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六十七章 九州之外

凌志摇了摇头,“救你谈不上,我只是把你从坑里拉出来而已。”

“你竟然一点都不怕我?”男人怔怔的看着凌志,眼中露出一抹意外之色,“还是说,你看我重伤濒死,杀不了你?”

凌志淡然一笑,“你虽然伤得很重,不过我伤势也不轻,而且你身为地武境强者,哪怕只有一息尚存,想杀我也易如反掌。”

“你连我的修为都看得出?哈哈哈,妙极,当真是妙极,区区一个黄武境小子,不仅眼力过人,而且心志还不是一般的强,小子,我问你,你是哪家门派中人?”男人似乎被凌志的镇定勾起了兴趣,萎靡的脸皮闪过一道红光。

“汴梁城,落霞宗,外门弟子。”

“落霞宗外门弟子?”

男人目光一凝,旋又恢复平静,“我观你的气度,绝不止一个外门弟子那么简单,如果我没猜错,你之所以如此镇定,应该是自持有某种底牌,哪怕是我暴起发难,你也很有信心全身而退?”

凌志淡淡的笑了笑,倒并没有否认。事实上的确如此,莫说对方只是个弥留的地武境,哪怕是如飞云老儿那般全盛时期的地武境,要杀他也万不可能“易如反掌”。

不过很快,凌志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时候,男人突然拿出了一盏油灯。

油灯看起来很普通,并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甚至在灯身的位置还布满层层绿铜锈迹。但没有任何原因,凌志就是知道,如果男人真以油灯发动未知的攻击,自己哪怕是有大把的挪移符在手,下场同样是个死。

瞳孔骤缩,心脏抽紧,就那么死死盯着油灯看了半晌,凌志徐徐开口吐出两个字,“帝兵?”

“你的见识倒是不错,哈哈哈,看来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怎么样?小子,想不想要它?”看到凌志露出的紧张表情,男子诱惑的问道。

凌志双目微凝,片刻后,警惕道:“你是血刀成员?”

男人哈哈大笑,“小子,我以为你早就应该猜到了,怎么?害怕了?”

“真的是血刀成员?”

凌志心头一紧,忍不住朝四周围看了看。从盛科那里得到的消息,这血刀成员可是不止一人,如果周围还埋伏得有其他同伴,而每人手中都持有油灯类似的帝兵,凌志即便再多生几条腿今日也肆难幸免。

“你不用害怕,这里除了我,没有其他人。”

男人似乎猜到了凌志的心思,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其他人,全都被我宰了!”

“被你宰了?”凌志越发吃惊。

“当然被我宰了,那些卑鄙的东西,竟然想抢夺我手中帝兵,我不杀他们难道等他们来杀我不成?”

男人嘴角露出冷笑,萎靡的身躯释放出盈盈的杀气,直看得凌志头皮发炸,汗毛倒竖。

这老东西连同样持有帝兵的同伴都能杀,尽管他因此可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仅凭此点,如果他有心要害自己,自己还能保证可以顺利逃脱?

玩大了!

男人似乎很享受凌志从镇定变得逐渐慌张的过程,也不说话,只是那么冷眼看着,直到片刻过去,他才低声道:“小子,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究竟想不想要这盏灯?”

“你愿意给我?”凌志心头冷笑,从男人辣手杀害同伴的手段,他可不相信对方是什么善男信女。

“这世上当然没有白拿的好处!”

男人瞳孔骤缩,脸色突然变得异常的严肃,“小子,只要你答应替我办两件事,我不仅愿意把这盏灯送给你,还可让你飞黄腾踏,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甚至将来踏出九州,站在整个世界的顶峰……”

“走出九州?”

凌志心神巨震,“你说,可以走出九州?难道这片大陆,不是全都包含在九州之内吗?”

“果然只是个三等小国的外门弟子,纵有不凡天资,但这见识,终究还是浅薄了点!”男人一声冷笑,眼中露出一抹鄙夷。

凌志自然顾不得去理会男人的鄙夷,只是越发激动的问道:“前辈能否详细给小子说说?这九州之外的世界,又是何模样?还有,前辈所指的踏出九州,究竟是踏出这片大陆,还是飞升去其他位面?”

凌志从修真界走来,飞升二字对于他来说再平常不过,但男人听见后却是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飞升?何为飞升?另外,你说的位面,又是什么东西?”

“我……”凌志张了张嘴,这才知道自己激动过头了,赶忙收摄心神,“刚刚是我胡言乱语,还请前辈指教,九州之外,又是何等天地?”

“现在知道叫我前辈了吗?”

男人嘴角露出一抹讥讽,但眼神却变得飘忽起来,“九州之外吗?呵呵……那可是武者的天堂,不过离我们,终究是太遥远,太遥远了啊……”

感叹了一番后,男人突然醒悟过来,再次看向凌志,“小子,你当真想知道九州之外的世界吗?”

“请前辈指教!”凌志态度恭敬,再无之前的冷漠。

“以你现在的修为眼光,想要三言两语说清楚实在困难,我只能告诉你一句话,‘九州纵横十万里,江湖不过一偶尔’。”

“九州纵横十万里,江湖不过一偶尔?九州已经够大了,那九州之外,又会是如何的广博?那里的强者,又是如何的惊才绝艳?”咀嚼着男人送给自己的一句话,凌志的眼中精光爆射,胸中有热血燃烧。

“好了,小子,你莫要好高骛远,我告诉你这些,不过是想让你知道,这片天地,远远比你想象的更大,但以你当前的修为,莫说九州或者九州之外,就算是你们区区大夏王朝之内,你也连个屁都不算,你现在只需回答我,是否答应我的条件?”

男人说完,就死死的看着凌志,表情平静,但凌志却敏锐的感觉到对方心中的紧张。

他甚至有种感觉,如果自己一旦拒绝,迎接自己的,很可能就是毁灭的打击。

如果换作旁人,此刻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大包大揽,无论任何事情,先应承下来再说。

但凌志立于天地间,又岂是如此浅薄之人?

“你先告诉我,究竟是哪两件事情?”

“哈哈哈,好,小子不错,果然没让我失望!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刚才什么也不问直接同意,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男子大笑着看向凌志,眼中满是欣喜。

凌志心头一叹,果然是这样,还好自己行得正坐得直,否则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你不用紧张,小子,相信我,我让你替我做的两件事,对你而言绝对无害,相反,更是一场天大的机缘!”

“请前辈明示!”凌志拱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此刻怕是根本就没得选择。

“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来纵横天下,踏出九州,替我去看看外面世界的精彩……咦?你那是什么表情?”

男人被凌志古怪的眼神看得有些脸皮发烫,隔了半晌才道:“是的,你猜得不错,九州之外还有世界,我也是从万邪圣帝的洞府传承中知道的,行了,你直接回答我,究竟答不答应?”

“如果我凌志将来有一天真能走上人生巅峰,有机会,我一定踏出九州,替前辈,同时也是为我自己开开眼界,看看外面世界的繁华!”

凌志连想也不想就直接同意。他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在知道九州大陆之外还有世界之后,即便对方不说,将来有一天,他同样会去九州外面的世界闯闯。

“好,我相信你不是虚言诓我,现在听好了,我要你替我办的第二件事,就是等你将来修为有成之后,去白山国帮我杀一个名叫白不群的男人,不,不仅杀他,我要他白家满门抄斩,你给我把他全家老幼通通宰掉!”

男人说道这里,脸皮变得通红,眼眶里燃烧起熊熊的怨毒之火。然而就在这时,凌志却突然打断他道:“很抱歉,前辈,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你!”

“你说什么?你敢拒绝?”男人脸色一沉,杀气森森的看向凌志。

凌志怡然不惧,毫不退让的与男人对视,洞中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阵阵狂暴的杀气自男人身上涌出,他的双眸亦在霎那间变得血气滚滚,“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拒绝!”

“为什么?你当知道,我让你修为有成再去,并非让你即刻去办,这其中并不存在让你故意送死的因素!”

凌志开口,一字一句道:“因为,我不习惯灭人满门!”

“屁话!”

男人一声爆喝,“你以为姓白的男人是什么好人?为了逼我现身,他辣手杀我一家一百零八口,而且还把杀死的人暴尸荒野,如此猪狗不如的禽兽,我要灭他满门又有何不可?”

男人神情激动,但森森的杀意却收敛了起来,凌志这时候才明白,原来男人和对方竟然有如此大的深仇大恨。

但即便如此,让他去对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动手,他凌志同样做不到,“如果是这样,我答应你,可以帮你诛除首恶!”

“诛首恶?他白家满手血腥,你知道谁是首恶?”男人盯着凌志,嘴角露出讥讽。

“现在不知道,不过以后总会知道,你放心,将来一旦我修为有成,只要和杀你全家有关者,我保证不放过一人!”

“保证,你如何保证?”

凌志就笑,“前辈,你搞清楚一件事,是你拜托我,不是我求你,如果你不信我,那我转头就走,当然,你也可以激发你手中的油灯杀我!”

凌志说完,转身就走,态度决绝而坚定,不留半分痕迹。

“你给我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