胜败,当然是一方开口认输为败,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如果两方都死不认输呢?虽然之前白长老说切磋比武,点到为止,然而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宗主你不能否认有人死不认输这种情况发生吧?既然不能杀人,对方又死不认输,那不是一场架要打到天亮?”

人群一阵哄笑,实在是这小子问得太过有趣,但却又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的确是实情。

慕容非凡终究是一派之尊,尽管脸色很难看,但稍作沉吟后,还是直言道:“如果真有你说的那种情况,那我宣布,只要一方跌下战台,即为败!怎么样?这样回答,你满意吗?”

“自然满意,多谢宗主解惑!”

这时候,人群中那把尖锐的声音再起,随着他话声落下,一道人影,快若闪电般出现在高台,正是刚才问话之人。

“花雨堡湘达生,向柳姐姐请教!”

湘达生朝柳无心拱了拱手,嘴角露出轻浮的微笑,就连他整个人,亦是如他说话般,显得轻佻无比。

“这小子死定了,竟敢当众调戏大师姐,等会一定会被烧成飞灰。”

“我还以为最先出场的一定是四大宗门之一的弟子,没想到是这什么鸟毛花雨堡,这花雨堡是什么鬼?话说我怎么完全就没听说过?”

“谁知道什么?反正那小子死定了是肯定的!”

人群看到湘达生露面后,大多摇起头来,几乎没有任何人看好他。然而台下的凌志,在看到那小子后却是目光一凝。

他具备神识,感知自然不同于其他人般肤浅。那小子看似笑眯眯不是好东西,但身上竟然隐隐透着一股子可怕森寒的血腥之气。

能具备如此强烈的血腥之气,凌志只从一个人身上感受过。那人就是韦独,当初和他交手之时,对方因为斩杀了上千比赛者,身上的血腥气几乎浓得化不开。

而此刻,那叫湘达生的男人身上同样有着如此类似的血腥气,一时间,凌志的心脏突然抽紧起来,他甚至有种立刻上台,去换下柳无心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