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六十八章 龙象吞天经

“你给我滚回来!”

身后,终于响起男人的声音,只见他双目充血,萎靡的身躯瑟瑟发抖,显然是被凌志给气到了,“迂腐之辈,你是否真能保证不放过凶手一人?”

凌志点头,“我保证!”

“还愣着干什么?我时间不多了,是不是要我死不瞑目?”男人恨恨的看了凌志一眼,满是不甘的说道。

“什么意思?”凌志看着男人神采奕奕的脸,心头腹诽不已,你老小子精神比老子还好,哪里像什么时日无多?

“我虽然杀了那几个鼠辈,但同时也被他们的帝兵击中,伤了心脉,能活到现在,全靠手中九转夺命灯续命,不过拖不了太久,你难道要我死不瞑目吗?”

凌志想到自己修习的天道自然诀,带着期望道:“有救吗?”说完这句话凌志就后悔了,因为他已经通过神识看见,男人心脉尽断,内腹器官更是大面积破碎移位,就算神仙也难救。

“跪下!”看到凌志走到自己身前,男人突然开口喝道。

凌志一愣。

“跪下,拜我为师,怎么?你不愿意?嘿嘿,不怕告诉你,虽然活着从万邪圣帝传承洞府出来的有三十多人,但收获最大的却是我,那几个畜生之所以要对我动手,不仅是想抢我的夺命灯,更是想要我获得的这部上古圣经。”

凌志脸色一阵变化,最后还是摇头道:“抱歉,我可以答应你诛杀白不群报仇,但拜你为师这件事,恕难从命,我有师父了……”

“你……罢了罢了,你过来,蹲我面前!”

男人似乎已经习惯了凌志的臭脾气,这时候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坚持拜师一事。

很快,当凌志蹲在男人面前后,男人突然单臂扬起,一指头点在他的眉心之上。

“嗯?”凌志双目一凝,正欲挣脱,耳旁却响起男人低沉的声音,“不要反抗,放开心神。”

男人说话的同时,凌志就感觉到一股股经文正以意念的形势传入脑海,又想到这毕竟不是修真界,男人地武境修为,夺舍之类的手段怕是使不出来,这才收掉戒备,安心接受对方的信息。

……

一炷香之后。

凌志盘膝而坐,看着面前正淡笑着看着自己的男人,嘴角露出一抹苦涩,“你真的决定了?”

“少废话,我都不介意,你怕什么?”

“值得吗?”

“小子,我真是高看你了,如此婆婆妈妈,你将来还想走出九州之外?我呸!”男人死死盯着凌志,眼眸中满满全都是讥讽。

凌志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无话可说了。子非鱼,安知鱼之畅。在他眼中,男人为了报仇,不惜把自己陷入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的地步,但谁又能说,他这种选择是错误的?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我凌志今日起誓,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不能替车子夫报灭门之仇,必将五雷轰顶,永世不得超生!”

凌志说完,一掌挥出,径直印在了男人的天灵盖。

……

男人传给凌志的上古圣经名曰《龙象吞天经》,名字听起来似乎很平常,但听完男人的介绍后他才知道这部经书的来历非凡。

据说,这部经书并非万邪圣帝所创,而是他偶然所得,但即便如此,以他圣帝修为眼光,同样看不出这部经书的品级。只能说,如果能够修习成经书上的功诀,纵横天下,绝世无敌并不是笑话。

不过虽然很看重这部经书的强大,但万邪圣帝并没有修习此功诀。倒不是他看不上,而是欲练此功,必须同时满足三个苛刻到近乎令人发指的条件。

第一,修习者的修为,必须是玄武境以下。甚至修为越低开始练,效果越好。严格来说,凌志此刻的黄武七重修为都有些晚了。

第二,

修习《龙象吞天经》,需承受灵魂切割之苦。

第三,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必须辅以一名至少是地武境强者的灵魂,通俗的说法就是,需要吸收吞噬一名地武境强者的灵魂练功。

想想吧,仅仅只是黄武境的修为,却要去吞噬吸收一名地武境强者的魂魄,那不等于找死吗?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地武境强者必须是自愿,放弃一切抵抗,任由对方吸收。

而众所周知,无论是修真界还是武者世界,灵魂,对于修士来说都是至关重要,任由别人吸收走灵魂,那就等于是自动放弃了转世轮回的机会。

以凌志此刻的条件,正合适修习龙象吞天诀。

灵魂切割之苦,对于一般人或许很难受,但他本就是修真界走来的大能,心志不是一般人可比拟,这种地狱般的酷刑,于他倒算不上什么。

关键是让他吸收掉男人的灵魂练功,自己这关他有些过不了。但这种犹豫,终究因为男人的坚持,他动摇了。

正所谓付出越大,收获也就越大。龙象吞天经修炼条件如此苛刻,威力自然不俗。按照经书介绍,此圣经共分十二重,修成第一重以后,能够给自身永远增加一龙象之力。

第二重则是前一重的十倍。以此类推,如果修习到十二重,那就整整是一千亿龙象之力。

那是什么概念?弹指间星辰破碎,撕裂位面,破碎虚空而去几乎是呼吸喝水般简单。

最最关键是,龙象吞天诀炼成第一重之后,后续的晋级并不困难,概括来说,一共有两种方法。

食疗!

魂补!

所谓食疗,就是不断吞噬武者修士的筋骨血肉,只要你持续不断的吞噬下去,境界自然就上去了。

不过关于这个法子,凌志自然是看过就算。他又不是变态的杀人恶魔,让他杀死人类武者可以,但要他食其肉,饮其血,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既然食疗不行,当然只有魂补一途。这点对于凌志倒没有任何心理障碍,他不需刻意为之,只要以后与人争斗中,在杀死对手的同时,按照经文秘法吸收走对方魂魄,自然就可不断变得强大。

“车前辈,虽然你我之间只是一场交易,但今日之大恩,凌志没齿难忘,你安心的去吧,有朝一日,我必将完成你的遗志!”

凌志对着只剩下一副皮囊的车子夫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又把他尸骨收敛起来。在洞府里掘出一个坑。小心把他安葬之后,这才捡起地上的九转夺命灯,按照龙象吞天诀的方法,沉浸入修炼之中。

龙象吞天诀修炼的第一要素就是把自己的灵魂按照秘法切割成千千万万,并把每一份切割开来的灵魂,都按照秘法锻炼得强韧无比。因为只有如此,将来在吸收走别人魂魄变强时,才不会被其影响,进而走火入魔。

“呃……”

豆大的汗珠滴落脸庞,凌志额头上暴起根根青筋,瞳孔变得血红无比。

“灵魂切割之痛,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承认!”凌志心头叹息,但随即又变得坚决起来,“车前辈付出如此代价成全自己,区区灵魂切割之苦,又有何惧?再来!”

……

就在凌志独自躲在山洞中,修炼龙象吞天经的时候,却不知,因为他的事情,落霞宗内已经闹开了锅。

“白帝城老匹夫,我和你不共戴天!”

华雄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眼中燃烧起熊熊的怒火,“不行,我不能让我兄弟白死,我要去救他!”

说完华雄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华雄,你冷静点,现在外面全都是各地赶来的高手,你这样冒冒失失的出去有什么用?况且那个叫飞云的老东西,已经是地武境的修为,别说我们能不能找到凌师兄,就算找到又能怎样?”盛科一把抓住华雄胳膊,朝他劝解起来。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看着凌志白死不成?”

华雄心胆俱裂,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脸色一变,对着门*喝道:“谁?滚出来!”

“果然是物以类聚,出口成脏,好没教养!”

一把清冷的声音传入耳旁,白冰清嘴角挂起冷笑,缓缓从门外走来。

“白冰清是你?”华雄目光一凝,冷冷的看着对方。

“白师姐,你乱闯华师兄的房间,难道不怕宗门责罚吗?按照宗门规矩,任何人未经同意都不可以肆意进入其他弟子住所,否则……”

盛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冰清粗暴的打断了,“否则怎样?处死我?呵呵,就算是那样,你们也得先逃出去禀告宗门前辈才是啊!”

“你想杀我们?”

华雄脸色一沉,突然扯着盛科的胳膊就朝窗口扔去,“盛科快逃!”

“想走?!”

白冰清一声冷笑,“现在姓凌的狗贼已死,我看还有谁能够救你们狗命,冰!”

随着一声轻斥出口,一团白雾突兀降临,满屋之中,瞬间变得白茫茫一片,刚刚才落向窗户的盛科,身上立刻布满一层厚厚的冰霜,“咔嚓”一声碎响后,立刻朝地上滚落。

“盛科!”

华雄双眼暴凸,一抖身上冰坨,“霸道蛮拳!”

“霜降!”

白冰清檀口轻启,不等华雄一拳袭来,满室温度再降,下一秒,一团冰霜飓风瞬息刮出,把华雄连人带拳头全都给包围其中。

噗嗤噗嗤的霜风席卷中,只听见华雄带着惊诧恐惧的声音传出,“你竟然已经晋级玄武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