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七十章 纠缠不清

……

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一间宽敞舒适的房间里,一灯如豆,一个小女孩静静的坐在床沿上,头埋在膝盖里,单薄的肩头不断颤动,她在哭泣。

进入宗门已经一个年头了,初入门的笨拙,鲁钝,早已消失不见。不知是不是因为经常有他的帮助,鼓励,小女孩逐渐走出阴霾,表现出了有别于同龄人的天赋。

而她的容貌,也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有了点后来倾国倾城的影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人看她的眼光变了。

不再有嘲讽,不再有讥笑,男孩们对她无限殷勤,女孩则是讨好的同时,又暗含各种羡慕嫉妒恨。

她感觉很孤独,除了他之外,宗门偌大,却没有一个朋友。

她本以为自己是坚强的,但今晚,随着自己进入宗门后第一个生日的到来,她还是忍不住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垂泪。

她想家了,想母亲了。

以前每逢自己的生日,母亲都会给她煮上一碗香喷喷的白水面,再在上面放上一颗鸡蛋。

有妈的日子,她也是被含在手心里的宝儿……可是,随着那场瘟疫的到来,母亲不在了,家,也不在了……

他来了。

在她最孤寂最伤心的时候,走进了房间。不仅带来了一碗同样香喷喷的阳春面,还送给她一把木头雕成的小剑作为生日礼物。

那时候的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家,又回到了被人疼被人爱的日子。

……

日月更迭,春去秋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给过她温暖和希望的男人,已经成为扬名天下的大英雄,大豪杰。

她清楚的记得那一晚,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她没有按照约定,静静等在自己房间,而是提前出发,先一步去到他的住处,并悄悄躲在了他的房间柜子里。

每一年的今天,都是他带给自己惊喜,她相信,自己今晚的举动,会给这个生日带来不一样的精彩和回忆。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他的脚步声传来了,虽然隔着老远,但她早已刻进骨髓,又如何听不出来?

门开了,他走进了屋子,但是……为什么会有两个人的脚步?更令她难受是,跟着他一起进屋的还是一个女人。

两人进屋后并未交谈,而是很快缠绵在了一起,不多时,柜子里的她就听见阵阵羞人的男女之声。

“原来,他早就有喜欢的人了!”那一刻的她,感觉整片天都崩塌了。

“不古,究竟还有多久?每天看着你去讨好那个小贱人,你不知道奴家心头有多痛!”漫长的欢愉之后,就是一道女人娇腻的声音响起。

“玲花,再等等吧,最迟一年,在她过了十六岁之后,我就可顺利摘走她的红丸,到时候神功大成,即便是慕容非凡那老匹夫都未必能奈我何。”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富有磁性,但此刻听来却是如此的陌生。

“哼!说得好听,你不会是爱上了那小贱人吧?”

“哈哈,吃醋了?玲花,我的心思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心中只有你呢!”

“我不信,对了,就算你要破那贱人的身子,也不用对她那么好吧?”

“玲花,你不明白,我修习的这门神通,是得传自上古圣皇公孙轩辕,那小贱人天火体质,用强根本就没用,那会破坏红丸的效用,我必须让她自愿付出才行,而且玲花,我的小宝贝,那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一年了吧?”

“哎呀,死相,你太坏了,对了,我兄长已经催了我好多次,你都来这落霞宗这么多年了,究竟还要多久才能拿到那东西?”

“快了,嘿嘿,相信我,用不了多久,等我神功大成,顺利跻身九大天骄之一,慕容非凡那些老匹夫肯定会把我当成宗门继承人培养,到时候我趁机提出要求,就不信那老东西不同意!”

“不古,我就知道你最有本事,嗯,人家还要!”

“差不多了,你今晚先忍忍,等会我还要过去给那小贱人过生日,呃,你那是什么表情?放心啦,我轩辕不古发誓,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个人,好了,听话,乖乖留在屋里,我很快就回来!”

那一夜,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他的房间。她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忍着如何的心痛,才会压下没有当场揭穿他虚伪面具的冲动。

不过从那一晚之后,她再没有见过他一次。她闭关了,从此不见外人。这一闭关,就是三年,而出关后,那个人也消失了。

她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是因为什么而被宗门发现,乃自由宗门骄傲变为人人不愿提起的宗门之耻。

……

“无心,咱们已经有好几年没见了吧?能不能找个地方聊聊?”

轩辕不古的声音再次响彻耳旁,他还是一般的俊朗出尘,笑容亦是一般的灿烂和煦,但看在柳无心眼中,却只觉得恶心。

“你还敢回来?”

“无心,你这样说,我感觉很心痛。”

轩辕不古眉头一皱,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哪怕我和宗门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但我以为,我们至少是朋友……”

“朋友?”

柳无心冷笑,突然撇过身去,“轩辕,正如你说的,不管昔日你做过什么,但你曾经帮过我,你放心,你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事情我不会报告宗门,不过也请你让开,我现在有事,没空陪你胡扯。”

“无心,你当真这么绝情?”

看见柳无心转身就走,轩辕不古立刻追了上前,“当年咱们不是挺好的吗?发生了什么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要对我如此冷漠?”

“恶心!”

柳无心脸色冰冷,如果没有那晚之事,看到轩辕不古如此真挚的表情,她或许还真会被对方蒙到。

但现在吗?

“好狗不挡道,你究竟让不让开?”柳无心一脸冷漠,甚至连和对方多说两句话的心思都没有。

“无心,你何必如此?是因为宗门之故吗?你从前不是这样的……喂,无心,你去哪里?我话还没说完呢!”

看到柳无心转身就朝远处飞奔而去,轩辕不古脸色一僵,很快,那双柔情似水的瞳孔里就滑过一抹冰寒,“臭女人,给脸不要脸,看你今天能逃到哪去……无心,你等等我,别去那里,往生林危险……”

……

数个时辰后,往生林深处。

这段时间来,柳无心一直发力狂奔,可是任她如何加速,轩辕不古的身影始终如一的跟在屁股后面。

再次翻过两座树林,柳无心终于停下了脚步。她不得不停下,倒不是因为身后恼人的“尾巴”,而是就在前一刻,她感受到了从前方传来的阵阵恐怖威压。

而能够带给她如此强大压力的,即便不是地妖兽也是实力恐怖的玄妖兽。

“无心,你终于肯停下来听我解释了?”这个时候,轩辕不古的身影再次落在柳无心的面前,一路追赶,哪怕他心头恼得要死,可面上始终挂着暖人的微笑。

柳无心回头冷声道:“轩辕不古,你究竟想怎么样?”

“无心,我知道我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或者有谁跟你说了些什么也不一定,不过你要相信我,我对你的心意真的一点没变……”

“那玲花呢?”柳无心一声冷笑,说不出的讥讽。

“嗯?”

轩辕不古面色一震,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两下。似没想到柳无心竟然会突然提起这个名字。

看到轩辕不古愣怔的表情,柳无心更是冷笑不止,“我不知道你这趟回来究竟为了什么,不过我奉劝你,就别在我身上打主意了,你是什么样的人,相信我,我比你自己更清楚!”

说罢看准另一个方向,抬脚就欲离开。

“不,无心,这是误会,我可以解释,你给我点时间,我解释给你听如何?”

轩辕不古身影一闪,就拦在了柳无心的面前,脸上虽还挂着笑容,但那笑容中,却已经少了几分虚伪的真诚。

柳无心目光一凝,“你想用强?”

“无心,我对你的心意从来没变过,既然你不肯听我解释,那我只好用自己的方式带你走,不过你放心,我对你绝对没有恶意……”

吼!吼吼!

一声恐怖凄厉的兽吼传来,打断了轩辕不古的声音。下一瞬,两人就看到一只身高近十米,浑身毛茸茸,狼头猴身的巨型怪物,提起一条山峰般庞大的大脚板,死死朝二人头顶落下。

……

山洞中。

凌志突兀睁开眼睛,抬手就是一拳轰出。

随着他挥拳的动作,虚空中出现一只淡淡的拳头虚影,撕裂空气,发出阵阵尖锐刺耳的破空之声。

轰!轰轰!

可怕炸裂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凌志所在的山洞瞬间崩塌,竟是被他一拳给轰成碎渣。

“龙象吞天经,当真好霸道!”

站在山洞之外,凌志看着自己的拳头,眼中满是惊喜。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尝遍灵魂切割之苦,又借助车子夫地武境强韧魂魄的辅助,终于修成了龙象吞天经第一重。

此刻的他,不仅身体永远增加了一龙象之力,而且武道修为也从原本的黄武境七重,一跃而突破黄武,达到玄武境一重初阶。

唯一遗憾的就是,天道修为,依旧是筑基期三重。

不过饶是如此,他此刻的战斗力,只怕比从前提升了一倍都不止。想想把,一龙象之力,究竟有多大,只怕没人能够给出个具体的概念,因为龙,本就是传说之物。

但凌志自身却有个比较。

如果说黄武境九重修为能够发出九千石的力量,那么现在,具备一龙象之力的他,随意一拳,至少都有九万石的力量。

“我现在力量大增,不过龙象吞天经终究只是功法,不是武技,如果我现在能够选修一门走力修的武技,那所产生的战力,一定更加强大!”

凌志想得没错,这就好比两个力气一样大的成年人同时砍树。一个只是凭借自身力气,一拳拳砸树干,而另一个,却是手持巨斧伐木,所产生的效果自然天壤之别。

可以说,强大的功法是武者的根本,但强悍的武技,亦如手中巨斧,对于武者来说,同样必不可少。

“宗门竞选内门弟子的日期应该不远,看来是时候回去了,一旦晋级内门弟子,我就可以去三四楼,那些武技虽然并不算高明,但我有强大力气做后盾,发挥的作用未必就比不上一些高深武技!”

凌志心头盘算,一个清水诀打出,随便清理了下身子,正欲踏步朝往生林外而去,突然间,耳中传来阵阵恐怖的兽吼。

“地妖兽?”

凌志目光一凝,第一想法就是赶紧逃走,但是他脚步还没来得及跨出,又立刻收了回来,进而朝着兽吼传来的方向疾奔而去。

“女人啊女人,你说你没事跑这地方来添什么乱啊?”

凌志郁闷的想着,然而下一秒,他表情一滞,呆呆的看着远方,嘴张得老大,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哦,不,是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