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四十四章 没听清楚

凌志看着王志东,半晌,平静的脸上浮起一抹笑容,“既如此,那就一起上去坐坐吧。”

听到凌志点头同意,王志东自是欣喜不已,黄青青的脸色却是越发显得不自然,“凌志,我看不如……”

“行了,大家还等着呢,咱们快别墨迹了,凌兄,等下聚会的都是咱们汴梁城各个世家年轻一辈的杰出子弟,你难得回来一趟,认识些人,对你将来会有帮助的。”

他故意把“杰出子弟”四个字咬得极重,其中讽刺的意味不言自明。凌志闻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就好像丝毫听不出对方话里的意思。

拜月酒楼作为汴梁城第一大酒楼,无论装潢还是建筑面积,在整个汴梁城都是独一份。跟着王志东二人来到酒楼下,老远就有热情的店小二迎了出来,“几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宿?”

“帮我的马牵进去喂好,等会我下来取。”

凌志把马交给小二,正准备移步上楼,那王志*然来到他面前,似笑非笑道:“凌兄稍等。”

“嗯?”

“哦,凌兄不要误会,你也是汴梁城长大的人,想来这拜月酒楼应该来过吧?不错,这里常年爆满,寻常人要来消费都必须事先预定位置,虽然我对凌兄倾慕已久,不过今天的东道主并不是我,上面究竟还有没有凌兄的位置,却是要我上去问问才知道。”

王志东笑着朝凌志解释了句,说完后就用充满玩味的眼神看着凌志。

“王师兄,你怎么可以这样?如果没有凌志的位置,之前又何必邀请他来?”黄青青看见王志东如此明目张胆的刁难,当即都忍不住说了起来。

“哈,我这也是一片好心,毕竟今日聚会的都是汴梁城年轻一辈的青年俊杰,凌兄若是能够多结识几人,对他将来的发展肯定是有好处的,……嗯,不说了,青青,咱们先上去吧,大家都在上面等着呢。”

王志东说完,就扬手朝黄青青胳膊拉来,黄青青尴尬的看了凌志一眼,朝一旁闪过去道:“既然王师兄这么说,那我就和凌志在这下面一起等好了……”

“黄青青,你搞清楚没有?你的未婚夫是凌云,说不定他现在还在上面等着呢,你真的要搞得大家脸上都难看吗?”

王志东脸色一变,再没有刚才那种虚伪的客套,连眼中都露出一丝寒意。

黄青青似乎很忌惮这个姓王的男子,看见他变化脸色后,整个人都微微颤了颤,但她还是抬头朝凌志看过去道:“我就和凌志一起在下面等……”

“算了,青青,既然你们是约好的,就先跟王兄一起上去吧,如果实在没我的位置,大不了我回家去就是。”

凌志打断黄青青的话,温和的朝楼上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哈,你看,凌兄是多么的善解人意?别说了,咱们先上去吧,凌兄,那就劳烦你先在这下面等一等,就算没你的位置,我也会很快下来通知你。”

王志东冷笑着朝凌志说了一句,也不顾黄青青是否愿意,直接拉着她胳膊就朝上面而去。

“她怎么变成这样了?”

看着被王志东强拉着离开的黄青青,凌志的眼中,闪过一道锋锐。记忆中,那黄青青也是一方英雌,哪怕修为不高,可天生带着几分寻常女子少有的桀骜与英气。

可再次见面,她却是变得如此懦弱,似乎连眼神,都失去了少女应有的青春灵动。更多的则是不属于她年龄的沧桑。

“或者,我离开这几个月里,黄家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一定,左右曾经相识一场,如果麻烦不大,能帮,倒是可以帮一把。”

凌志在下面并没有等太久,不多时,那王志东就重新由酒楼上走了下来,“哈哈哈,凌兄运气真好,今日正好有一个世家子弟临时有事来不了,凌兄,你现在就跟我上楼去吧。”

“有劳王兄了。”

凌志抱拳感谢,对于对方刻意表露出的嘲讽,完全就当作看不见。

走上楼,刚刚才跨入二楼的门框,凌志整个人不由得一震,这才明白,汴梁城偌大的城池,酒楼客栈无数,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拜月楼执牛耳多年。

刚才在楼底下时,天地灵气稀薄无比,或者说,压根就感觉不到任何的天地灵气,但自从跨入二楼门框的第一步,一股浓厚无比的灵气扑面而来,让他有种感觉,如果是在这座酒楼上修炼,无论天道武道,晋级速度一定比其他地方快数倍不止。

这当然只是一种错觉,并非酒楼上当真有多么浓厚的灵气,只不过是其他地方灵气太过稀薄,两相对比下,才会有如此明显深刻的感受。

但即便如此,仅仅只是一座小城的小酒楼,就能布置出如此规模的引灵阵法,这座酒楼的背后东家,想想就知道不会简单。

虽然很惊奇这座酒楼背后的神秘,但凌志很快就恢复平静,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整座楼层靠近窗户,地理位置最好的一桌席位。

这个世界无论大小,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各种各样大小势力。譬如汴梁城,除开公认实力最强的城主府凌家,其中还有大小世家无数,而这其中,分别以尤,黄,李,王四家居首。

凌志好歹是在汴梁城长大,对于这四姓家族的后辈子弟,倒还是认识几个。此刻坐在那桌席位高声攀谈者,正是这四姓家族青年一辈最杰出的子弟。

不过最吸引他注意的还在坐在上首,一名身穿青衣,容貌俊朗,眉宇间带着几分倨傲的年轻男子。

此人玄武境三重修为,周围人群隐隐以他为首,谈笑吃酒,也多是看着此人脸色行事。早前跟随王志东上楼的黄青青,此刻正坐在青衣男的大腿上,而青衣男的一只手,正紧紧环抱着她的腰姿,在她盈盈一握不含半分赘肉的纤腰上肆意的揉捏抚摸。

仿似注意到凌志的目光,黄青青蓦然转过身来,又急忙低下头,深怕和凌志的眼神碰上,但那张干净的俏脸却写满了尴尬与不自然,很显然是对青衣男子的举止不满。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任何拒绝反抗。

“哈,凌兄,还站着干什么?赶快过去坐啊!”

王志东貌似豪爽的在凌志肩上拍了一下,当先走过去坐在一方席位上,旋又朝他笑道:“凌兄,这几位就不用我给你介绍了吧?都是汴梁城几大世家的后辈俊杰,你应该认识,哦,这位是你大兄凌云,还不过来敬他一杯酒?”

“哈哈,凌云兄,那人就是你的弟弟九少爷凌志啊?看起来不错啊,我听说他这次出门还顺利加入了落霞宗,前途不可限量啊!”

“果然是将门虎子,凌云你年纪轻轻已经是玄武境修为,你的兄弟修为也不差,已经是黄武境七重了!”

听到王志东的邀请,席位上其他几名年轻男子立刻哄笑起来。那搂着黄青青的青衣男子,也就是众人口中的凌云,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又故意在黄青青腰上捏了一把,遥看着凌志大笑道:“凌志,什么时候回来的?哈哈哈,说起来,我还真要感谢你呢。”

“感谢我?”

“是啊,要不是当初你被黄家扫地出门,我又如何能够捡到这么一个漂亮媳妇?青青,你说是不是?”

凌云哈哈大笑,在黄青青肩上推了一记,“青青,你说是不是?”

“云少,你别这样。”

黄青青脸色发红,坐在凌云腿上满是不自然,更不敢抬头看凌志半眼。

“咦?青青,你这是什么表情?凌志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又是你昔日的未婚夫,更是促成咱们好事的月老红娘,你难道不该过去敬他一杯酒?”

凌云说着,把黄青青推离开身上,又在桌上倒满一杯酒递过去,“去,过去好好陪我的凌志九弟喝一杯。”

黄青青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她转头看着凌云,眸子里满是哀求之色,“云少,不要这样好吗?有事咱们回去说……”

“啪!”

一记清脆的耳括声响起,凌云抬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扇在黄青青的脸上,“臭女人,让你去和凌志喝一杯酒难道辱没了你?还是看到自己的旧情人,心头难为情?”

“云少,我……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他妈是什么意思?你当老子是瞎子?自你看到那小子第一眼,浑身就好似被针扎了一般不自然,是不是觉得在你旧情人面前被我抱着很不舒服?”

凌云越说越激动,抬手又是一巴掌扇她脸上,旋即通红的眸子朝凌志看了过来:“凌志,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跟几位兄长敬杯酒?是不是看见黄青青挨打你心头很不痛快?”

“既然大兄有令,小弟自当遵从!”

凌志淡淡一笑,径直朝他们那桌而去,直到走到近前才发现,一张桌子的四方,都已经坐满了人,哪里还有自己的位置?

“这位是尤家的尤洪明尤兄吧?烦请往旁边移一移,小弟和大兄还有几位兄台喝杯酒!”

凌志站在一个高鼻阔嘴,黄武境八重的男子面前,淡笑着朝他说了起来。倒非刻意争对,只是整个桌子四方席位,就属这姓尤的男人只有一个人,其他三方的男人身边都分别搂得有一个女伴。

“滚!”

尤姓男子闻言脸色一寒,根本连看都懒得看凌志一眼。

“哈哈哈,凌志,这位尤兄好像不太给你面子啊,不是大兄说你,你可是咱们城主府的公子,自己丢脸就算了,可别把我们城主府的脸也都丢尽了。”

“凌云兄说的是啊,凌志,你堂堂城主府九少爷,不会是这么窝囊吧?”

“什么狗屁九少爷?不过是废物一个,如果我是他,早就找块豆腐撞死了,亏他还有脸跑上来和咱们喝酒,他有这个资格吗?”

看到凌志被尤姓青年训斥,其他几人全都爆出放肆的大笑,看向凌志的目光更是如同看着一个小丑。

凌志却是面不改色,继续看向尤洪明笑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