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六十四章 万邪圣帝

大约半个多月之前,一群不知来历的散人组织,突兀的闯进了大夏王朝。这些人无恶不作,烧杀抢掠,一路上犯下累累血案,很快就引得天怒人怨。

因为这些人的行为实在是太过血腥残忍,行踪却又飘忽不定,终于引起了大夏王朝注意。遂决定派出有大夏王朝第一军美誉之称的羽林卫出马,务必把这群十恶不赦的散人组织剿灭干净,还王朝百姓一个清明。

那散人组织虽然手段残忍,不过根据王朝收集到的情报,其中修为最高者也不过玄武境八重。而这次带领羽林卫出动的首领,则是被誉为羽林军年轻一辈中第一勇士,方胜天。

方胜天年不过二十八,却拥有地武境一重的修为,再加上一队二百人组成的羽林卫临时别动队,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对付这支散人组织都应该够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当这支强大的羽林卫别动队和散人组织正面交锋以后,竟然以方胜天一方团灭为结局。

消息传回王朝以后,举国大哗。王朝更是认为奇耻大辱。

当即再下诏书,由兵部侍郎胡大可亲自带领两千精锐羽林军,务必把这帮凶徒绞杀在国境内,还皇室乃自羽林卫天下第一军一个尊严。

胡大可作为兵部侍郎,庙堂之人,可本身实力不弱,是老牌地武境高手。由他出马,而且再次出动的人手比之前多了近十倍。

这次再没有人会认为散人组织还能幸免。

不过事情的发展再一次超过了人们的想象。

由胡大可带领的这支队伍,在出动后第五天就和这支散人组织遇见了。

但一番交战下来,两千羽林军再次团灭,甚至作为首领的胡大可最后还是借着一件天级神兵的帮助,才苟延残喘逃过一劫。

不过这一次的羽林军虽然再次团灭,牺牲得也并非没有价值。据逃回去的胡大可透露,那支人数不多的散人组织,整体修为的确不高。

他们之所以能够两次完胜羽林军,凭借的也不是自身修为,而是各自掌握的一件件远超天级战兵的强大神兵。

诸如有一人手持一件血幡,随手一滚,就能吸纳无数人的魂魄。

又如有人手持一本古经,在面对羽林卫时,此人只是开口吟唱出一连串经文,听到这些经文的羽林卫全都感觉头脑发晕,瞬间失去知觉。

诸如此类神兵法宝,举不胜举,几乎每一名散人手中都持有一件。

要知道,整个大夏王朝最强者也不过是天武境,很可能还只是处于传说,具体存不存在都是未知之数。而与之相匹配的是,王朝有史以来出现最可怕的神兵,也只有天级神兵。

如此一来,这些人的来路就不得不引人怀疑了。

但这种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随着大夏王朝宗主国白山帝国派来的一名使臣到来,所有疑惑都得到了解释。

据说这支散人队伍,曾在一等帝国白山国出现过,而他们各自手持的强大神兵,全都来自于一个传说中名叫万邪圣帝的洞府传承。

根据白山帝国的使臣介绍,这支散人组织成员全都来自于一支名叫“血刀”的刺客联盟。

虽名叫刺客联盟,但平时干的也不光是杀人的买卖,他们还接一些诸如走镖,保护人的活。

这群血刀成员,就是在一次护镖的过程中,与一帮劫镖人火拼,最后不敌,被打入山崖。没想到祸兮福所倚,跌落山崖下的血刀成员不仅没死,还意外进入了昔日一个强大的圣帝,“万邪圣帝”的传承洞府。

不过即便如此,这些人的修为终究不高,哪怕闯入了传承之地,能够活着出来的人也只有三十来人。

但就是这三十几个活着的人,每一个收获都不小。仅仅凭借手中帝兵,哪怕是以玄武境之能,也轻松可以战败地武境强者。

然而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血刀成员误入武帝传承,大有收获的消息很快就在白山帝国传开了。

圣帝!

多么遥远的词汇?哪怕是一等帝国白山国,也从不曾听闻过有帝武境武者出现过。

在知道这些消息之后,白山国许多强大修为的武者就像闻到腥味的苍蝇一般,纷纷朝着传说中的万邪圣帝传承之地赶去。

可惜,圣帝传承,岂是一般人能够获得?哪怕你实力通天,没有过人的运气,机缘,同样是白费。

无数人满怀希望而去,莫说见到什么圣帝洞府,根本连点异常的情况都没有发生。

好吧,圣帝传承进不去了,或者说已经找不到了,那帝兵总还有希望得到吧?于是乎,无数人又匆匆赶去血刀盟的驻点。

不过他们终究白走了一趟,那三十来人自从逃出生天后,根本就没打算回去过。这时候,就有人提议,捉拿那三十多人的家人亲属威胁,逼迫对方现身。

这其中,有人受不了亲情的牵绊,回去了,下场可想而知。他们虽然有帝兵,但白山帝国可是有真正的天武境强者存在。实力太过悬殊下,回去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活着。

至于狠心没有回去者,他们的家人下场自不必说。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侥幸活下来的血刀成员,性情大变。

他们不敢在白山帝国造次,因为白山帝国拥有天武境强者坐镇,但二三等小国于他们来说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于是乎,经过一连串的隐匿身形,逃窜过后,这支不满三十人的血刀成员顺利越过白山国,间中又踏过一些小国,最后终于来到了凌志所在的三等帝国,大夏王朝。

大夏王朝虽然也传说有天武境强者,不过明面上最强者只是地武境坐镇。在来到大夏王朝之后,他们再不收敛行踪,肆意妄为。

“竟然还有这种事?可是我不明白,你说这些,和咱们落霞宗有什么关系?”听到这里,凌志忍不住问了起来。

“凌师兄你听我慢慢说。”

盛科抿了口唾沫,再次开始讲述起来。

据白山帝国使臣介绍,这些血刀成员在逃亡的过程中,也并非铁板一块,他们中出现了很大的分歧。

有人说应该找个安全的地方休养生息,待到来日修为强大了,再折回去白山帝国找人报仇。

但也有人因为家中妻儿死亡而狂性大发,只想杀尽天下图一快。

这两种思想的人数差不多各自占了一半,乃自后面,两股人渐渐水火不容。或者其中还有人性贪婪的原因,有人想要强占其他人的帝兵。

终于,在某一天,这股人中间爆发了激烈的内讧。最后保守派赢了,杀了大半同伴后,从此隐匿身形,销声匿迹。

剩下几个人受伤颇重,终是借助帝兵之威逃脱性命。也因为连番打击,万念俱灰下,他们更是肆无忌惮,刚刚进入大夏王朝就狂性大发,四处杀人。

而偏偏好死不死,白山帝国的追兵正在这个时候出现。他们找不到那些隐匿起来的保守派,只能拿剩下为数不多几个幸存者开刀。

这个过程中,发狂派再次折损过半,剩下三五人亦受伤不轻,为了小命着想,终于知道低调行事。

他们在大夏王朝潜伏一阵,不知怎么回事,最后竟然有风声传出,这最后剩下来的几人竟然偷偷潜入了王朝四大宗门之一,落霞宗的势力范围。

想想吧,如果这些人还是全盛时期,如果他们还保持着三十来人的整数,即便王朝各地的强大宗门武者知道消息,也不敢太过放肆。

可偏偏这些人只是强弩之末中的强弩之末。

天下英雄自然再不能忍。就这样,从各国赶来的高手,王朝自身的各种强大势力,纷纷把苗头指向了落霞宗。

“难怪我路上连地武境的大高手都碰到不止一个。”

听到这里,凌志终于算是明白了个大概,旋又问道:“你的意思是,现在咱们落霞宗四处,都是地武境甚至天武境的高手?”

“天武境的强者哪有那么容易出现?

这次从各地赶来的多是地武境强者,毕竟那些血刀成员虽然已经没有多少战力了,但人数实在太少,就算都收走他们的帝兵也没有几件,天武境强者还值不得为此出马。

不过光是地武境的前辈,破坏力已经很是惊人。

好在咱们落霞宗还有些名声,最后跟那些各处来的前辈协商,要在落霞宗范围内活动可以,但地武境的强者必须收敛,不能随意出动。

就算要找寻血刀成员,最多也只能派玄武境,最好是黄武境门人弟子出马。

一旦发现了血刀成员踪迹,再由这些弟子传信,之后帝兵归属,就各凭本事了。”

“那刚才我一路看到的这些厮杀又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那些高人都很给我们落霞宗面子吗?”凌志再次打断盛科问道。

“凌师兄,你还没明白吗?咱们落霞宗是强,可是再强,也只是在大夏王朝而已,其他国家过来的宗门子弟,会放在眼中吗?就在前段时间,持续有落霞宗弟子被外人虐.杀的事情发生。

所以三天以前,由宗主连同十二峰主共同决定,每天派出大量落霞宗弟子,特别是外门弟子,在落霞峰四周围组成执法队,一方面借机探查那些血刀盟成员信息,更主要是制止各地来的门人子弟借机生事。”

“这么说,刚才一路上我看见的那些冲突,全都是其他地方的人故意和咱们落霞宗过不去了?”

凌志再次问道,心头却是冷笑不已。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不难猜测,这其中很可能还有王朝其他三派的影子。要知道,落霞宗虽然和无极宗,飞雪山庄,无双谷并列四大宗门。

但四派之间可不和谐,几乎每一派都有吞并其他三派,唯我独尊的想法。

“不好!”

就在这时,一股霸绝强横的威压从天而降,凌志几乎连想都不想,扯起盛科的身体就朝旁边飞遁而去。

几乎是同一瞬间,一股刺爆空气的伟力袭来,在他的身前砸出一个方圆数十米的深坑。

啊!

数声惨叫,连绵而去,一些来不及反应的落霞宗弟子,根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已经在这股伟力下化为血肉齑粉。

“落霞宗的畜生们,可算让老夫找到你们了,全都给我去死!”

一把阴毒霸道的声音遥遥响起,紧接着,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面前的空地上,已经落下一道高大笔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