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六十章 他的身份

啊!

人群中有那胆小者,立刻发出惊骇的尖叫,恐惧犹如瘟疫般,瞬间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都给我闭嘴,今日在场之人,谁都不许走!”

黑袍首领爆喝一声,大手一挥,剩下十一名黑袍门徒化作狂风,瞬息间奔向人群外围,从四面八方把黄府门前包围了个结结实实。

“你们是什么人?让开,我只是看热闹的,啊!”

“杀千刀的,这事跟我没关系,我就一路过的,你干什么?啊!!”

“混蛋,我跟你们拼了……”

人群见势不妙,第一时间就要往外奔逃,可是他们身形刚动,那十一人就暴起发难。

这十一人出手狠辣,身上虽没有黑旗卫般澎湃的气息释放,但那自然流露出的沉着与冷静,仿佛从骨子透出的冷峻,是个人都看得出他们不好对付。

一连数声惨叫,鲜血四溅,血肉横飞,躁动的人群在十一人强力压制下,很快又恢复平静。

不过每个人脸上都十分难看,眼中更是出现浓浓的恐惧,有那胆小者,甚至已经开始低声痛哭起来。

“凌大哥……”

久未说话的黄青青,这时候似乎也回过神来,不作痕迹的朝凌志靠近了几分,嘴里好似有话要说,但一连数次开口,终未发出半个音符。

“不要担心,会没事的。”

凌志只以为她被现场形势震慑住了,当即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慰了一句。

“凌大哥,我……”

“好了,什么也别说,既然我凌志今天过来了,相信我,一定会保你周全!”

凌志两人这边说着话,现场形势又起变化。原来是那一群黑旗卫见凌云被杀,再无顾忌,全都冲出来朝黑袍首领攻击起来。

“赤血幻影!”

黑袍首领怒喝一声,一股毁灭的力量猛然四溢开来,紧跟着,众人就看见他漆黑的身躯诡异的分裂成两个,接着是三个,四个……

无穷无尽,虚虚实实,不过眨眼间的功夫,在黑袍首领周围,全都是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影,一眼竟然数不过来。

“杀!”

“杀杀杀!”

无数个黑袍首领嘴里同时吐出这个字,下一瞬,可怕狂猛的爆裂之声在空中颤响,无数相同的黑影化作一股黑色洪流,带着恐怖无边的杀气,瞬间把一群冲击而来的黑旗卫给淹没其中。

噗嗤噗嗤!

啊啊啊!

鲜血狂涌,惨叫连绵。

看不清楚其中形势,但每一声凄厉的惨叫,都意味中有一个人葬身其中。

很快,随着无数道黑袍身影逐渐消散,现场变得分明起来,只见那群威风凛凛的黑旗卫,全都七孔流血,软软的躺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

“妈呀,大家快逃……”

“这人是魔鬼,大家一起冲出去……”

“麻痹的,老子真是吃饱撑着,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来这里看热闹!”

人群心胆俱寒,刚刚才平复下来的骚乱,又再次*起来。直恨不得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让自己能够逃得更快些。

“滚开!”

一名玄武境二重的酱油党爆喝一声,率先朝眼前的一个黑袍男子冲击而去,却见那黑袍男人手持一柄巨斧,斧头对准身躯微微一抡!

霎那间,狰狞巨斧迸射出一道耀眼斧纹,直接轰在了对方的胸口,那狂奔的玄武二重男子顿时身躯一软,直直的倒在地上,死!

“好强,此人不过只是发动斧头罡气,就令得一名玄武境二重者毫无抵抗!”

凌志远远看见这一幕,目光微微一凝,这才是赤血盟真正的底蕴吗?而他们今日劳师动众而来,究竟为了什么东西?

前冲的人群感受到此人的压力,赶紧换一个方向逃窜,然而,黑袍人整整有十一人,每个人都是一般的强大,现场人群虽多,却只是一盘散沙,又如何冲的出去?

短暂的一阵冲突,终于在人群付出几十具尸体后,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乱动者,死!”

黑袍首领越众而出,朝着人群冷漠的喝了一句,随即转身,再次把目光落向黄府门口。

此刻的黄府门前,除了早前那个自称黄东郭的老者以外,另外还聚集了近百人口,其中玄武境二三重修为者也有十来人,但大多数却是老弱妇孺。

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持着武器,充满警惕的看向黑袍首领。尤其当黑袍首领目光投来时,许多人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身躯更是压制不住的颤抖不停。

“每隔十息,我将取你们中人一条性命,直到你们把我需要的东西交出来为止……”

“大侠饶命,老朽真不知你说的是什么东西,之前这件事一直是家主负责,现在家主已经死了,我们实在不知……”那黄东郭不等黑袍首领话说完,噗通一声就朝他跪了下去。

“聒噪!”

黑袍首领大手一挥,一掌落在黄东郭的胸口,后者神情一滞,喷出一口鲜血,顿时倒地不起。

“大伯……”

这时候,突然几名妇人冲了出来,齐齐扑在老者的身前,哭泣着想要去搀扶他的身子。

“死!”

黑袍首领眼中闪过一抹不赖烦,单手又是一抡,直直的朝这些妇人头顶落去。

“住手,娘!”

黄青青脸色一变,刚刚扑出来那些妇人,其中一个正是她的娘亲。哪怕因为早前的事情,她对整个黄家已经绝望,可是眼看着自己的亲娘就要丧命在眼前,又哪里把持得住?

“破兵式!”

一把冰冷的喝声响起,随即只见一道殷红的刀光闪耀,径直朝着黑袍首领挥出的掌影劈去。

轰!

元气爆响,黑袍首领身躯微震,嗜血的眼眶中露出一抹诧异,“凌志?你敢和我作对?”

凌志收刀卓立,冷冷的看着对方,“你和黄家的恩恩怨怨,我管不着,不过这些人,都是无辜的,你不可以杀他们!”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黑袍首领看着凌志,眼神变得比刀锋还要锋利。

“你用不着唬我,我早看出来了,你的修为,已达地武境,我,并不是你的对手,但如果你拒绝我的提议,我立刻转身就走,相信我,哪怕你带着如此多门徒而来,我要走,没人能拦得住我!”

凌志直视黑袍首领的目光,话说得十分自信。

黑袍首领之前一连串手段,已经证明过他的强大,不过听到凌志的话后,他还是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是真的。,尤其是那不知从何而来的符纂,即便他明明比对方强大许多,还真留不下他。

不过?那又如何?

黑袍首领一声冷笑,“你走又如何?与我何干?”

“真的没有关系吗?”

凌志紧盯着黑袍男子的眼睛,嘴角突然浮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如果我说,我离开之后,立刻去凌家呢?”

“你说什么?”

黑袍首领神情突兀的震瑟两下,一抹冰寒刺骨的杀意迸射而出,似欲穿透凌志的心脏,“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去凌家与本座何干?或者说,你想去城主府搬救兵?你以为,凭借你老子的那些残兵败将,本座会放眼里?”

凌志摇了摇头,嘴角那抹笑容变得越发的刺眼,“真的不相干?还是说,你希望我当众点出你的身份?”

“住口!”黑袍首领浑身剧震,冰冷嗜血的眼眶中,第一次闪过一丝慌乱,虽只是一闪而过,但还是被凌志精准的把握住,“凌志,你这个叛徒,不要逼我杀死你!”

“滚!带着你的门徒,赶快滚,否则,后果自负!”

凌志笑容敛去,眼中闪过一道慑人锋锐,突然嘴唇轻启,束音成线,低沉而又清晰的声音直直传进黑袍首领的耳中。

“城主府虽强,但汴梁城绝不是你凌家一手遮天,首领你说是不是?呃,不,或者我应该叫你——城主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