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四十章 强势应战

“凌兄,我们又见面了!”

一名风度翩翩的男子从门口走了进来,遥遥同凌志打起招呼,不是方寒还会有谁?

“方寒,你怎么会来这里?”

未明海在看见方寒的第一眼就忍不住问了起来。昔日宝阁外,他见识了此子有情有义的一面,有心收其为座下弟子。但没想到的是,这在普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那方寒竟然听过就罢,数日来根本就没找过自己一次。

“哦,原来未长老也在啊,方寒见过未长老,见过宗主和各位前辈高人!”方寒作了一个罗圈揖,眼皮却是不停的朝凌志眨了起来,“凌兄,这次你该如何感谢我?”

说话自然是用的传音入密,也不等凌志回答,方寒继续说:“我在知道有人会对凌兄你不利后,就马不停蹄的去清风崖找无心师姐帮忙……”

“等等,找柳无心?你是怎么知道这里事情的?”凌志感觉有些懵。这姓方的小子,为何要救自己?即便真有心救自己,那和找柳无心来有什么关系?

“这里。”

方寒抿嘴轻笑,指了指自己额头上的淡痕印记,“不说这些,哈,凌兄,你是否和无心师姐很熟?为何她在听见你遇险后,会显得如此着急?”

凌志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还有,我承认柳无心实力不错,但现在要对付我的几乎全都是地武境高手,你找她来有什么用?”

“嘿嘿,有没有用,看下去不就知道了?”方寒并没有明确回答凌志,只是露出个莫测高深的笑容,随即就闭口站过一旁。

方寒在凌志看来充满了邪气,是敬而远之的对象。但本身不过落霞宗一外门弟子而已,虽是不告而来,可经过未明海介绍完他的身份后,倒并未引起太多人注意。

此时此刻,包括慕容非凡这个宗主在内,全部人关注的焦点只有一个——柳无心。

柳无心是落霞宗当代最杰出的天才弟子,一身净火神通威力无穷,以玄武境修为战地武境而不败,可说天资卓越。假以时日,晋级地武境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但这都不是众人关注的重心,众人此刻唯一关心的是,柳无心刚才进入大厅后说的第一句话。

柳无心,应战!

“无心,你不好好在你的清风崖修行,跑这里来干什么?还不快回去?!”经过短暂的沉寂发酵后,慕容非凡作为宗主,首先开口了。

“宗主,请恕无心逾越,不过无心有句话想问宗主。”

柳无心转过头来,清冷的朝慕容非凡道:“我想请问宗主,武者,最重要的是什么?”

“你在考我吗?”

慕容非凡浓眉一皱,还是随口说出,“强者之心!纵有泰山崩于前,我犹自踏破天的凌云之志,不过强者之心,并非莽撞的自不量力,有时候适当的保存实力……”

“行了,宗主,我明白你的意思!”

柳无心素手轻扬,制止了宗主继续往下说,“自踏上武道之路以来,承蒙宗主还有诸位长老多方栽培照顾,无心感激铭心,但武道一途,说到底还必须自己走,无心,亦有自己的道。

诚如宗主所教导,一味逞强,算不得强者,有时候能够暂时隐忍,方为人杰。

但今日之局面,无心若不知便罢,可明明知道人家找上门来强势挑战,而就因为明知对方实力高强,就退避不战,试问宗主,长老,这就是你们希望看到的结局吗?

一个欺软怕硬,只敢和弱于自己之人交战的柳无心,宗主,长老,宗门花费如此资源心力,难道只是希望培养出来这样的弟子?”

“无心,你这是强词夺理,你明知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宗主,请不要再说了,无心意已决,吾道,是强者之道,是进击之道,为道而战,纵死——亦无憾!”

柳无心态度坚决,一席话说得掷地有声,莫说慕容非凡听得直摇头,最难受却是厅中易云二人。

别看他们今日强势登门,言之凿凿要挑战柳无心,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的真实目的都是借这个由头,逼得落霞宗放弃凌志,好让他们顺利带走。

当然,以易云二人今时今日的地位实力,自然不怕真的和柳无心战一场。关键是这一战,无论胜负,对他们都没有半点好处。

胜了,以柳无心刚才表露出的决绝,很可能她只有一死,即便不死,从此也废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不异于往死里得罪落霞宗。虽然即便那样,他们也不怵,但若没有必要,谁又真正愿意和四大宗门之一结死仇?

至于败了,虽然这种可能无限接近于零,但那后果只会更严重,甚至比他们杀死柳无心的后果还要严重。

但天才之所以为天才,那是因为他们每有超越常人之处。

各种利弊得失走马观花在脑中过了一遍,易云二人很快就做下决定。

战!

自己酿的苦酒,含着泪也要喝完。战的结果或者很糟糕,但若退而不战,那后果只会更可怕,甚至连累他们身后的宗门,都会被人看不起。

“柳师妹既然一心要战,那我等自然奉陪,不过易某的意思是,这一战,就算作平常的切磋较技,点到为止如何?”易天行看着柳无心说道。

“我附议,大家都是四大宗门之一的传人,就来一次正常的切磋好了,没必要死磕,免得伤了和气!”

云逸在易天行说完后,也立刻点头附和起来,却完全忘记,之前叫嚣得最凶,要上战神台分生死的就是他本人。

“这两个人,不愧是九大天骄之一,知进退,辨形势……”

听见二人的提议,慕容非凡暗自点头,随即朝柳无心道:“无心,既然你要为道而战,我也无话可说,不过大家分属同道,就如两位贤侄所说,点到为止……”

“我反对!”

慕容非凡的话还没有说完,柳无心却是一脸冰冷的朝易天行和云逸看了过去,“主动上门挑战的是你们,现在要点到为止的又是你们,如果怕死,何不躲回家找个女人结婚生子,又跑出来丢人现眼?

武道,是杀人技,即分胜负,也决生死,柳无心的心中,从来没有点到为止四个字!”

“这个女人是白痴吗?”

自柳无心出场后就被人们选择性忽视了的凌志,在听见这番话后忍不住翻起白眼。即便愚钝如他也听得出来,人家易天行和云逸之所以那样说,分明是想给落霞宗面子,主动给其台阶下。

但这女人莫非以为人家真的怕了他?

“凌兄,柳师姐还真是豪气,你觉得,这一战,胜负如何?”这时候,方寒回过头来,竟似什么也没察觉,一本正经的朝他问了起来。

“胜负你妹!”凌志心头没好气的应了句,越看这姓方的越感觉不对头。

不过不及他多想,大厅中,听到柳无心如此不客气的羞辱后,易天行云逸再好的涵养也忍不住爆发起来。

“哈哈哈,都说巾帼不让须眉,今日易某是真正见识到了一位女巾帼,柳师妹既执意如此,那易某奉陪就是,现在我们就上贵宗的战神台,即分胜负,也决生死!”

“附议,说起来,云某来此,本身就是为了上战神台和柳师妹讨教,如果你能够活过第一场,云某可以承诺,把自身修为压到玄武境和你交手,免得人说我车轮战占你便宜……”

“婆婆妈妈,你们究竟是不是男人?我柳无心何曾说过要和你们分开战了?两个一起上,我没那么多时间和你们磨牙!”

柳无心说完,当先朝门口走去。

厅中众人却是面面相觑,半天会不过神来。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易天行涨红脸,仿似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你应战的意思,是要同时与我和易兄二人一起交手?”

云逸同样脸皮涨红,浑身都气得发抖,“柳无心,你莫非是受了什么刺激?应战是假,借我和易兄之手自尽才是真?”

“该死!”

柳无心柳眉倒竖,大大的水眸中泛起熊熊的怒火,抬手就是一片火云朝云逸挥了过去,“净火焚天!”

“不知死活,霜袭万里!”

云逸勃然大怒,对准火云就是一拳砸出。随着他的拳路展开,一道似游龙如闪电的银白霜龙破开虚空,带起令人心颤的寒冷,直直朝着柳无心的火云轰击而去。

雪与火的碰撞,交战二人都是当世无双的绝顶天才。然而没有人会怀疑这一战的结果,因为随着云逸霜龙出现,空气中炙热的温度骤降,甚至连那片被柳无心挥出的火云,无论质与量都在急剧缩小起来。

“够了!”

蓦然间,一把霸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同时众人就看见空旷的大厅中,一面厚实的土墙突兀升起,正正的挡在霜龙与火云的中间。

轰轰!

激烈的碰撞过后,无论是霜龙还是火云,瞬间化作齑粉,而那面厚土之墙,亦在这阵激烈的碰撞声中,坚持了数息之后,逐渐化为虚无。

“怎么?慕容宗主这是要以多欺少?”

云逸上前一步,强忍着体内翻腾的气血,咬牙朝慕容非凡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