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七十二章 战地武

轩辕不古早受不了两人当着自己面咬耳朵,此刻又看到凌志的手竟然放在了柳无心的肩头,而对方偏偏还没有任何抗拒的模样,当即一声爆喝就响了起来。

“嗯?”

凌志目光一凝,他本也没想过用这个动作占柳无心的便宜,但此刻却被人如此怒斥。

心下冷笑,那只落在柳无心肩上的手不仅没放开,反而伸出另一只手,一下搂过柳无心的纤腰,把一具柔软的娇躯紧紧搂进了自己怀里,“你待怎样?”

“你……”

轩辕不古双眼暴凸,突然看向柳无心道:“无心,为何要糟践自己?哪怕你对我有误会?我走就是,为什么要让这个废物占你便宜?”

柳无心此刻完全就已经懵了,自被凌志强势搂进怀那一刻,她只觉脑袋轰然一响,心湖好似有十七八只小鹿乱撞。

不过在轩辕不古一声厉喝之后,一下就恢复清醒,这才发现,刚才那小贼竟然胆大包天借机占自己便宜。

脸颊立刻浮上两团红云,下意识就要挣脱出去,不想小贼搂得死紧,在不动用净火神通的前提下,她竟然一时间挣脱不开。

“放手,我让你放手,你听见了吗?”

轩辕不古目眦欲裂,以他的情商智商,又哪里看不出这对狗男女分明已经有了情愫,否则柳无心就算再措手不及,也不可能挣脱不出那废物的怀抱才对。

“九大天骄,好大的名头,不过是落霞宗一个反骨仔而已,如果我是你,早就找块豆腐撞死了,哪还有脸在这里大呼小叫?”

凌志一声冷笑,看向轩辕不古的目光满满全是讥讽。

霎那间,天地风云突变。

以轩辕不古为中心,一股庞大的气势,铺天盖地涌起,瞬间弥漫整片空间。

“反骨仔!”

轩辕不古额头青筋暴起,再看凌志单手挽着柳无心纤腰的模样,脸上像是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就算是之前被柳无心严词拒绝,亦不能让他如此仇恨。

指着和尚骂秃子,不得不说,凌志这句话,一下挠到了轩辕不古的痛处。

剑锋一转,狂烈酷霸的剑气全部朝着凌志倾斜而出。

既然一切是非根源全都在这废物身上,那就先宰了他再说。

只要废物一死,不怕柳无心不回心转意。

此刻的凌志看似一脸轻蔑随意,但心中却充满了凝重。

反骨仔不仅是地武境强者,更是王朝九大天骄之一,人的名树的影,哪怕他刚刚修习成功龙象吞天经,但终究时日太短。而且也仅仅只是第一重,具备一龙象之力而已。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他和对方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但战力的强弱,又岂能单纯以境界判定?况且这是属于男人的一战,身为男人的他,更是没有任何理由退缩。

单手轻扬,把柳无心的身躯高高抛飞过一旁,双足猛然跨入地面,右手一一翻,血饮狂刀瞬间出现在掌心。

下一瞬,双手持刀,漆黑瞳孔沉静若水,龙象吞天经默然运起,骤然间,一股强悍霸道的力量充斥于浑身四肢百骸,每一寸肌肤,每一块骨骼。

“死!”

可怕的厉喝,含着劲爆狂霸的剑锋,宛如一道撕开苍穹的闪电,硬生生朝着凌志胸前劈来。

“破兵式!”

刀锋轮转,朴实而无华,径直斩在剑刃之上,时间,仿佛在霎那间凝固起来。

凌志卓立如山,嘴角含着无尽的讥讽。

另一边,轩辕不古一脸惊愕,双目圆睁,充满了不可思议。

咔嚓!

一道裂痕,如蛛丝般徐徐爬上轩辕不古的剑锋,倏然间,蛛丝化作洪流,“锵!”的一声脆响,轩辕不古手中长剑破碎,化作星星点点的金属碎片。

“九大天骄,好大的名气,反骨仔,这就是你的骄傲吗?无心不选择你,看来是对的!”

凌志嘴角噙着冷笑,殷红的刀锋划过,径直斩在轩辕不古的胸口。

“不!”

轩辕不古嘴里喷出大口鲜血,身形凌空飞退,却免不了肩头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

怎么可能?

自己堂堂地武境五重修为,赫赫有名的九大天骄之一,怎么可能就这么败在一个玄武境一重的蝼蚁垃圾手上?

心神巨震,肩上血槽鲜血狂飙,轩辕不古双目通红,再抬头,却见柳无心神情冰冷,看向自己的目光竟然带着一抹浓浓的轻蔑和怜悯。

怜悯!

她在怜悯自己?

骤然间,又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轩辕不古只感觉浑身气息大乱,那是即将走火入魔的前兆。

“轩辕,你闹够了没有?昔日之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只是不愿意揭穿你罢了,你今日回来,又执意纠缠不清,没地辱没了自己身份,又有何意义?”

柳无心踏前一步,看向轩辕不古的眼神冷得犹如万年寒冰,“念在昔日你曾帮过我的份上,你走吧,今日的事情,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知道!”

“让我走?你饶我走?”

轩辕不古看着柳无心,胸口不停起伏波动,扭曲的脸庞狰狞如厉鬼,“不!我不需要任何人饶!我是天之骄子,我是大夏王朝九大天骄之一,没有任何人可以饶我!啊!!!”

声声咆哮,震烁天地,随即就看到轩辕不古身形暴起,径直朝着身后密林而去,转瞬间消失在二人的视线中。

“锵”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发出,凌志手中的血饮狂刀径直折断,碎成两截,下一瞬,只见凌志脸色一白,张嘴就是一口血箭喷出。

“凌志,你受伤了?”

柳无心心头一紧,赶忙跑过去扶起他。

凌志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把两截狂刀收入戒指,这才凝重的看着柳无心道:“什么也别问,赶紧带我走。”

“啊?”柳无心面色一愣,有些听不懂凌志这句话的意思。

“啊什么啊?快扶我走啊,如果那反骨仔回来了,我们谁都跑不了!”

刚才一记硬拼,凌志借了破灭九刀之势,找到对方剑锋的薄弱处,最关键是凭借新修成的一龙象之力,硬生生斩碎对方长剑。

别看轩辕不古样子狼狈,貌似还被凌志斩了一刀,实际上他不过是难以接受被玄武境蝼蚁挫败的现实。再加上凌志言语相讥,这才心神失守,暴走而退。

然而凌志,却因为那一记硬拼,被对方地武境的恐怖元气刺入身体,搅乱气血。可以说,如果不是他新晋修成龙象吞天经,永远增强了一龙象之力的体魄,光是刚才那一记硬拼,他的身体就会承受不住大力冲撞而崩溃。

严格说起来,二人的一记对拼,轩辕不古最多只算受点皮外伤。而凌志,不仅内腹重创,连经脉骨骼都被震裂震散了不知多少,他付出的代价,比轩辕不古严重数倍都不止。

但这事并瞒不了多久,以轩辕不古的修为见识,只要一冷静下来,很快就会想明白个中缘由,那时候他处于满血状态回来,即便这边再加上个柳无心,最后的下场也只会是个死。

柳无心显然也不是愚钝之人,看见凌志的表情后,很快就明白过来。当即再不言语,直接把凌志缚到背上,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