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六十一章 事了拂衣去

听到凌志的话,黑袍首领身上的气势暴涨,一股刻骨寒意弥漫空间,那是杀气凝成实质而起的变化。

凌志无悲无喜,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淡笑,然而他的心中,却惊起滔天波澜。

刚才一席话,他虽说得笃定,不过更多则是一种试探。

但此刻,只看对方突然释放出的杀意,根本就不需回答,他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霎那间,诸般萦绕心间的迷雾,豁然开朗。

为什么数年以前,自己年龄尚幼时,第一次出去闯荡,就能被当时已经闻名大夏王朝地下世界的赤血盟看中,进而收为成员。

为什么自己明明处处小心,但赤血盟总能在第一时间找到自己,乃自精准掌握自己一切行踪。

为什么自己自觉羽翼丰满,提出退出时,对方会答应得如此爽快。

……

为什么在自己十六岁成人那一天,定亲与劫亲的事情会巧合般同时落在自己一人头上。

……

为什么自己明明觉醒了武魄,但那人却要对自己释放出冰冷杀意。

……

为什么赤血盟和黄家的事情明明隐秘无比,但凌云却开口说城主府早有耳闻,甚至诸般事宜,城主府更是了如指掌。

为什么这里发生了如此震动之事,充当汴梁城执法与守护者身份的城主护卫队,到现在还不见半点踪迹。

……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原来,所有事情的背后,都有一张无形大手在掌控一切,凌志甚至怀疑,对方要黄家交出某种宝物是假,借口灭掉对方才是真。

需知武者的世界,实力的强弱,修为的精进虽与自身武魄有很大关系,但外物,特别是各种天材地宝,灵草药材的辅助,同样少不了。

而黄家,几乎垄断了整个汴梁城的药材市场,本身却并没有与之相配的武力守护,凌家不对其动心才是怪事。

更甚者,黄家的灭亡很可能只是开始,接下来或者是掌握矿物的李家,亦或控制城市大半酒楼客栈生意的尤家……

一步步,一家家,借助赤血盟这个地下组织之名,不断蚕食,吞并,最后达到凌家一家独大,一统天下的目的。

好阴毒!

好算计!

许多问题,因为猜出幕后之人而得到答案,但那恒踏心中最大的疑问,即便已经认清眼前人的身份,凌志依旧感觉迷茫。

为什么?

为什么此人想杀死自己?

即便他野心勃勃,天性嗜杀,可自己,终究是他的儿子,为什么他曾不止一次对自己表露出毫不掩饰的杀意?

这其中,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或许这些疑问,母亲叶清影会是一个很好的解惑人,但凌志不想去问。母亲既然不说,自有她的理由。老一辈的是非恩怨,他凌志,没有任何权力去横加干涉指责。

诸般念头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实则不过眨眼之间,“黑袍首领”自然不知在如此短时间之内,凌志已经想过许多。

他看见的只是凌志平静无波的脸色,以及嘴角始终噙着的一抹淡淡笑容。

“你只有一次向我出手的机会,你可以赌一下,或者一击功成,那样你可以继续自己未完成的‘伟业’,亦或失手,后果则是汴梁城各世家群起而攻之,我说过,凌家虽强,但还做不到一手遮天!”

凌志的掌心,缓缓摊开,那上面安静的躺着一枚符篆。无需太多解释,经历过年会一幕,他相信,对方会知道这枚符纂所代表的意义。

“你,很不错!”

黑袍首领在看见凌志取出符纂的一刻,阴冷的眸子就微微凝了一下,紧接着,漫空的杀意渐渐收敛起来,脸色似乎也缓和了一些,“看在你娘的份上,我放你走。”

凌志摇了摇头,“我不需要你看任何人的面子放过我,刚才我也说过,要么对我出手,要么你带着你的手下离开,你敢赌吗?”

黑袍首领眉头微皱,再次认真的看向凌志,已经变作平静的眼眸眯成一条线,杀意,就在这无形中释放开来。

凝固的空气,几欲冻结人心。

“永远不要再踏足汴梁城一步,亦或再让我看见你,否则天涯海角,我必诛杀你!我们走!”

一把阴毒的声音,清晰传进耳里,前一句是传音入密,“我们走”三个字则是大声咆哮。

随着话声落下,黑袍首领身躯连动,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与之相应的,是那十一个黑袍男子,同样身形跃起,跟随着自己首领屁股后面,很快消失在人群视线当中。

看见黑袍人一行人相继离开,凌志这才长长舒出一口气,直感觉一阵后怕。

刚才他话说得很自信,但唯有自己知道,那枚挪移符,最多只能带走自己,甚至连自己能不能逃出现场都是未知之数,更不用说他还想保黄青青一命。

要知道,昔日在演武场中,凌太冲临时发难,已经令得叶清影受了不轻的内伤,刚刚那种情况下,对方蓄势而发,他根本就没有十足的把握逃过一劫。

地武境修为的武者,实力其容小觑?

他让对方赌,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次豪赌?

“走了?那些凶人竟然就这么走了?”

“而且还是被废物九少爷吓走的?”

“这凌志,还是传说中的废物吗?他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什么也不说,什么也没做,仅仅是几个眼神,就把那些凶人吓走?”

人群盯着凌志那双冷漠漆黑的瞳孔,心头微微发颤。

两人之前一系列交锋,皆是以传音入密的手段进行,人群并不知二人间发生了何等事情。只看见他们相对而立,以眼神对峙,之后黑袍人一行人就相继退去。此刻不奇怪惊骇才是怪事。

凌志负手傲立,冷眼扫视人群,“你们还不走,是希望那些人倒回来把你们杀个一干二净吗?”

“啊?对对,凌少说得对,咱们赶快走!”

“多谢凌少今日救命之恩,乃日必定厚报!”

被凌志一句话提醒后,人群这才反应过来,劫后余生的他们没有多余的废话,蜂拥着就朝着外面的街道奔涌而去。

不多时,热闹喧嚣的黄府门前,就变得安静异常。

唯地上留下一堆死人的尸体,以及剩余不多黄家人安静的站在门口,庆幸的同时,却又不免喘喘的看着凌志。

庆幸自然是因为凌志“吓走”了黑袍人一群人,让他们黄府免受一场灭门之祸。

喘喘,则是因为凌志,本该是他们黄家的乘龙快婿,无论是昔日的易风,还是早前的凌云,根本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却因为他们黄家的势利,硬生生破坏了他和黄青青之间的婚事,至少,他们黄家人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现在,当凌志再一次出现,并轻松化解了一场对黄家本该是无解的死局后,他们哪里还会认为凌志配不上家主之女黄青青?反而是担心时过境迁,凌志还看不看得上他们家青青才对?

所幸这种担心应该是多余的,如果凌志对黄青青无意,今日又如何会出现在这里,强力替他们黄家背过渡劫?

“民妇苏沐,见过凌公子,感谢凌公子仗义出手,化解了我黄家一场大难,还请凌公子去府上小坐,让我黄府聊表感激之情。”

一名妇人来到凌志面前,正是黄青青的母亲,在说完这句邀请之后,又看了自己女儿一眼,“青青,还不请凌公子去家里坐坐?”

凌志淡淡一笑,并未理睬妇人的客气。实话说他今日过来,本意不过是想破坏凌云的好事,如果有可能,他不介意把凌家来人全部诛杀掉。

没想到事情的最后竟然演变成这番模样,无形中倒做了一回黄家的恩人。

但他心中无论是对黄府其他人,还是黄青青,并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尤其是在见过黄家人之前以卖女交换家族生存机会,更是不会有半分好感。

黄青青跺着小碎步来到凌志面前,咬着下嘴唇道:“凌大哥,这是我娘,她邀请你去家里坐坐……”

“不必了!”

凌志淡淡挥手,突然看着黄青青笑了一下,“我要走了,对了,如果有可能,你们黄家最好搬离汴梁城,言尽于此,再会!”

凌志说完,脚步一跨,就朝着远方而去,潇洒放旷,不留半分痕迹。

黄青青表情一滞,嘴角那抹笑容僵在脸上。

走了?

凌志这就要走?他怎么会就这样走了?

无论是在黄家其他人,还是黄青青本人心中,都以为凌志今日之所以来此,是因为对黄青青余情未了。而黄青青,骤缝大难,心神巨震,正是需要人安慰需要人疼的时候,她自然也很愿意接纳凌志。

然而现在,凌志潇潇洒洒的离开,根本就没有再多看她一眼,这让她很失落,甚至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看来真的是我,自作多情了啊……”

黄青青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随即大力摇了摇头,看着逐渐消失的凌志背影,她的眼眶中,蒙上一层水雾。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黄青青张嘴朝着凌志喊了一声,“凌大哥,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