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三十六章 都是一个人

“怎么?白长老难道想用强?”易天行转身,目中露出一抹讥讽。

“呵呵,白长老,你可要想清楚了,咱们堂堂正正登门拜访,正大光明的提出同辈间的挑战,如果你敢用强,后果,不用晚辈告诉你了吧?”

“易天行,云逸,好!哈哈哈,实在是好得很,果然不愧是我大夏王朝九大天骄,竟然撒野撒到我落霞宗门上来了!”

这个时候,一把威严的声音传了进来,话声未落,就看见一个身材高大厚实,脸型方正,浓眉大眼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此人龙行虎步,气度俨然,随意的一道目光,就给人以强大的压迫,一看就是久居高位之人。

在此人身后,还跟随着一名老者,同样的目光深沉,气息浑厚,豁然是地武境修为的大高手。

“宗主,你怎么来了?”看到这个中年人进来后,白帝城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易天行和云逸也都目光微凝,朝来人抱拳见礼道:“晚辈易天行(云逸),见过慕容宗主。”

来人正是落霞宗宗主,慕容非凡,而跟在他身后的那名老者,乃是十二峰峰主之一的未明海。如果凌志此刻在这,更是会认出,这未明海就是昔日在宝阁外压迫过他的强大老者。

“要解散落霞宗,就凭你们还不够资格,哪怕是玉玑子和韩望北来了,也同样不敢说这个话。”

慕容非凡冷笑着瞥了易云二人一眼,独自走到上首坐下,突然冷冷一笑,“我最后再问你们一遍,是否铁了心要向柳无心挑战?”

话落双目一凛,逼人的目光直视易天行和云逸身上。

易云二人哪怕修为不如慕容非凡,可成名多年,更是王朝公认的九大天骄之一,岂会被慕容非凡这点气势所震慑?

闻言却是双双一笑,“凭宗主的实力,想让我们放弃自然是可以的,但事实是怎样,自有天下人评说。”

“很好,不愧是天骄,够胆,有种,那我再问你们,要如何才肯罢免此次挑战?”

慕容非凡神情冰冷,目光如炬,心头却止不住叹息。

落霞宗,论整体实力,在四大宗门并不会比任何门派差,论门派的中坚力量,十二峰主加上自己,更不会惧怕另外三大宗门任何一门。

但,偏偏在后续人才这一方面,四大宗门里,落霞宗却要排在末位。原本好不容易出了个天骄人物轩辕不古,可惜又偏偏是个反骨仔。

时至今日,偌大的落霞宗,弟子近万,竟然连一个地武境都没有。

那内门弟子第一人柳无心,纵然有战斗普通地武境的实力,可和易天行或者云逸比起来,差的却不是一筹半筹。

不说慕容非凡心中的落寞,易云二人听到他的话后,不变的脸上,终于浮起一抹笑容。

二人双双交换了个眼色,还是由易天行抢着道:“既然慕容宗主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晚辈再执意挑战,却有些太不知进退了,不过晚辈这里却有一事相求!”

“这才是你们今趟过来的真实目的吗?”

慕容非凡冷笑着看了他们一眼,还是强忍着憋屈道:“说。”

“是这样,我有一弟弟,本也是我无极宗的门人,但在一次外出历练时,却无端端遭受别人的毒手,而这残忍加害之人,晚辈经过月余的调查,已经查出,正是来自贵宗一外门弟子。

杀弟之仇不可不报,我希望慕容宗主大仁大义,交出这个杀人凶手给晚辈带走!”

“竟然是来我落霞宗要人的!”

慕容非凡心头咯噔一下,并未立即表态,又看向云逸道:“你呢?”

“晚辈也可以放弃挑战!”

云逸淡淡一笑,说完转身朝着旁边的凌若心看了一眼,“慕容宗主,这位是家师今年新收的关门弟子,晚辈师妹凌若心,我希望接下来的事情,由晚辈的师妹向宗主禀明。”说罢朝凌若心点了点头。

“晚辈凌若心,见过慕容宗主。”

凌若心缓缓走上前来,朝慕容非凡见礼道:“宗主,晚辈原是一偏偶小城之人,数年前家师云游到此,承蒙抬爱,收了晚辈为徒,晚辈也从那时候起离开家。

就在月余之前,晚辈突然收到家中传来的消息,说家门不幸,出了一个薄情寡义,残忍嗜杀的禽兽。

此人和我同辈,严格论起来还是我的弟弟,不过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先是在和同辈兄弟间切磋时,恶意点破对方丹田,废了别人武道之路。

之后又变本加厉,在我另一兄长找他理论时,不仅不加悔改,反而痛施辣手,残忍的把我另一个兄弟给杀害了。

偏偏这个畜生还有几分手段,不知耍了什么阴谋,最后竟然混进了贵宗,成为了落霞宗一名正式的外门弟子。

晚辈知这个要求过份,但为了严正家风,更是为了我那死去的弟弟讨个说法,所以希望宗主能够同意,让我带走此人!”

“竟然也是来要我落霞宗弟子的?”

连续两次听见对方说出类似的条件,慕容非凡心头顿时就有些纳闷。不过位置坐到他这个层度,基本的取舍之道还是懂得的。

姑且不论对方所言真假,如果能够以一个外门弟子的性命,而保全落霞宗第一天才柳无心的周全,无论如何都是值得的。

但他身为落霞宗宗主,名义上所有门人弟子的后盾庇护神,这话无论如何不该由自己说出口。

念及此,他朝旁边的白帝城看过去道:“白长老,有关于门下弟子这些外务事情,一直是你在管理,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白帝城多精明的一个人,只听宗主在此刻没有名正言顺的拒绝就可知,实际上他已经心动了。

稍作沉吟,白帝城就道:“如果两位说的都是实话,那这两个人的确罪该万死,我落霞宗更不会要如此丧尽天良,残忍嗜杀之人为弟子。

你们都说说,自己要找的人是谁,如果调查属实,我立刻逐他们出宗门。”

易天行浑身一震,这一刻,他想到了弟弟的惨死,父母闻讯后的悲凉,哪里还忍得住?立刻大声道:“害我弟弟之人,乃是贵宗外门弟子,凌志!”

“嗯?”

听到这把声音,凌若心面色一怔,“真是巧了,我要找的这个家门败类,也是凌志!”

“原来你们都是为了这个畜生而来!”

这个时候,那坐在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葛州霸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老天开眼,真是老天开眼啊,各位落霞宗的长老,慕容宗主,葛某人这次也是为这个畜生而来,此人的确是丧心病狂,残忍无度,我的两个儿子,葛向阳和葛存志,都是死在他手中,请宗主主持公道!”

“什么?”

葛州霸话声方落,不说易天行和云逸凌若心等人神情变幻,就是慕容非凡,脸色也都变得不好看起来。

对于之前易天行或者凌若心说的话,他完全可以当着胡扯,但葛州霸口中的葛向阳,他却是知道的。

事实上只要是上了落霞宗揽月榜的内门弟子,他这个宗主都会亲自关注。

而葛向阳,不仅是揽月榜上的人物,甚至还是排名前二十的人物。刀武魄战力强悍不说,更是已经悟通了刀中奥义,他还曾暗地里重点关注过。

却不想,如此天才人物,很可能是落霞宗未来崛起的希望之一,竟然也惨死在那什么凌志的手中。

这一刻,就算别人不说,慕容非凡也已经生出强烈的怒意,更不会主动去庇护这个宗门败类,当即一巴掌拍桌子上,“来人,立刻把凌志找来!”

随着慕容非凡的命令传下去,立刻就有弟子朝外面走去。

转眼一炷香时间过去,就在众人翘首企盼中,阵阵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进来,当看见门口出现的人时,慕容非凡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让你找的人呢?”

“回禀宗主,凌志不在!”那弟子见慕容非凡语气不善,就有些惶恐起来。

“不在?那你不会到处去找?再给你一炷香时间,再找不到人,门规处置!”白帝城接过宗主的话朝那弟子训斥起来。

“回……回禀宗主,长老,弟子已经打探过了,听那凌志熟悉的人说,他昨日已经出宗门,去了宗门后山的往生林,至今未归。”

“什么?去了往生林?还一夜未归?他去往生林干什么?”慕容非凡皱眉问了句。

“我打听过,昨天那凌志去任务殿接了一个天级任务,就是那兑换重塑灵藤的任务,之后独自去往生林猎取五行地妖的妖丹了……”

“你说什么?”

满场之人闻言无不大惊失色,尤其是听到此消息的易天行和云逸二人,嘴角都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两下。

这人,好大的胆子,他难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去猎取地妖境的妖丹,那地妖兽,是那么好杀的吗?

哪怕是他们这种老牌地武境高手,也不敢说能够稳胜同等境界的地妖兽。