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四十一章 无心之约

“我说够了,你没听见?”

慕容非凡方正的大脸铁青,眼眶中亦含着无比的寒意。

堂堂四大宗门之一,落霞宗的大宗主,很可能是整个大夏王朝最强的四个人之一,当他毫无顾忌的展露气势威严,哪怕仅仅是峥嵘一角,亦非云逸这等后起之秀能够比拟。

看到慕容非凡突然表露出的威势,无论是云逸还是易天行,都是心下一沉。

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实力为尊。他们背后的势力雄厚不假。但强者的威严同样不可侵犯。如果他们一意孤行,对方借口灭了他们,事后即便宗门中人赶来复仇,对他们依旧毫无半分意义。

犹豫半晌,易天行试探道:“既然宗主发话,我等自当尊崇,不过凌志……”

“易天行,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说够了,需要我再说一次?”

慕容非凡目露锋芒,面无表情的看向易天行。

“好,宗主今日教导,易天行记住了,山水有相逢,希望将来有和宗主再见之日,告辞!”

易天行果决无比,在听完慕容非凡的话后,直接抛出一柄巨剑,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易天行离开后,那葛州霸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怨毒的看了凌志一眼后,也匆匆同白帝城等众人告别离去。

走了?

怎么这就要走了?

看着两人相继离开,凌若心脸色阴沉,心头满是不甘,“师兄!”

“师妹,你等等!”

云逸会意,朝她暗自点了点头,旋又上前,朝慕容非凡恭敬抱拳道:“慕容宗主,适才是云某逾越了,就算再着急,也不能在这大厅中动手,现在请宗主下令,允许我和柳师妹上战神台。”

“不用了,柳无心年轻识浅,还需历练,这一战,柳无心认输!”

“宗主!”柳无心脸色骤变,咬牙切齿道:“柳无心,不会认输的。”

云逸瞥了眼柳无心,冷笑道:“宗主,你看,既然柳师妹心意已决,不如……”

“我说柳无心认输,云逸,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不等云逸的话说完,慕容非凡突然打断他,甚至连称呼,也从“贤侄”改为了冷冰冰的云逸二字。

云逸嘴角的笑容僵在脸上,他当然还想尽力争取,可是对方一派之主,那是和他师尊齐名的人物。连易天行杀弟之仇今日都忍了,他再不甘又能怎样?

抬起头,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他看向凌若心道:“师妹,来日方长,咱们回去吧!”

凌若心点了点头,却径直朝凌志看去,“猪狗不如的畜生,不得不说,你找了个好宗门,不过,只会躲在别人羽翼下的废物,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是家族年会,到时候,千万别让我碰到你!”

“我很期待!”凌志咧嘴,露出满口白牙。

“哼!”

“师妹,咱们走!”

云逸不等凌若心再说话,张嘴就是一声长啸,很快,一阵强烈的飓风刮起,却是早前载着他们过来的雪鹰降临了。

“宗主,今日之赐,云某五感铭心,如有来日,必当厚报,告辞!”

搂着凌若心的纤腰,云逸潇洒的踏上雪鹰脊背,在离开之前,却是发出了比之易天行更加赤.裸.裸的威胁。

“好狂妄的家伙!”

望着云逸离开的方向,未明海走上前来,脸色有些难看,实际上不仅是他,无论是慕容非凡还是白帝城,甚至厅内其他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这一刻,他们突然想起了一个名字。

轩辕不古!

那个同属于九大天骄之一的卓绝人物,可惜天生反骨。如若不然,堂堂落霞宗,又如何会沦落到被几个后辈耀武扬威的地步?

“宗主,无心告退!”

这个时候,柳无心一脸冰冷的走上前来,朝慕容非凡等一众落霞宗高层告辞。

慕容非凡眉头皱了皱,“无心,你是在怪宗主自作主张吗?”

“没有,无心的确修为浅薄,宗主刚才做得很对!”

柳无心不咸不淡的回了句,也不知道究竟有几分真心。慕容非凡看得有些不是滋味,直接摇了摇手,“去吧,回去后安心在清风崖修行,如果你真有心,将来我保证,一定让你和九大天骄有再战的机会。”

柳无心点头告退,刚走到门口,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转头指着凌志道:“宗主,这名外门弟子和无心有些旧隙,弟子想带他问些事情。”

“不行,此子丧尽天良,猪狗不如,犯了不可饶恕的门规,绝对不能让你带走……”

白帝城不等宗主发话已经当先咆哮起来。简直是开玩笑,当众顶撞自己,害自己几次下不来台,而且还和侄女白冰清结有大仇怨,他会放过凌志才是怪事。

“行了,你要,就带走好了!”

慕容非凡仿似兴致不高,连看也不看凌志一眼,直接点头同意。

“宗主……”白帝城还欲争取。

“让他走!”

慕容非凡脸色一沉,旋又四下一挥手,“所有人,也都散了吧,如果你们放不下今日之耻,那回去后就安心修炼,只有自身强大了,才可能被其他人看得起!”

说罢转身离开。

那白帝城自是不甘,但宗主发话,他也不敢说其他。正欲也转身离开,凌若心的声音却遥遥传了过来,“白长老,还请你收了凌志身上的神罚之绳。”

“你……”

白帝城眼眶暴凸,他刚才自然是故意忽略此事,没想到那柳无心竟然对凌志小儿如此重视,亲自向他提及此事。

沉默半晌,白帝城终还是收去了绳子,只是离开时不仅看向凌志的目光杀意盈盈,就连面对柳无心,亦没有半分好脸色。

“哈,既然我的任务完成了,那无心师姐,还有凌兄,方某这就告辞了!”

方寒朝二人打了个哈哈,不等两人说话,已经率先踏步离开。

偌大的议会大厅,转瞬间已经走得七七八八,变得安静异常。

凌志看着柳无心沉静如水的脸,摸不透她究竟是个什么心思,更猜不透她刚才的行为,究竟是刻意还是无心之举。

“你跟我来!”

就在凌志胡思乱想之际,柳无心突然抛下一句话,转身朝大厅外而去。

凌志跟着柳无心往外走了几步,突然想起还躺在自己住处的华雄,当即站定身形,“那啥,柳师姐,我突然想起有事,必须马上回去一趟,如果柳师姐没有什么重要吩咐,咱们改日再约行吗?”

“改日?”

柳无心眉头一皱,漂亮的樱唇浮起一抹讥讽,“改日还找得到你?”

凌志想起两人数次遭遇,自己都凭借挪移符逃走的情形,老脸顿时有些发红,“那柳师姐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我是真的有急事。”

“你不是一直叫我女人的吗?怎么?终于肯改口喊我柳师姐了?”

“啊?这……”

凌志一愣,暗说这风格不对啊,一向不苟言笑的柳无心,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抬起头,却看见柳无心黛眉轻扬,嘴角浮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那霎那间的风情,亦如严冬过后破冰而出的一缕嫩芽小草,清新,却又带着春的希望,令得整个人都不由得浑身一震,心神大畅。

“哼!”

一声冷哼,凌志顿时回过神来,却是柳无心看到他傻看着自己的猪哥样,脸色再次变得阴寒起来。

“柳师姐,我是真的有急事,如果你没什么急事……”

“是急着回去救你的兄弟华雄?”

“你都知道了?”凌志心头一震。

“外门弟子凌志接天级任务,为兄弟勇闯往生谷,事后还神奇的活着回来了,现在整个落霞宗弟子中早就传开,我又不是聋子瞎子,怎会不知?”

柳无心平静的说了句,就在凌志心怀忐忑,不知这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时,却又听她道:“给你三个时辰,够了吗?三个时辰后,我在清风崖等你!”

说完,再不看凌志一眼,转身飘然而去。

“喂,女人,你难道就不怕我爽约吗?”看着柳无心的背影,凌志遥声喊道。

“你若不来,我保证,从此以后,落霞宗将再无你半分立锥之地!”

清冷的声音传来,还是一样的霸气,还是原来的味道,听得凌志脸色一滞,旋又露出笑容,“美女有约,哪个龟儿子才不来哩……”

……

半个时辰后,凌志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小屋。

此刻天已渐黑,屋内一灯如豆,床上的华雄呼吸微弱,比他离开时的状况看起来似乎更加糟糕。

“啊?凌师兄你回来了?”盛科看见走进屋的凌志,立刻激动的打起招呼。

“嘘!”

凌志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小心的从戒指里取出一个玉盒,里面装的正是他刚刚从任务殿兑换而来的一株重塑灵藤。

这重塑灵藤最好是炼制成丹,服用更加有效,可惜凌志虽然知道丹方,但以他此时此刻的修为还不足以炼制成功。短时间内更是寻找不到高明的炼丹师。

华雄的状况不容延误,稍作迟疑后,凌志干脆直接把重塑灵藤揉吧揉吧塞进华雄嘴里,又渡入一股纯粹的真元帮助他吸收。

“凌……凌师兄,你……你真的去往生林了吗?”

盛科亲眼看着凌志把一株灵草送入华雄嘴里,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嗯!”

凌志点头,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况且也瞒不住。

“那你不是真的斩杀了五只地妖兽……”盛科满是激动的看向凌志,目光中带着无尽的崇拜。

“这事说来话长,地妖兽虽然实力惊人,但智商却……嗯,华雄醒了……”

凌志刚解释了一句,床上闭目沉睡的华雄缓缓睁开了眼睛,就连那灰白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红润。

“好了,华雄师兄好了,哈哈,真是太好了……”

盛科看见华雄渐渐复苏的脸色,激动得大叫起来,只是一句话还没说完,却见华雄突然脸色一变,抬手就是一拳朝凌志胸口砸了过去。

“华雄,你干什么?凌师兄可是废了老大劲才给你找来的这株药……”

“混蛋!愚蠢的混蛋!凌志,我华雄英明一世,怎么会交你这样愚蠢如牛的混蛋?”

华雄砸了凌志一拳头后,眼角突然淌下两行热泪,“我们才认识多久?你这混蛋竟然甘愿冒死闯往生林,你是希望我愧疚一辈子吗?”

凌志笑了笑,没想到华雄醒来后竟会如此激动,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下来,看着华雄认真道:“如果咱们换个位置,你也会如此的,对吗?”

“我……”华雄张了张嘴。

“你一定会的,既如此,还有什么蠢不蠢的?大家都是兄弟,不是吗?”

“兄弟?不错,凌志,你个混蛋,这辈子,不,下辈子,下下辈子,你永远都是老子华雄的好兄弟……”

华雄又哭又笑,但终究是重伤刚愈,精神还处于极度萎靡中。

凌志和他聊了两句,又用真元帮助他加速吸收了药效,直到看着他再一次沉沉睡去,这才朝一旁的盛科道:“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办,你帮我照顾他。”

“行,凌师兄有事去忙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好华师兄的。”盛科点头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