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四十三章 天武之上

“你说。”

“你那些王级符纂,究竟哪里来的?”

“王级符纂?”

凌志面色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大概指得是自己随手炼制的那些挪移符神行符。不过这事却不好解释,并非不信任对方,实则压根不知该从何说起。

顿时打了个哈哈,“如果我说都是自己炼制的,你信吗?”

“胡搅蛮缠,不愿意说就算了。”柳无心撇过头去,眼神中带着几许失望,显然是不相信凌志的话。

凌志看着她眼底那抹失落,心底突生出些许不忍。

稍作沉吟后,他就开口道:“算了,怕你得了,我告诉你好了,那些符纂,都是一个前辈高人送给我的,曾经有一次在深山历练,无意中救了一个老爷爷,那老爷爷为了报恩,就送给了我满满一袋子的各种符纂……”

“你说的都是真的?”

柳无心蓦地转过头来,一脸认真的看着凌志,“那老人家长得是何模样?能炼制出王级符纂,修为肯定深不可测,他怎么会受伤的?还有,你究竟是如何遇到他的?”

凌志心头恶寒,这还真是自找苦吃,“嗯,这些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那时候我年纪还小,很多都记不大清楚,另外,那老人家千叮铃万嘱咐让我不可把遇见他的事情对别人说……反正,你懂的……”

凌志如此一说,柳无心倒是不好再多问,这个世上前辈高人总是有的,而但凡高人,总有“高人之处”,种种隐晦不喜外人知道也是情有可原。

气氛再次变得有些冷场。

一段时间以后,凌志突然开口道:“女人,我也有些话想问你。”

“你说吧。”柳无心点头,倒是回答得很是干脆。

“你生为咱们落霞宗的大师姐,修行上的事情应该很清楚吧?我想问问,武道修行,天武境是否就是咱们的极限?”

凌志说完,就灼灼的看着柳无心,这个问题看似随意,实则关系着他将来的修行之路,由不得他不紧张。

“天武境吗?”

柳无心缓缓从地上站起,看着天上一轮明月,目光变得飘忽起来。

“我听师尊说过,在天级之上,还有一个境界,叫做王武境,或者叫武王境,传说达到这个境界,弹指间山崩地裂,随意一掌可令百丈江河断流,那是真正的绝世强者……

可惜,我们大夏王朝只是三等小国,连天武境都不知有没有,武王,对我们来说太遥远了,真不知道有朝一日,我能不能踏足那个境界啊……”

柳无心的眼中,充满着向往,那是真正对于强者的期望。

“武王境?”

凌志心头一震,果然和自己猜测的那样,天武之上,还有其他境界。想来之前柳无心说的王级符纂,应该就是武王才能炼制。不过大夏王朝只是三等帝国,这说法他倒还是第一次听见。

“那柳师姐,你知不知道如何才能达到王武境?还有,晋级王武境,是否会有什么天地异像,例如雷劫?”

犹豫片刻,凌志终于问出了心中最重要的秘密。

“雷劫?”

柳无心蓦然转身,奇怪的看着凌志,“你都在说些什么?武王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上台恩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降下天雷轰杀?”

“这……”

凌志心头有些郁闷,想了想后又问道:“那柳师姐,武王是否就是武者的极致?”

“武王之上吗?那太遥远了,曾经我在一本奇文异志中看到过,据说武王,同样不是武者的终极,在武王之上,还有帝武境,也称武帝,帝,才是整个大陆最强大的存在,不过那只是传说,究竟存不存在,我却是并不敢确定……”

“武帝?武王之上竟然还有武帝?那柳师姐,晋级武帝是否会产生雷劫?”凌志急忙问道。

“晋级武帝产生雷劫?凌志,你究竟在问什么?为什么老是提起雷劫这个词语?”

柳无心从对强者的憧憬中回转过来,神情古怪的看着凌志,“你究竟是听谁说晋级武帝会有雷劫的?无论是武王还是武帝,那都是上天的恩赐,只会得到更大的气运,怎么可能会被雷劈?

凌志,从我们数次交锋以来,我看得出,你的天姿不凡,假以时日,晋级玄武,不,哪怕是地武境,也只是时间问题,但武道修行,最忌好高骛远,无论武王还是武帝,离我们现在都太遥远了,哪怕是天武境,整个王朝也不知有没有,你当前最紧要是……”

柳无心张口就是一阵说教,凌志却是心沉谷底。

雷劫!真的没有雷劫?

无论是王武境,还是帝武境,都不曾有雷劫?

既如此,那自己的路,又在何方?

心头有些迷茫,直到对方一番长篇大论说完,凌志才摇了摇头,强打起精神从戒指里取出一个玉盒递了过去,“柳师姐,这个送给你。”

“送给我?什么东西?”

柳无心脸色变了变,一把接过凌志的玉盒打开,当看见里面一颗晶莹剔透的果实时,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

“回春玉果,竟然是回春玉果,你怎么会有这种果实的?传说回春玉果成长必定会伴随强大的妖兽,想采摘极为困难,莫非……”

说到这里,柳无心突然顿住了,凌志刚从往生林活着出来,而且顺利兑换了重塑灵藤,能够采到这种果实也很正常了。

事实的确如此,这回春玉果的确是从一地妖兽的领土摘得,一共五枚。他本想年会时拿回去送给母亲,不过柳无心好歹救过自己一命,而且这玩意服用多了也没用,就顺手送一枚给对方了。

回春玉果说起来等级很高,实际上用途并不大,尤其是对男性武者,吸引力几乎等于零。这种果子的唯一作用就是能够让服用者永远保持当前的容貌。当然,仅仅是容貌不变,身体各方面该正常衰老还是会衰老下去,并不能起到长生不死的作用。

不过就是这唯一的效用,已经令得无数女性武者趋之若鹜,试问天下有哪个女人不爱美?即便颜值已经高到爆表的柳无心,刚才看见这枚果子时不也激动得语无伦次?

“柳师姐,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我家族的年会,我答应过家里人,过年必须回去,这段期间,如果我好友华雄有什么困难,还要劳烦师姐代为照顾一二。”

“家族年会?很重要吗?”

柳无心终于从获得回春玉果的惊喜中清醒过来,脑海里突然想起早前在议会大厅里凌若心临走时对凌志说的话,忍不住问道:“对了,之前我听那个飞雪山庄的女人说,年会时最好别碰上她,你没问题吧?”

“哈,女人,你问这话,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关心我吗?”

“小贼,又想讨打了?”柳无心黛眉倒竖,一缕火星燃起在指尖。

“嘿,别别,开个玩笑而已。”

凌志急忙摆手,从地上跳了起来,看着远空那轮巨大的明月,目中闪过一道慑人锋锐。

没有雷劫又如何?

天道止步于筑基又如何?

从前,自己连武道都不能修习,但现在,已经是黄武境七重。正所谓大道同源,无论天道武道,只要不丢失那颗坚忍不拔的强者之心,假以时日,谁又敢保证自己不能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上一世已经摸到元婴期的门框,几欲站在整个修真界的金字塔顶端,无论心志毅力又岂是轻易能够打碎?

心中雾霾一扫而空,凌志的目光,亦变得从未有过的坚定,“年会,将是我跨出人生理想的第一步,更是让天下人重新认识我的开始,女人,相信我,这个世间,想杀我凌志的人很多,但能杀我的,现在还没生出来呢……”

傲然卓立的风度,睥睨天下的豪放气质,看得身后的柳无心美眸连闪。但随即,就看见凌志蓦然转身,露出个讪讪的笑容,“嘿嘿,当然,我刚才那句话不是说你,你要收拾我还是举手间的事……”

……

从落霞宗到汴梁城,即便马不停蹄也要半个多月时间。而离下次年会召开,已经不足一个月,时日无多。

凌志当晚在赴完柳无心的约之后,又回到住处和华雄告别,第二天天一亮,就骑着自己的照夜狮子马出山,一路风尘仆仆的朝汴梁城赶去。

一路无话,当汴梁城那座宏伟城门出现在眼底时,已经是十多天以后。

“汴梁城,我又回来了,娘,你还好吗?儿子,很想你啊……”

牵着马走进城门,看着熟悉的街景,熟悉的熙熙攘攘,凌志心头竟没来由的生出一阵温馨。

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站,就是汴梁城,虽然其中留下了诸多不愉快,可这里到底是他的家。

儿行千里母担忧,远行的游子,又哪有不想家的?

“咦?你是……凌志?你回来了?”

突然,一把惊喜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凌志回头,就看见一道火红的身影站在自己背后。还是一样的英姿飒爽,还是一样的娉婷玉立,但那玉颜娇容,似透着几许憔悴,不是黄青青还会有谁?

“哦,原来是黄小姐,没想到在这里碰上,幸会幸会。”

凌志随意打了声招呼,就准备牵着马往回赶,他现在一门心思只想尽快见到自己的母亲。

看见凌志一副不欲和自己多言的模样,黄青青心头升起一阵失落,想了想还是出声叫道:“凌志,你等等。”

“黄小姐还有事?”凌志回头,看着黄青青。

“嗯,凌志,很久不见,我想和你谈谈,可以吗?”黄青青被凌志目光注视,脸颊不由得生出两朵红晕。

“谈谈?你和我?”凌志一阵无语,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和黄青青还有什么好谈的。

“咦?青青,原来你在这里?这人是谁?”

这个时候,又是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过来,突然看见站在旁边的凌志,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是我一个朋友,王师兄,你们先去酒楼吧,我有几句话要和凌志说,说完就来酒楼找你们。”黄青青连忙回道,说话间却是满是期待的看着凌志。

那年轻男人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不过突然,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奇闻,两眼放光的看着黄青青道:“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他是凌志?城主府的九少爷?”

凌志笑着抱拳,“不错,在下正是凌志,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男子一把抓住凌志胳膊,“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凌兄,在下汴梁城王家王志东,所谓相请不如偶遇,既然你是青青的旧友,咱们就一起去酒楼聚聚吧,对了,你的哥哥凌云也在那里。”

说完似乎害怕凌志拒绝,又加了一句,“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自从你被黄家退婚以后,青青就许配给了你的哥哥凌云,当然不是入赘啦。

只等这次你们凌家年会之后,青青就要正式嫁入凌家,今儿正好碰上,身为兄弟,你怎么也应该去上面喝杯酒恭喜下你的兄长吧?”

凌志如何看不出这小子说话时故意流露出的讥讽?不过无论是黄青青还是凌云,又与他凌志有何干系?

当即就要转身拒绝,却不想,那黄青青听完一席话后,脸颊变得通红,眼中亦流露出无比的尴尬,“凌志,之前是我鲁莽了,你有事就先回家吧,有机会咱们改日再谈。”

“别介,改日不如今日,碰都碰上了,凌兄,你好意思就这么走吗?还是说,你很怕碰到你的兄长?嘿嘿!”

王志东显然不想如此轻易放过凌志,闻言又是朝凌志挤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