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五十五章 大逆不道

“小畜生,去死吧!”

凌沧澜眼露讥讽,他知道凌志死定了,但他并不会留手,不仅不留手,甚至越发催动体内元气,一身修为,尽皆施予这一拳之中。

狮子扑兔亦尽全力,况且小畜生狂则狂矣,但绝非软弱可欺的兔子。

轰!

嘭嘭嘭!!!

拳头和刀锋终于接触在一起,狂猛可怕的元气飙射而出,在四周围刮起一阵恐怖的飓风,台下观战的人群勃然变色,无不使出吃奶的力气撤身后退。有那反应稍慢者,单单只是被飓风割到一点皮毛,已经震得内腹翻滚,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废物,说了是拳头你还……”

凌沧澜保持着出拳的姿势,看着凌志的目光充满了胜利者的得色,只是一句话还没说完,嘴角的笑容直接僵在脸上。

下一秒,只听“噗嗤”一声,一道殷红的血水飙起,凌沧澜的整幅身躯,从额头处蔓延而下,渐渐出现一道殷红的血线。

血线不断放大,终形成一道宽阔河流。漫天血水飞溅中,凌沧澜瞪着不甘的眸子,缓缓朝地面倒去,直至落到地上后,完整的身躯一裂,化作平滑整齐的两半……

“死了?就这么死了?”

“玄武境六重,实力仅次于大姐头凌若心,真的就这么死了?而杀死他的,竟然是黄武境七重的凌志?”

空气中出现一片死一边的沉寂,人群看着台上,看着化成两半的凌沧澜,无不脸皮抽抽,心脏狂跳,似难接受这一现实。

“小畜生的实力,太强,我,不是他的对手……”

高台下,人群中,凌仲看着负手卓立的凌志,脑袋微微低垂了下去。

之前他借凌志搏威名,甚至想过年会结束后,邀集几名家族长老一起劫杀凌志。但此刻,看见凌志一刀劈死凌沧澜后,他立刻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不仅不能找小畜生的麻烦,甚至今后如非必要,一定要离这小畜生远远的。

“孽畜!”

蓦然间,一声泣血悲苍的声音高高响起,刺破所有人的耳膜,下一瞬,就看见凌太东身形暴起,两手成鹰爪,快若闪电般朝着凌志扑来。

“小志当心!”

叶清影心头大急,但她早做好准备,刺骨寒冷的冰凌剑瞬息祭出,堪堪挡在了凌太东的面前。

“滚!”

凌太东怒气勃发,利爪一挥,那把冰凌剑就被砸飞到天际,但就是这短暂的阻隔,凌志已经反应过来,身形一闪,已经落下高台,出现在叶清影的面前。

“凌太东,你想干什么?你是本次年会大比的主持者,可不要乱来……”

叶清影抹了一把唇角的血迹,毅然挡在凌志的前面。刚才冰凌剑被砸飞,她亦受了不轻不重的一点暗伤。

“滚开!”

凌太东双目充血,脸皮扭曲狰狞,“贱人,你生的好儿子,竟然如此残忍嗜杀,今日不诛他,我凌太东誓不为人!”

“残忍嗜杀?凌太东,你这话说得也太可笑了吧?难道我就只能站着不动,让你儿子一拳轰成残渣?况且我和凌沧澜的生死战,是家主亲口应允,你要发疯,找家主去……”

凌志一下跳到叶清影的前面,把母亲给护在身后,看着凌太东冷冷说了起来。

“住嘴,你这猪狗不如的畜生,你自己说,我们凌家,到现在为止,究竟有多少同辈兄弟葬身你手?今日若不废了你,家族威压何存?规矩何在?”

凌太东根本就不跟凌志争辩,丧子之痛,不共戴天,他岂有不报之理?

“凌太冲,你是死人吗?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站出来说句话?”

眼看着凌太东真要动手,叶清影终于忍不住朝评委台上高声喊了起来。

此言一出,莫说激动中的凌太东前进脚步稍微迟滞了片刻,那些看戏的人群,亦都把目光转移,朝向了高高在上的评委台众人。

早就听说叶清影母子不受城主待见,叶清影本人更是因为凌志废物的缘故,被打入冷宫多年。

但所谓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凌太冲再不待见他们母子俩,总是凌志的亲生父亲,此刻儿子性命堪忧,他又会是如何表态?

就在众人翘首企盼下,凌太冲缓缓从位置上站起身,但他的脸上,依旧是毫无表情,既无对儿子性命堪忧的关心,亦无对凌太东激动中破坏年会大比规则的责备。

“大哥,凌志竖子,残忍嗜杀……”

“二弟,可否听我一言?”

凌太冲伸手朝空虚压了压,这才把目光落向凌志母子身上,淡漠道:“凌志,我问你,为何要杀人?”

“嗯?”

凌志目光微凝,眼中闪过一抹锋芒。哪怕他从未认过此人为父亲,可是于此时此刻听见此人说出此等言语,说不痛心,那一定是假的。

“小志,你怎么了?”叶清影和凌志隔得近,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波澜,忍不住握着他肩膀关切的问了起来。

“娘,我没事。”

凌志摇了摇头,强行驱逐走心中那抹郁闷阴霾,复又抬起头,看着凌太冲道:“家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问你,为何要杀人!”凌太冲重复问道,但语气却比上一次冷了千百倍。

“为何要杀人?生死之战,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凌志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

“这是你最后的态度吗?”凌太冲粗暴打断凌志的叙述,直言问了起来。

“当然,再说,允许我和凌沧澜生死之战,不是城主你自己的命令吗?难不成城主也认为我该和二叔认为的那样,应该站着不动任由凌沧澜轰杀?如果是这样,城主你可以直言,又何必说什么生死之战……”

“大胆!”

凌太冲一声高喝,冰冷凉薄的脸上终生出一抹寒意,随即只见他朝台下挥了挥手,“竖子不忠不孝,不知尊卑,残忍嗜杀,老二,今趟是你主持年会大比,一切事宜,你自己做主……”

“谢大哥成全!”

凌太东自然听得出凌太冲的意思,不仅是他,台下人群就没有听不出来其中之意者,甚至许多人都朝凌志母子投来怜悯的目光。

倒不是可怜他接下来的遭遇,而是想到生为人子,竟然被亲生父亲当众抛弃,那种人伦间的悲惨,又有几人能够承受?

“凌家执法队何在?”

这个时候,凌太东再次一声爆喝,话声刚落,一连串“嗖嗖嗖”的破空之声就突兀响起,乱糟糟的演武台四周,一道道黑色人影从天而来,每个人的气息都十分庞大冷酷,修为更是没有一个人低于玄武境中期。

黑旗卫!

作为凌府私人圈养的家兵,据说每一个黑旗卫都是从各地战乱中挑选出来的孤儿。自被选入凌府后,用尽各种残酷手段培养,并灌以凌府忠诚思想。

按照优胜劣汰的方式逐级淘汰。最后得以幸存下来,并顺利成为凌府黑旗卫一员者,不仅实力可怕,对于凌府的忠诚更是非常人能比。

这才是凌府的底蕴,更是凌府屹立汴梁城数百年而不倒的依仗。

眼前突兀出现在演武场四周的十名黑衣男子,正是凌府黑旗卫一员。不必动手,光是他们随意释放的冰冷气势,哪怕是同属于玄武境的高手,亦会感觉手足冰冷,呼吸迟滞。

“黑旗卫听令,立刻擒拿凌志,任何人敢阻拦,格杀勿论……”

“慢着!”

叶清影心头大急,再次朝高台上望过去道:“凌太冲,你真敢让我们母子死吗?当年的承诺,难道你已经忘记了?”

“闭嘴!”

冰冷刻薄的声音传了下来,凌太冲冷冷看了叶清影一眼,再次朝着凌太东点头道:“太东,下命令吧!”

“遵命大哥……”

“等一等!”

凌志再一次从母亲背后跳了出来,看着高台冷声道:“凌太冲,你真要杀我?”

没有回应。

这一次,凌太冲甚至连哼都懒得哼一声!

“为什么?在上一次族会上时,你就不止一次对我露出杀意?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小志,不要问了,娘求你不要问了好吗?”不等凌太冲开口,叶清影倒是率先忍不住拉住凌志,脸上带着难以抑制的悲苍,眸子里更是露出强烈的哀求。

“娘……你……”

“小志,娘求你不要问了,是娘没有本事,要怪,你就怪娘好吗?”

“太东,你还在等什么?”冰冷无情的声音,再一次从高台上传下,凌太冲,凌志的亲生父亲,竟然连片刻都不能等。

“哈哈哈!凌太冲?父亲?什么狗屁凌府?什么狗屁父亲?凌太冲老匹夫你给我听清楚了,今日不是你要杀我,是我不认你!”

孤傲狂霸的笑声响起,凌志突然抽刀在手,刀锋遥指现场所有人,“所有凌家的人都听好了,我凌志今日在此起誓,自此以后,我和所有凌家中人将再无半分关系!!!

“任何凌家中人,但凡遇见,我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孽畜!黑旗卫听令,立刻动手,生死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