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五十三章 凌仲的底牌

凌太东这种分配,看似主观,实则暗含有一定道理。

他充分考虑了个人的自身实力,然后尽量安排强者和弱者一起比赛,这看似有些不公平,却在最大限度避免了最开始就强强对决,最后反而留下某个实力不济者捡漏的局面发生。

事实也果然是这样,这首一轮的比赛,凌若心、凌沧澜、凌雅诗和对手的实力相差过大,对方都直接认输弃权。而凌仲的对手虽然没有弃权,但两人的实力同样不是一个层次,他很是轻松就战胜凌科。

如此一来,众人的目光很自然就落在了凌云凌志的交战台上。

他们二人的境界差距同样很大,一方的凌云玄武境三重,另一方凌志只有黄武境七重。但却没有任何人认为凌志会弃权。

现在看的就是两人究竟谁更胜一筹,毕竟,之前凌志再狂妄嚣张,他的对手最强也只是玄武境二重的凌知秋。

“凌志,像你这般数典忘祖,残忍嗜杀之辈,我本应该亲手将你轰下台,但之前大姐有言,任何人都不能伤你胜你,我给大姐面子,今天暂且放你一马!”

两人刚刚才站到台上,凌云就一本正经的看着凌志怒斥起来。义正言辞的表情,铿锵有力的语气,让人很容易就想到,他之所以放弃这场比试,并非怕了凌志,而是真的给凌若心面子。

“这小子,倒是会装!”

听到凌云的一番话,凌志就忍不住乐了。原本按照他的意思,随随便打发了对方就行,可既然凌云认输的同时还不忘踩自己一脚,他又岂会如此轻易放过对方?

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凌志淡淡道:“如此说来,那我还要多谢你大仁大义了?”

凌云看见凌志嘴角的笑容就头皮发麻,但现在家族无数人都看着自己,也只能强撑着大度道:“谢我倒是不用,我都说了,是给凌若心大姐面子,希望你好自为之。”

“滚!”凌志说。

“嗯?你说什么?”凌云脸色一变,露出一抹怒容。

“我说让你滚,听见没有?”

“哼!好好好,凌志,你应该感谢大姐凌若心,否则就凭你这句话,你今日必死!”

凌云冷冷的看向凌志,仿似自己真受了多大委屈一般,匆匆撂下句狠话后就欲朝台下走去。

于此同时,底下人群也忍不住议论起来,“那凌志,简直太嚣张了,人家饶他一命,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竟然如此咄咄逼人。”

“也就是凌云少爷能忍,如果是我,早就给他一刀了,就不信到时候若心师姐还真能拿我怎么样。”

凌云听到台下人议论,脸上虽然表现得很委屈愤怒,但心头却乐开了花,“凌志啊凌志,跟老子玩,你还嫩了点,老子现在虽然认输,但谁会认为我不如你?”

然而这时候,身后却再次响起了凌志的声音,“回来!”

“凌志,我都饶你一命了,你还想怎样?”凌云转身看向凌志,眼中闪过一抹讥讽。

凌志饶有意味的看向凌云,“我说,让你滚,你难道没听见吗?记住了,是用‘滚’,而不是用走哦!”

“你……”

凌云勃然变色,万没想到这小畜生竟会如此过份。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台下已经有人忍不住大声叫嚣起来,“凌云,杀了他!别给他面子!”

“对,这小子如此嚣张,不杀他不足以平民愤!”

“杀了他,大姐一定不会怪你的,我们这么多人都可以给你作证!”

声声鼓动,听起来是如此的义愤填膺,但落在凌云耳里,却只感觉脸皮发烫。他原就不是好说话的人,如果真打得过凌志,早就动手了,还需别人聒噪不成?

“凌志,你都听见了,你的行为已经引起公愤,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收回自己的话,否则,后果自负!”凌云骑虎难下,唯一的期望就是凌志碍于众人的情绪而放自己一马。

可惜,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凌志又岂能饶他,“我不需要你给我任何机会,同样的话送给你,要么滚下台,要么留下,和我一战!”

“你……”

“我数三声,如果你不滚,后果自负!”凌志脸色一沉,眼中闪过一道慑人锋锐,直看得凌云眼皮抽抽,心胀狂跳。

“凌志,你当真要自寻死路吗?”

“三!”

“你莫要以为我怕了你,我是给若心大姐面子,你难道……”

“二!”

随着这个数字出口,一股庞大的气势升起,径直落在凌云的身上。一瞬间,凌云就感觉到呼吸停滞,整个人好似陷入一潭沼泽泥泞,动弹一下小指头都困难。

正是不作不死!这时候的凌云,心头生出一股强烈的悔意。

为什么?为什么不干脆认输?

为什么要为了那虚妄的面子,而刻意去撩拨凌志?

自己应该早就知道,那小畜生根本就不是能受半分委屈的主,自己踩着他肩膀上位,对方又岂能干休?

后背浸湿,额头滴落大片大片的汗珠,眼看着凌志最后那声“一”字即将发出,凌云再也撑不住,双膝一软,就朝地上滚去。随即正如凌志说的那般,一点点朝着台下“滚”去!

“太气人了,那凌云,怎么如此窝囊废?都欺到这个份上了,他还能忍?”

“兄弟,你还是太年轻了啊,难道到现在还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什么?”

“不是凌云窝囊,而是他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是凌志的对手,所以宁愿冒着奇耻大辱滚下台,否则,你以为他不想和凌志打一场?”

“原来是这样……嗯,或者真是这样,那凌云我也接触过多次,本身就是桀骜不驯之辈,能够如此委曲求全,肯定是这个原因!”

“嘿嘿,这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如果不是故意那么做作,想踩着凌志搏威名,或者凌志也不会这么对他也说不定!”

没有人是傻瓜,如果凌云之前那番话还能博得许多人同情,但现在,看见他宁愿“滚”下台而不敢与对方一战,人群顿时就醒悟过来。原来这小子,根本就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

“凌志小辈,欺人太甚!”

评委台上,老三凌太南看见儿子承受如此大辱,眼中闪过一抹森冷杀气。

“他岂止是欺人太甚,根本就是目中无人!”老五凌太北立刻附和起来。

“如此歹毒之辈,怎么会出生在我们凌家?”

老四凌太西摇了摇头,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大哥凌太冲,“看来大哥也对这个儿子失望了,也罢,最后一场他和凌沧澜侄儿的对决,希望他死了干净,免得破坏我们凌家威名!”

……

“很好,凌若心,凌沧澜,凌雅诗,凌仲,凌志五人为获胜者,你们刚刚经历了一战,下面我问问,你们需要休息吗?”

凌太东再次来到台上,宣读了结果后,朝五人询问起来。

五人自然摇头,事实上刚才那一轮,除了凌仲以外,根本就没人出手过。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休息,那比赛继续,这一轮,因为五个人的原因,作为你们的大姐,凌若心轮空,剩下四人,凌沧澜和凌雅诗一组,凌仲和凌志一组,比赛开始!”

“强强对决,绝对是强强对决,凌沧澜玄武六重修为,但雅诗姐也是玄武五重!”

“是啊,现在就看玄武四重的凌仲,究竟会不会是凌志的对手了!”

“我看悬,两人境界毕竟差得太远,凌志就算有些鬼门道,怎么可能胜得过凌仲”

就在人群议论纷纷之中,凌志和凌仲相继来到台上。

“还需要战吗?”凌志下巴扬起,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嗯?”

“我知道,你的实力,远超黄武境七重,不过有一点我必须说明,如果等会你敢和我动手,我会打死你的!”

凌仲眼中,闪过嗜血的光芒,双拳故意握出劈哩叭啦的爆响,“用很残忍,残忍得你都无法想象的手段,一点点一寸寸把你凌虐而死,哦,对了,刚才看你很喜欢让人滚下台,如果你认输,就像凌云那样,自己滚下去吧!”

几乎是凌仲话声落下的同一时刻,凌志的脸色一变,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升起在心头。而就在这时,他突然看见,一根十寸长的钢针,随着凌仲手指轻弹,带着强大可怕的速度,正对准他的心脏。

最可怕是,他所谓的“看见”,并非用眼睛,而是用自己的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