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五十四章 强大凌沧澜

“这就是你狂妄的本钱吗?”

凌志一声冷笑,单手下浮两指一夹,平静的空气中响起“叮”的一声诡异轻响,一根十寸长的钢钉,由虚还实,渐渐出现在他的两指之间。

“这应该是一件法器,等级至少不低于玄级,很不错,凭借这根玄器钢针,哪怕是比你高几个境界的对手,出其不备下,也只能饮恨当场……”

“你……你竟然看得见我的须弥钢针?”

凌仲瞪大眼眶,仿佛见鬼一般看向凌志,“不可能,绝不可能,就算是地武境的强者也不可能轻易发现,你究竟是怎样看见的?巧合,一定是巧合……”

“巧合也罢,当真看见也罢,现在,你是不是该出手了?让我见识见识你所谓‘残忍’的手段?”

凌志意念微动,把须弥钢针随手收入戒指,接着手掌一翻,血饮狂刀瞬间出现在掌心,虚空朝凌仲做了个下劈的动作,“再给你次机会,如果你不动手,我就要出手了……”

“不!!!”

凌仲突然一声爆喝,如只大鸟般朝着凌志猛然扑来,人还在空中,就看见他的后背上突兀的冒起一团黑烟,遮天蔽日,带着神秘诡异的气息朝凌志笼罩而下。

“异武魄吗?”

凌志目光一凝,连半分也不惧,血饮狂刀罩住黑烟就是一刀挥出,“给我破!”

殷红的刀光四溢而出,在黑烟中拖出一道刺目殷红的血色刀痕,所过之处,黑烟顿如遇见滚油的白雪,瞬间化作虚无。

“住手……认输,我认输……”

根本不等那道刀痕劈到近前,刚才还怒目圆睁,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凌仲,突然身形激退,一个鹞子翻身,已经落到了高大演武台的下面。

原来,自刚才看见凌志两指轻松夹住自己的须弥钢针后,凌仲就再提不起半分战斗的欲望。接下来无论是祭出武魄,还是飞身向前,都是一个假象。真实目的不过是为了掩饰这临头到来的从容退避。

锵!

血色刀光冲天而过,在偌大的演武台上空拖出一道蔓延数十米长的血色真空,黑烟消散,凌志持刀卓立,看着台下惊魂未定的凌仲,眉头冷不丁皱了起来,“凌仲,这就是你口中‘残忍’的手段?还真是残忍无比啊,残忍得我都想象不到!”

“凌志,你莫要猖狂,你不就是仗着手中那把刀吗?如果没有那把刀,你未必就是我对手!”

凌仲的嘴角,露出一抹浓烈的嘲讽,似乎凌志能够打赢他,真的是仗了神兵之威。

“哦?这么说,如果是不用这把刀,你愿意和我再战一场?”凌志毫不犹豫的把血饮狂刀给收入戒指,饶有意味的看着凌仲。

“难道是我看错了?这废物并不是仗了神兵之威?但他那把刀为何如此可怕?劈出时能够闪耀夺人心魄的血色红光?”

凌仲目光微凝,面对凌志赤.裸裸的挑衅,面对周围所有人投来的注目眼神,他突然咧嘴一笑,“凌志,有意思吗?你明知道年会的规矩摆在那里,任何人只要开口认输,退到台下,就等于已经放弃了比赛资格,现在又来激将我还有什么意义?”

凌仲说得很不屑,眉宇间更是闪过一抹憋屈,“如果你真有本事,开始就不应该用那把刀!”

轰!

现场大哗,原本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人群,在听见凌仲这番话以后,全都露出了愤怒的目光。

这凌志,简直太无耻,太卑鄙了。

先是用一把不知什么等级的神兵,把凌仲给强逼下台,事后又恬不知耻的故意激将凌仲重新比过,而他明知道这是规则所不允许的。

如此卑鄙无此下流肮脏到极点的小人,难怪家主一直不待见他。也就是家主仁慈,如果换了另外的人,只怕一刀劈死他的心都有了。

“这凌家,还真是尽出人才啊!”

听到旁人的议论,凌志忍不住微微叹息起来,凌云如此,这凌仲还是那样。霎那间,他对自己来参加这次年会大比的正确性,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雄鹰,注定了要翱翔于九天之上,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为何偏偏想要去同一群愚蠢如猪的土鸡证明?

轰!轰轰轰!!!

一阵狂暴的炸裂声,从另一方演武台上响起,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凌志顺着声音朝那边看见,只见凌沧澜和凌雅诗二人的身形快若流星,在空中急剧的下坠。

凌雅诗二八年华,玄武境五重修为,容貌并不会比凌若心差多少。本是风华绝代的人物,此刻看起来却有些狼狈,披头散发,飘逸的衣裙多处迸裂,嘴角上还留下一窜淡淡的血痕。

而凌沧澜看起来则要气定神闲得多,除了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之外,竟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尽管此刻凌太东还没有宣布二人比赛的结果,但谁都看得出来,这一战,凌雅诗输了。

“沧澜大哥,没想到你实力如此强大,这一战,雅诗甘拜下风,今次年会大比,雅诗衷心希望你能够夺魁封顶!”

即管自己还有一战之力,而且凌雅诗甚至有十足把握,哪怕自己拜了,凌沧澜最后也一定不会有再战之力。

不过正如早前家主说的那样,年会大比,意在选拔家族人才,没必要一定分生死。

大约凌沧澜也猜到凌雅诗的想法,当即就爆出一阵大笑,“雅诗妹妹何必妄自菲薄?你于我,所差不过境界火候,假以时日,当你和我站在同等境界上,你的实力,未必就会比我差!”

“不错,你们能有此容人之量,我心甚微,正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无论是沧澜还是雅诗,都是凌家这一辈最优秀的人才,假以时日,凌家还要靠你们来发扬光大!”

这个时候,凌太东再次走上前来,“不过年会大比,并不排名次,只取魁首,雅诗,你虽然暂时败了,但不要气馁,凭你的资质,来年未必没有机会,沧澜,你现在胜了一场,但这并不意味着今次年会你就能登顶!”

说完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冷若冰霜的凌若心,又再次把目光落向凌志,“虽然你们早有约定,不过已经到了这个时刻,我还是想再次确认一遍,凌志,你当真要和凌沧澜生死战吗?”

“小志……”

演武台下,叶清影投来担忧的一瞥,虽未明言,但那表情,无异于让凌志放弃。

凌志看着母亲,菱角分明的唇线微微上翘,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随即就看见他摇了摇头,径直朝着演武台中心而去,“自己,滚出来吧!”

“找死!”

凌沧澜双目喷火,这小畜生,简直太狂妄了,竟敢当着如此多人面让自己滚出来,此等奇耻大辱,不杀他简直天理难容。

“凌志,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战败了凌云和凌仲,就天下无敌,谁都能不放在眼里了?”

来到演武台中心,凌沧澜一双眼睛已经被怒火烧得血红,额头上更是迸起根根拇指粗的青筋,“如果你那样想,我劝你干脆自己拿刀抹脖子,等下我会让你知道,废物之所以为废物,那是因为他注定了是条臭咸鱼,永远只配爬在地上,被别人肆意踩踏羞辱!”

凌志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看着凌沧澜淡漠道:“是不是凌家的天才,杀人全都是用嘴?如果你的实力和你动嘴的功夫一样厉害,我还真要自愧不如!”

“天崩地裂拳!”

凌沧澜浑身气势暴涨,狂猛的元气肆虐下,一只带着毁灭与杀戮的拳头径直挥出,空气刺爆,空间收缩。

这一拳,仿佛卷动周围所有气势,在他挥出来之后,他的拳头表面,竟然出现一个又一个令人窒息的杀势漩涡。大地一片灰白,仿佛整片天地间再无他物,唯有那毁天灭地的一拳。

凌志淡淡一笑,单腿朝前跨出一步,双手持刀,对准当前无尽杀势漩涡就是一刀落下,“破兵式!”

凌沧澜明知自己实力不俗,在动手时竟然只用拳头而不用兵器,不就是仗着境界比自己高,元气比自己充盈吗?

至于他修炼的武技天崩地裂拳,凌志根本连半点也不放眼里。自己的破灭九刀,那可是刀魔独孤灭世所创,哪怕因为残缺而被落霞宗定义为黄级武技,真实威力又岂会比凌沧澜的差?

狂暴的元气被凌志一刀带动,殷红的刀光闪耀,似连整片空间,包括凌沧澜卷动的无边杀势漩涡,都被这片刀光染成鲜艳的红色。

这一刀,凌志没有再留手,哪怕明知道凌沧澜不是自己对手,但面对一名玄武境六重的强者,他已经没有留手的资格。

“猪狗不如的蠢货,我的拳头又不是兵器,你还来破兵式,你破得了吗?”

看到凌志面对自己天崩地裂拳竟然也和之前对阵凌知秋一般,简简单单挥出一刀,凌沧澜的心头大喜,眼中闪过深深嘲讽之色。

随即更是不做半分停留,爆裂的一拳甚至故意对准了殷红一片的刀锋正中处。

恐怖拳风和殷红刀罡碰撞,周围空间立刻激荡起阵阵强烈的元气爆炸,就连特意建筑出来供武者比斗的演武场,也在霎那间飞沙走石,皲裂出道道蛛丝般的裂纹。

人群惊恐的看着比斗中的二人,眼眶瞪得老大,心头更是惊骇莫名。

这还是两个玄武境武者在打架吗?哦,不,准确来说,只有一个是玄武境,其中一个甚至连黄武境巅峰都不到,仅仅只是黄武境七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