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五十六章 分道扬镳

“小志,站我背后来!”

“娘,抓紧我!”

“你说什么?嗯?这个是……”

“走!”

“孽畜,给我滚回来……该死!追,全都给我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是把汴梁城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

……

汴梁城外三十里地,一片寂静幽深的大森林内。

“母亲,你好些了没有?”凌志双手离开叶清影的后背,脸上露出关切之色。

之前在凌家年会上说出那番决裂的话后,凌志就暗地里准备了数枚挪移符在手。

然而,他终究还是低估了地武境的强大。就在他和叶清影被挪移符力量包裹,带走的前一瞬,凌太冲突然发难,暴起一掌隔空袭来。

眼看着一掌就要落实在凌志身上,间不容发之际,爱子心切的叶清影猛然上前,挡在凌志前面。

不幸中的万幸,也就是在那一刻,挪移符的力量终于完全激发出来,带着母子二人离开原地。但饶是如此,那掌力挟裹的掌风,依旧结结实实的印在了叶清影的前胸,让她受了不小的内伤。

“小志,我感觉好多了!”

叶清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直直的看着凌志,“小志,你刚才替娘疗伤的元气……”

“哦,这是我在落霞宗修习的一种玄级功诀,叫回春功,对战力提升没什么作用,不过替人疗伤的功效却是十足的强!”

凌志随口胡掰了个理由,并非信不过娘,实在是穿越一说,当真不知该如何开口。

叶清影点了点头,倒不虞有他。这落霞宗生为王朝四大宗门之一,拥有种种奇功秘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忽又想起一事,忍不住问道:“小志,你之前带娘离开时用的那些符纂……”

“母亲,我记得告诉过你啊,儿子在落霞宗很是受器重,其他不说,那回春功玄级功法,就是宗门长老破例让我修习的,另外,刚刚逃跑时我使用的那些符纂,同样是一个赏识我的宗门前辈赠送。

那前辈好似颇懂天衍之术,预料到我这次回家或有大难,所以特意送了孩儿这些保命的符纂。”

“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神奇之人!”

叶清影的眼中划过一抹欣慰,“小志,看来让你去落霞宗,是他们犯的最大的错误,落霞宗是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汴梁城势力虽强,但和落霞宗相比还算不上什么。

小志,这里终究不是久留之地,你即刻回宗门去。对了,回去后记得替娘谢谢那位长老,咱们母子的性命可都是人家救的。”

叶清影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凌志投过来的清澈目光,老半晌她才开口道:“小志,你是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娘?”

凌志摇头,看着叶清影微微一笑,“没有,孩儿没有任何问题想问。”

听到凌志的回答,叶清影身躯微颤,脸上闪过一抹动容。

她拍了拍凌志的肩头,满是欣慰道:“小志,谢谢,谢谢你什么也不问,娘知道你心中肯定有许多疑问,不过相信娘,该告诉你的时候,娘一定会让你知道……好了,时间也耽搁得差不多了,你赶快回宗门去吧!”

“母亲,那你呢?你接下来准备去哪里?”凌志看着叶清影问道。

“我吗?”

叶清影微微一叹,从地上站了起来,不知何时,手里再次握住了那根玲珑剔透的玉笛,随着手指轻轻划过笛身的动作,她的目光,亦渐渐变得朦胧起来。

“小志,娘想去玉京城看看!”

“什么?娘你要去大夏王朝都城玉京城?”

凌志豁然从地上站起,紧张的看着叶清影道:“我听人说玉京城内世家林立,各类高手多如过江之鲫,尤其是王族,不仅势力庞大无比,而且王族成员几乎都嚣张跋扈,娘你如果去了……”

“小志,你真当娘是小孩子啊?”

叶清影笑着摸了摸凌志的脑袋,“难道你忘记了?娘原本就是玉京人士,虽然娘家已经没什么人了,不过娘好歹是在那里长大的,而且娘这趟过去也不是找人打架,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那那……”

“行了,娘已经决定了,反倒是你,娘看得出来,你身上藏得有许多秘密,既然你不肯告诉娘,娘也不想多问……”

“母亲,我……”凌志浑身剧震,他一直以为自己的谎话编得够圆满,却不想,原来母亲早就看出来了。

“好了小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不说,一定有你的理由,娘只希望你记住一点,往后行事,切忌锋芒太露,需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娘,我明白了!”

凌志点了点头,随即取出一把符纂递到叶清影的眼前,“母亲,既然你心意已决,那儿子就不再劝了,这些符纂,你留下傍身。

这是挪移符,效果你见过,对,关键时刻能够帮你逃出原地数百米,这是神行符,贴在脚上后,速度可提升数倍……还有,这是隐身符……”

叶清影看着凌志细心的给她讲解起各种符纂的功效,眼中再次闪过动容之色。

有子如此,她叶清影今生哪怕承受再多苦难,又有何怨言?

“好了,小志,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走吧!”

这片林子虽然偏僻,但离汴梁城到底不远,谁敢保证凌家的人不会追来?

两人再不多言,双双在脚上贴了两张神行符,之后牟足力气狂奔起来。

数个时辰之后,一处荒凉的十字路口处,母子二人双双停下脚步。

叶清影看着凌志,眼含不舍道:“小志,该分路了,娘记得翻过这片山岭,前面不远就有个集市,落霞宗太远,就算有这种符纂赶路也十分艰难,你路过集市后买匹马代步吧!”

“母亲,孩儿知道,玉京城离咱们这里也不近,娘若遇到有人烟之地,也记得买匹马,还有,玉京城龙蛇混杂,娘可千万要注意……”

“行啦,娘独自闯江湖的时候,你小子还在娘肚子里呢,好啦,此行去落霞宗好好修行,假以时日,娘相信你一定能够超越凌家三武魄的凌若心丫头!”

“超越凌若心?”

凌志心底摇了摇头,说什么超越凌若心,如果没出那档子事,即便现在碰上凌若心,对方也是个死字。

“小志,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咱们一起走吧!”叶清影双目微红,分别指着两旁的路朝凌志说了起来。

“娘,小志想看着你离开后我再走!”凌志吸了吸鼻子,故意朝叶清影露出个俏皮的动作,惹得叶清影噗嗤一笑,离别的哀愁不禁被冲淡几分。

“那行,娘去了,将来你修为有成,可来玉京城看娘,娘在那里等你!”

叶清影说完最后看了凌志一眼,再不犹豫,身形一闪,已然踏上了通往未知玉京城的大道。

看着叶清影逐渐消失的背影,凌志目光一凝,脸上的笑容逐渐化作冰冷的寒霜,“娘,原谅孩儿骗了你,孩儿在汴梁城还有些心事未了,即便要走,也要把这些事做完再走!”

……

汴梁城,黄家,黄青青的闺房。

“啪!”

清脆的巴掌声,狠狠的从黄青青脸上响起,黄东行看着眼前脸颊红肿的女儿,眼中燃起熊熊的怒火,“青青,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究竟嫁不嫁?”

“嫁什么?嫁给凌云那个废物吗?”

黄青青的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讥讽,早前凌府大比的情况,早就通过各种渠道传遍了整个汴梁城世家高层。

也因此,黄青青不但知道凌志母子被逐出家门,遭受整个凌家通缉。同时更知道,那个被黄家看成天才,乘龙快婿的凌云,在大比时竟然窝囊的被凌志逼得滚下演武台。

“废物?那谁是天才?凌志吗?”

黄东行一声冷笑,眉宇间藏不住的嘲讽,“难怪说那小子是废物呢,也不知在外面得了什么机遇,竟仗着自己有两份手段,肆意残杀同辈族兄,最后更是引得凌家黑旗军出动,说不定现在他们母子已经是两具冰冷的尸体了!”

“不可能,凌大哥一定不会死的……”

“你说什么?凌大哥?青青,你叫谁凌大哥?”

黄东行脸色一变,多日来的困扰顿时明朗起来,“我说你为什么不肯嫁给凌云,原来还惦记着那个废物……不过要说那个废物如果不被通缉,倒未必不是一个人才,……好了,青青,这件事关系着我们整个黄家的生死存亡,无论如何,你必须嫁给凌云!”

“要让我嫁给那个窝囊废,爹,你干脆杀了女儿吧!”黄青青仰起头,一脸决绝。

“你以为我不敢?”

黄东行气得扬起手臂,终究还是不忍落下,最后只是在黄青青的脸颊上又括了一巴掌,这才朝屋外大声道:“来两个人,把小姐绑起来,看好了,明日正午就是凌家云少爷过来迎亲之日,一定不能让她死!”

吩咐完下人看好黄青青后,黄东行再不作停留,匆匆离开女儿房间。

不多时,当他径直来到自己的卧室后,一个衣着华丽,看起来颇有几分雍容华贵的妇人立刻迎了上来,眼中带着几分忧郁,“东行,青青到底是咱们的女儿,你这样对她,会不会太过了?”

“太过了?妇人之仁,当真是妇人之仁,你知道些什么?凌家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希望,趁着凌云那个废物对她还有几分情意,咱们不赶紧和凌家拉上关系,你当真想让我们整个黄家灭门啊?”

“可是,可是……”

妇人犹豫再三,“那些人太可怕了,你觉得凌家真的能够帮上忙吗?就为了咱们女儿,他们会愿意来趟这潭浑水?”

“哼!为什么不能?到时候那些人来了,我直接说东西已经作为嫁妆送给凌云小儿了,要找,让他们找凌家去!”

黄东行的眼中,闪过一抹阴毒的光芒,“而且明日大婚,我会找借口把凌家送亲队伍中的高手尽量留下,无论那些人信不信,凌家,注定要被拉入这淌浑水中!”

“哎,为今之计,也只好像你说的这样做了,只是可惜了我们家青青!”妇人心头微叹,目中划过一抹痛楚。

“你懂什么?那小贱人吃里扒外,根本就不为家族考虑半分,就算今次危机最后顺利过了,我也一定不会轻饶于她!”

PS:今日有些事情,第二更来不及写啦,就只有这一更,明日继续恢复两更!朋友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