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六十九章 老友

“你才知道?!”

白冰清冷笑,说不尽的畅意怏然。她入门时已近黄武境巅峰,这数个月来,经过叔父各种资源培养,本身资质又不俗,如果这样都不能晋级玄武境,她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臭女人,你杀了我,宗门长老不会放过你的……”

华雄的声音传来,越发显得焦急。玄武境一重和黄武境九重看似只差一个等级,然其中的区别却是天上与地下。

黄武境就算再强大,也只是吸收天地元气淬炼肉身,而玄武境,不仅肉身已经足够强大,还可真气外放,释放强大的气罡!

就如此刻,被这团冰寒刺骨的冰玄劲笼罩,似把周围空气都冻结成粘稠的液体,而华雄,就是这液体中奋力挣扎的小鱼。

“宗门长老吗?呵呵,我说过,即便后果再严重,前提条件是你今天能够活着走出去,并把这消息让外面人知道,无限冰封!”

白冰清嘴角噙着冷笑,一双素手连连挥动。随着她这般动作,那团可怕冰霜飓风旋转的速度竟然渐渐缓慢下来。

然,如果仔细去看却会发现,并非是飓风旋转真的变慢了,而是其中的温度越来越低。

一层厚厚的冰墙,以飓风刮出的轨迹,由虚还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华雄四周围凝结成一道铁桶冰窟。

于此同时,华雄的身躯,在透明冰窟中缓缓显出形来。同样的高大威猛,同样的怒目圆睁,却只是一尊雕像、琥珀,浑身连半个手指头都不能动弹。唯一的武器就是杀人的目光,透过层层冰窟直射向白冰清。

“是不是很恨?很不甘?呵呵呵,华雄,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不该和凌志那狗贼混在一起,你们不是好兄弟吗?既然他已经死了,你下去陪他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白冰清停下手中动作,饶有兴趣的看着化作琥珀雕塑的华雄,眼中释放出小女孩才有的新奇兴奋。

“他若死,你必陪葬!”

一把冷冽如刀的声音,如利箭般刺入屋内。

白冰清浑身剧震,蓦然转头,就看见一道风姿卓绝的身影,飘然而来。圣洁冰清的气质,清水出芙蓉的高雅,即便同为女人,白冰清亦生出一股自惭形秽的感觉。

“大师姐?”

怔怔的看着走来之人,白冰清脸色激变,旋又恢复一片清冷,“不知小妹过去有何得罪之处?刚才大师姐之言又所谓何指?”

“滚!”柳无心瞥了一眼白冰清,眼神如刀,犀利慑人。

“大师姐,我不明白你的意……”

“你耳朵聋了吗?我让你滚!”

柳无心眼眸微眯,间中有杀意迸射,“不要让我说第二遍,那种后果,我保证你承受不起。”

白冰清张了张嘴,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终究不敢吐出一个字来。

她已经感觉到了,这女人是真敢下狠手,就像她对华雄盛科一般,哪怕自己是长老白帝城的侄女,对方亦半分也不看在眼里。

“柳师姐今日教诲,冰清铭记于心,希望来日还有机会再向柳师姐讨教,小妹告辞!”恨恨的丢下一句狠话,白冰清转身就走,不留半点痕迹。

柳无心自不会把对方的威胁放眼里,在白冰清匆匆离开之后,只见她单手轻扬,一道淡淡的火云被祭出。在小屋不大的空间席卷一周,顿时,那冻结人心扉的寒意就消弭一空。

噗通!

冰雪融化,华雄和盛科两个人的身体相继掉落到地上。

“大……大师姐?盛科多谢大师姐的救命之恩!”盛科在清醒过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是充满感激的朝大师姐道起谢来。

华雄却是眼珠子咕噜转,犹豫了片刻后才问道:“柳……嗯,柳师姐,刚才的事情多谢了,你是来找凌志的吗?”

柳无心并未否认,而是淡漠道:“告诉我,凌志在哪里?”

“啊?柳师姐你还不知道?凌师兄出事了……”

盛科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到一阵窒息,却是听见这句话的柳无心脸色一变,一把拽住了他的脖子,“小贼出事了?究竟怎么回事?说仔细点……”

盛科郁闷了,搞不懂这女人为什么突然这么激动,当即把求助的目光落向华雄。

华雄外粗内秀,更难得是他曾听人暗地里议论过,就在自己昔日昏迷的那一夜,凌志曾再上清风崖,和眼前可怕女人畅聊了一夜。

间中当然也有激烈的打斗声传出,不过最后凌志终究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特别是刚才女人一听到凌志出事后就表现得如此激动,那神情,绝不是听到仇人伏诛该有的表情,反而有些像自己最开始得知凌志信息后的紧张。

“有鬼,一定有鬼,莫非这娘们和我兄弟不打不相识,背地里已经偷偷爱上了他?”

华雄心下揣测,至于说两人间无论实力地位都相差极为悬殊,他却是想都没想过。凌志的本事他比谁都清楚,以黄武境修为就可勇闯往生林,斩地妖兽,试问整个天下有谁能做到?要说谁配不上谁,他反而更倾向于柳无心配不上自己兄弟。

“我问你话,你愣着干什么?说啊!”柳无心问了一句却发现盛科根本就不回答,反而只顾着把目光投向华雄,脸色一下就变得难看起来。

“华师兄……”盛科心脏抽紧,死死看着华雄。

“告诉他!”华雄干脆回答。

“啊?但是……”

“但是个屁,柳师姐,你先冷静下,听我给你说……”

看见盛科愣头愣脑的模样华雄就有气,当即走过来朝柳无心解说起来。

“……事情就这么个事情,我只恨自己修为浅薄,不能杀了白帝城那老货,对了,柳师姐你不用太担心,凌志的本事你应该清楚,即便对方是地武境强者,他未必就不能逃出生天……”

“不行,我必须去找他!”

柳无心根本就不等华雄说完,转身就欲离开,但刚走到门口,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扭头问道:“你刚才说那句话什么意思?”

“哪句话?哦,我是说凌志的本事你应该清楚……”

“不是这句,上一句。”

“上一句?我说让师姐你别太担心……”

“闭嘴!”

柳无心柳眉倒竖,掐指一弹,一团小火苗就射在华雄身旁,在地面上燃起一个拳头大的凹坑,“谁说我担心那小贼了?”

言罢再不停留,转身化作一阵清风,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之中。

“华师兄,咱们现在怎么办?”看到柳无心离开后,盛科赶忙跑过来朝华雄担忧的问了起来,“凌师兄遇到飞云老儿已经够麻烦了,现在又去了个柳师姐,你说……”

“我说什么?”华雄疑惑的看着他。

盛科心有余悸的瞥了眼地面上的凹坑,“柳师姐的净火神通太可怕了,我怕凌师兄顶不住……”

“盛科,你小子放什么狗屁?谁说柳师姐是去找凌志麻烦的?人家是去救他的!”

“啊?那怎么可能?可是刚才……刚才……”

看到盛科吭吭哧哧说不出话的表情,华雄就是一阵好笑,他抬起手轻轻拍了两下盛科的肩头,意味深长的道:“小科子,你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啊,很多事情你不懂,雄哥我一时半会也跟你解释不清,不过你只要记住一点,以后,再别把柳师姐当外人就是……”

“不当外人?那我要当她什么?”

“当什么?”华雄面色一愣,摇头晃脑的想了半天,突然一拍大腿,“大嫂,以后你在心里把他当成咱们大嫂就成,哈哈哈!”

……

“阿嚏!”

山脚下,极速飞驰的柳无心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让她心头好一阵疑惑,不过此刻凌志生死未卜,她自然没有心情去理会这种小事情。

“听说飞云寨的实力并不会比我们落霞宗差,飞云老儿更是老牌地武境强者,小贼虽然拥有那种王级符篆,能否逃脱还是未知之数……”

柳无心站在曾经凌志和飞云寨主战斗过的地方,四顾茫然,哪里还有凌志半点影子?

“小贼,你究竟在哪里?我又该去何处寻你?”

柳无心感觉到阵阵心殇,突然目光瞥见远天相接的一片茂密森林,“往生林,对,如果我是小贼,要逃命,一定会去往生林,只有那里,才可能寻到一线生机……嗯?”

就在她准备朝着往生林进发时,忽然心头一动,感觉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蓦然转身,脸色骤变,心脏如遭雷殛,险些连站都站立不稳。

远处,一道欣长匀称的身影,绝世而独立,在午后强烈的阳光与斑驳的树影间,眼神柔和似一汪清水,清秀而又轮廓分明的脸庞,隐隐带着一丝笑意。

潘安宋玉,不外如是,哪怕天底下任何女子看上一眼,视线将再无法移开半分。

“无心,好久不见!”男子轻启唇线,语气轻柔似清风拂面,让人感觉到异乎寻常的柔情写意。

柳无心贝齿紧咬,眼神复杂的看着款款走来的翩翩浊世佳公子,一字一句吐出四个字,“轩辕不古!”

一段旧日的记忆,如同开闸的洪水般喷涌而出,瞬间填满整个心扉。

……宽阔巨大的演武台上,一群小孩围着一个女孩大声嘲笑讥讽,只因女孩天资鲁钝,一门基础武技竟然练习了半个月还没有掌握。

他来了,大声赶走所有不怀好意的小孩,朝他露出温暖的笑容,“我帮你!”

“可是……可是我很笨……”

“没关系,你就把我当成一个木桩,按照长老教导的方法,全力对我使出来就好!”

“可是,万一伤了你怎么办?”

“别傻了,你怎么可能伤得到我?……呃……”

“啊?你怎么了?伤得重不重?都流血了,为什么刚才不躲?”

“为什么要躲?我说过,我帮你,记住刚才刺中我时的感觉了吗?对,就是这样的,这不挺好的吗?谁说你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