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五十二章 再战凌云

“白痴!我不知道你究竟哪里来的自信,不过凌志,我要告诉你,这将是你这辈子做过最愚蠢的决定!”

瘦长男子哈哈大笑,话未说完,单臂扬起径直朝前一劈,“秋风扫落叶!”

惊鸿一剑,电射而出,在巨大演武台上空刮起一道强烈的飓风。霎那间,人群只觉睁不开眼,心中莫名生出秋风袭遍大地,万物凋零枯萎的浓浓萧瑟感。

“一个黄武境七重的垃圾,仗着自己娘在旁边护法,肆意偷袭同辈,今日不杀你,我妄为凌家族人!”

凌知秋一声冷笑,秋风之剑带起一阵恐怖的剑光狂风,猛烈的轰向对面的凌志。这一剑,是必杀之剑,是死亡之剑,即便凌志能够侥幸躲过,但那无处不在的狂风,依旧会要了凌志的小命。

这凌志,嚣张跋扈,早已经成为众矢之的,杀了他或者会受责罚,但那惩罚一定不会太重。

这是凌知秋的自信,更是因为废物强占他前十种子选手位置应该付出的代价。

然而,就在这时,那漫空席卷的秋风秋意,突然从中间裂开出一道诡异的殷红。

刀气!

殷红的刀气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仿佛要破开天地,唯我独法!

“破兵式!”

凌志一声清啸,血饮狂刀挥出的瞬间,那可怕殷红刀光顿时化作一轮烈日,在狂卷的秋风中,照射万物,欲把凋零萧瑟的秋天硬生生给带回骄阳似火的浓浓夏日。

“破兵式,我天生剑武魄,秋风剑法以达九重,本身境界更是高你无数,你破得了吗?”

凌知秋一声冷笑,半点也不把凌志的刀气放在眼中。代表凋零与枯萎的剑光径直往前,直接冲击向那道烈日般的殷红刀光。

无穷无尽的狂风肆虐席卷,这一剑,不仅把烈日刀光罩在其内,更是连同凌志整个人,亦给牢牢的锁定无法动弹分毫。

“如果你的实力也跟你动嘴皮一样厉害,我只怕早死了千次万次了!”

一声冷笑,从无尽秋风剑光中穿透而出,声音并不大,却似重锤落在大鼓上,震得凌知秋心脏狂跳,脸色剧变。

下一瞬,只见一道红得耀眼的刀光,破开天地万物,所过之处,无论是秋风还是秋意,全都化为虚无,带起无尽恐怖的杀意,生生落在凌知秋的眼前。

“我认输……”凌知秋浑身剧震,此刻的他哪还有半分高高在上的倨傲,唯一的念头就是活着,和自身小命相比,什么强者的尊严骄傲都是狗屁。

“认输?”凌志心头冷笑,他自问和此人从未结过半分仇怨,但对方一出手就是杀招尽出,分明就是欲置自己于死地而后快。如此残忍之人,他又岂会放过对方?

殷红刀光不作任何停留,朝着前方肆虐而过,一蓬耀眼的血光冲天而起,凌知秋的半边身子,在这一刀中化作虚无。

凌知秋恐惧的表情僵在脸上,随即整个人推金山倒玉柱般朝后跌落,终致砸在地上,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孽畜!”

一声爆喝,震碎所有人耳膜,随即就看见一名老者,冲开左右观战人群,径直朝着台上飞驰而来。

“凌祖耀,你干什么?”

这个时候,演武台上的凌太东身形一闪,就拦在了这名老者面前,“这里是年会大比,切不可乱来。”

“二爷,这个竖子……孽畜,他竟敢杀死凌知秋,此仇不共戴天,哪怕家主责罚,我也要亲手毙了他!”

凌祖耀,也就是被杀死的凌知秋父亲,看着凌志的目光充满了怨毒,浑身杀气四溢,连空气都欲冻结一般,“畜生,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何要下如此辣手?”

“哦?那你的意思是,刚才我就只能站着不动,任由你的儿子斩杀不成?”凌志摇头反问道。

“你放屁,我儿子什么时候要杀你了?”

凌祖耀一声爆喝,不过说完后他就后悔了,刚才的交手,他在台下看得清清楚楚,凌知秋的确是动了杀念。如果不是凌志技高一筹,现在只怕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但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哪怕明白这个道理,他依旧不想放过凌志,旋又看向凌太东道:“二爷,你是此次大比的主持者,你说怎么办?之前族长可是说过,任何人都不许生死相搏……”

“好了,祖耀,你先冷静点,一切,等大比结束后再说,好吗?”

凌太东当然也想凌志死,但关键是对方的身份摆在那里,在搞不清自己大哥究竟是个什么心态前,他不想节外生枝,把自己的命填进去。

至于凌志的嚣张跋扈,那不是还有凌沧澜吗?对于自己儿子,他是拥有绝对的自信。

“好好好,既然二爷如此说,我就给你一个面子!”

凌祖耀这时候也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刚才过于鲁莽了,在不甘的看了凌志一眼后,终退至演武台下,不过那森寒冰冷的杀意,还是牢牢锁定在凌志身上。

“凌志,我再提醒你一次,家族大比,意在选拔族内优秀人才,如果有下次,定不轻饶!”凌太东看着凌志,冷冷说道。

“二叔教训得是,不过如果接下来的比试,有人要杀我呢?”凌志反问。

“胡说,你以为谁都像你一般残忍吗?”

“二叔息怒,这凡事都有例外,刚才凌知秋不就是个例子吗?我只是想问问,如果有人想杀我,是不是我也不能还手,任由对方杀?”

“你!!!”

凌知秋脸色阴沉,看向凌志的目光变得比刀锋还要犀利。

不过他终没有立刻发泄出来,只是那么看了凌志半晌后,突然转头朝着演武台其他人道:“所有人,全都给我听好了,接下去的比武较技,点到为止,谁要敢动杀手,格杀勿论!”

似乎想到什么,又补充一句,“凌沧澜和凌志有约在先,他们二人可破例,下面比武继续。”

凌太东自是气得不轻,说完后就径直站过一旁,连看也懒得再看凌志一眼。

凌志心头冷笑,哪里不知道这老匹夫也动了杀念,但这有何关系?哪怕自己委曲求全,这些所谓的凌家高层,难道还能待见自己母子俩?既然结果都是一样,为何不能恣意行事,挥刀图一快呢?

连续两个挑战者都是冲着凌志而去,其中凌知秋更是玄武境二重修为,此刻人群哪怕再是愚钝,也知道这废物可能并非真的废物,而是有自己的三分手段。

剩下十四名挑战者中,最高修为只剩下一个玄武境一重的凌东。如果说还有人够资格上前挑战,当属他无疑。

不过在其他人目光都落向他的脸上时,此人却是动也不动,显然不准备上前做无用功。

时间,就在这种沉默中缓缓过去,一炷香内,除了最开始的矮胖青年和玄武境二重的凌知秋挑战了凌志以外,竟然没有任何人再继续站出来。

“好,一炷香时间到,下面我宣布,本次年会,最后优胜者分别为:凌志,凌若心,凌沧澜,凌仲,凌雅诗,凌云,凌科,凌雷,凌海,凌妙可。

你们十人,除了第一名以外,另外九人将获得五块灵石的奖励,而第一名,不仅能够获得十块灵石,一枚小还丹的额外奖励外,还将得到家主的亲自接待,下面休息一炷香,一炷香以后,由你们十人间决出第一名的最终获胜者。”

凌太东宣说完规则以后,十名种子选手固然激动不已,那些被淘汰或者其他观战的人群,看向这十人的目光也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第一名的最终优胜者姑且不说,就是剩下九人,那五块灵石的奖励,已经能够亮瞎所有人眼。

“靠,那废物还真是走了狗.屎运,没想到让他跻身进了前十,我怎么就没那么好命?”

“拉倒吧,你真以为凌志是废物?废物能够战胜玄武境二重的凌知秋?”

“嘿嘿,我也就随口一说,不过那废物虽然有两下子,但前十的选手,每一个都实力不俗,有自己的底牌,兄弟你觉得最后的优胜者会是谁?”

“谁?那还用说?当然是大姐凌若心了,嗯,反正我是这么想的,按照先后顺序,分别应该是大姐凌若心,凌沧澜,凌雅诗,凌仲,凌云,剩下四人,凌科凌雷凌海凌妙可的实力相当,差不多也就六到九名吧。”

“喂,你好像还漏了个人,那废物实力不俗,怎么也得晋级前五名吧?”

“死人还能晋级前五?兄弟,你脑袋没问题吧?那废物最后和凌沧澜生死战,你觉得他够资格留下性命?”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品评起最后十人的综合实力,虽各有分歧,但对于凌志的看法却是惊人一致。以黄武境七重修为而战玄武境六重的凌沧澜,他不死简直就没天理了。

一炷香的休息时间很快过去,凌太东再次走上台来,“休息时间到,接下来进行头名状元的争夺赛,你们十人里,将由我直接分配成五组,两两对决,胜者留下,继续后面的比赛,败者淘汰。

下面,我宣布每组对决的成员,凌仲和凌科一组,凌沧澜和凌雷一组,凌雅诗和凌妙可一组,凌若心和凌海一组,凌志和凌云一组!”

PS:这两天有事,第一章有些晚了,第二章准时十八点更新,朋友们给力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