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五十九章 凶残至极

“叛徒?”

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凌志的目光凝视着对方,菱角分明的唇线上,缓缓勾起一抹笑容,“昔日我让人传话,从此以后两不相干,难道,蝮蛇遭受的教训还不够吗?”

“大胆!一日入组织,终身是组织成员,赤血盟,岂是你说退就能退的?”

那当先说话之人一声冷笑,唯一露在外的双眸闪过冰冷杀机,似欲恨不得把凌志活吞了才痛快。

“盟主,形势有些不对……”

这时候,又一名黑袍男人走上前来,朝那人低声禀报道。不用手下提醒,那人目光一凝,已经看见了躺在地上,化作连绵尸体的黄家众人。

“死了?谁?究竟是谁杀了他们?”

黑袍首领眼神冰冷,死死的盯着地上尸体,旋又转身,森寒目光直直射向马首之上的凌云,“是你?是你下令杀了他们的?”

“大胆!”

凌云被黑袍首领的目光看得心脏狂跳,但想到周围还有一群黑旗卫护法,胆气不免壮了几分,“一群邪魔外道,竟敢来汴梁城闹事,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还有凌志,你这废物,简直太让我失望了,就算凌家不收留你,你也用不着自甘堕落,和这帮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混在一起吧?”

“人不人鬼不鬼?这白痴,胆儿还真肥,什么话都敢往外吐!”

面对凌云的嘲讽,凌志完全当他是空气,只是用玩味的目光朝黑袍首领看过去。

果然,在听见凌云骂出那句话后,黑袍首领浑身杀意暴涨,突然往前一步,单手成爪,闪电般朝凌云扑了过去。

“保护云少!”

一群黑旗卫神情大变,再顾不得围剿凌志,纷纷朝着凌云赶了过来。然而,他们的身形才刚刚蹿起,高高扬起的马首之上,已经响起一把痛苦的惨嚎。

“啊!”

惨叫自然是凌云发出的,面对黑袍首领的突然袭击,他根本连半分抵抗都不能,转瞬间就落在了对方手中。

“桀桀……小子,刚才是你骂我人不人鬼不鬼的?”黑袍首领单手钳住凌云的脖子,大马金刀的跨在马背之上,突然,只见他单手一抡,猛的一巴掌朝凌云的背心拍去。

“住手!”

“休伤云少!”

“谁敢上前?”

黑袍首领冷笑连连,再次转头朝凌云看去。这时候的凌云脸色苍白,眼耳口鼻都冒出丝丝血水,显然被刚才的一掌伤得不轻。

这世上有的人,表面看上去很高傲,自负,但其实都只是力量,权势,财富和胜利带给他的一层皮而已。

一旦面对失败,面对死亡,面对比自己更强大的人,这种人和普通人没有半分区别。

显然,凌云就是这种人。在感觉到从黑袍男人身上传来的冷冽杀意后,他哪里还敢保持半分高高在上的姿态?当即强忍着伤势,朝对方求饶道:“英雄,别杀我,你要什么?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我是凌府的少爷,我爹更是凌家三当家,求你看在他们的面子上饶我一命……”

“凌府少爷?凌府少爷在我眼中连个屁都不是,那叛徒不也是你凌家的少爷?昔日还不是在我面前乖得跟条哈巴狗一样?”黑袍首领说着,就朝地面的凌志看去,语气说不出的得意猖狂。

“不不不,他不一样,他只是凌家的一条狗,是弃少,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英雄你大人大量,只要你开口,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

“凌志,听见了吗?这人说你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怎么样?你考虑好了吗?究竟是继续跟我,还是留在你凌家,做凌太冲的一条狗?”

黑袍首领哈哈大笑,显然还不知道昨日凌家年会,凌志和凌府决裂的事情。

凌志摇头,淡漠的看着对方,“昔日我武道未成,加入你们,和你们虚与委蛇,不过是为了磨练自己,而你们,同样在我身上榨取了不少价值,大家可说各取所需,但现在,你又在我面前说出这种话,不显得太过浅薄可笑吗?”

“冥顽不灵!”

黑袍首领冷冷的看了凌志一眼,却并未继续纠缠,反而再次把目光投向凌云,“之前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要下令杀这些黄家中人?”

“不不不,不是我杀的,这些黄家的人全都是那个废物杀的,和我一点干系都没有,英雄你要替黄家人报仇,就找他好了……”

凌云急忙摇头,指着凌志朝黑袍首领飞快解释起来。

黑袍首领在听完凌云的解释后,眼中神色急剧变幻,少许过后,他突然对准面前的黄府大声喊道:“黄家的人,是不是都死绝了?出来一个能说话的。”

这把喝声夹着浑厚的元气而发,直震得空气瑟瑟发颤,周围无数人群听见后更是勃然变色,脸上出现深深的恐惧。

终于,在喝声落下后不久,黄家大门骤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耆耆老者。之前黄家虽然死了不少人,但多是些热血上头的年轻一辈,许多和黄东行同一辈的家族高层倒并未损失。

老者径直来到黑袍首领的马前,拱手一揖道:“老夫黄东郭,添为黄府长老,不知英雄驾到,有何吩咐?”

“黄家的长老?很好,我问你,你们黄家之前拿我的东西,放在哪里?如果你敢说不知道,我让你黄家满门鸡犬不留。”黑袍首领看着老者冷声道。

黄东郭面皮颤了颤,突然仰头朝凌云看过去,“回英雄的话,之前家主已经把那东西作为嫁妆,转送给云少爷了。”

“是这样吗?”黑袍首领眼中暴起一团精光,直直朝凌云问道。

“没有,我没有收他什么东西……”

凌云本能的就要开口否认,但话刚出口,突然想起早前黄东行送给自己的血玉参,赶忙点头道:“别别别,英雄别激动,听我解释,我知道了,是那血参,只有那块血玉参,慧明,你他妈是死人啊?还不把英雄需要的东西拿上来?”

一名凌府家丁闻言后立刻从包袱里取出早前那个长方形玉盒,拱手送到二人马下,“云……云少,东西在这里……”

“拿过来!”

看见这个盒子后,黑袍首领神情激动,凌志更是注意到,他的身躯似乎都在微微颤抖,心头顿时就有些好奇,不知里面究竟装的什么。

疑惑很快得到解释,当黑袍首领打开盒子以后,一股沁人心脾的血玉参香气扑面而出,哪怕隔着老远,凌志已经感到一阵神清气爽。

他甚至有种感觉,如果自己立刻吸收了这块参王的药髓,无论武道天道的修为都会精进几分。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见到这块参王后,黑袍首领心头大喜。当着众人的面,分出一只手飞快的朝血玉参抓去,不过很快,随着“吧嗒吧嗒”参王破碎的声音传出,他的眼神一下变得阴毒起来。

“混蛋,竟敢糊弄我?”

随着这把恶声发出,他浑身的杀气仿佛化作实质,首当其冲的凌云顿时牙齿打颤,脸色变得煞白,“英雄息怒,听我解释,我真的只收了这一件礼物……”

“给我死吧!”

怒极气极的黑袍首领又哪里肯听?利爪对准凌云的前胸猛的一用力,“噗嗤”一声,鲜血飞溅,竟是直接由前胸穿过后背,把凌云的整颗心脏都给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