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四十五章 无愧于心

“嗯?”

尤洪明脸色一变,转过头来直直看向凌志,一双细长的眸子闪过慑人冷芒,蓦地,只见他嘴唇一咧,露出个森然的笑容,“我说让你滚,你这个废物难道听不见……”

嘭!

一声巨响,随即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尤洪明的整幅身子就离地而起,在空中拖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重重的砸到地面。刚一落地,张嘴就是一大口鲜血喷出,脸色变得酱紫,挣扎着半天也爬不起来。

“亏你还是汴梁城世家子弟,你老子难道就是这样教你的吗?我不过是让你挪下位置而已,竟然口吐污言秽语,这样的人,我凌志才耻于和你坐一起!”

凌志慢条斯理的坐下,这时候才发现桌上众人全都目光呆滞,张大的嘴,连半天也何不拢。

发生了什么事?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黄武境八重的尤洪明,汴梁城赫赫威名的尤家当代最杰出子弟,竟然被凌志如此轻松给抡起砸地上了?更神奇是那动作竟然快得眨眼不及?哪怕是强如玄武境的凌云,都没看清楚他的动作!

“哦,大兄让我敬酒,我就从你开始好了,这位是李府的李寻焕吧?我之前没有怎么听清楚,是你说我是废物,让我买块豆腐撞死的吗?”

“你……你想怎么样?”

李寻焕瞪大眼眶,喉结蠕动,深深的吞了口唾沫,看着凌志的目光满满全都是恐惧。

“不怎么样,只是我这样的废物,想和你这样的天才切磋切磋,不知阁下是否同意?”

凌志淡淡一笑,突然单手一扬,嘴里轻声道:“注意了,我要出手了……”

那李寻焕同样是黄武七重修为,浑身透着强大的气息,在凌志说要出手的同一时间,他就猛的从位置上站起,暴起一拳朝凌志鼻梁骨砸来。

不过就在这时,一股撕裂般的疼痛突然由内腹升起,根本不等他搞清楚状况,一股庞大的伟力袭来,带着他的身子漫空飞起,在酒桌上空划出一道抛物线,重重的朝地面落去。

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他落下的位置,整好是尤洪明躺下的地方。随着一声噗嗤闷响发出,两人很快就变成了难兄难弟。

随手打发了李寻焕,凌志的目光又落到王志东的脸上,“王兄,你是否有些不厚道啊,盛意邀请在下过来,却连个位置都不肯让,还故意挤兑羞辱在下,兄弟感觉很不开心,你说该怎么……”

“操!干.他娘的,谁敢不给凌兄让位置?谁敢羞辱凌兄了?凌兄堂堂城主府九少爷,惊才绝艳,当世无双,在下钦佩仰慕还来不及呢,其他不说,来,凌兄,坐我这里,今天谁要是敢阻拦凌兄坐下喝酒,我王志东第一个不放过他!”

王志东根本就不等凌志说完,突然一巴掌拍桌子上,震得满桌酒水菜肴四溅飞射。那义愤填膺的表情,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看到,只怕真以为他多够意思。

凌志眼神发直,看得是一愣一愣的,没想到会遇上如此一个妙人。不过此人一路上多番羞辱,邀请自己过来更是不安好心,他又岂会如此轻易放过对方?

但就在他还要开口说话时,那王志*然又是一巴掌拍桌子上,随即嘴唇一咧,朝凌志露出个谄媚的笑容。

“像凌兄这种大英雄大豪杰,今天王志东有幸得见,实乃三生有幸,嗯,这里是两块灵石,本来是我家老头子拿给我突破武道晋级用的,不过见识了凌兄的天人之资,我决定把这两块灵石送给凌兄,还请凌兄务必笑纳。”

王志东说完,不由分说掏出一个储物袋硬塞到凌志手上,旋又抱拳道:“凌兄,还有云少,我突然想起家中还有事,我妈妈正等我回家吃饭呢,咱这就告辞了,后会有期,后会有期哈……”

话落脚底抹油,火烧屁股般蹿出位置,三两下就跑得没影了。

王志东一离开,原本侍奉几人的女伴也都花容失色,惊叫着朝酒楼下面而去,转眼间一张桌子上就只剩下凌云和黄青青两人。当然,地上还躺着两个,他们当然也很想离开,可惜凌志出手太重,到现在他们还爬不起来哩。

“凌……凌志,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你虽然实力不错,不过我已经是玄武境三重修为,真要动手,你未必是我对手!”

见到凌志的目光投来,凌云的眼神也出现了几许慌乱,但想到对方的修为,还是强自打起精神来朝凌志发出警告。

“滚!”

凌志面色一沉,冷冰冰吐出一个字。

“你说什么?你让我滚?”凌云双目一凝,眼眶里燃烧起羞辱的火焰。

“三个呼吸,如果还不滚,后果自负!”

凌志冷眼看向凌云,庞大的威压释放开来,瞬息间,虚空变得凝实起来。凌云只感觉被一双如渊如狱的野兽之瞳锁定,稍有任何异动,就会引来毁天灭地的打击。

“好强!为什么?他只是黄武境七重而已,但我已经是玄武境三重,他的气势为什么会如此之强?”

凌云头皮发麻,后背寒湿,周身汗毛倒竖。他很想不顾一切的出手,可是当瞥见那双阴冷瞳孔释放的冷意时,一切勇气又都化为虚无。

“一!”凌志张嘴,报出第一个数字。

“哼!凌志,明天就是家族年会,你不要得意,到时候若心和沧澜都会回来,如果碰到他们,你必死无疑!”

终究受不了那股令人窒息的压迫,凌云丢下一句狠话,转身就朝门口逃去。

“值得吗?”

并没有去理睬离开的凌云,凌志只是朝着黄青青看过去,“选择这样一个外强中干的男人,你真的觉得值得吗?”

“我……”

黄青青娇躯一颤,旋又低下头去,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滴落,半天也不愿意抬起头来。

“跟我走!”

凌志朝她伸出手。

“我……”

黄青青蓦然抬起头来,看见的是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还有眸中那一抹纯粹的真诚。

“嗯……”

大概半个呼吸的迟疑之后,黄青青顺从的把手搭在了凌志的掌心,任由他牵着走出了酒楼。

一个时辰后,汴梁城郊外,一处绿草成荫的小树林中。

“说吧!”

凌志从照夜狮子马背上跳下来,看着黄青青平静的问道。

“凌志,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昔日我有眼无珠,伤害了你,可是我真的没想到……”

黄青青被凌志真诚的目光注视着,突然有种羞愧难当,无地自容的感觉,“我不愿意,我真的不愿意嫁给凌云的,但是我没有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黄家,你的家族出事了吗?”

黄青青噙着泪水,只顾一个劲的摇头哭泣,就是一句话也不说。

“说啊……”凌志掰过她的香肩,凝神着她的双眼,“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

在凌志的想象中,自己数次展示力量,黄青青应该相信自己才对。可是当他追问对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时,黄青青却是死咬着不开口,无论凌志如何问,她都是摇头,或者闭目抽泣。

一段时间以后,凌志终于有些失去了耐心,最紧要是回来这么久,母亲肯定得到了消息,一定很着急见到他。

想了想后,凌志从戒指里掏出两枚符纂,掰开黄青青的手放到她的掌心,“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里,这两枚符纂你收好。

一枚是隐身符,昔日你看我用过,可以保你在一炷香之内瞒过地武境修为以下武者的眼目,另一枚是挪移符,紧急情况下,能够带你离开原地数百米,我要回去了!”

凌志说完,跨上马背就欲离开。

“凌志!”身后响起黄青青哭泣的声音。

凌志勒住缰绳,回头朝她看来。

“谢谢,谢谢你,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嫁给凌云,即便死,我也不会……”

凌志点头,嘴角露出笑容,“青青,这个世上,没有谁一定要为谁而活,无论你将来如何选择,记住一点……”

凌志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不求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保重!”

扬起马鞭,照夜狮子马卷起一阵尘埃,逐渐消失在树林并不算强烈的阳光中。看着凌志的背影,黄青青像是被抽干了全身力气,直直朝地上跌落下去,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

“没有谁一定为谁而活……凌志,我真的也可以吗?”

……

是夜,黄府。

“你说什么?你不嫁?”黄东行愤怒的看着眼前的女儿,一双眼睛烧得通红。

“是的父亲,我已经决定了,女儿会离开家,去追求漫漫强者之路,您的养育之恩,女儿永远不会忘记,只希望父亲能够成全!”

黄青青说完,弯下腰,朝眼前的父亲深深跪了下去。

“强者之路?为什么?青青,咱们不是说好的吗?为什么你突然要反悔?难道爹这么多年的幸苦教导,家族十多年的付出培养,这些你全都忘记了?”

“不!父亲,这些我都没有忘记,如果家族当真陷入了生死存亡之际,女儿愿意留下来和家族共存亡,但是如果以牺牲女儿个人幸福,而苟全整个黄家,恕女儿不孝,这样的家族,女儿不要也罢……”

“混账!”

黄东行勃然大怒,抬手就是一巴掌扇黄青青脸上,“忤逆子,你个忤逆子,我黄东行怎么会生出你这样不忠不孝的女儿?来人!”

“老爷!”房门骤开,一个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看起来满脸凶相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把小姐带下去,没有我的吩咐,永远不许她踏出房门半步!”

“爹……”

“闭嘴!我黄东行没你这样的不孝女,黄青青你给我记住了,如果你敢耍任何花样,就算你是我的女儿,我也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有你娘,我会让她后悔生了你这样一个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