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六十五章 抛弃

恐怖的杀气弥漫虚空,可怕死亡的阴影瞬间笼罩全场。

“前辈息怒,你是地武境强者,前辈高人,我们不过是些黄武境的外门弟子,在前辈眼中当是蝼蚁般的人物,不知因何事惹恼前辈,欲对我们所有人动杀手?”

令人窒息的气氛中,凌志终忍不住抱拳朝对方询问起来。话虽恭敬,但谁都听得明白。你身为堂堂地武境强者,当有强者风度,怎能如此不顾身份对黄武境蝼蚁出手?

“你是在教训我吗?”男人面色一沉,杀意森森的目光直射而来。

“不敢,只是……”

凌志还想分辨,一道刻骨冰寒的杀意突兀袭来,霎那间,他仿佛堕入万丈冰窟,从头到脚趾头都感受到一股深切的冰凉。

“死!”

一声轻喝,下一瞬,一只恐怖铁拳在瞳孔里无限放大,最恐怖是在铁拳袭来之际,他整个人竟然无法动弹了。就似空气突然被抽干,而他,则是干涸空气中一条窒息的小鱼。

凌志猛咬舌尖,哪里还不知道那是真正杀意凝若实质的体现。当即抛却任何念想,血饮狂刀瞬间祭出,燃烧起浑身十二万分的真元精血,对准前面的铁拳猛的一刀劈出。

破兵式!

殷红刀光,如龙狂卷,似黑夜中一道璀璨雷电,照亮当前大片空间,亦带着莫可抵御的恐怖巨力。

凌志不想出手,哪怕他斩杀玄武境都如吃饭喝水般简单,但面对恐怖的地武境强者,但凡有一点可能,都不想抽刀硬碰。

然而此时此刻他根本就没有半分选择,挡,或有一线生机,不挡,当陷入万劫不复。

嘭!

剧烈的元气席卷而来,凌志顿时就感受到一股大山般巍峨磅礴的伟力撞在刀身之上,眨眼间,五脏欲碎,连人带刀,被径直轰飞出数百米远,在空气中落下一条长长的血线。

一股极度虚弱疲惫的感觉袭来,凌志强提精神,抬手就是一枚挪移符捏在掌心。他并非迂腐之辈,既然自己拼死都不能挽回局面,那再留下来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不过徒增一具尸体而已。

然而,就在这时,熟悉而可怕的强烈杀机再次落在他的身上,“区区一个黄武境的蝼蚁,竟然能接我一拳而不死,我倒是小看你了,如此,再吃我一拳试试!”

男人说话的同时,单臂挥出,又是一拳狠狠朝着凌志砸来。

拳未至,霍霍的拳风杀意却先一步袭来,锁定他浑身每一寸肌肤骨骼。

凌志绝望的看着拳头在眼前无限放大,他甚至连捏碎挪移符的念头都放弃了。挪移符激发的过程至少需要一到两个呼吸,而这段时间,绝对够对方把他砸成肉酱。

轰隆隆!

一道恐怖的元气炸裂之声在眼前不过两米处升起,凌志猛的抬头,就看见一方石台,从元气炸裂的中心徐徐掉在地上,随即化作齑粉。刚刚男人挥出的铁拳,正是被这方石台给阻隔破坏掉。

“是你?”

一把意外的声音传来,白帝城苍老的身影落到现场,看到刚刚被自己救下的凌志,脸上的表情极为古怪,就好似吞下一只死苍蝇般难看。

数个呼吸之前,外出巡视的白帝城突然接到落霞宗弟子的求救信号,而且还是情况最为严重的红色求救信。

白帝城作为落霞宗十二峰主之一,哪怕为人并不算正直,但得到这个信号后还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也幸亏他离得不远,这才有了刚才解救凌志一命的巧合。

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刚刚不是一时情急,连对方的样貌都没看清楚,他根本就不会抛出自己的九阳石砚,平白救了凌志这小畜生一命。

凌志活过来了,虽然他从白帝城的表情已经猜到,刚才救自己一命,绝非自愿,很可能是情急中的下意识行为,但他对白帝城还是很感激。

当即强忍伤势站起来朝白帝城抱拳道:“凌志多谢白长老救命之恩。”

“嗯。”白帝城冷冰冰的哼了一声,却是连看也不看凌志一眼。

“白帝老匹夫,你敢坏我好事?”

此刻,那个阴毒狠辣的男人说话了,哪怕面对白帝城同级数的高手,脸上的杀意同样没有减掉半分。

“王八蛋才想坏你好事,如果老子刚才知道你要杀的是凌志,就算看见我也只当没看见。”

白帝城心头郁闷,但这种话当然只能在心头想想,毕竟现场还有二十多名落霞宗弟子看着,“飞云老儿,你似乎坏规矩了。”

“坏规矩?”

被叫做飞云老儿的男人突然扬声大笑,“什么规矩?谁的规矩?你落霞宗的规矩吗?哈哈哈,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你落霞宗莫非以为自己不是大夏王朝的四大宗门,而是天下九州的四大宗门?”

白帝城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深坑,乃自深坑中化作堆堆血肉的落霞宗门人尸体,脸色极为难看。

“我落霞宗自然不是天下四大宗门,但飞云老儿,这个规矩可不是我落霞宗定的,而是此次过来的所有地武境强者共同商定,你身为地武境强者,对我落霞宗区区黄武境的外门动手,不觉得很可耻吗?”

“可耻?那我飞云寨的族人难道全都白死了吗?”

飞云老儿此言一出,现场许多人脸色都忍不住变了变。

这才明白,这突然找来的阴毒男人,原来是飞云寨的寨主,更明白为什么他一来,就要对自己这些人动杀手。那是为了自己族人报仇来了啊。

“笑话,你的族人白不白死,跟我们落霞宗有什么关系?”

白帝城连想也不想就直接回到,话落才注意到许多弟子脸上有些不自然,当即心下了然,招过来一名弟子问道:“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来也巧,那被问话的弟子正是最早和盛科一起的八人之一,但他深受凌志大恩,此刻自然知道该如何回答。

“回长老的话,之前飞云寨的族人无故挑衅,看见我们落霞宗弟子后就无端端动杀手,我们气不过,最后只得和他们厮杀起来,结果……结果……”

“结果你们就把他们全杀了?”

白帝城抢着替那名弟子回答到,旋又看向飞云老儿道:“你都听见了,是你的族人挑衅在先,最后技不如人被杀,这又能怪得了谁?再说,小辈间正常的争执切磋,你身为前辈高人却站出来出头,不怕天下英雄耻笑你飞云寨无人吗?”

“你放屁!”

飞云老儿一声怒斥,却看也不看白帝城一眼,转而投向那名被问起的弟子道:“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敢说谎,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长老……”那弟子求助似的把目光投向白帝城。

“回答他,有我在怕什么?这里,到底还是落霞宗的地盘,只要你照实说,落霞宗保你无忧。”白帝城冷声道。

飞云老儿自然不会把白帝城的威胁放眼里,直接问道:“你们最开始和我族人遭遇时,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那弟子稍微一想,就道:“二十一人。”

“那我族人有多少人?”

“当时情况混乱,我记不太清楚,不过应该不低于五十人。”

听到那名弟子如此回答,飞云老儿眼中闪过一抹讥讽,接着继续问道:“很好,看来你说的是实话,那我最后再问你,你们中间,最高修为是什么?黄武境九重的又有几人?”

那弟子再蠢的人也知道继续回答下去已经不妥,不过想到白帝城长老就在旁边,还是直言道:“我们最高修为的是黄武境九重,一共三人。”

“哈哈哈,白帝老儿,你都听见了吧?现在是谁在破坏规矩?或者你觉得,你们落霞宗的弟子,当真是惊才绝艳,凭借二十一人,三名黄武境九重的实力,就可全歼我飞云寨总共五十八人,其中更是有着九名黄武境九重的族人?”

飞云老儿哈哈大笑,脸上说不出的讥讽,“既然是你们落霞宗坏规矩在先,那我杀你们的外门弟子报仇,又有何不可?”

白帝城此刻脸色更是难看到极点,抬手就是一巴掌朝那名弟子脸上扇去,“愚蠢的东西,说,还不说实话?”

“我……我我……长老,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当时在场的这里还有几人,长老不信可以问问他们……”弟子捂着脸,一脸委屈的回道。

“闭嘴!”

飞云老儿一声怒斥,眼中迸出滔天杀意,“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难道你当我是傻子?还是说就凭你这种垃圾,能够杀死包括我亲传弟子在内的所有飞云寨族人?”

“长老,无垢师兄说的都是真的,当时我们岌岌可危,本已经处在绝境,幸亏后来凌师兄突然赶到,这才救下我们……”

盛科心直口快,忍不住就替那名弟子开脱起来,在他心里,这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凌志身手高强,可的的确确只是外门弟子,黄武境七重的修为,并不算违规。

“凌志!!!”

两声惊呼,几乎同时出自白帝城和飞云老儿之口。

“凌志是谁?”

飞云老儿杀意盈盈,冷眼扫过现场所有落霞宗弟子身上,“自己给老夫滚出来。”

没有人接话,哪怕是白帝城,在听见飞云老儿的话后,也只是充满玩味的朝凌志看了一眼,压根就没有替他出头的意思。

凌志叹息一声,知道这事躲不过去,当即缓缓走了出来,“在下便是凌志……”

“是你?竟然是你?”

飞云老儿死死盯着凌志,“能够躲过我一拳而不死,你的确有杀死我飞云寨所有族人的实力。”

凌志不吭不卑道:“前辈,我必须纠正你一点,并非我要杀你的族人,而是你的族人要全部杀死我落霞宗的门人弟子,在那种情况下,前辈莫非认为我落霞宗弟子就只能站着不动,任由你飞云寨的人杀?”

“住嘴!”

一把阴沉的爆喝,说话的竟然不是飞云,而是白帝城,只见他冷冷的看着凌志道:“凌志啊凌志,你什么态度?你是怎么跟前辈说话的?落霞宗难道就是这么教育你的吗?”

“你才住嘴!白长老,现场就有几名当时的幸存者,你若不信,可以自己问问他们,看看我凌志是否说谎,或者说,即便我说的都是真的,但落霞宗自认实力不如人,随便抛弃几个外门弟子换得别人的谅解也是寻常之事?”

凌志声音冰冷,在知道白帝城老儿不打算替自己出头后,言语中就再没有半分恭敬。

“呵呵,好,好好好,凌志,你果然了不起,我看你的眼中,分明就没有我这个长老存在,而你肯定也自认天下无敌,需不着我落霞宗的庇护了。”

白帝城一声冷笑,突然一扬手,“落霞宗弟子听令,即刻跟我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