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四十二章 柳无心的心思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安妥了华雄的伤势后,凌志望了眼天色,看离约定的时间已经不剩下多少,又拖着疲惫的身躯马不停蹄朝清风崖赶去。

来到山脚下,望着高不见顶的云影深处,凌志心头有些感叹。

上一次来,差点没把命留下,本以为短时间内不会再来此处,至少修为有成之前,他不会再来。

时过境迁,这才几日过去,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又来了,而且还是主动前来。

抛开各种心思,凌志发足狂奔,转眼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他来到了山顶,上次修炼时的那片湖泊之畔。

月朗星稀的夜晚,一阵山风掠过,倒映着水中的月光此起彼伏,整个湖面宛如一位妙龄少女,在跳着一支优雅而圣洁的舞蹈。

然而,如此美轮美奂的景色,凌志却是看过一眼就算。因为此刻,那动人湖泊之畔,正婷婷玉立着一道纤弱修长的美妙倩影。

倾世的容颜,出尘绝世的空灵气质。她的美丽就似不该属于这个尘世间,即使倾尽凌志所知的形容词,亦不过只能描述她卓越风姿的万一。

在她那不食人间烟火,纯净洁美得如烟如水的气质前,似任何男人或是女人,都会自不然生出一股自惭形秽的挫败感。

黑白分明的一双美眸,完美无瑕地嵌在若刀削般分明的轮廓上,为她的美丽作出无可挑剔的封印,倾国倾城之色,不外如是。

面对如斯美人美景,自修真界走来,自诩见惯绝世佳人的凌志,突然感觉有些醉了。

是的,并没有喝一滴酒的他,有种迷醉其中的梦幻痴迷感。

“你,看够了吗?”

蓦然间,一把冰冷阴柔的声音刺破长空,更是打破这难得的静怡,使得凌志不得不苏醒过来。

“长夜漫漫,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睡不着觉,原来柳师姐你也睡不着,哈,如此甚好,不如咱们秉烛夜谈,一边畅饮,一边欣赏这动人美景如何?”

凌志一声大笑,单手一翻,从戒指里取出一坛美酒,遥向月下佳人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小贼,你倒是想得美!”

柳无心的唇角,露出一抹动人之极的笑容,“不过你就没想过,我约你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凌志脸色一变,故作惊讶道:“难道不是约我来此谈心?”

“谈心,谈你个大头鬼,小贼,你三番四次辱我欺我,现在我只想问你,早前在议事大厅,你承不承认是我救了你一命?”

凌志心头一愣,搞不懂这女人的心思,但还是直言道:“自然承认,否则我又如何肯抛下兄弟来此赴约?”

“既然承认,那我再问你,救命之恩,你报是不报?”

“救命之恩,恩同再造,自然是要报的!”

凌志说完,突然把手伸向自己衣扣,嘿嘿笑道:“柳师姐,莫不是要小弟以身相许?”

“少给我装疯卖傻,既然你都承认了,那好,我现在就要你和我堂堂正正打一场,作为回报我的救命之恩,不许你再利用那种王级符纂逃跑!”

柳无心看着凌志,满脸都是揶揄之色,话声未落,一道清冷绝艳的声音立时响了起来,“净火焚天!”

“等等……”

凌志脸色狂变,入眼处尽是一片炽热火海,情急中急忙取出两枚神行符贴在脚上,运起全身真元,如阵风般朝一旁飞驰而去。

轰!

轰轰!

炽热火云铺天盖地般落下,在地面犁出一道数十米的深坑,火光四溅,哪怕凌志的动作再是迅速,也不免点点火星沾染身上,留下道道漆黑焦糊的烧痕。

“喂,女人,你够了吧?”

凌志心胆俱寒,然话未说完,柳无心又是素手一抬,一条火龙迎面而来,带起无边无际的炙热高温,把他所站四面八方全都给笼罩个结实。

“破兵式!”

此时此地,哪怕凌志再不想动手亦无法,单手持起血饮狂刀,对准火龙就是一刀狠狠劈下。

“破兵式,我这火龙可不是任何兵器,你破得了吗?”

柳无心一声冷笑,双手连连摆动,原就威势无双的火龙像是突然浇下两桶滚油,熊熊火焰变得越发高涨,几乎覆盖了方圆十里之地。

“疯了,这女人简直是疯了……”

一刀劈出,凌志就知道自己错了,那威力巨大的殷红刀光,当真如泥牛入海,竟不能阻拦火龙半分停滞。

所幸脚下有神行符,在一刀无果后,凌志撒腿就逃,倏然间已经奔出火龙覆盖之地。

“看你能逃多久!”

连续两次大面积攻击都被凌志轻松躲过,柳无心柳眉一竖,白衣挥舞间,已经追着凌志屁股后面而去。

如此这般,转眼一炷香的时间过去,期间柳无心连续数次火龙火云压迫,威力不可谓不大。可惜凌志一门心思逃跑,根本不作半分抵抗,竟然凭借神行符加上自身速度堪堪躲过。

当然,这其中亦是惊险连连,凌志虽然总能在险到毫厘间躲过火龙炙身,然那星星点点爆裂而起的火星子,难免溅到身上。

此时此刻,他全身衣服几乎被燃烧殆尽,连头发眉毛也给烧掉大半,样子看起来要那么狼狈就那么狼狈。

“喂,女人,你有完没完?”

再次躲过一道火龙攻击,凌志兀自转身,看着柳无心冷声道:“你是否当真要看?”

“看?看什么?”柳无心面色一愣,不知凌志所谓何指。

“别给我装了,你丫就是故意的,故意报复我昔日偷看了你的身体……”

“你还敢说?”柳无心眉头竖起,指尖又出现一片星星点点的火光。

“别别别,给你,我给你看还不行吗?”

凌志一看见她抬手就心头发怵,赶忙把手朝残袍上抹去,不多时,那被燃烧得七零八落的上衣就整个的剥落开来,露出里面结实精壮的男人雄壮身体。

“小贼,你发什么疯?”柳无心脸颊微红,却并未转过头去,只是冷冷的看着凌志。

“哈,发疯吗?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凌志哈哈大笑,话落双手又朝自己裤裆摸去,那架势,分明就是准备脱裤子了。

“无耻!你若敢做出那丑陋之举,我让你断子绝孙……”

“呃……好吧,不脱就不脱,不过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现在满意了吧?”

凌志停下作势欲脱的工作,从戒指里取出一坛酒,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大半天被这娘们追着屁股后面用火烧,即便有神行符帮忙,他也是累得筋疲力尽,现在好容易歇下来,自然要痛饮一番。

柳无心看着凌志倒提酒坛,赤裸上身,一屁股坐到地上的无赖样,不知心头在想些什么,竟然并未再次发动火龙攻击。

“喂,你傻站着干什么?过来喝两口啊?”

凌志自己喝了个饱,转头瞥见柳无心站在远处,一脸清冷的模样,忍不住大笑起来,“一人独酌,好生无趣,喝酒自然是两个人才有趣,快过来!”

“先把你丑陋的身子遮住再说!”

柳无心皱了皱眉头,奇怪的并没有拒绝,反而只是让他先穿起衣服再说。

“咦?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你让我脱的吗?”

“无耻,我什么时候让你脱了?”

“你丫追着我烧大半天,又不动真格的,不就是想把我衣服烧尽,看看我雄武健壮的男人英姿吗?”

“你……你还敢再无耻点吗?”

柳无心心头吐血,再也忍不住朝凌志弹出一道火星。那火星威力不算大,但势头极准,竟然刚好落在凌志蹲着的胯下不到一米处。

当即惊得他头皮发麻,心头发寒,连嘴巴都快何不拢,“你……你还真想要我的小命啊?”

看着凌志嬉皮笑脸的活宝样,柳无心蹙起眉头,心头却生出阵阵异样难明的感觉。

作为整个落霞宗数万弟子最是天资不凡的第一人,柳无心自入门开始,就被宗门当作轩辕不古第二来培养。更甚者,宗主慕容非凡不止一次对她说过,百年之后,这偌大落霞宗,都会交到她的肩上来发扬光大。

不凡的天姿,尊崇的地位,哪怕她从不刻意表现,但同辈人亦都敬她若天神,别说如凌志般肆言挑衅,哪怕在她面前稍微说话重点的同门师兄弟都不存在。

初开始,面对凌志的无礼,她的确是愤怒恼恨至极点,但随着两人数次交锋,特别是凌志自然流露出的平等,不吭不卑,竟渐渐激起了她心中的涟漪。

她从未想过,天地间还有男子敢如此对她,而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子,偏偏还只是一名黄武境的蝼蚁。

这是一种既新鲜又有别不同的感觉,从未有过类似经历的柳无心亦不知道究竟是恨还是怨。

然就在数个时辰之前,当那个名叫方寒的外门弟子找上自己,说凌志将有杀身大祸之时,她第一感觉竟然并非高兴痛快,而是要全力阻止这场杀戮。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冒犯过自己的小贼如此舒服死去。

乃至到了大殿以后,没有人知道,面对易天行和云逸时,她所有的嚣张霸道,实则都是刻意装出来的。

她柳无心能够修行到今天这一步,又岂是头脑愚钝之人?九大天骄,随便一个都不是自己能够对付,更遑论两人一齐联手?

之所以那般表现,不过是激宗主站出来。

这是一场豪赌,宗门在自己身上花费无数心血,宗主更是把自己当作未来接班人培养,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看着自己身陨在眼前。

事实证明自己赌赢了,不过让她可恨的是,那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小贼,竟然连声谢谢的话都没有,不仅不感谢,甚至连跟随自己走一趟都不愿意。

如此可恶至极点的无赖,她不放火烧他一阵岂能干休。

“喂,女人,你在想些什么?”

凌志看见柳无心发怔时的美态,眼神也有些发直,不过想到这是一头披着纤弱女人外衣的“妖兽”,又哪里敢生绮念?赶忙递了一坛酒过去。

此刻两人倚月而坐,凌志早已经重新穿回了衣服,连头发眉毛也用真元重新催生出来。

不知何时开始,他们忘却了相互间的仇怨,只是各种抱着一坛酒独饮起来。

初时凌志还有些防备,不过在两坛酒下肚,柳无心的脸颊渐渐生出红霞,目光亦有些发飘之后,他就完全放下了自己心中芥蒂。

又是一个孤独的人儿。

虽不知这女人的过往,但只看她喝酒时露出的惆怅,凌志又哪里猜不透她的心思。

“小贼,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半晌过去,柳无心眨了眨朦胧的眼眸,朝凌志淡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