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六十六章 死尸

“等等!”

飞云一挥手打断白帝城道:“是我话说得不够清楚?难道我飞云寨的人就白死了?”

白帝城冷笑着看了凌志一眼,“杀人凶手不是就在眼前吗?他既然不遵长辈,自以为天下无敌,我落霞宗自然更没有庇护他的理由,要如何处置,悉听尊便!”

“你说什么?你愿意把他留下?”

飞云老儿面色一愣,在他想来,凌志既然表现出了如此天赋,白帝城当然应该更加重视,换作是他,即便牺牲数十名普通弟子,也必保凌志一命。

万想不到白帝城竟会做出这番选择,简直就是意外中的惊喜。当即连连挥手,“好好好,白老儿你果然明事理,既然你肯留下这个竖子,其他人你可以带走,老夫保证不再追究!”

“长老不可啊,凌师兄虽然杀了人,可都是为了救我们的性命!”

“是啊,况且是他们飞云寨的人杀人在先,凌师兄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人群听见白帝城竟然要留下凌志,全都变得激动起来,尤其是盛科,反应过来是因为自己一番话而害了凌师兄,更是自责不已,“长老,求你带走凌师兄,如果一定要留下一个人顶罪,那就留下我好了!”

他这番话说得真挚无比,但应者寥寥。感激凌志的救命之恩,替他求情是一回事,但自愿留下以命换命,很抱歉,至少这些落霞宗弟子暂时还做不到。

“盛科,不用求他了,我凌志的性命,还不用这等卑鄙之人来救!”凌志看见盛科差不多要朝白帝城跪下了,赶忙朝他喊了起来。

“盛科,你听见了吗?并非老夫无情,而是别人根本就用不着老夫搭救,况且这小畜生恶贯满盈,猪狗不如,我早就想逐他出宗门了,好了,什么都别说了,大家一起回山!”

白帝城冷冷一笑,旋又看着众人,“当然,如果谁自愿留下来陪凌志,老夫绝不阻拦。”

话落甩手就朝来路而去。

剩下一干落霞宗弟子面面相觑,虽然许多人都于心不忍,但犹豫片刻后,还是陆续跟随白帝城而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论是哪个世界,自私,永远是人类的天性。并非每个人都如凌志般愿意替朋友两肋插刀,况且许多人和凌志根本连朋友都不算,今日之前,他们连认都不认识他。

“凌师兄,今日之事全都是我害了你,不过你放心,我盛科今日发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将来必定替你报仇雪恨!”

众人陆续离开后,盛科跪下来朝凌志磕了两个头,眼中闪过从未有过的慑人锋锐。

凌志心头一叹,果然是世态炎凉。刚才离开那些人,有很多都是自己从敌人刀口救下来的,但刚才他们竟然走得如此决绝。

还好有个盛科,无论他刚才说的话是真是假,至少他的态度很真切,只此一点,凌志已经认了他做朋友,“盛科,你回去吧,我的安危你不用放在心上……”

“可是凌师兄……”

“回去!我凌志不想临死还连累一个朋友。”凌志声色俱厉,话落突然单手一招,把血饮狂刀摄入手中,冰寒刀锋直接扬起到盛科头顶,“如果你不走,我现在就劈了你,总好过死在别人手中。”

“凌大哥,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盛科眼中蒙上一层水雾,最后看了凌志一眼,转身离去。

“你倒是有情有义!”

飞云老儿看着凌志,嘴角边扬起一抹狞笑,“我都有点舍不得杀你了,干脆这样,你拜我为师,发誓永不背叛,我可以破例不杀你,甚至将来整个飞云寨大好基业都会交到你手中,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

飞云老儿是真起了爱才之心,凌志能够以黄武境七重而灭掉他几十个修为不凡的族人,如此人才,试问当世有几人能做到?

这样的人才,如果肯归顺于他,假以时日,还怕飞云寨不能崛起吗?

看凌志似有些犹豫,又道:“你或许对我飞云寨不太了解,我现在只能告诉你,飞云寨在我所在的王朝,绝不下于你落霞宗在大夏王朝的地位。”

“抱歉,我凌志虽怕死,可还没有认贼作父的习惯!”凌志淡淡一笑,脸上竟然连半分意动的表情都没有。

“冥顽不灵,既如此,那你就去死好了!”

既然不能为我所用,剩下就只有毁灭一途,况且以凌志表现出来的天赋,假以时日,天下还有谁能制他?

这一次,飞云再没有半分留手,可怕气机锁定之下,一只铁拳蕴含天地之威,狂猛的朝着凌志砸落。

然而,就在这时,凌志的身躯,似一层水雾般,竟然逐渐扭曲模糊,乃自渐渐消散。

“符纂?而且还是王级符纂?”

飞云一拳轰到空处,却并不失望,黑色瞳孔朝着四周围一扫,很快,在数百米之外就发现了一道踉跄的身影。

刚才凌志虽然及早发动挪移符,但飞云的一拳余威还是伤到了他的内腹,加上之前的伤势,形势已经危急到极点。

“给我死!”

飞云脚步踏出,人在半空,又是一拳狠狠砸出,然而,诡异的场景再一次出现,凌志的身躯根本不等他拳头临近,已然再一次消失不见。

“我不信你的符纂用不完!”

飞云心头冷笑,毫不气馁,心神全面放开,继续搜寻着凌志下一次的落地身影。

……

数个时辰后,凌志捏碎最后一枚挪移符,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往生林一片茂密的森林当中。

此刻他的身后,已经看不见飞云半分影子。

事实上早在数息之前,飞云就已经放弃追杀。因为凌志一番亡命奔逃,符纂就好似用不完一般,特别是最后他逃走的方向竟然是冲着往生林而去,飞云就彻底息了继续下去的念头。

然而飞云不知道的是,如果他肯再坚持片刻,结局就完全不同。凌志的符纂再多,随着这段时间连番使用,终到了用尽之时。

凌志侥幸逃过一命,但此刻他的身体并不好受。

不说这一连串追击所承受的压力伤害,光是他最早和对方硬拼的一拳,如果不是因为修习天道自然诀,先天就有几分疗伤的作用,他此刻只怕早就毙命了。

此刻挪移符用尽,最后的保命手段也没了。至于说神行符,面对玄武境高手还能笑傲一下,像地武境的强者,那不异于找死。

“往生林各种强大妖兽不少,我现在挪移符用尽,又身受重伤,别说碰到地妖兽,哪怕是随便来只厉害点的玄妖兽,下场也只有个死字,当务之急,是尽快找个地方疗伤。”

凌志在原地调息了一阵,感觉身体稍微好受了些后,就瞄准一个方向,贴上神行符后疾驰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凌志来到一片山壁下,山壁的半腰处有着一个天然形成的石洞,石洞外生长有繁盛的树木,正好可以隐匿行踪。

鼓起最后一点真元,凌志借着神行符之力,很是顺利的登上了石洞。

石洞面积不大,空气却很是干燥,地面上随处散落着一些动物的粪便以及已经变得干涸的鸟兽尸体。

凌志渴极累极,也不顾满地的动物尸体粪便,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从戒指里取出一坛酒,咕噜噜的灌了起来。

他不缺行走江湖的经验,戒指里不仅常年累月预备得有很多食物淡水,甚至黄白之物也有不少。

喝过一坛酒,吃了些干粮,感觉好受些后,凌志这才盘膝而坐,准备运转自然诀疗伤。

就在这时,山洞中突然发出“吧嗒”一声脆响,一大块洞壁从墙面上跌落下来,露出一个门板那么大的凹坑,凹坑里面,此刻正静静的蜷缩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影。

凌志头皮发炸,心头生出一股恶寒。

刚才因为山洞不大,一目了然,他竟然没想过用神识仔细查看。如果那凹坑中的人影暴起发难,而他又处于天道自然诀的修习疗伤中,后果简直不敢设想。

但这种后怕并没有持续多久,凌志很快就平息下来,因为他发现,那个蜷缩在凹坑里的人影,并没有呼吸,甚至连心跳都没有,分明就是个死人。

一个死人,自然不可能自己爬到坑里。他之所以如此,很可能是生前所为。或许和自己一样,受了极大的伤也不一定。最后自己找了个坑躲避追兵,乃自最后伤重不治,溺死在了藏身的坑中。

想到自己此时的处境,凌志突然生出一股同命相连的感觉,随即走过去把人影从坑里拉了出来。

直到这时候凌志才看清楚,此人不仅呼吸停滞,浑身更是多处带着伤痕,甚至连体内骨骼都碎了一大半。

凌志把男人平放在地面上,又提起酒坛把酒倒在男人身上,把对方浇了个透心凉,“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你生前究竟遭受了如何的苦难,不过我希望你能入土为安,下辈子投个好胎,安安顺顺过一生。”

嘴里喃喃自语了一阵,凌志感觉差不多了,就在指尖燃起一股火苗,准备把男人给火化了。

却不想,男人被酒水浇湿的尸体,竟然眼皮一睁,猛的从地上坐了起来,“祝阳羽老匹夫,你给我等着,终有一天,我必将你挫骨扬灰,还有为阳明,罗志浩,乌兴山,你们这几个狗贼,不是要杀我吗?现在的你们,又在哪里?哈哈哈……”

“你竟然还活着?”凌志面色一愣,有些意外的看着男人。刚刚他可是观察得清楚,此人的的确确停止了心跳和呼吸,连脉搏亦没有半分反应。

“我当然还活着!”

男人哼了一声,旋又转过头来看着凌志,脸上的惊诧一闪而逝,“竟然只是个黄武境七重修为的蝼蚁,刚才,是你把我从洞壁中拖出,救了我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